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白慕风没有想到桑枝会出手打自己,没有防备之下,脸颊上着实的挨了一下。

    啪的一声,桑枝和白慕风都愣住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打人的,她只是想挡开白慕风的,谁知道他居然不知道躲闪!

    “呵,下手真重啊,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打!”

    白慕风一只手捂着半边脸颊半眯着眼睛,歪头看着桑枝。

    桑枝低着头,没再说话,她确实不是故意的,但却也实实在在的扇了人家一巴掌,人家生气也是应该的。

    “哎,你怎么不说话了?”

    见她低头不语,整个表情被掩盖在头发帘下面,让人看不清她的情绪,白慕风心里反倒有些小小的郁闷了。

    “算了,我又没怪你。”

    说着,白慕风径自走回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远远的望着她。

    桑枝搔了搔头,转而看向刚刚从屋里走出来的门少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只问你一句话,要不要跟我回去见见老爷子?”

    门少轩定定的看着她,半晌,才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不了。”

    随便!

    桑枝心里有些赌气的转过身,走到白慕风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道:“那现在是不是可以送我回去了?”

    白慕风抱歉的摊了摊手,越过桑枝看向门少轩。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绑架我吗?绑架我威胁门少庭?”

    桑枝这时候心里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这是一次比较温和的绑架,但是自己最终还是被绑架了,而且是被门少庭的堂兄和朋友绑架了。

    “啧啧,看不出来你想象力还挺丰富的,别说绑架这么难听,你不是要见门少轩吗?我不过是好心帮忙带你过来见他而已。”

    白慕风修长的手指很随意的弹了弹自己的裤腿,笑得一脸灿烂。

    桑枝对他有些无语,转而看着门少轩,之前他是让白慕风送自己回去的,那么现在呢?为什么反倒不说话了?难道是被白慕风给说服了吗?

    “门老师,白慕风说你有事需要我的帮忙,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帮得上你什么?”

    想起了自己被白慕风骗来的时候,白慕风跟自己的说辞,桑枝心里不禁有些恼火。

    现在看来,门少轩需要自己帮忙是假,他们合伙骗自己过来,绑架自己才是真吧!

    而现在,自己手机无法打出去,根本不可能和外界联系上,虽然心里有感觉,他们两个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不管怎么说,也是绑架啊,温柔的绑架同样是绑架,限制了自己的人身自由。自己又挺着个大肚子,根本毫无反抗的能力,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听之任之吗?

    桑枝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如今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脖子上戴的这条项链了,希望门少庭赶紧找到自己。

    桑枝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但是她却不知道,本来计划晚上回家和她共度良宵的上校同志,临时接到紧急公务,甚至来不及跟她打电话说一声,便坐上了飞往临城的飞机,此时他人已经在另一个城市了,而手机也已经因公务关系关了机。

    “你愿意帮我吗?”

    门少轩没有正面回答桑枝的问题,反而问道。

    桑枝蹙了蹙眉,有些抱怨的说道:“总要看是什么事情吧?也得我能帮得上才行!”

    “你一定帮得上的,对于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白慕风站起身,一脸笑意的朝她走来,才走到她面前,便听到她肚子里传来一声咕噜的叫声。

    桑枝有些窘迫的红了脸,丢人,这种时候,自己居然还能饿得肚子呱呱叫,难道还能指望绑匪管吃管喝吗?

    不对,绑匪不光要管吃管喝,还得管住才行,不然自己有个好歹的,他们就没了谈条件的筹码了不是!

    “饿了啊,先去沙发上坐会儿,让门少轩给你做点好吃的。”

    白慕风说着,眼睛眯成一道缝儿,讨好的看着一脸淡漠的门少轩,“老兄,我也饿了,想吃你做的意大利面了,厨房里有食材,就辛苦你喽。”

    说着,还舔着脸笑着,伸手朝厨房指了指。

    门少轩蹙了蹙眉,不带情绪的问道:“你干什么?”

    白慕风双手抱胸,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我上楼看看,哪个房间适合孕妇睡觉。”

    说着迈步就往楼梯方向走去,上了一半楼,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来,对着门少轩嘿嘿笑道:“别想着趁我不注意放她走,你知道的,你放了她,她自己也回不去的。如果不想她发生意外,就按咱们最初的决定做。”

    看到门少轩倏然变冷的眸子,白慕风无辜的耸了耸肩,转身朝楼上去了。

    桑枝默默的观察着两人的一言一行,心里暗自吸气,原来是他俩合计好了把自己骗到这里来的,但似乎门少轩又改变了主意,想要放自己回去,而白慕风不同意,两人起了争执。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呢?

    “喜欢吃酸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桑枝正专心琢磨着,被门少轩突如其来的一问,问得有些反应不过来,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

    “还是你根本就不喜欢吃面?”

