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两天后,桑耀祖的遗体告别在市殡仪馆举行,桑枝因为有孕在身,莫青莲和桑梓没有同意她过去。

    桑枝自己也知道,即便去了,也是尴尬,虽然那天在医院里,情不自禁的叫了桑耀祖一声爸,但现在问她是不是真的就彻底原谅了桑耀祖,桑枝自己也是不确定的。

    下午,桑梓和莫青莲一起从墓地回来,见到桑枝正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

    莫青莲以为她是太伤心了,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桑枝的肩膀,将一份文件放在她的面前。

    桑枝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母亲,“这是什么?”

    桑梓也坐在她身边,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说道:“这是桑陌那丫头给我们的,说是桑耀祖的遗嘱影印件,里边有关于他财产分配的说明。”

    桑枝蹙了蹙眉,她这才记起,之前桑陌找过自己,并将桑耀祖的遗嘱给了她,但是被她拒绝了。

    “爸,妈,桑陌跟我说过,被我拒绝了,现在我也……”

    桑枝想告诉父母自己不想接受桑耀祖的遗产,但是突然想到遗产里还有父母的一份,她不知道自己父母是什么意思,会不会跟自己的想法一样,毕竟自己的想法不能代替父母的。

    桑梓摆摆手,打断了桑枝的话,“我们明白,所以现在我们这份也交给你处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爸妈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桑枝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父母,桑耀祖给留下的财产虽然不是数目巨大,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工薪家庭来说,也真的可谓是一个想都想不到的数字了。

    知道父母一向淡薄名利,没想到竟能做得如此淡然,丝毫不为钱财所动。

    桑枝心里很庆幸,很庆幸自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有这样的一对父母,才能将自己教育的不贪恋财势,不争强好胜,知足是福,所以才能活得这么开心,幸福。

    “爸妈,谢谢你们!”

    桑枝有些感动的伸手搂住桑梓和莫青莲,眼眶里含着热泪哽咽道:“相信我,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桑枝约了桑陌在咖啡厅见面,桑陌到达的时候,桑枝已经在咖啡厅等候多时了。

    “姐,没想到你会主动约我,真的很意外。”

    桑耀祖死后,桑陌接管了桑氏。

    桑陌没有什么经商的经验,但好在有秦末和秦小白帮忙,尤其是秦小白,虽然同样是女人,但却是久经商场的女强人,对于桑陌的帮助非常大。

    岌岌可危的桑氏,其实在桑耀祖身患绝症的时候就已经危机四伏人心动荡了,要不是有秦小白和秦末姐弟俩帮忙,恐怕早已支撑不下去了。

    桑枝看着桑陌,才几天的时间,她忽然觉得桑陌长大了,成熟了。

    “小陌,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太累了?”

    桑枝知道,一个人管理一个企业,尤其是一个女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于毫无管理经验的桑陌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桑陌扯了扯嘴角儿,苦笑摇头,“还好,有秦末和小白姐帮忙,还算过得去。只是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真后悔自己以前没有好好听爸爸的话,去公司上班学习。”

    桑枝伸手轻轻握住桑陌搭在桌子上的手,笑着说道:“慢慢来,我相信你。”

    桑陌点点头,能怎么样呢,现在也只能边学边干着。

    “对了,关于爸留给你和伯父、伯母的那份财产,王律师这两天就会跟你们联系,帮你们办理交接手续。”

    桑枝摇摇头,“我找你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

    说着,从包里将桑耀祖那份遗嘱拿了出来,放到桑陌面前,“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这些我们是不会要的,现在我代表我自己和我爸妈,将这个还给你。”

    “可是……姐……”

    桑陌有些为难,她知道这是父亲的心愿,他是想用这些来补偿对桑枝和桑枝父母的亏欠。

    桑枝摆摆手,打断桑陌的话,说道:“你先听我说完,公司股份我一份都不会要,就将我所有的股份全部无条件转送给你吧,这些财产,我跟我爸妈商量过了,一半拿出来捐给社会福利院,另一半无条件转送你的母亲,他走了,现在你母亲一个人也不容易,这些钱,我们没理由要的。”

    桑枝说的很坦然,边说着边从包里掏出一张证明来递给桑陌,“这是我和我爸妈联名签署的捐赠和转让证明,你拿着,如果还有需要我们走什么程序,我们会无条件配合的。”

    桑陌听着,眼泪就忍不住的围着眼眶开始打转了。

    她没有想到,桑枝和她父母居然会这么通情达理淡泊名利,这一点,换做是自己,估计是做不到的,毕竟放在面前的那不是别的,而是被很多人竞相追逐的金钱,而且是一笔数目可观的财产。

    桑陌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看到桑枝如此坚定的表情,便也知道,即便再说,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了。

    点点头,颤抖着手,接过那纸证明,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既然他们不肯直接接受遗产,那么她只有以后从其他地方替父亲做出些补偿了。

    “这就对了,完事了,我也该回去了。”

    桑枝说着,拿了包起身,又看了桑陌一眼,说道:“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桑氏的重担突然之间就落在了桑陌这个平时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身上,压力和困难可想而知。

    如果可能,桑枝真心愿意帮她分担,但是她深知自己能力有限,加之现在又怀着身孕,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帮她加油打气了。

    桑陌笑了笑,拉着桑枝的手问道:“那我们以后还是不是姐妹了,我要是有什么事,你会帮我的吧?”

