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百里之外的正在执行任务的门少庭,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心神不安。

    说不出什么原因,可就是没来由的心里一阵阵的发慌,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头儿,目标锁定了,要跟过去吗?”

    火狐双手不停的敲打着电脑键盘,一双睿智的眸子不时的瞟向身边的老大。

    “头儿,你没事吧?”

    还是第一次跟老大一起执行任务时,见到老大像今天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

    问了两声,没听见门少庭的回答,火狐有些郁闷的搔了搔头,忍不住嘟囔一句:“头儿,你溜号了。”

    门少庭这才回神儿,挑了挑眉,目光停留在电脑显示器上。

    “切换频道,帮我查看一下桑枝现在的位置。”

    “什么?头儿……”

    火狐有些奇怪的看了门少庭一眼,心里很是不解,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老大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居然脑子里溜号想女人了,还忍不住要他帮忙查岗,老大这么快就沦为妻奴了啊,悲哀啊!

    虽然心里很是疑惑,但是出于服从命令是军人天职的习惯性,火狐还是毫不犹豫的切换了频道。

    “头儿,有情况,嫂子有情况。”

    从跟踪器闲适的位置来看,火狐一看便知道有些不对。

    门少庭一双阴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屏幕上锁定的那个代表着桑枝位置的不断闪烁的小绿点儿,一双剑眉瞬间拧成了川字。

    桑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然不可能出现在那里。

    可是她发生了事情,为什么家里人居然没有跟他联系呢?

    这是门少庭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火狐,给我掉兄弟部队的直升机,直接送我过去。”

    门少庭不知道桑枝的具体情况,但心头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快,要快!

    直到坐在直升机上,门少庭一颗悬着的心始终没能平静下来。

    心里默念着,枝枝,你千万不能出事,等着我,我马上就到了。

    接到门光荣电话的时候,门少庭乘坐的直升机已经起飞了。

    “少庭,你要镇定一些,把枝枝平安的带回来。”

    电话里,门光荣的语气掩饰不住的自责和懊恼。

    桑枝失踪一天一夜了,身为家人的他们居然才发觉,这是不是太大意太失职了。

    “我知道。”

    门少庭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只淡淡的说了三个字,像是在跟门老爷子下着保证,其实更是自己对桑枝的承诺。

    “少庭,是妈妈不好,妈妈太大意了,我早该给她打电话确认的,你一定,一定要把她平安的带回来。”

    电话里传来林雅然哭泣的声音。

    门少庭只重重的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此时的门宅已经乱作一团。

    桑家和门家两家人,自从桑枝和门少庭结婚以后,第一次在门家聚齐,只独独少了两个主角,门少庭和桑枝。

    莫青莲和林雅然两个母亲抱在一起呜咽着,门玥玮在一旁劝了这个劝那个,桑梓也是眉头紧锁着表情极为凝重。

    就连一向对桑枝不关心不在意的公公门正,此刻都是一脸的担心表情。

    只有门老爷子一双灼灼的眸子依旧坚定执着,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起身进了自己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常服,“你们都不要太担心,安心在家里等候消息,我去那边看看。”

    老爷子的话,大家都明白,他这是要去部队那边看看情况。

    “爸,我陪你一起去吧。”

    门正有些犹豫的开口。

    这个时候,自己在家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面对着一帮愁眉苦脸的人,反倒不如去部队那边看看情况。

    虽然他不是军人,素来和部队也没有什么往来,但和父辈交好的一些长辈首长,他还是认识的,或许可以帮到些什么。

    可是门光荣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回绝了。

    “不用,你在家里陪着亲家吧。”

    “他爷爷,我求你了,一定要把枝枝平安的带回来。”

    莫青莲哭着走上前,一脸恳求的看着他。

    “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

    门光荣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门玥玮上前,将莫青莲扶到沙发上重新坐好,“阿姨,你别太担心了,枝枝姐一定不会有事的。”

    尽管嘴上这么说,可其实门玥玮自己心里也是万分担心的。

    从爷爷的话里,不难听出,这次桑枝被绑架是有预谋的,而且是涉及到很多方方面面的,完全不同于上次郑尧和文丽的泄恨和报复,而这次的情况,也远远比那次要复杂的多。

    只是这些话,门玥玮此时只能憋在心里,完全不敢说出来,让众人更加担心。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昨天收到桑枝的短信,我就应该立马儿打过去电话确认一下,都是我太大意了。”

    林雅然还一直忍不住的自责着。

    莫青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也哭着检讨,“也怪我,我也大意了,收到短信也没想其他的,要不是今天肖菲给桑枝打电话打不通,打到家里来问,我还以为桑枝一直在大院和你们在一起呢。”

    “行了,你们都别再自责了,这个时候自责也于事无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祈祷和等待。”

