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莫青莲白了桑枝一眼,说道:“还不是你给妈妈发的短信吗?说你这几天都在大院婆家住,就不回家里住了,让我跟你爸不要担心。”

    莫青莲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手机,打开短信给她看,“诺,你看,短信我还留着呢。”

    桑枝看了看短信发送的时间,心里了然,知道是白慕风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己手机卡抠了出去,装在别的手机上发出去的。

    这个白慕风简直太可恨了,不光骗自己过去绑架自己,利用自己达到他的某种目的,居然还敢用短信骗自己的家人,真是让他躺在病床上一两个月都是便宜他了!

    “妈,那不是我发的,是那个骗子趁我不注意偷了我的手机卡,用我手机卡发给你的。”

    桑枝一脸悻悻的说道。

    “是哦,他还真是想得周到,为了能稳住我们,不让家里人察觉你失踪了,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他可是不光给我发了,也给你婆婆发了这样的短信,不然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出事了呢?”

    桑枝苦笑了一下,“也不怪他,都怪我自己太大意了,才着了他的道儿。”

    “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出事了的呢?”

    既然两边家人都以为自己平安在另一边住着,没理由这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啊。

    桑枝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说到这个,莫青莲更来了精神。

    “还不是多亏了肖菲,要不是肖菲生了孩子,给你报喜,打不通不电话打到家里来,我们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情况呢!”

    “什么?肖菲生了?男孩女孩?”

    桑枝一听两眼立马放光似的贼亮起来,精神头也好了很多。

    挣扎着要坐起来,却被莫青莲一把按住,说道:“你给我老实的躺着,医生说了你现在的情况要卧床静养。”

    桑枝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抱着母亲的胳膊撒娇道:“妈,我想给肖菲打电话,亲口给她道喜。”

    莫青莲执拗不过她,便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她,“拿你没办法,你呀就是被我们给惯坏了!”

    “肖菲,听我妈说,你生了。男孩女孩啊?”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那头儿传来肖菲带着得意欢笑声。

    “嗯,生了,男孩。”

    “恭喜恭喜,看来咱俩做不成亲家了,只能让两个孩子将来做好哥们儿了。”

    桑枝忍不住笑道。

    “你就那么确定你肚子里那个是男孩啊?”

    肖菲忍不住揶揄她,这货是多想要个男孩啊!

    “嗯,我就知道,一定是!”

    倒不是桑枝重男轻女,不喜欢女孩,只是她心里很清楚,或许现在这个孩子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一次怀孕机会了。

    门家的香火需要自己帮忙延续下去,所以最好是生个男孩,不是最好,是一定,一定要争气,生个男孩出来,不然她会觉得对不起门家,尤其对不起门老爷子。

    而且经过这次绑架事件,桑枝心里有些笃定,这孩子一定是个男孩,因为他和他的父亲一样坚强皮实,经历了这么重的磨难都能坚强的活下来,所以一定是个坚强勇敢的男子汉。

    “噗……”

    肖菲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男轻女了?”

    一边说着好像还在逗着自己孩子玩,“宝宝来,别睡了,醒醒,睁开眼,咱们跟枝枝阿姨问声好。”

    桑枝听到肖菲跟孩子说话时候那温软细腻的声音,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她融化了,心里更加的渴望着自己的孩子赶紧出生。

    “不好玩,宝宝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一天能睡二十多个小时,真担心他会不会直接睡死过去了。”

    肖菲嘴里忍不住的抱怨着,“不过江北城妈妈说,才出生的孩子就是这样的。”

    “江北城妈妈也过去你们那边了吗?这么说他父母已经接受你了?”

    桑枝知道江北城为了能让肖菲安心养胎,特意带着她住在了国外。

    生孩子也是在国外生的,现在听肖菲提到江北城母亲,心里暗自替她高兴,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嗯,”肖菲将嘴巴凑在手机边上小声的神神秘秘的说道:“听说生了个男孩儿,两口子当天就坐飞机飞过来了,现在恨不得时时抱着孩子,我这个当妈的也只有在喂奶的时候才能有机会跟他亲近一会儿。”

    肖菲嘴上虽然抱怨着,但是桑枝听得出来,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不管怎么说,她和江北城的婚姻,现在总算是得到了江家人的认可了,这也算是了了她心头的一块大病。

    “对了枝枝,我之前给你打电话,手机一直打不通,是怎么回事啊?你没出什么事吧?”

