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此时窗外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桑枝知道,如果过一会儿自己还没有回家,又没有往家里打电话,林雅然一定会打电话给自己的。

    想到这儿,桑枝忍不住双手抓紧了包,淡淡的盯着依旧一脸轻松的白慕风说道:“我想这又是你的一次恶作剧吧?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你为什么这么整我,还是你跟门少庭有仇,你这么对我根本就是为了整门少庭?”

    桑枝凌厉的眸子瞪着白慕风,现在已经这样了,她再怎么后悔,也已经到了这里,害怕哭泣不会有任何作用,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自己争取时间,弄清楚白慕风真正的目的。

    白慕风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不由得一阵轻笑,起身轻轻走到她身边,朝她伸出手去。

    “你别过来,不要碰我,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桑枝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拧眉冷冷的望着他。

    白色耀眼的灯光将厅内照的一片明亮,看着面前男人白皙的肤色在灯光的映衬下,竟有些晃眼。

    身为一个男人,你长这么白好意思吗?

    看着她一脸戒备的表情,白慕风忍不住笑了,伸手拉着她的胳膊,“你很害怕,很紧张是不是,用不着,来,放松些,坐下,歇会儿。”

    双手按着她的肩膀,轻轻的将她按坐在沙发上。

    “饿不饿,要不要我帮你叫点吃的东西,你应该没吃晚饭吧?”

    说着,目光再一次的停在了她隆起的肚子上。

    “白慕风,你到底搞的什么把戏,如果说这又是一次恶作剧,那么现在我想回去了。”

    门少庭今晚会回来的,如果他到家了,发现自己不在,一定会着急的。

    想到这儿,桑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进来后放在茶几上的那盒抹茶慕斯,这是她买来准备带回家和门少庭一起分享的。

    “不要着急,我会送你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白慕风的目光,随着她目光的转动,同样停留在了那盒蛋糕上。

    “慕斯,抹茶味的,我喜欢。”

    说着,已经毫不客气的伸手拎了过去,打开,直接用手捏了一块扔进了嘴里。

    “不错,真的挺好吃的,你要不要也来一块?”

    桑枝暗自咬牙,心里愤恨不已,“你倒实在,也不问问我要不要给你吃!”

    白慕风耸了耸肩,笑道:“一块蛋糕而已,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桑枝瞪了他一眼,实在不想搭理他了。

    可是不行,自己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一直在这里坐下去吧,到底要坐到什么时候!

    “白慕风,你把我骗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你跟门少庭不是朋友吗?为什么这样对我?”

    白慕风笑得很无辜,将蛋糕扔进嘴里,笑道:“我怎么对你了?你可不要冤枉我,我可是老实人。”

    “白慕风,我没心情跟你贫嘴,门少轩不过是你的一个幌子吧?你根本就没有门少轩的消息,对不对?”

    白慕风你等着,你三番两次的这么戏弄我,等我找到机会一定一一给你还回去。

    “嘘,别说话!”

    桑枝正生着气,忽然白慕风将手指伸到她的唇边,小声制止了她的喋喋不休。

    眼神儿也突然变得犀利起来,“老实呆着,千万不要离开这里。”

    说着,不待桑枝反应,白慕风已经起身快步朝门口走去。

    桑枝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慕风的身影已经随着轻轻的一声关门声消失了。

    这人怎么回事,把自己骗过来,然后又把自己丢在这里他自己反倒走了?

    桑枝郁闷的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门口,伸手去拉门把手,才惊愕的发现,门被白慕风锁死了,自己不知道密码根本出不去。

    重新回到厅里坐下,桑枝抬头望着楼梯有些发呆。

    这明显是一个两层的独立小别墅,看这里的装修,再看看一尘不染的地板桌面,就知道平时被人打理的很仔细。

    这么看,这里应该经常有人来的,但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有人开门进来,自己能不能借着机会出去。

    离开这里,现在已经成了桑枝心里唯一的念头儿。

    手机,对啊,她有手机!

    想到这儿,桑枝一拍脑门儿,赶紧从包里将手机掏出来。

    只要能联系到外边的人,自己就有机会出去了。

    想到这儿,桑枝忽然有些兴奋起来。

    可是,下一秒,她却悲催的发现,手机卡已经不在手机里了,也就是说,手机成了废机。

    桑枝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望着已经空壳的手机发呆。

    白慕风,一定是白慕风干的!

    桑枝忽然想到下车的时候,是白慕风拿着她的包将她让下车的。

    一定是他在那个时候,趁自己不注意将手机卡卸了下去。

    混蛋!

    桑枝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那么不小心被他算计了呢?

    为什么会头脑发热的相信了他的话?

    桑枝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现在自己不可能主动联系到外边了,只能等着有人来救自己。

    这里边现在除了自己应该再没有人了吧?