    桑枝微微侧目道:“你说呢,你都管我叫姐了,我也不能白占了你这么多声姐的便宜。不过工作上的事情,你还真的别太指望我,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帮不了你什么。要是你哪天馋了,到可以来我家,我爸妈一定会像之前一样做一大桌子你爱吃的菜,让你吃个够。”

    听桑枝这么说,桑陌的心终于彻底放下了,她原本还担心随着父亲的离世,自己和桑枝还有桑枝父母的关系又会变成陌路人。

    桑陌从小没有兄弟姐妹,原来还有个文丽表姐,但是两人性格秉性相去甚远,感情也不是特别好。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姐姐,虽说一直很少给她好脸色看,但她知道,至少在她心里,不是那么讨厌自己的。

    尤其现在关心终于有了很大的突破,虽然桑枝嘴上不承认,但桑陌知道,她心里其实已经默认了自己这个妹妹的存在。

    今天再听了她这番话,桑陌心里就更加笃定,自己这个姐姐不会再和自己成为陌路人了。

    和桑陌分手,从咖啡厅里出来,太阳已经西转,望着如血的残阳,桑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解决掉了遗产问题,也算去掉了一块心病,心里顿时舒畅了很多。

    接到门少庭的电话,说自己今晚会回来,只不过会晚一点,要她不要等他。

    挂了电话,桑枝勾了勾唇角儿,无声的笑了。

    什么时候开始,门少庭也会玩这种小把戏了。

    明着说不要自己等他,却又提前打电话告诉自己回家的时间,摆明了还是想自己想着他,挂着他的嘛!

    都说有时候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就像个孩子一样,起初桑枝还觉得这话很可笑,尤其不适用于门少庭。

    堂堂上校,无论智商还是情商都是神级的存在,怎么也想象不出他孩子气的一面。

    但是现在,桑枝却时不时的就觉得门少庭很多方面的表现像个孩子,当然这种孩子气的表现,只会发生在她身上。

    路过蛋糕店的时候,桑枝买了自己最喜欢的抹茶慕斯。

    门少庭不喜欢吃甜食,但是桑枝比较喜欢,所以会偶尔买一堆甜食回去,逼着门少庭和自己一起吃。

    起初的时候,门少庭总是会皱着眉头,看怪物一样的表情看着她。

    闷闷的说道:“女人不都是为了保持身材,决绝高糖的吗?你怎么这么喜欢吃甜食,不怕自己身材走样吗?”

    “所以才让你帮我吃一些嘛!”

    桑枝说得理所当然,然后会用勺子挖下一大勺送到门少庭嘴边。

    门少庭则会一脸惊恐的偏过头去,拒绝进食。

    “吃不了丢掉,我不喜欢吃甜食。”

    “老公,浪费可耻,来嘛,吃一口,乖……”

    久而久之,从开始的威逼利诱,到后来的习惯成自然,门少庭竟也不知不觉的爱上了甜食,尤其和桑枝一样喜欢吃抹茶慕斯。

    买好了蛋糕打算打车回去的时候,桑枝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是白慕风打来的。

    当然,桑枝并不知道白慕风的电话,接听之后,才知道是他。

    听到他的声音,想到他曾经对自己的无礼,桑枝不由得蹙了蹙眉,并不想和这种徒有其表的人渣儿磨叽,正想着要挂了电话,可是白慕风却好像知道她的心思似的,说道:“别忙着挂我电话,否则你会后悔的。”

    桑枝挑了挑眉,冷哼一声,“我为什么会后悔?”

    “当然,如果你不想知道门少轩的下落,不想见他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挂电话了。”

    那头传来白慕风云淡风轻的声音,似乎桑枝的所有心思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听了白慕风的话,桑枝心里一颤,急忙问道:“你不会是又随口说说骗我玩的吧?”

    她可是记得上一次白慕风为了蹭自己的顺风车,就用门少轩的消息来欺骗自己,这一次,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被他欺骗了。

    “呵呵……学聪明了,居然知道怀疑别人了?小爷我可没这么好的雅兴,陪你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玩。”

    说着,白慕风顿了顿,又说道:“如果想见到门少轩,从现在起就听我的。”

    桑枝冷冷的问道:“那你想我怎么做?”

    桑枝很想挂掉电话,给门少庭,或者门玥玮,甚至随便门家任何一个人打个电话通风报信一下,可是白慕风却不允许她挂掉电话。

    “听我的,现在坐到你身边的一辆计程车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