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白慕风昏迷了三天之后终于悠悠转醒。

    望着头顶一片雪白,忍不住的蹙了蹙眉,然后发现自己被捆得像个木乃伊似的躺在床上,一条腿上还打了石膏。

    嘴角儿忍不住扯起一抹苦笑,这算不算是现世报?

    有生以来,有一次做亏心事,结果弄得自己伤痕累累的。

    那个女人应该没事吧?

    白慕风努力回想着。

    最后心里笃定,应该没事,不然估计自己就醒不过来了,还不早被门少庭一脚踢天边去了。

    “你醒了,咱俩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了。”

    耳边传来门少庭不咸不淡的声音。

    白慕风微微侧头,见门少庭正双手抱胸一脸淡然的依靠在窗边,一双淡漠的眸子不带一丝情绪的看着自己。

    扯了扯嘴角儿,白慕风努力表现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无辜的朝他眨眨眼,说道:“我不记得咱俩个部门之间有什么可以交集的。”

    他门少庭一向看不起他们情报科不是吗?

    门少庭挑了挑眉,缓缓走到白慕风的病床前,居高临下的冷冷的看着他。

    如果可以,他真想像拍死一只苍蝇似的,一巴掌拍死这个不知死活不顾别人安危的混蛋!

    几天前,就因为这混蛋的自作主张一意孤行,差点就害死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像他这种以别人安全为代价来换取个人功绩的人渣儿,他真的不屑与他为伍。

    没错,在门少庭眼里看来,白慕风就是个人渣儿,一直都是!

    门少庭冷冽的眸子看得白慕风浑身上下透着不自在,仿佛身上无数的寒毛都在他的瞪视下炸立了起来,想要努力挣脱掉他的身体一般,浑身拔毛般的疼着。

    “在这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

    门少庭努力控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尽量让自己语气听上去平缓无波。

    只是尽管如此,那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语气,依旧让白慕风感到夏天里突然袭过一阵寒流般的刺骨。

    确实,他确实欠他一个解释,还欠他一个道歉。

    想到桑枝,白慕风心里忍不住一阵愧疚。

    虽然她没有怎么样,但毕竟是自己将她卷入了危险之中。

    “那个……”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扬起一抹顽劣的笑意,“你老婆孩子都还好吧?”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如果他们不好,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躺在这儿跟我说话?”

    “也是哈。”

    白慕风自嘲的扬了扬嘴角儿,不怕死的看着他。

    “说吧,为什么这么做?受了谁的指令,还有,门少轩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这才是门少庭现在关心的重点,不然他才懒得过来跟他废话。

    白慕风耸了耸眉不无遗憾的说道:“这个无可奉告。”

    门少庭剑眉一挑,伸手一把将白慕风揪了起来,“你说不说?”

    白慕风被他扯得整个身子像一条垂死的蜈蚣似的呈一种极其夸张的样子弯曲着,加之本身身上有伤,一条腿还打着石膏吊着,整个人疼的呲牙咧嘴的,表情极为古怪。

    “门少庭,你干什么啊?”

    桑枝推开病房门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眼前一幕极为惊悚的景象。

    看着门少庭像拎小鸡似的将白慕风摆动着,心里不由得一惊,赶紧大喊了一声。

    门少庭挑了挑眉,见到桑枝进来,忍不住蹙眉道:“你怎么来了?为什么不好好的在自己病房休息?”

    桑枝走上前来,看着白慕风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忍不住想笑,嘴上却说道:“赶紧放开他,你这是干嘛啊?”

    门少庭有些不情愿的瞪了白慕风一眼,这才重新将他扔回床上。

    “嗨,你还好吧?”

    白慕风一双凤眼嬉皮笑脸的看着桑枝,和她打着招呼,完全无视门少庭的怒火。

    桑枝本来听门少庭说他伤势挺惨重的,至少需要在病床上躺上两三个月,心里还挺同情他的。但是现在看到他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瞬间对他同情不起来了。

    桑枝笑了笑说道:“我看上去要比你好很多,你怎么样?”

    白慕风扬了扬眉,笑道:“挺好,如果你能帮我把你男人从这儿弄走的话,我就会更好些。”

    听了他的话,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白慕风,我相信你应该是个好人对不?”

    好人?

    门少庭和白慕风同时不解的看向她。

    好人这个词不是随便就可以用在一个人身上的。

    他白慕风算不算是好人,说实话,长这么大,他自己还真的从未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

    不过这个仅有过几面之缘,还差点被自己害惨的女人,此时却说相信自己是个好人。

    这话听着,怎么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呢?

    桑枝的认识里很单纯,好人和坏人各自代表着正义和邪恶。

    曾经,桑枝不止一次的把白慕风想象成邪恶的一方,但是自从见到他拼命保护自己的时候起,她心里想,他是个好人。

    虽然害的自己险些丧命,但终究还是他救了自己和孩子。

    白慕风将眼神儿从桑枝身上移开,转而一副欠抽的表情看着门少庭,“我是不是个好人啊,嗯?上校同志?”

