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王二挑了挑眉,表现出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哈,我说你小子有长进啊,敢跟老子讲条件了。”

    王二这句话无疑触及了秃鹰的逆鳞,就算再怂的人,在自己手下面前也是要维护住老大的尊严的。

    此时被王二如此蔑视,心里不由得火往上窜。

    可尽管如此,想到那批数目巨大的货,秃鹰还是使劲儿的压着心里的怒火。

    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两声,“还不都是仰仗着二哥以前的栽培,小弟现在也不过是个小打小闹,没法和二哥比,这单生意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不得不谨慎一些。”

    “哼,”王二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怎么也得让我先见见人吧?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随便弄了个人来唬弄我。”

    双手依旧被反绑着留在木头后边的桑枝,只能听见他们前边的对话,却看不到前边的具体情况。

    但是只从来人和秃鹰的对话声中,桑枝已经明白,他们口中所谓的交易,并不是像起初自己猜测的那样,是用自己和门少庭或者是队部方面做交易,而是一场黑吃黑的交易。

    这样的话,不管交易是否成功,自己的处境都将是极其危险的。

    至少在秃鹰这边,似乎自己对他的作用并不是很大,他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口中所说的二哥手里的货。

    绑架自己不过是为了跟那个二哥换货而已,而那个二哥的目的才是自己。

    那不就是说明,自己如果真的落到了那个二哥手里,才是真的掉进了火坑,结果不堪设想了吗?

    想到这里,桑枝整个身体忍不住的一阵战栗着,恐惧再次袭来,是那种绝望的几乎没有一点机会的恐惧感。

    可是当初自己曾经问过门少轩,用自己和门少庭做交易,他觉得能成功吗这样的话,而门少轩并未否认自己的猜测啊,这又是为什么?

    难道是门少轩在故意误导自己?

    桑枝彻底的迷惑了。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为什么会卷进这么复杂恐怖的斗争之中。

    “好说,二哥可以过去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你要的,不过兄弟还是那句话,那批货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还请二哥给个面子,让兄弟我先看看货。”

    王二嘴角儿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冷哼一声道:“行,算你小子有种。”

    说着回头对手下说了句:“给他看。”

    手下一个人上前,将一个很大的黑皮箱子平放在地上,打开,转到了秃鹰面前。

    秃鹰朝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人上前蹲下,用指甲抠出一点放在嘴边舔了舔,朝秃鹰了点了点头。

    秃鹰嘿嘿笑道:“二哥爽快,来啊,带二哥去看人。”

    说着上前伸手就要去拿黑皮箱子,却被王二上前一把将手腕儿扣住。

    “慢着,等我看了人再说。”

    秃鹰有些悻悻的收回手,尴尬的点了点头,跟着王二往里走。

    自从王二进来的那刻起,门少轩的冷峻的眸子就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身上,目光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仇恨让白慕风忍不住蹙眉,几次偷偷的拽了拽他的衣襟,示意他淡定。

    惊觉间,门少轩才发现自己紧握的一双拳头,已经攥出了两手心的汗。

    收敛了一下目光,淡淡的将目光从王二身上移开,低下头去。

    王二经过门少轩身边的时候,脚步微微顿了顿,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划过一丝诧异,但瞬间便被自己的多疑逗笑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心里想着,不由得摇了摇头,继续跟着秃鹰往后走。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桑枝的心,不由得一阵阵揪紧。

    她知道,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了。

    下意识的将身子缩成一团,紧紧贴着腐败的散发着难闻气味的霉烂味道的木头,将头,深深的埋进了双膝中。

    脚步声停了下来,尽管没有抬头,桑枝也能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站了很多人,就像看耍猴的似的,将自己团团围住,让她无处可逃。

    “这就是门少庭的老婆?”

    王二的声音透着寒冰的冷意。

    桑枝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这个体态肥硕的男人。

    她不认识他,确定不认识。

    但是他却认识门少庭,这么看来,这个王二要自己,最终的目的还是冲着门少庭,他们之间的仇恨。

    桑枝心里不由得哀叹,说到底,自己最终都会成为他们用来威胁门少庭的一颗棋子,只是不知道自己最后的结果会不会很凄惨。

    如果这些都是她必须经历的,那么就来吧。

    自从下定决心要跟门少庭过一辈子起,这些情况自己就应该想到的。

    而且门少庭和门家人也一直不厌其烦的在她耳边唠叨,各种利害关系,爷爷也没少了跟她说。

    可是现在自己还是害了门少庭了,怪谁呢?都怪自己太大意,太自作主张了。

    为什么就鬼使神差的跟着白慕风上了车呢?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的将目光移到了白慕风身上,这个男人此时是距离自己最近的,可却是自己气,也最该恨的,不是他,自己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看着桑枝对自己仇恨的目光,白慕风心头第一次没来由的泛起一丝愧疚,眼神儿有些闪烁着,不敢与她对视。

    “二哥,没错,这就是门少庭的老婆,你要的那个女人,你看她还大着肚子呢,里边可是门少庭的种。”

    秃鹰咽了口唾沫,神情猥琐的眼神在桑枝身上游移着。

    桑枝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将头转向了别处。

    王二蹲下身子,那颗肥硕的脑袋朝桑枝探了过去,肥厚的大手也朝她伸了出去。

    桑枝将头往一边一歪,一双冰冷的眸子冷冷的瞪视着他。

    “你真是门少庭的老婆?”

