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怔愣之际,旁边已经停过来一辆计程车。

    桑枝犹豫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坐上去。

    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按照白慕风的指挥着急忙慌的上车,而是强迫自己淡定下来,尽管内心万分焦急疑惑,语气却伪装的十分淡然镇定。

    “白慕风,我能相信你吗?你跟门少庭是朋友还是敌人?”

    对方声音顿了顿,似乎没有想到桑枝会有此一问,但瞬间,传来白慕风好听却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声。

    “呵呵,你说呢?你不是也见过我和门少庭见面的情景,我们自然是朋友,多年的老朋友了。”

    桑枝心里冷笑了一声,越发自信的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将门少轩的事情告诉他?让我上车是什么目的?绑架吗?”

    她曾经经历过一次绑架事件,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好,说她现在怀孕在身喜欢疑神疑鬼也好,总之,桑枝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多个心眼儿,不要傻乎乎的,人家给个套,自己就信以为真的往里钻。

    这时候,桑枝心里几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上车,即使白慕风真的有门少轩的消息,正常情况下,他也应该告诉门少庭而不是自己,他这么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桑枝正疑惑着,旁边停下的出租车上门一开,下来一个人。

    “哈……没想到你警惕性还蛮高的嘛!”

    闻声望去,只见白慕风一身纯白西装的朝自己走了过来。

    原来他就在计程车上,而且一直离自己这么近。

    桑枝眉头紧蹙,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白慕风,你究竟想干什么?”

    白慕风一脸笑意的来到她身边,上下打量着她,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她明显隆起的肚子上,神情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犹豫。

    扬眉笑了笑,一只手撵着自己的下巴,笑道:“没想到才几个月不见,你这肚子就这么大了,看来门少庭真的很努力啊!”

    看着他有些轻浮的表情,桑枝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又想搞什么把戏?”

    白慕风忽的将脸凑到她面前,看到她被自己吓了一跳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你很怕我?”

    怕?桑枝心里不屑的冷哼一声。

    这青天白日的,又是在大马路上,自己用的着怕吗?

    难道他还敢大庭广众之下绑架自己不成!

    桑枝心里想着,不动声色的向四处看了看,距离这里不远处就有一个民警值班亭,亭子旁边停着警车,如果自己发生意外,只要大声呼救,相信他们一定听得见,赶得及来救自己。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顿时镇定了很多,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我用得着怕你吗?我只是觉得你很无聊!”

    对于桑枝的不屑,白慕风丝毫不以为意,淡笑着凑到她身边,小声说道:“我没太多时间跟你解释,但是请你相信我,跟我走,门少轩需要你的帮助。”

    白慕风说这话时,收起了他平时的嬉笑痞性,语气非常严肃认真。

    他忽然的变化,让桑枝有些奇怪,瞪着眼睛瞅了他好一会儿,才怔怔的问道:“什么意思?他怎么了?”

    白慕风的话对桑枝来说,无疑是一颗重型火药,砰地一声炸开了她已经平静了近两年的心湖。

    大学时期,自己暗恋了四年的讲师,需要自己的帮助。

    一直以为,自己对于门少轩不过是空气般的存在,多少次擦肩而过,她含情脉脉的注视下,他冷漠无视的走过。

    可是现在白慕风告诉自己,门少轩,这个一直以来,自己以为在他心目中从不曾留下过痕迹的男人,需要自己的帮助。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吗?那是不是也知道自己曾经暗恋他,无数次偷偷的看着她?

    想到这些,桑枝的脸不禁泛起一丝红晕。

    桑枝脸上的变化,丝毫没有逃脱白慕风的眼睛。

    淡笑着,“现在可以跟我上车了吗?”

    桑枝抬起头,依旧一脸淡然的看着他,无疑,他的话确实让她心动了。

    不为别的,就为门少轩和门家的关系,门老爷子和门少庭费劲巴拉的找了他这么久,都没有消息,现在突然有人跟她说,他知道门少轩的消息,可以带她去找他,而且门少轩还需要她的帮助,她怎么可能不动心。

    所以,桑枝动心了。

    “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尽管动心了,桑枝却依旧保持着警惕。

    白慕风勾了勾唇,将手机掏了出来,翻出一张照片,递到桑枝面前,“自己看,这是谁?”

    桑枝聚目看去,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孔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张脸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自己的梦中,时隔几年再见到他的照片,风采依旧,却更显成熟了。

    “门少轩……”

    桑枝情不自禁的喃喃低唤,轻轻抬起手,犹豫着朝那张脸触去,却在即将碰触到照片的一瞬停了下来。

    转头有些严肃的看着白慕风,问道:“他到底怎么了?”