    桑梓叹了口气,看着两个哭成泪人的女人,心里也是一阵阵的不是滋味。

    整个门家,因为桑枝被绑架的事情,都笼罩在了一片阴霾之中,气氛悲愤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秃鹰一脸危险的看着门少轩,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胆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蔑视他。

    门少轩的话,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一种极大的侮辱。

    秃鹰的手下很会看主子脸色,一见秃鹰神色有变,便已经很主动的一左一右将门少轩围在了中间,似乎只等着秃鹰一声令下,他们就让这个冒犯他们主子的不知死活的家伙死无葬身之地。

    几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在一瞬间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之前还貌似同一阵线的人,现在已经明显的分成了三派。

    秃鹰及其手下一个阵营,门少轩一个阵营,而白慕风却似乎一直处在旁观者的位置,既不倾向与门少轩,也并未显得跟秃鹰更近一些,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感觉。

    眼下的情况,桑枝从后边远远的看着,不禁有些为门少轩担心。

    不知道如果门少轩和秃鹰闹翻了,白慕风会选择帮助谁呢?

    但不管他帮助谁,现在看来,门少轩都显得势单力孤,力量薄弱。

    可是门少轩似乎并未将秃鹰和他的手下放在眼里,唇角儿张扬的扬了扬,冷冷的瞟了一眼身边的几个人,冷笑道:“秃鹰,你以为就凭你这几个草包手下就能对付得了我?”

    秃鹰神色一凛,有些气急败坏的道:“老子就知道你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

    门少轩淡淡的说道:“跟你合作不过是各取所需,最终能够达到双赢的效果,你不吃亏,我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你不要再妄想着对我施加号令,我不是你这些草包走狗。”

    “你,混蛋!”

    秃鹰是真的被门少轩的几句话惹急了,一气之下居然从背后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门少轩。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门少轩却丝毫没有变色,只一脸淡然的看着他。

    “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忘了咱们来这儿的目的了是吗?我费劲巴拉的把这个女人骗过来,就是为了让她看你们自己窝里反的是吗?”

    白慕风一脸嬉笑的走到二人中间,伸手将秃鹰的手枪接了过来,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小心走火儿,还是小心收着吧。”

    说完,一掉头,将枪还给了秃鹰。

    “哼!”

    秃鹰伸手将枪接过去重新插在背后,嘴里冷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门少轩一眼。

    “别忘了我说过的话,不许伤害那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门少轩却直接无视秃鹰的不满,伤口上补刀的说道,语气是不容置疑的霸气。

    秃鹰刚要发作,白慕风却将手一挥,说道:“他们到了。”

    说话间,只听轰隆一声,沉重的铁门从外边被推开了。

    首先进来的是秃鹰派守在门口的两个手下。

    “老大,他们来了。”

    秃鹰伸手一把抓下头上的帽子,抚了抚光滑的大脑壳,忍不住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白慕风,“还是你小子你着道。”

    说完,又对手下说道:“让他们进来。”

    话才刚落,已经从外边走进来一队人,为首的是个体态肥硕的胖子,和秃鹰一样,也是个油光铮亮的秃头,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像秃鹰似的在秃脑壳上顶上一顶帽子而已。

    “秃鹰,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吧。”

    胖子一边走着一边朝着秃鹰哈哈大笑着。

    秃鹰脸色凛了凛,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儿,呵呵道:“二哥一向可好,小弟这里有礼了。”

    尽管已经自立门户多年,可现在看到原来的二当家的,秃鹰还是忍不住的打心里发怵着,语气上比来人明显的弱了很多。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二哥啊,自从你自立门户咱们就一直你南我北各据一方保持着平衡,井水不犯河水,没想到吧,今天居然又凑到一起了。”

    二哥的话听着客气,但语气上明显的对秃鹰不满和不屑。

    秃鹰嘿嘿干笑了两声,下意识的搔搔脑袋,“山不转水转,咱哥俩总不能一辈子不见面吧。”

    “废话少说,人呢?”

    二哥显然并不想再跟秃鹰废话下去,直奔主题问道。

    秃鹰点点头,笑道:“带来了,我要的东西,二哥可也准备好了?”

    那气势上比二哥差了真不是一星半点的。

    白慕风忍不住蹙了蹙眉头,不动声色的往秃鹰身边靠了靠,低声说道:“我说你就这两下子啊,你的底气呢?别忘了你们是正常交易,你又不比他差什么,这么低声下气的,是怕了王二了吗?”

    白慕风的话,瞬间让秃鹰有了底气。

    对啊,自己是和他来做交易的,又不是求着他来了,并不比他低一等啊,干嘛这么缩手缩脚畏首畏尾的,实在让手下人看扁了。

    如此想着,不由得挺了挺胸脯儿,清咳两声,说道:“人就在里边,我要先看看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