    都是快要当妈的人了,还像上大学那会儿似的,反应迟钝。

    门少轩心里忍不住想笑,他记得,自己无意中几次见到她一副懵愣的表情似的看着某处发呆,就跟现在的表情如出一辙。

    “啊?喜……喜欢啊,我挺喜欢吃面条的。”

    门少轩做得炸酱面不是吹牛的说,真的很好吃。

    但是她没想到,今天有幸能吃到门少轩亲手做得意大利面,不知道他俩的手艺,谁更胜一筹呢?

    “那,酸甜的,还是咸口?”

    门少轩说着已经举步朝厨房走去。

    桑枝有些好奇的起身,跟着他来到厨房,倚在门口看着他从冰箱里拿了食材出来,熟练的洗菜切菜。

    刀工也是相当的不错,跟门少庭有一拼。

    感觉到她的注视,门少轩停下手里的工作,淡淡的看着她。

    “怎么了?怎么不做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门少轩脸上突然泛起一丝淡淡的笑。

    桑枝有些恍惚,那笑容,说实在的,跟门少庭的都很像。

    按理说他们虽然是堂兄弟关系,但实际上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可为什么现在看门少轩,总觉得和门少轩有着某种的相似呢?

    “啊?什么问题?”

    他好像问过自己不止一个问题,自己要先回答他哪个问题呢?

    “你的口味,偏酸甜还是纯咸口?”

    门少轩再一次不厌其烦的问道。

    “据说孕妇的口味总是有些奇怪的。”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过于执着这个问题了,忍不住的进步一解释道。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咸中带点酸甜可以吗?”

    门少轩没有说话,只淡淡的点了点头,才又继续手里的工作。

    桑枝还在疑惑着,为什么现在看门少轩的感觉总有种门少庭的影子呢?

    “你说要我帮忙,究竟是什么事?”

    桑枝重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不管自己帮不帮,都已经到了这里,而且现在看来,一时半会儿他们也没有打算送自己回去,就是自己被动的要帮忙的节奏了。

    只是现在的情景,一个相貌英俊又是自己曾经暗恋的帅哥,在亲自下厨给自己做饭吃,而自己旁边站着,总要说些什么,才不至于很尴尬吧。

    所以她这纯属是没话找话来着。

    “几个月了?”

    “嗯?什么?”

    门少轩没有回答桑枝的问题,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解释。

    难道跟她说,你乖乖的呆在这儿被我绑架,就是帮我忙了吗?

    “我是说,你怀孕几个月了?”

    门少轩抬了抬眼皮,看了看桑枝凸起的肚子。

    “哦,五个多月了。”

    “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了吗?”

    桑枝有些惊诧的抬起头看着门少轩,她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居然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而且,似乎,貌似,抛开自己曾经暗恋他这个事儿,他们其实并不是很熟悉吧?为什么他居然可以这么淡定自若的跟她聊天,好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似的。

    桑枝摇摇头,说道:“不知道,现在医生都不告诉这个的。”

    门少轩点点头,“不过以门家的实力,要想知道这个,应该很容易的吧。而且老爷子一定希望是男孩吧?”

    桑枝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儿,怎么听他的语气,好像他对门家的情况很了解似的。

    “对啊,老爷子肯定希望是男孩,最好将来还能参军当军人。”

    桑枝发现门少轩的嘴角儿不经意的扯了扯,扬起一道浅浅的却很好看的笑。

    “门老师,我可以直接称呼你的名字吗?”

    虽然他曾经是自己的老师,但是现在从门少庭这里论的话,其实应该叫他大哥的。

    年轻人不在乎这个,还是叫名字自在一些吧!

    门少轩抬了抬眼皮,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你不是已经叫过了吗?”

    刚才她生气的时候,不是一直对自己直呼其名吗?而且还是连名带姓那种听上去很不友善的叫语气。

    桑枝囧了囧,搔了搔头,说道:“我那是被白慕风气得忘了礼貌,你别见怪啊!”

    门少轩将小西红柿一切两半,笑了笑说道:“没事,我早就不当讲师了,还是叫名字听着自在些。”

    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越聊越自然了起来。

    一会儿工夫,桑枝觉得似乎时机成熟了。

    轻咳了两声,清了清桑枝,伸手从衬衣领子里掏出那颗红宝石吊坠儿,说道:“你是不是被迫的?没事,门少庭会来救我们的。”

    门少轩忽然抬起头来,眸光灼灼的望着她手里不经意捏着的红宝石,怔愣了半天没有说话。

    “喂,你怎么了?没事吧?”

    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看着自己发呆。

    顺着门少轩的目光看过去,才赫然发现,他的眸光正紧紧的锁定在自己胸前的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