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门少庭鲜有的对自己表现出来的严肃,桑枝心里很清楚他是因为关心自己的缘故,忍不住心里觉得满满的幸福和温暖。

    主动将头靠在门少庭肩上,低声笑道:“我怎么听着这话味道不对呢?”

    门少庭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我可是认真的,你当我说着玩呢!”

    说着,门少庭将桑枝身体扶起来,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答、应、我!”

    语气少有的凝重。

    桑枝下意识的点点头,不知道是被门少庭的严肃吓到了,还是真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低头沉思了一下,才又抬起头来,同样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门少庭,问道:“白慕风说他跟你是朋友,你们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啊?虽然我不清楚,但是心里却总有种感觉,他不是你对立面的一方,应该也是好人吧?”

    好人这个词,桑枝再一次的用在了白慕风的身上。

    虽然他险些将自己置身于生命危险之中,但是最后却也奋不顾身的救了自己,这样的人,在她看来,怎么也不可能是坏人。

    只是看着门少庭,提到白慕风时候就一脸不屑的表情,桑枝心里隐约猜测,这个白慕风和门少庭是不是有什么过节或者误会,导致两人现在关系僵化呢。

    门少庭看着她,知道她一根筋的劲头又上来了,今天自己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说得过去的解释,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桑枝不会善罢甘休的结果,当然就是一趟又一趟的趁着他不注意,跑去白慕风那边亲自问白慕风。

    想想,到时候,白慕风那张臭嘴不定怎么胡编乱造的瞎说一通呢,干脆还不如自己大概其的跟她讲一下算了。

    想到这儿,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白慕风也是军部的人,属特情科,跟我们同属一个军部,但不同部门。”

    桑枝了然的点点头,原来如此。

    “那你是不是跟他有什么过节啊,看你平时见他都是一副嫌弃的不行的样子。”

    桑枝揶揄的眼神儿看着门少庭。

    她可是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白慕风时候,门少庭看到他就是一脸鄙夷的表情,说不上是为什么,好像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轻视。

    门少庭伸出双手将她的脸捧住,仔细的端详着。

    看得桑枝心里忍不住的发毛,红着脸垂下眼帘小声嘀咕道:“这么看着我干嘛?”

    “唉,”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我怎么到现在才发现,你根本不是一个对事对人都淡定的不行的女人啊,原来你一颗看似淡漠的平常心下,也藏着一颗极其八卦猎奇的心理。”

    桑枝努了努嘴,笑道:“我才不是八卦,我只是关心你。而且不管怎么说,这次真的是多亏了白慕风救我,不然他也不会弄得自己这么狼狈。”

    “我可是个就事论事的人,人家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我才不会跟你似的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人,不管人家做得对不对,你心里早就一竿子给人家定了死罪了。”

    桑枝都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敢一口气跟门少庭说出这么多话来,还句句都是数落他不是的话,要是放在平时,就算她再胆大包天,跟门少庭怎么撒娇卖萌,但是这番言辞肯定是不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的。

    门少庭若有所思的看着桑枝,这时候,他忽然觉得虽然跟这个女人同床共枕了一年多,但仔细想想,自己却不是完全了解她。

    或者说,桑枝性格的很多面,都还没有完全在自己面前展开,让他没有能够更全面的了解她。

    以前桑枝给门少庭的第一印象就是个淡定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自从最为了追找门少轩,门少庭踏进桑枝在读的大学的那时候起,门少庭第一眼看到她,给他的印象,就是这个女人的眼神,淡定的让人觉得心疼。

    那时候的门少庭还不是一个淡定的男人,还没有完全从叶藜的阴影中走出来。

    但是就只看了桑枝那么一眼,她的淡定的目光就让他无法忘记了。

    那时候,门少庭就想,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在面对自己爱恋着的男人无视的情况下还能做到如此的淡定坦然啊。

    自己跟这个女人比起来,真的是有些差劲儿了。

    门少庭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似的,从那时候起,就开始暗地里关注着桑枝。

    直到他跟桑陌的原本打算假戏假扮的婚礼发生变故,直到他突然发现,天意让桑枝正好在婚礼现场,正好是他婚礼的负责,又正好她姓桑。

    一连串的看似巧合,实际上都是门少庭精心布置的,甚至桑陌临阵逃婚门少庭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明镜似的,其实是桑陌受了他的鼓动和暗示才敢那么做的,不然真的借桑陌几个胆子,她一个小姑娘,摄于父母家庭的淫威,也真的没胆儿做出那么出格叛逆的事情来。

    尤其当桑枝好心的帮门少庭解决了婚礼事情之后,莫名其妙突然遍布网络的结婚视频,尤其是他们接吻的视频事件,其实更是门少庭一手导演出来的好戏,为的就是能够跟桑枝假戏真做,结成真正的夫妻。

