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双手捂住胸,警戒的后退了一步,红着问道:“门少轩,你往哪儿看呢?”

    门少轩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很明显,她是误会了。

    目光赶紧从她胸前移开,低头专心的处理着手里的食材,淡淡的说道:“这颗红宝石成色不错,一定价值不菲吧?”

    桑枝恍然,感情人家看的是自己手里捏着的这颗宝石啊,多心了,多心了!

    “嘿嘿,你也懂这个啊?这个是门少庭送我的,据说挺值钱的。”

    “嗯,好好保存着吧,有无限的升值空间。”

    门少轩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神情,淡然的说着,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

    “切,升不升值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上边按着一颗微型定位跟踪器,门少庭能根据这个找到自己。

    话说了一半儿,桑枝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赶紧叫停闭了口。

    “重要的是什么?”

    门少轩头也不抬,很随意的问道。

    “重要的是……是……这是门少庭送我的表达爱意的定情物,千金不换!”

    桑枝吭哧了半天才圆上自己的话,见门少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再说是什么,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暗自松了一口气。

    “嗯,你还是先去沙发上坐着歇会儿吧,挺着个大肚子一直站着会累吧?”

    门少轩已经毫不客气的对她下逐客令了,“面条一会儿就好,或者你可以去二楼看看白慕风给你选的房间满不满意。”

    桑枝吐了吐舌头,感情他现在已经又和白慕风同一阵营了,看来自己的策反计划还没实施就已经流产了。

    “那我去客厅看电视了。”

    至于白慕风选的房间,还是留给他自己用吧,她反正是用不上的,应该用不了多久,门少庭就会带人来救她了。

    到时候最好能把门少轩一起带回去,让门老爷子对付他,老爷子对付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人最拿手了。

    拿着电视遥控板胡乱的播着台,反正她也没心思看电视节目的,不过是用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烦躁罢了。

    “你的房间帮你弄好了,要不要上去看看,二楼中间那间。”

    “不用,随便那间都好。”反正她也用不上。

    桑枝头也不回的挥手说道。

    白慕风笑了笑,没再说话,而是径自去了厨房。

    不得不说,门少轩做得意大利面确实很好吃,跟门少庭的手艺不分伯仲,果然门家男人都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精品中的极品。

    当然,如果将从来不下厨的门老爷子和门正抛开不算的话。

    吃饱喝足,桑枝摸着滚圆的肚子躺在沙发上挺尸。

    被席卷的餐桌自然由两个男人收拾,就算她是被绑架的人质,可也是个怀着孕挺着大肚子的人质,孕妇最大,在哪里都是真理。

    门少轩吃完盘里的最后一口面,优雅的端起杯子将剩余的果汁喝完,轻轻往桌上一放,拍拍屁股来到了客厅。

    “喂,门少轩,你别走啊,这些谁收拾啊?”

    白慕风指着凌乱的餐桌问道。

    “你!”

    门少轩头也不回的说了一个字,白慕风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怨妇似的盯着门少轩的后脑勺儿运了半天气,才认命的收拾起来。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打,第一次刷锅洗碗干女人该干的活,人生中的那么多个第一次都在今天体会到了。“

    一边干着活,嘴上还忍不住的抱怨着。

    桑枝听得心里觉得好笑,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多好,以后就有经验了。”

    白慕风怨毒的瞪了她一眼,“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看着他无比幽怨的表情,桑枝瞬间觉得心情无比舒畅,趴在沙发上哈哈大笑起来。

    “活该,谁叫你把我骗到这来,还不让我回去的!”

    正笑得欢脱儿着,忽然感觉到一道目光朝自己射来。

    桑枝停住笑声,迎头看去,只见门少轩正一脸审视的看着自己。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门少轩摇了摇头,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跟别的女人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这个时候,你应该可以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严格来说,你现在已经被我们绑架了,你怎么还能笑得这么开心,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一般女人是做不到的。”

    面前这个女人,这个自己曾经的学生,不光不知道害怕,甚至还吃得香住得惯的样子,一副好像到了自己家里的样子,如果不是她心里素质过硬,就是她真的是神经太大条了。

    总之,不管是那种情况,她的表现都太不正常了,应该说,和正常的女人太不一样了。

    难怪门少庭会喜欢她,实在是有够特别的。

    门少轩这么说着,深深的看了桑枝一眼。

    他并不知道,就是面前这个被他说成不一般的女人,曾经暗恋了他四年。

    桑枝搔了搔头,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我相信你们不会伤害我的,白慕风跟我以人格保证过,虽然他的人格分文不值,但是凭直觉,我觉得你们不会伤害我的。”

    “直觉?有时候直觉是最靠不住的。”

    门少轩淡淡的说完,起身想要离开。

    “你要去哪儿?不要走!”