    王二举在半空的手有些尴尬的停了下来,一双阴冷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她。

    这女人看上去很一般嘛,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妖娆媚艳,跟自己老婆比起来简直差太远了!

    可是,自己那么宝贝的老婆和儿子,竟然被门少庭……

    想到这儿,王二不由得怒从心烧,抬起手,毫无预兆的甩了桑枝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桑枝嘴角儿竟被扇出了一丝血丝。

    脸颊上瞬间印出五个红肿的掌印,火辣辣的疼着,尽管如此,桑枝还是紧咬着牙关,没有让自己哼出一声,只一双冰冷的眸子,依旧冷冷的瞪视着王二。

    “呵,这女人,有点意思!”

    王二在打出那一巴掌之后,似乎也被自己下意识毫无控制力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王二是个什么人,可以随便弄死一个人,但是打女人,还真的是有生以来的头一回。

    仿佛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似的,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说道:“女人,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男人门少庭!”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王二这一巴掌打愣了,大家都是男人,再缺德再不济的男人,都知道男人打女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可是这个叱咤道儿上半辈子的男人,居然伸手打了这个无辜的女人。

    说实话,心里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会觉得很过分。

    门少轩牙关紧咬着,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没有立即发作,一双冷峻的眸子散发出无比的危险。

    “二当家的,这人你也看过了,我看咱们就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了,人货两清,这交易就算是完成了。”

    白慕风不动声色的走上前来,笑着说道。

    “对对,二哥,你看怎么样?”

    秃鹰现在巴不得赶紧结束交易,拿着自己的货离开这里。

    跟王二站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种不安全的感觉。

    “行,把货给他。”

    王二说着,朝手下使了个眼色。

    手下将黑皮箱子拎过来,递到秃鹰面前。

    秃鹰立马喜形于色,伸手接过箱子,转身走到一边重新打开验货。

    说到底他还是对王二不太放心,王二的手段道儿上人有谁不知道的,那是出了名的黑吃黑的高手。

    自己这次也算是拼命一搏了,可不能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蠢事。

    虽然赔的是门少庭的女人,但是自己这么做无疑是和正义那方公开宣战了,为了这批货,他可算是豁出去了,所以,货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带上人,咱们走!”

    王二肥手一挥,手下就上来两个人想要架起桑枝。

    “慢着!”

    门少轩冷冷一声斥喝,已经抢先一步的将桑枝架了起来,转手交给了白慕风。

    说话间,还未等王二众人反应过来,一颗子弹已经贴着王二的头皮擦了过去。

    “秃鹰,你小子敢算计我!”

    王二瞬间反应了过来,枪已经握在了手中。

    手下也纷纷找了有力的地形掏出手枪,眼看着就是一场恶战。

    桑枝虽然已经做了最坏的心里打算,甚至死亡,她也会坦然对之,但是枪战啊,她还只是在电视里看到过。

    眼下这实实在在的现实版,对她来说冲击力实在太大。

    第一声枪响起的时候,桑枝已经被吓得呆掉,接连的枪声充斥着耳膜,瞬间便将她的头震得晕晕乎乎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去了知觉。

    白慕风怀里护着桑枝,嘴角儿泛起一丝不经意察觉的冷笑。

    找准机会,快速的将桑枝转移到后边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依旧将她进楼在怀里,小声叫唤道:“喂,你醒醒,不是挺胆大的嘛?就这就给吓晕死过去了啊!”

    “怎么……怎么回事?”

    精神亢奋的秃鹰正一脸喜滋滋的看着手里一箱子上好的货色,仿佛看到了大把大把红红的毛毛似的,心里美的冒泡儿呢,突然听见枪声,也是吓得一愣。

    反应过来的时候,带来的手下,已经倒下了两个,其余几个正努力的保护着他,试图冲出重围。

    王二没有料到秃鹰敢跟他玩阴的,所以这次来根本没带多少人过来,五六个手下也是伤亡惨重。

    看着失态发展到一发不可控制的地步,王二忍不住发狠道:“给我找到那个女的,毙了她!”

    原本想着带回去好好折磨一番,让她不得好死,借此我折磨门少庭一番,现在情况有变,干脆一枪解决了她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