    白慕风将手机收起,伸手抚了抚自己那头紧贴头皮的短发,扬了扬眉,笑道:“他没事,这下你相信我说得是真的了吧?”

    说着又一次的上下打量着桑枝,“你放心,我保证你和你肚子里孩子的安全,用我的人格保证!”

    桑枝嘴角儿忍不住抽动了两天,她从来不觉得白慕风的人格有保障。

    但是此时,桑枝的心里却放松了很多,“我想给门少庭打个电话。”

    “不行,这事不能让门少庭知道。”

    白慕风一把抓住桑枝的手,阻止她给门少庭打电话。

    “如果你不希望门少轩有事,就听我的,跟我走。”

    抬头,望着白慕风突然有些凌厉的目光,桑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直到坐到车子里,桑枝看着前边副驾驶座上白慕风留给她的后脑勺,才忍不住吐槽道:“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白慕风笑了笑,却并没有说话。

    车子沿着中环线开了很久,最后驶出了中环线,上了京郊高速。

    桑枝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这是要去哪里,要出市区的节奏吗?

    “白慕风,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桑枝一边问着,手已经悄悄的将手机屏幕划开了。

    白慕风微微侧了侧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里的紧握的手机上停留了一下,随即轻笑道:“不用紧张,更不用担心,我说了,你不会有事的。”

    桑枝撇了撇嘴儿,稍微放松了点心情,将头转向车窗外,她心里开始希望,或者说祈祷,希望门少庭或者门玥玮,或者随便谁,能给她来个电话。

    可是事不遂人愿,偏偏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她的手机却关机般的没有任何一点声音。

    没有人给她打电话来,桑枝心里又开始有些打鼓了。

    “白慕风,到底要去哪儿?”

    桑枝再一次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稍安勿躁,马上就到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相比桑枝的紧张,白慕风倒是一派的轻松自在。

    车子在行驶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在郊区一家度假村停车场停了下来。

    白慕风很绅士的下了车,帮桑枝打开车门。

    “到了,下车吧。”

    桑枝怔愣了片刻,才缓缓的下了车。

    “这是哪里?为什么要来这里?”

    龙泉山庄,出了停车场,看到影山石上几个朱红色的大字,桑枝心里不由得一愣,这名字桑枝曾经在电视广告上听到过,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来这里,门少轩在这里吗?

    “进去你就知道了。”

    白慕风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带着她径直走到了山庄的一处别墅前。

    手指轻触了几个按键,开了门,转头看着桑枝淡淡的笑了笑:“进来吧,怎么样,这里环境不错吧?”

    桑枝四处看了看,如果她现在是以一个游客的身份和心态来这里的话,无疑这里的景致是美好的。

    可是现在的她,心里七上八下的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又怎么会有心情欣赏这里的景致呢。

    跟着白慕风进了别墅,里边的装修十分奢华典雅,看得出来,费了不少心思。

    “门少轩呢?他在哪儿?”

    桑枝站在厅里四顾望着,这里很安静,似乎除了她和白慕风,再没有其他人了。

    “白慕风,你把我带到这儿来是干什么?门少轩呢?”

    “别急,你会见到他的,我保证!”

    似乎从见面到现在,白慕风说得最多的就是他保证,他保证,可是到现在为止,他的任何保证都没有兑现,当然除了她目前来看还是安全的这件事。

    一边说着,白慕风一边将刚刚倒好的一杯水放在了桑枝面前的茶几上。

    “喝点水吧,孕妇应该适当的多喝水吧?”

    似乎他自己也不确定自己这说法是否科学,语气里带着些许的不确定。

    桑枝警惕的看着他,眉头几乎拧成了麻花。

    没有去端茶几上的水,却一脸淡淡的看着白慕风,“你究竟是想干什么?不是说带我来见门少轩吗?不是说门少轩需要我的帮助吗?他人呢?”

    “这么着急干什么,歇会儿,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我都以人格跟你保证了!”

    白慕风很随意的坐在舒服的沙发上,笑得一脸灿烂。

    桑枝撇撇嘴,“你的保证分文不值。”

    她跟他又不熟,凭什么相信他!

    可是既然自己不相信他,又为什么跟着他过来?

    桑枝忽然有些迷惑了,现在看来,头脑一热的跟着白慕风来到这里,自己是不是太冲动,太没脑子了。

    万一……万一他要对自己不利,自己挺着个大肚子,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这时候,桑枝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是个错误,才开始暗自后悔不该听到门少轩三个字,看到门少轩的照片,就头脑发热的跟着白慕风来到这里。

    现在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现在的她,俨然已经成了人家的瓮中鳖,还是那种自己主动钻进来的呆瓜鳖,蒸煮烹炸全凭人家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