    桑枝忽然一把将他的衬衣拽住,扯着他,不让他离开。

    开玩笑,他在这儿,至少对白慕风还有所牵制。

    如果他离开了,万一白慕风对自己动坏心眼儿怎么办?

    “谁说我的人格分文不值了?桑枝,你不知道你这么说我,是对我莫大的侮辱吗?”

    说话间,白慕风已经收拾好了残局,擦着手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见到桑枝正一只手死死的拽着门少轩的衣襟不放,忍不住笑道:“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这么依依不舍的。”

    桑枝红了红脸,不情愿的松开手,瞪了白慕风一眼说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没想到她的一句粗话,白慕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这话说的就不严谨更不科学,严格来说,狗嘴里是不可能吐出象牙的,更何况我又不是狗!”

    看着他说的一本正经的,桑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儿,这货居然跟她将科学,说严谨!你当自己是第二个方纠啊!

    “不早了,都会自己房间休息吧。”

    门少轩淡淡看了桑枝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上楼去了。

    桑枝撇了撇嘴儿,忍不住打个哈欠,孕妇吃饱了就想睡,爸妈说这是正常的。

    而此时的桑枝,还真的很想倒头大睡,但是不行啊,她得坚持着不能睡,要等着门少庭带人来救自己呢。

    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白慕风笑着朝她挥了挥手,说道:“上楼洗洗睡吧,别妄想门少庭会来救你,不可能的。”

    “你怎么知道?”

    桑枝心里一凛,难道门少庭出了什么事?

    “我就是知道,我不光知道门少庭不可能来,我还知道不会有任何人过来救你的。”

    白慕风说的一脸得意,看着桑枝一脸不信的表情,忍不住的抖了抖肩膀,跟在门少轩后边,上楼去了。

    客厅里又只剩下桑枝一个人了,白慕风的话对她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她不相信,不相信白慕风说的是真的,门少庭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可是白慕风说的那么自信,那么笃定,再抬头看看寂静的有些瘆人屋顶,桑枝的心,不禁开始有些动摇了。

    一定是白慕风做了什么手脚,让门少庭和门家人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不然他怎么能说的这么自信!

    可是桑枝不甘心,她还是抱着希望,觉得门少庭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就那么半躺在沙发上,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说不上名字的电视节目,眼皮却不听使唤的越来越重,越来越沉,最后,竟不知不觉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桑枝是被一泡尿憋醒的,正看眼睛看到的是床头柔和昏暗的灯光。

    揉揉眼睛双手撑着床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是睡在一张大床上的,身上还搭着一条薄毯。

    她明明记得自己没有上楼,而是睡在沙发上的,究竟是谁将自己抱上来的呢?门少轩还是白慕风?

    来不及多想,穿鞋下床,细看之下,发现房间里是有卫生间的。

    果然,别墅的待遇就是不一样,被绑架的人质住着都像是住星级酒店似的。

    解决了内急,从卫生间出来,桑枝才开始仔细观察房间的情况。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还算宽大的双人床,一张小小的梳妆台,床脚靠近墙壁的是一张书桌,旁边放着两把椅子,一进门,和卫生间对着的是衣橱。这种设计有些像酒店的家具摆放,简单实用,一目了然。

    桑枝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门少庭这时候还没有到,看来真的像白慕风说的,是不会来了。

    轻轻的走到窗前,伸手将厚重的窗帘拉开,眼前是一个宽大的落地窗。

    桑枝心里一喜,落地窗啊,如果自己能从这里出去,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里的。

    心里瞬间充满了希望,但是她却忘记了在一楼的时候,自己曾经对着同样的落地窗做过的无用功。

    打不开,很显然,窗户是被人从外边锁死了的,从里边根本打不开。

    桑枝有些丧气的坐在床上,望着窗户发呆。

    别说这玻璃的厚重程度来看,跟一楼的防震防弹玻璃一样,就算是普通玻璃,一砸就能砸开的那种,自己也不可能就真的去砸开吧。

    别忘了,自己旁边的房间里,一边住着一个高大勇猛的男人,就算自己砸开了,也一定出不去的。

    有些绝望的望着窗外无尽的黑暗发着呆,头一次觉得无助和绝望。

    每次自己遇到困难,门少庭都会仿佛神明般的从天而降,解救自己于危难之中。

    或许是习惯了他的保护,自己从未在什么事情面前退缩害怕过,可是这一次,门少庭却没有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