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现场一片混乱,王二是铁了心要要了桑枝的命替自己老婆孩子报仇,而门少轩也跟疯了似的,满腹仇恨的枪口对准王二子弹像不要钱似的射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桑枝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稍微一动感觉浑身骨头都疼的要命。

    自己这是在哪里?还活着吗?

    其他人呢?

    桑枝重新闭上眼睛,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但却徒劳的发现,自己的思维仿佛断了当似的,就停留在第一声枪响之后了。

    她只记得,当时自己被白慕风架着躲了开去,之后的事情,就完全不清楚了。

    白慕风,门少轩他们人呢?

    桑枝试着想要挪动一下身子,才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十分的狭窄,狭窄的刚好能将她整个身子藏下,却丝毫动弹不得。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外边情况究竟如何,桑枝不敢弄出大的动静,屏住呼吸,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外边有什么动静,才壮着胆子小声的喊了一句:“门少轩,白慕风。”

    半晌没有反应,桑枝胆子又大了一些,稍微抬了抬头,顺着一道黑兮兮的缝隙钻了出来,外边依旧一片漆黑,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天黑了还是这里边照不进阳光的原因。

    连爬带滚得出来,黑暗中,桑枝的手不经意间碰触到一个硬邦邦的物体。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半天见前边那东西没有动静,才又轻轻的挨过去,蹲着身子用手摸了过去。

    “嘶……”

    一声微弱的声音响起,桑枝顿时浑身一震。

    “是谁?白慕风还是门少轩?”

    躺在黑暗中浑身是血的白慕风听到桑枝的声音,嘴角儿艰难的扯出一道弧度,笑了。

    “女人,你……没事吧?”

    尽管声音很微弱,桑枝还是听出了是白慕风的声音。

    “白慕风,是你吗?”

    一边问着,一边又将手伸了出去。

    这一次,桑枝感觉到自己手所触及的地方是一片湿黏,将手指放在鼻下闻了闻,那是带着浓浓血腥的味道。

    “白慕风,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

    一边说着,桑枝的心已经再次慌乱了起来。

    “嘶,女人,别乱动。”

    白慕风躺在地上,感觉到一股股的血液自伤口涌出,好像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逝去。

    “你没事就好,我说过吧,会保证你没事的。”

    几乎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出这句话,眼前一黑,便昏厥了过去。

    “白慕风,白慕风,你醒醒,别睡,别睡啊!”

    桑枝感觉到漫无边际的恐怖,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这么黑?

    眼泪不经意间已经顺着眼角汩汩涌出,打湿了胸前大片的衣服,就这么颓然的坐在地上,双手使劲摇晃着白慕风,哭喊着:“白慕风,别睡,求求你,醒过来。”

    “来人啊,救命,救命啊!”

    桑枝此时已经顾不得太多,也不管外边是不是还有敌人,只要有人,有人能将他们从这里带出去,能让白慕风赶紧的得到救治,就算是火海,她也要跳。

    不知过了多久,桑枝哭累了,嗓子也喊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砸东西的声音。

    那声音来自外边,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桑枝心里还是忍不住燃起一丝希望。

    “救……救命啊!”

    再次张口呼救的时候,却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再次失去了知觉。

    门少轩强忍着肩膀枪伤处传来的钻心的疼痛,奋力的用另一只胳膊抡起一根木棍砸在面前结实的木门上,发出一声声闷响。

    “来人,这里,快来人!”

    一场恶战,在门少庭带着人赶来支援的时候终于落下了帷幕。

    而混战中,白慕风将桑枝带着藏了起来,门少轩知道白慕风为了保护桑枝身上受了伤,便在战斗结束的第一时间开始四处寻找他们。

    门少庭闻声带着人赶了过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夺过他手里的木头用力的朝门上撞了过去。

    门少轩嘴角儿微微扬了扬,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悄悄退到后边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知道,自己欠门少庭,欠门家一个解释。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桑枝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雪白。

    “枝枝,你醒了?”

    一张熟悉而又亲切的脸,此时看上去却是满脸的疲惫和狼狈。

    “老公。”

    桑枝轻轻抬了抬手,轻抚上他下巴上已经长满胡茬儿的脸颊,忍不住轻轻扯了扯嘴角儿,笑道:“你怎么弄的自己这么狼狈啊!”

    没想到门少庭却是眼圈一红,差点掉下泪来,伸手一把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枝枝,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真的吓死他了,如果自己再去晚一点,后果不敢设想。

    “孩子……孩子没事吧?”