    桑枝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白慕风匆匆离开,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不利的举动。

    如果说他存心要绑架自己,至少也会像上次似的,将自己的嘴巴堵上,眼睛蒙上,双手反捆住吧。

    可是目前来看,他只是不希望自己走出这个房间,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这么想着,桑枝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起身从屋里转了一圈,想要寻找可以出去的方法。

    可是一楼的窗户全部都是落地窗,摸上去很清楚的能够感觉到玻璃的厚重,难道要自己破窗而出吗?

    不知道这种玻璃能不能敲碎?

    桑枝想了想,摇摇头,不到万不得已,自己还是不要破坏人家东西的好。

    一楼转了个遍,没有什么发现,只能寄希望于二楼了。

    桑枝叹了口气,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

    沿着楼梯上了二楼,转了一圈儿,桑枝才真正知道绝望的滋味。

    二楼房间很多,但所有房间都上了锁,根本无法打开。

    也就是说,二楼,出了楼道里她能自由走动,别的地方根本去不了。

    桑枝用力推着最后一个房间的门,真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跟门少庭学学撬锁的手艺,要是有了这门本事,自己出去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吗?

    后悔啊,后悔自己不会未雨绸缪,可是谁没事会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呢!

    一脸颓丧的走到一楼,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其实凭良心说,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来到的这里,如果不是心情不好,这里真的挺舒服的。

    环境是真的不错,厨房冰箱里水果饮料应有尽有,应该没有毒吧?

    桑枝忍不住腹诽,扯了扯嘴角儿,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苹果,洗了洗一口咬了下去。

    窗外远处的小路上已经影影绰绰的亮起了路灯,倒是给这恐怖的黑暗添了几分柔和。

    只是,偌大的度假村,怎么就看不到一个人影呢?

    桑枝突然想到,从停车场下车的时候,就没有见到几辆车。

    而自己所在的这个别墅,似乎又身处度假村深处,一片小树林后边,与前边的建筑隔着一片树林,相当于是独立的存在,谁又会没事跑来这里溜达呢!

    桑枝绝望的将头埋进沙发里,脑子却依旧不甘心的快速的转动着。

    如今看来,唯一能出去的办法就是将一楼的落地窗敲碎,只有这样才能出去了。

    想到这儿,桑枝忽然又来了精神。

    什么损坏公物是不道德的行为,她现在可是管不了这么多了,离开这里要紧,再待下去,鬼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四处看了看,房间里除了厨房里几把刀具和饭厅里几张椅子之外,似乎没什么是她能拿得动的了。

    想了想,桑枝伸手搬起一把椅子,来到落地窗前。

    红木的椅子啊,很贵重呢,真的有点舍不得。

    可是……反正也不是自己家的,砸坏了也活该,就是赔也应该是找白慕风索赔吧。

    想到这儿,桑枝一咬牙,双手使劲抓住椅背,牟足了劲儿,将椅子轮了起来,使劲的朝落地窗厚重的玻璃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椅子被震得差点脱手飞出去,桑枝不由自主的松手,椅子应声落地。

    不得不说,实木精工的椅子就是结实,这么大力的砸下去摔在地上,居然没有散架。

    然而,比椅子更结实的是……落地窗的玻璃。

    居然纹丝不裂,别说破碎,就连一点点的裂痕都没有!

    这……究竟是什么做的!

    桑枝不信邪的揉了揉眼,仔细朝玻璃检查过去。

    没有道理啊,自己明明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头儿了,就算不会哗啦一声七零八碎,至少也应该是大块的裂开才对啊!

    可是眼手并用的检查了半天,确实是丝毫的裂痕都没有,这不科学!

    难道是怀孕之后,自己的力气变小了?

    桑枝心里犯着嘀咕,再一次的抓起椅子照着落地窗的玻璃砸了过去。

    又是砰地一声,椅子第二次的震落在地,而桑枝感觉自己的虎口都几乎被震裂般的疼痛,左手按着右手的虎口再一次的朝玻璃看去,依旧没有一丝的改变。

    不会吧,这是玻璃还是钢板啊!

    颓然的坐在地上,望着面前的坚硬如石的玻璃窗运气。

    我还就不信了,不信弄不碎你!

    桑枝深吸了两口气,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摔在一边,已经有一个椅子脚儿被摔变形的红木椅子,心疼的抽了两下。

    叹了口气,将椅子搬回去重新放好,心里念叨着,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白慕风那个混蛋,谁叫他把我锁在这里的!

    或许是椅子不够坚硬,所以才砸不碎玻璃吧。

    桑枝想着,又来到厨房,仔细的找了一遍,最后在抽屉里找出一把小锤子。

    她不知道这锤子是干什么用的,更不知道是铁的还是钢的还是什么材质的,但是拿在手里感觉挺沉的,这东西应该可以砸碎玻璃了吧!

    拎着锤子重新来到之前砸了半天也没砸出一点痕迹来的玻璃窗前,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牟足了劲儿,挥起锤子猛地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