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轩的眼睛似是不经意的瞟了一下男人搭在自己肩头上有些肥厚的大手,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转瞬即逝。

    “带上这女人,咱们走!”

    帽子男人大手一挥,跟着他一起来的几个人瞬间齐整的站了起来,垂手而立,看上去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上去两个人来到桑枝跟前,伸手就要拽她。

    桑枝害怕的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两步,手里紧紧抓着自己的包护在胸前,厉声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两人停住看了帽子男一眼,等候指示。

    “还愣着干什么,带上她走啊!”

    帽子男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瞪了两个手下一眼,没好气的斥道。

    “别伤害她,如果她有个闪失,你知道后果的。”

    门少轩冷冷的说了一句,举步来到桑枝跟前,伸手拦住她微颤的双肩,带着她往外走。

    “你放开我,我不会相信你的,更不会跟你走!”

    为什么门少庭还没来救自己?

    桑枝心里急得想哭,只是面上强装着镇定,如果单单是白慕风和门少轩在这里,自己或许可以存着侥幸心理,认为他们不会伤害自己,可是现在突然多出来这么多不速之客,明显的个个都不是善类,自己的安全就真的堪忧了。

    桑枝担心的不是自己,主要还是肚子里的孩子。

    伸手轻轻的抚着肚子,满腹的泪水默默的吞咽下肚,心里无比的悔恨着。

    “宝宝,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对不住你,要害你受苦了。”

    心里默念着对肚子里孩子的抱歉,仰起头,一脸冷淡的看了门少轩一眼,又扫了一眼旁边一直没有做声的白慕风,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桑枝的语气不冷不热,很平常的说出口,却让门少轩心头忍不住一震,仿佛一只锤子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心上,让他忍不住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

    “走吧,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虽然这话说的毫无底气,但是门少轩还是忍不住小声的说了一句,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对她的安慰还是自己给她的承诺呢!

    桑枝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但那冷厉的眸光,已经明显的告诉他,她对他的不信任。

    “门少轩,我看错你了!”

    走出房门的瞬间,桑枝喉咙里轻轻的咕哝出一句话,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说给自己听,好像根本没想着让任何听见,可是门少轩却听了个真真,头忍不住压得更低了一些。

    白慕风适时的走到他的旁边,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脸上虽然依旧一脸淡笑,却也隐约透着纠结和担心。

    只是这一切,桑枝都看不到,她现在已经将自己深深的埋在悔恨中,心里除了悔恨懊恼,唯一剩下的就是祈祷,祈祷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平安无事。

    不经意间抬头,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火红的艳阳从东方升起,冲破重重阴霾将阳光毫不吝啬的撒给大地。

    只是这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与桑枝丝毫无关,也不可能将她心底的阴霾驱散。

    桑枝终于被蒙上了眼睛,反捆住双手,推上了一辆车子。

    这才是正常的绑架!

    她心里忍不住的自嘲,还以为自己多聪明,可以躲过一场劫难,却没想到到头来不过是自作聪明的将自己送进了狼窝儿。

    被推上车的瞬间,桑枝的心才真正感觉到害怕,贝齿紧咬着下唇,身体都忍不住的整个颤抖着。

    虽然被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但是桑枝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左右坐着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门少轩和白慕风。

    白慕风说过,他用他的人格保证,她和孩子不会有事的。

    现在他们一左一右的坐在自己旁边,就是对自己的保护了吗?

    这究竟算什么!

    车子发动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车子似乎驶离了公路,有些颠簸。

    桑枝双手被反绑着架在背后,眼睛又被蒙上,此时唯一能动的除了腿就只剩下一张嘴了。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声音不大,但却透着明显的害怕。

    白慕风挑了挑眉,这个女人一直表现的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终于知道害怕了吗?

    再怎么坚强,也不过是个女人!

    门少庭的女人,总归来说也和大多数女人一样,也会害怕,恐惧,这就是女人!

    但这女人却是门少庭致命的软肋,不知道如果真的她出了意外,自己会不会被门少庭一脚踢死呢!

    白慕风心里忍不住的自嘲着,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和自己只一人之隔坐着的门少轩。

    只见他眉头微蹙着,眼神儿不时的朝桑枝胸前瞟着,搞不懂这女人的胸究竟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好看吗?

    确实,这女人虽然怀了孕,肚子挺得挺大,但是不难看出,身材还是很棒的,尤其胸前那两点更是傲人。

    白慕风和桑枝认识于她未怀孕的时候,她的身材他很清楚,虽然不是极品,但绝对算得上尤物级别。

    只是,白慕风更加清楚,门少轩不是那种见色起意的男人,更不可能对眼前这个女人有那种想法,可是他又是为什么时不时的瞟她那里呢?

