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这一夜似乎无尽的漫长,睡了一觉的桑枝,再无睡意,就那么坐在床上,望着窗外无尽的黑暗发呆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她的神思唤了回来。

    身体猛然一震,桑枝这才回过神儿来,才又重新意识到,现在不是在自己家里,自己被绑架了,被门少庭从没见过面的堂兄,自己曾经的老师,绑架了。

    尽管自己的待遇,丝毫不像是被绑架的,反倒像是被请来做客的贵宾。

    但是优越的绑架待遇,并不能掩盖自己已经被绑架的事实。

    谁说过的,事实就是事实!

    天还没亮,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敲门呢?

    一定不会是门少庭过来救自己了,尽管桑枝心里无比希望是门少庭,但是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

    且不说,经过了这么久门少庭还没来,就说明他至少今夜是不会来的了,而且就算真的是他来了,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的,像串门似的来敲自己的门呢。

    按照他的作风,应该是楼上楼下早就闹翻天了才对!

    “谁?”

    虽然心里明镜似的,知道敲门的不是白慕风就是门少轩,而且以她对他们的了解来看,白慕风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桑枝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并没有急着去开门。

    可是桑枝这次却猜错了,敲门的还真的不是白慕风,而是她认为不可能的门少轩。

    “我,门少轩。”

    听到门口传来的回答,桑枝明显的怔愣了一下,天才刚蒙蒙亮,门少轩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是干什么?

    难道说,他想通了,想趁着白慕风睡觉的时候偷偷的将自己送出去?

    这一念头儿自脑中一闪而过,桑枝心里却莫名的兴奋起来。

    抻了抻有些褶皱的衣服,快步走到门口,开了门。

    “这么早有事吗?”

    桑枝没有客气的将门少轩让进屋子,而是站在门口,看着他,淡淡的问道。

    门少轩没有因为桑枝的无礼而生气,只是淡淡的问了句:“休息的好吗?”

    桑枝忍不住的想要吐槽,能休息好吗?被绑架的人能休息好吗?尤其还是正在她才有了些困意,想要睡觉的时候过来叫她的门,任谁会说,“谢谢,我休息的很好。”

    “还好,有事?”

    桑枝不是个毒蛇的女人,尤其对着门少轩,更是说不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

    “想好了吗?”

    “什么想好了吗?”

    桑枝一脸莫名的看着门少轩,不知道他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人就快来了,如果你不想帮我们,那么现在我就想办法送你回去。”

    尽管门少轩说得十分轻松,但是桑枝还是看的出来他的表情有些犹豫,也有些纠结。

    “到底要让我帮你们什么忙?”

    桑枝蹙了蹙眉,从一开始,白慕风就说门少轩需要自己的帮助,可是一直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究竟是要让自己干什么。

    “用你和门少庭,或者说特种大队做个交易。”

    门少轩淡淡的说道,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是桑枝心里已经很清楚了,门少轩现在是处在和门少庭的对立位置上。

    “你真的要跟门少庭兄弟相残吗?”

    桑枝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帮忙这话不过是个客套话罢了,事到如今,就算在没脑子的人,也应该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就是被绑架了,成了他们手中威胁门少庭的一枚棋子。

    想到这里,桑枝心里不禁有些隐隐作痛,不止是因为自己要亲眼看着门少轩和门少庭兄弟俩相互做对,更因为因着自己的不小心,让自己成了他们威胁到门少庭的一个武器。

    门少庭会为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向他们妥协吗?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自问,进而又忍不住的苦笑,应该不会吧?

    门少庭代表的不止是他自己,更是部队乃至国家的利益,但凡和他们作对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人,他身为一个军人,怎么可能向恶势力低头呢!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甚至说,根本不认识,多以更加的谈不上什么兄弟情义。”

    门少轩语气依旧淡然的仿佛在说着和自己毫不相干的话题。

    桑枝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失望,她认识的门少轩不是现在这样的。

    身为心理学讲师的门少轩,为人虽然低调内敛,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谦虚儒雅,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人。

    而此时站在她面前的人,虽然有着和门少轩一样的容貌,但是桑枝却觉得无比的陌生,甚至很难将他和那个自己曾经暗恋过的老师联系起来。

    桑枝忍不住苦笑一声,“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它能让人改变的完全彻底,而不单单只是容颜的改变。”

    “现在不是你感慨的时候,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门少轩眼神中有些闪烁,在桑枝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心里忍不住的有些抱歉。

    不是时间改变了什么,而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小心的伪装着自己。

    不管是之前的大学讲师,还是现在的他,好像从他被方芳带走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而变成了一个善于隐藏真实自己的伪装人。

    “你觉得门少庭会因为我向你们妥协,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桑枝忍不住想笑,他果然不够了解门少庭,不了解门家的男人。

    或许门家的人有各种软肋,所以门少庭和爷爷,甚至连自己的婆婆林雅然,都整天的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过着日子。

    门家人害怕被人威胁,但也最不怕这个。

    因为任何威胁都不能让他们在国家利益和民族大义面前妥协!