    如果说假婚礼是迫不得已的意外,而那些网络视频,却是将假戏直接导演成了真情,等于是将两人结婚的事情大白于天下。

    当然,大白天下不是门少庭的主要目的,自己两个人结婚的事情,没必要非得搞得沸沸扬扬弄得满城风雨世人皆知的,只是却要借着这些网络手段让桑枝家人信以为真。

    那时候,门少庭就已经很清楚了,桑枝是个孝顺的女儿,她是不会做出让父母伤心的事情的。

    就算她心里不愿意,但为了父母,也会先委曲求全的。

    门少庭就是吃准了桑枝的性格,他们的婚姻,这么一路走下来,虽然磕磕碰碰但总归还都是在他的可控范围内的。

    所以一直以来,门少庭对于自己都是自信满满。

    认为自己对桑枝非常了解,她心里想的什么,他都会明白,也都知道。

    但是自从上次桑枝为了救岳母,瞒着自己,瞒着全家人,偷偷将才怀上的孩子打掉,然后又在自己面前上演了各种疑似出轨事件,逼着自己和她离婚开始,门少庭就心里开始隐隐的有些担心了。

    好像这个在自己面前跟个透明人似的女人,开始有些变得让他捉摸不透了。

    所以他开始试着重新认识桑枝,重新了解她。

    这些都是门少庭私底下自己默默下的功夫,桑枝当然一直都没有发觉什么,只是感觉门少庭对自己好像越来越好,越来越温柔,越来越放纵了。

    而她自己在门少庭的面前,也不知不觉的改变着。

    变得越来越大胆,越来越纵容了,或者说,对门少庭越来越没有戒备了,已经产生了完完全全毫无保留的信任和依赖。

    这时候,门少庭觉得自己圆满了,这个女人彻彻底底是自己的了,再也不用担心会横生枝节之类的事情发生了。

    可是现在,看着桑枝,门少庭忽然觉得,这女人自己还没有完全琢磨透彻,还有待开发。

    果然,那句话说得没错,女人如书,要不断的品味翻阅,才能明白个中滋味。

    看吧,现在这小女人,居然都已经敢明目张胆的躺在自己怀里,跟自己讨论孰是孰非的问题了。

    伸手刮了她娇俏的鼻子一下,忍不住笑道:“得,你倒是个忘性比记性大的女人,只记得人家的好,却忘了要不是他,你怎么会涉险呢?”

    桑枝皱了皱鼻子说道:“其实也不能全怪他啊,他当时也没用刀子架我脖子上逼着我上车。我还不是因为想着急于知道关于门少轩的消息,才经不住诱惑,自己跟他去的。要怪,只能怪我自己考虑不周,粗心大意,要是他和门少轩真的想对我不利,恐怕我就是九条命也早就没了。”

    这说法倒是一点不错,想想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身怀有孕的女人,落在两个大男人手里,要是人家真的想把自己怎么样,那还不跟路边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啊!

    现在自己能这么毫发无损的回来,就说明了,一开始,白慕风就没有骗自己,他说了会保证自己的安全的,至少他做到了。

    用他满身的伤痕换来了她的生命无忧。

    单从这一点来说,桑枝心里就对白慕风恨不起来,甚至有些感激他。

    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桑枝心里开始私心的希望门少庭和白慕风能够摒弃前嫌,做成真的朋友。

    门少庭无奈的笑了笑,这女人,现在不单单是敢明着跟自己谈论孰是孰非问题了而且敢明着跟自己叫板儿,管自己的事情了。

    自己是不是最近对她太纵容了!

    门少庭不由得心里自问。

    这么想着,嘴上便忍不住的随口说了出来,修长的手指轻戳着桑枝的脑门儿,笑道:“我是不是最近太纵容你了,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桑枝扁了扁嘴儿,双手托起他性感好看的下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点点头,说道:“是啊,你是越来越纵容我了,害的我胆子越来越大,以为只要有你在,我就一切ok的。不过呢……”

    说着,忍不住笑了笑,闭口不语了。

    门少庭见她故意跟自己卖关子,忍不住低头吻上她诱人的香甜,说道:“小样儿,跟我还卖关子是吗?你说不说?”

    一边说着,一边双手齐上开始搔她的痒处。

    桑枝痒的难忍,忍不住咯咯直笑着,举手讨饶:“我错了,我错了,我说还不行吗?”

    门少庭这才笑着饶了她,轻轻将她搂在怀里,说道:“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桑枝低头窝在门少庭怀里痴痴的笑着,“不过我可不是你的宠物,你也别老是一副主人对宠物的语气跟我说话。”

    这话说的底气十足啊,门少庭心里忍不住叹谓,“小女人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冲动之下,一个翻身将她压到了身下,“我让你这么不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