    究竟是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桑枝下意识的问出的那句话,久久没能得到回答。

    “你们究竟要带我去哪儿?”

    她多希望门少庭会向以前那样,在自己每次发生危险的时候,都能从天而降搭救自己。

    门少庭,你会来吗?

    可是她已经等了整整一夜,门少庭没有来,难道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心里正害怕的胡思乱想着,甚至桑枝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了。

    忽然,一只温厚的大掌,轻轻的覆在了她微凉的小手上。

    桑枝身子一震,头下意识的向自己旁边扭了过去。

    然后才忽然惊觉,自己眼睛被蒙着,根本看不见他的表情。

    但是尽管如此,桑枝还是清楚的知道,覆在自己手上的大手是门少轩。

    她以为他会跟自己说点什么,但是没有,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他的任何声音,只是感觉他覆在自己手上的大手,再稍微的用力,最后将自己的小手握住,用力的握了握。

    桑枝蒙着的双眼,依然看着门少轩的方向,开始时候,她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忽然间,好像就有些明白了,他这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鼓励她,安慰她,让她不要担心。

    或许,自己还可以再信他一次。

    这一念头儿自脑海中一闪,桑枝的心里瞬间便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死马当活马医,这时候,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了,唯一剩下的就是随遇而安。

    不管门少轩是不是那个意思,总之这些人里,自己只和他还有白慕风算是认识的,如果可以选择,她当然还是要选择相信他们两个。

    手指费力的动了动,小拇指轻触到大手的掌心,用力的戳了戳,给他回应。

    门少轩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投了一记赞许的目光。

    只是可惜的是,被蒙着双眼的桑枝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和对自己的赞许。

    旁边的白慕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儿不经意的扯了一下,这女人还真的跟别的女人不太一样,至少不会因为害怕就完全乱了方寸,居然还能让自己镇定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或许是因为重新有了希望的缘故,桑枝感觉自己忽然不是那么害怕了。

    进而,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有些放松了一些,顿时困意袭来,反正睁着眼睛也是什么都看不见,干脆将头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睡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桑枝被人推醒了。

    “醒醒,到地方了。”

    桑枝听得出来,是白慕风的声音。

    没有说话,桑枝很乖巧的跟着白慕风的节奏下了车。

    之后,她感觉自己又被带进了一间屋子。

    等到眼睛被松开的瞬间,桑枝才发现,自己现在待得这间屋子的简陋程度,差不多已经赶上了上次被郑尧绑架时候的废弃屋。

    房顶很高,很空阔,很像是一个大大的仓库。

    只是不知道是用来存放什么的,现在里边除了一些烂木头,和一些废弃料,再没有其他什么了。

    桑枝被帽子男人的一个手下带到几块木头堆砌的地方坐下,“老实坐着,别搞小动作!”

    桑枝不置可否的瞪了他一眼。

    那手下倒也没为难她,只是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离开去了帽子男人身边。

    帽子男人抬了抬手,看了看时间,忍不住蹙了蹙眉,眼睛瞟向一边面无表情的门少轩,有些怀疑的问道:“时间差不多了,你确定没问题?”

    门少轩轻轻的掸了掸身上的褶皱,淡淡的说道:“不确定。”

    只简单的三个字,却已经将帽子男人的耐心和好脾气消耗殆尽。

    “妈的,你什么意思?刷着老子玩呢是吗?”

    话才一出口,身边已经有两个手下一左一右将门少轩围了起来,就等着老大一声令下了。

    门少轩好看的为毛微微挑了挑,冷哼道:“哼,就你这沉不住气的脾气,比起你东北虎来真的是差太远了。”

    “混蛋,别跟老子扯犊子,老子是秃鹰,不是东北虎,你现在是在老子手底下混饭吃的,少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更别拿老子跟他比!”

    秃鹰!

    难怪脑袋上一根毛都没有,原来是为了应景儿。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腹诽着。

    有些担心的看向门少轩。

    一直到现在,她也没弄清楚这些人之间的关系。

    好像门少轩跟他们是一伙儿,但又似乎不是。

    还有白慕风,他跟门少轩是一伙儿的吗?

    这些人究竟是些什么人?

    门少轩说过,他们要用自己做笔交易,究竟是做什么交易,跟谁做?

    会是门少庭吗?

    秃鹰说时间差不多了,他们是在等人吗?那个人是谁?

    门少庭会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