    肖菲忽然想起自己给她打电话的事情,赶紧问道。

    “没事,我手机没电了而已,你别瞎想了,我好着呢。不跟你多说了,才生完孩子要好好养着身子,等你回来咱们再好好聚聚。”

    桑枝不想让肖菲替自己担心,赶紧找借口挂了电话。

    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门少庭一脸柔情的望着自己,眸光中若有所思的样子,让她心里忍不住一荡。

    “你回来了?”

    桑枝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自己光顾着和肖菲通电话了,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莫青莲已经出了病房,不知道是有事情,还是故意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反正现在病房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才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离别,现在这么突然的静下来,和他单独相处,尤其他还用这种眼神儿注视着自己,桑枝忽然觉得有些不太适应。

    红着脸,对上门少庭一双炙热的眸子。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吗?”

    边说着,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走到床前,坐在床边,伸手见她一双小手抓了起来,握在手心中。

    “心里压力很大是不是?”

    声音温柔的似乎能掐出水来。

    桑枝抬起一双迷离的眸子,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他说自己心里压力大,这话从何说起啊?

    门少庭伸手将她轻轻的扶着坐了起来,又伸手拿过一只枕头垫在她的背后,让她坐的舒服一些。

    然后双手宝贝般的捧过她的脸,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一只大手,轻轻的抚上她隆起的肚子,轻轻的摩挲着,柔声道:“这么想要个男孩?”

    桑枝这才明白,原来他指的心里压力是这个啊!

    “你不是也想要个儿子吗?”

    她可是记得门少庭知道自己怀孕的第一时间就说自己有儿子了。

    儿子啊,他当时可没说自己要有女儿了。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忍不住抽了两下。

    感情这女人还跟他记着这个呢。

    “我那不过是兴奋下冲口而出的话,在我口中那是对孩子的统称,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一样喜欢的。”

    门少庭忙着为自己解释。

    桑枝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怎么觉得不像,我怎么就觉得你心里其实就是想要一个儿子呢?”

    门少庭叹了口气,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低声说道:“儿子女儿都一样的,爷爷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答应我,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嗯?”

    刚送走家人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听见桑枝和肖菲通电话的内容,门少庭一边听着,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阵的心疼,难受。

    他当然知道,桑枝是为什么这么渴望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儿子。

    因为她知道,或许这一次,是自己这辈子唯一一次怀孕的机会了,而门家只有门少庭一个男丁,她是想着为门家延续香火。

    可是她越是这么想,门少庭心里就越是心疼她。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早就是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时代了。

    爷爷嘴上说着要抱重孙子,可就算生个重孙女也是一样高兴的,老爷子不是老古董,也明白现在男女一样的道理,根本不会有什么失望或者不满意的。

    现在反倒是桑枝自己,是她自己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儿。

    一门心思的想着给门家生个男丁延续香火,门少庭心里都有些哭笑不得,既心疼她又觉得好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可是我就是觉得他是个男孩。”

    桑枝的小手覆上了门少庭的大手,仰着脸,一脸自信的说道。

    “那万一生下来是个女儿,你会不会很失望?”

    门少庭微微蹙了蹙眉,他真的不希望看到桑枝失望不开心的样子。

    “会有那么一点点吧,但是我相信一定是个男儿的,我有预感。”

    桑枝还是笃定道。

    门少庭叹了口气,低头附在她的肚皮上小声说道:“小子,听着,你出来的时候必须给老子带个把,不然老子把你扔回你娘肚子里重新回炉去!”

    一句话,逗得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伸手轻拍在他的头上,娇嗔道:“瞎说八道什么呢?”

    说完,拉着门少庭的手,叹了口气说道:“老公,我知道你是不想我担心,不想我有心里压力。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就算真的是个女儿,我也一样会很开心的,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只是就会让爷爷失望了。”

    “傻瓜,爷爷才没有你想的这么迂腐呢。”

    门少庭说着,重新将她搂在怀里,说道:“爷爷现在都已经把孩子的名字想好了,想了一个女孩的名字,也想了一个男孩的名字,说到时候男孩就用男孩的名字,女孩就用女孩的名字。”

    “真的吗?爷爷没有那么执着的想要一个重孙吗?”

    桑枝有些诧异的看着门少庭。

    老爷子一直口口声声说的可是要抱重孙。

    “对于爷爷来说,重孙子、重孙女都是重孙。”

    门少庭笑着刮了桑枝鼻子一下。

    “那爷爷都给起了什么名字啊?”

    “不告诉你!”

    “你,坏蛋!”

    病房里传出一阵阵高兴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