    门少庭鼻腔里冷冷的哼了一声,“哼,好人,好人里的渣滓。”

    桑枝有些尴尬的看了看门少庭,她心里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生白慕风的气。

    是因为自己,白慕风置自己于危险之中,门少庭怎么可能不生气,现在这么对他恶言相向还算是好的,桑枝相信,如果不是白慕风此时已经一身伤痕的躺在病床上连地都下不了,门少庭一定会打的他满地找牙。

    现在倒好,省的他亲自动手了。

    但尽管明白,桑枝还是觉得门少庭面对此时已经凄惨无比的白慕风,还是有些过分了。

    “少庭。”

    桑枝忍不住小声的嗔责了一句。

    白慕风倒是满不在乎的,咧了咧嘴,笑了,“多谢上校夸奖。”

    桑枝嘴角儿不由得抽了两下,蹙了蹙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仍旧一副欠抽嘴脸的白慕风,心说这个人真是够贱的,门少庭摆明在讽刺他呢,他倒好,不说生气反驳,还舔着脸往上贴。

    桑枝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作践自己的男人!

    “白慕风,你脸皮真厚。”

    忍不住啧啧了一句,半是同情半是玩笑的看着他。

    白慕风耸了耸肩,笑道:“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我脸皮厚。”

    说着,看向一脸阴鸷的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关于这次的事情,相信很快你就会了解到真相的,现在恕我真的无可奉告。”

    莫说两个人隶属不同的职能部门,他根本不用向他解释,单从军人的保密守则一项来说,就算是要跟他解释,也绝对不是此时此地。

    时间地点都不对,所以即便白慕风很理解门少庭的心思,也只能爱莫能助对他说抱歉。

    “白慕风,我早晚撬开你的狗牙!”

    门少庭冷冷的说了一句,拉着桑枝往外就走。

    白慕风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慢走,不送,顺便帮我把门关上。”

    随着砰地一声关门声,在桑枝有些无奈又尴尬的表情下,门少庭已经搂着她扬长而去。

    白慕风一双透亮的眸子久久的一瞬不瞬的望着天花板发着呆。

    “怎么过来了,嗯?”

    门少庭揽着桑枝的肩头往回走,她的病房在后边那栋住院楼里,原本嘱咐她好好在房间休息的,没想到她却趁着自己不在的空当也溜了出来,还好巧不巧的正好也来了白慕风的病房,真不知道她是要干什么。

    “我没事,就是过来看看白慕风。”

    桑枝说得有些心虚,她知道门少庭不愿意自己和白慕风再有什么接触,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弄得一身伤痕累累的,现在卧床住院,连床都下不了,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过来看看的。

    “看他?”

    门少庭嘴角儿不置可否的抽了两下。

    “你忘了是谁差点害死你的,不恨他还跑过来看他,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对于门少庭的抱怨,桑枝忍不住的觉得好笑。

    这男人哪里都好,就是对自己太在意了。

    但凡遇到和自己有关的人和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保护在他的羽翼下,把一切有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事物都阻隔在外。

    这是好事,但是他总不能一天到晚守在自己身边吧?自己总要有些人身自由的。

    “别这么说,要不是他,我真的就有事了,而且他也是因为保护我才弄了一身的伤。”

    桑枝伸手轻撵着门少庭眉心间拧成的麻花儿,“别生气,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门少庭叹了口气,将她扶到病床上,莫青莲见他们回来,赶紧给桑枝倒了杯水。

    “我就去个厕所的功夫你就跑了出去,你是要急死谁啊!”

    桑枝住院的这些天,母亲莫青莲和婆婆林雅然都是每人一天轮流来照顾着的,今天正好轮到母亲莫青莲照顾。

    刚刚莫青莲有些内急,就上卫生间的功夫,桑枝就出了病房,跑去了白慕风的病房看白慕风。

    莫青莲回来找不到桑枝,又见她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并没有带着,想着在医院里,也出不了什么事情,这才没着急着满世界找她。

    不过心里也是急的不行,现在看着桑枝和门少庭一起回来了,才总算放了心。

    “妈,我没事,别担心哈。”桑枝一边喝着水,一边小心安慰着母亲。

    莫青莲白了她一眼,转而看着门少庭说道:“少庭有事就去忙吧,这里有妈就行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不用天天往这跑。”

    经过几天的调养,桑枝的身体已经恢复的不错了,只是在家人的坚持下,才不得不多住院观察几天。

    门少庭点点头,说道:“辛苦妈妈了。”

    莫青莲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说道:“辛苦什么啊,这不是应该的嘛,谁叫我是她妈呢!”

    边说着,便又拿了毛巾去卫生间打水去了。

    待莫青莲离开,门少庭才看着桑枝一脸严肃的说道:“以后不许你再跟白慕风单独来往,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