    她忘记了,门少轩虽然姓门,但却不是真正门家的人,和门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这一点上看,反而是他的父亲门中更像是门家人。

    他不如他的父亲!

    桑枝心里腹诽着,或许是因为门中从小在军人家庭长大,而他却是在洗白的所谓的社会名流家中长大的缘故吧。

    “会不会的,总要试过了才知道,实践是检验一切的真理。”

    门少轩显然不想就这个问题跟桑枝深究下去,淡淡的回复了一句,仍旧一脸淡然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我很想帮你的忙,但是却更不想成为你威胁门少庭的条件。”

    桑枝没有明确说希望门少轩能放自己离开这里,但她话里的意思却很清楚。

    “我知道,跟我走吧。”

    似乎门少轩心里早就认定了桑枝会这么说,丝毫不觉得诧异。

    “你……真的要放我回去吗?不怕我把这事告诉门少庭?”

    反倒是桑枝,没有料到门少轩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反而有些犹豫起来。

    不过想想,从昨天刚见到门少轩的时候,他就说过要送自己回去的,只是白慕风一直不同意,而门少轩似乎又不想真的和白慕风起冲突,所以才没有坚持。

    那么现在呢?

    他送自己离开,白慕风也一定还是不同意的。

    他背着白慕风这么做,不就是等于公开承认了和白慕风对着干吗?白慕风会不会对他不利呢?

    “走吧,没时间了。”

    门少轩说着,已经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呃,等等。”

    桑枝赶紧回到屋里拿了自己的包,跟着门少轩下了楼。

    “少轩,他们到了。”

    才到一楼,白慕风就像是早已料到似的,已经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等候多时了,看到桑枝跟在门少轩身后,不由得挑了挑眉,笑道:“孕妇就是麻烦,叫个门都得叫半天。”

    “门少轩,你骗我!”

    桑枝转头,蹙眉冷冷的看着门少轩。

    她以为门少轩是真心想要送自己离开的,没想到却是跟白慕风演的一场戏。

    “这叫什么?欲擒故纵?”

    桑枝忍不住冷笑。

    门少轩的脸色有些尴尬,知道桑枝误会自己了,可是现在他却无话可说,尤其面对客厅里多出来的几个西装革履但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男人,他只能保持沉默。

    门少轩的沉默不解释,在桑枝眼中俨然就成了默认。

    “没想到,这就是我曾经偷偷喜欢过的老师。”还是偷偷的喜欢了四年,至今都仍念念不忘的男人!

    桑枝忽然仰起头,扯起嘴角儿,冷笑了两声。

    门少轩诧异的看着她,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却仍旧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低头,下楼。

    来到白慕风面前,淡淡的瞟了他一眼,转而对着旁边一个一身纯白西装还带个白色礼帽的男人说道:“这个女人是门少庭的老婆,肚子里还怀着门少庭的种,应该可以作为交换的筹码了。”

    一身素白的男人站起身,来到桑枝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你真是门少庭的老婆?你肚子里怀的是门少庭的种?”

    桑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嘲讽道:“大夏天在屋里还带个帽子的人,思维都不太正常吗?刚才他不是都告诉你了吗?你不相信他,难道更相信我?”

    “嘿,小娘们儿有个性啊!我喜欢!”

    男人听了她的话,不但没生气,反而高兴的笑了起来,伸手一把将自己头上的帽子撸了下来,“丫的,听说令我们闻之丧胆的陆军特种部队大队长门少庭,这个在敌人枪口下眼皮都懒得撩一下的钢铁汉子,对媳妇却是言听计从,宠爱入骨。”

    男人说着,伸手摸了一把自己铮光瓦亮,一根毛没有,堪比百百瓦白炽灯泡的秃脑壳,咽了口了唾沫,“老子一直就好奇,得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这样的铁血汉子化为绕指柔啊,没想到居然是个脾气火爆性子呛人的小辣椒!”

    “老子今天算是见识了,感情也不是说冷汉钢男就一定会娶个温柔似水的女人当老婆啊,真是一物降一物!”

    说着转头看着其他几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子信了,这女人一定就是门少庭的女人错不了!”

    然后突然走到门少轩身边,伸手重重的拍在他的肩膀上:“你小子够狠,老子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