    听了门少庭的话,桑枝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直到感觉到肚子仍旧鼓鼓的,心里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嗯,没事,小家伙儿坚强着呢,不过医生说有流产的迹象,要住院好好观察。”

    门少庭没有隐瞒,如实的告诉她。

    桑枝吓得脸色顿时一片煞白,嘴里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门少庭紧紧搂着她,轻声的安慰着。

    让她重新躺回到病床上,门少庭一脸柔情的看着她,嘴上却忍不住的埋怨道:“以后别这么任性了好吗?不要再自作主张的轻易听信别人的话了。”

    桑枝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脸上忍不住一红,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忙问道:“白慕风呢?他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还有,门少轩,你见到他了吗?有没有带他回来?”

    见到门少庭紧锁的眉头,桑枝才吓得吐了吐舌头住了嘴。

    看着她望着自己可怜兮兮的表情,门少庭忍不住叹了口气,知道不告诉她,她心里一定难受的。

    “白慕风命大死不了,不过估计要在病床上躺上一两个月了。门少轩……我见到他了,不过却被他逃了。”

    说到门少轩,门少庭表情多少有些不太自然。

    原本想着这次完了事,将他一起带回来,好好问问清楚他这些年的情况。

    可是没想到,等到他抱着桑枝从狭窄封闭的小黑屋里出来的时候,门少轩人已经离开了,现场那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离开的。

    想起这个来,门少庭心里就忍不住一肚子的气,气得他想要骂人。

    自己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人都是吃屎的吗?居然让一个大活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溜了,这对他们特种部队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啊?什么叫被他逃了?这么说,他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那他有没有受伤啊?”

    桑枝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当时的情况很复杂很混乱,记得是他打响了第一枪,而且是以一己之力在对抗着那么多人,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事。

    “没事,能逃就说明他没什么大事,放心吧。”

    自己担心的要命的女人,此时躺在病床上心里却担心着别的男人,这滋味确实让他不太好受。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

    “你昏迷了一天一夜,爸妈和爷爷都是半夜才被我劝回去的,现在你醒了,得赶紧让他们知道,省的他们担心。”

    说到家人,桑枝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愧疚。

    “老公,对不起,我给你和大家添麻烦了。”

    看到她虚心道歉的样子,门少庭心里的怒火不由得消退了大半。

    “知道就好,以后乖乖的待在家里,去哪里都要有人陪着,别让我们再担心了,知道吗?”

    经过了这件事,桑枝也是想想就后怕的要命,以后打死也不敢再自作主张自作聪明的做什么了。

    老实的点点头,“嗯,知道了。”

    未来的几个月,自己就乖乖的待在家里待产好了,直到孩子平安的出生,如果孩子有个万一,自己真的就没法活了。

    莫青莲看到桑枝眼泪就忍不住的哗哗的淌了下来,一边哭还忍不住一边的数落她,“枝枝你怎么回事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你吓死妈妈了你知不知道啊!”

    “妈,对不起。”

    桑枝面对着满屋子的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想想也是,现在除了说对不起,还能说什么呢?

    好在有惊无险,而且万幸的是孩子没事,还终于有了些门少轩的消息。

    虽然门少庭没能将他带回来,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终于露面了,终于和门家的人有了正面的接触了,这总归是好事吧。

    门老爷子进来的时候,满屋子的人都默不作声,站在旁边乖乖的给老爷子让出一条道儿来。

    “爷爷,对不起。”

    桑枝红着脸看着门光荣,眼神儿闪烁着不敢碰触老爷子有些凌厉的目光。

    自己的大意,差点又害了老爷子期盼已久的重孙子,万一这孩子有个闪失,估计会把老爷子打击的一蹶不振吧。

    “嗯,没事就好。”

    老爷子终是没忍心再怪罪她,只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又看了众人一眼,说道:“知道孩子没事就都回去吧,这留一两个人照顾着就行了,人多了反倒影响孩子休息。”

    一番讨论之后,最后决定莫青莲和门少庭留下来陪着桑枝,林雅然则回去为她准备爱心营养汤。

    门少庭送众人离开,病房里只剩下桑枝和母亲莫青莲两个人的时候,莫青莲又忍不住的抱怨她。

    “你也是的,人家让你上车你就跟着人家上车啊,你缺心眼啊!”

    说着又开始责怪自己的不是。

    “妈妈也是,太大意了,收到你的短信也没多想,当时真应该给你打个电话问问,不然也不会害的你多遭了一天的罪。”

    “短信?什么短信啊?”桑枝一脸疑惑的看着莫青莲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