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呦,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当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哈。”

    莫青莲进来的时候,更看到两人在床上腻歪着,忍不住羞得老脸一红,才迈进病房的一条腿,赶紧又退了出去。

    关上门,整个人站在门外边,心还忍不住的砰砰乱跳着,心里埋怨着自己太鲁莽太毛躁了,进门之前怎么就不知道先敲敲门呢!

    现如今的年轻人啊,唉!

    莫青莲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时候,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了。

    门少庭一身穿戴整齐的站在莫青莲面前,一脸谦逊的笑道:“妈,进来吧,我们没怎样,闹着玩呢。”

    确实没怎么样真的只限于闹着玩的层面上,他甚至连碰都没碰到自己老婆半分肌肤,要是这样都被丈母娘误会,就真的是太亏了。

    莫青莲暗自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说道:“没事的,妈理解,理解。”

    嘴上说着理解,却也是没敢抬头多和门少庭对视一眼,就直接低着头进了房间。

    桑枝看着母亲一脸尴尬的表情,忍不住笑着揶揄道:“妈,你害羞了?”

    “去,没大没小的,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莫青莲白了她一眼,转身拉了把椅子坐到窗台下,拿了只苹果给她削皮。

    还是头一次见母亲这么羞涩的表情,而且又是因为自己,桑枝心里虽然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但却没来由的感到兴奋。

    忍不住自问,自己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正经了,居然敢开老娘的玩笑了。

    “枝枝……”

    门少庭也觉得自己老婆越来越不像话了,忍不住叫了她一声。

    这时候,门少庭的手机响了,拿了手机出去楼道里接电话。

    “妈,你别觉得不好意思,我刚刚跟门少庭,我们真的没怎么样,就是闹着玩呢。”

    桑枝这才红着脸跟母亲解释。

    莫青莲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笑道:“傻丫头,这有什么好一直解释的啊,你跟少庭你们一直这么跟我解释,倒更叫我不好意思了。我明白的,理解你们,妈是过来人。”

    桑枝忍不住无语的扶额望了望天花板,老妈,你这话的意思,是真的明白了吗?

    “妈,部队有点事情,我得赶回去处理一下,枝枝就麻烦您照顾了。”

    门少庭接完电话进来,有些抱歉的看着莫青莲,说道。

    莫青莲笑了笑,道:“这说的什么话,你有正经事情要忙忙你的去,跟自己丈母娘这么客气干什么,照顾自己姑娘不是当妈的应该干的嘛!”

    门少庭感激的笑了笑,又看向桑枝说道:“我先去忙了,等有时间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坐下来跟你讲讲我和白慕风之间的故事。不过你放心,我对他不会有仇意的,也不会故意针对他,相信你老公,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男人。”

    桑枝信任的点点头,门少庭这么说了,她就会无条件的选择相信,没有理由,她就是信任自己的男人。

    门少庭上前,当着莫青莲的面,大大方方的在自己老婆额头上轻轻吻了吻,转头又跟丈母娘道了别,这才出了病房离开。

    莫青莲拉着桑枝的小手,忍不住感叹道:“妈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初就那么草率的同意了你们婚事,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桑枝看着母亲一脸担心的表情,忍不住有些奇怪的问道:“妈,怎么突然这么说呢?”

    对于门少庭这个女婿,莫青莲和桑梓一直是赞誉有加的,桑枝看得出,那都是从心里往外的喜欢,觉得这个男人不错的。

    可是现在母亲突然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倒真叫桑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莫青莲轻拍着桑枝的手,说道:“唉,当初我也是一听见说少庭是个军官,就高兴的犯了糊涂,没考虑那么多。”

    莫青莲忍不住自责,“要知道,军官有军官的好,也有军官的不好啊。当个军人的妻子,就更是有很多平常人遇不到的事情会发生。当然也不是说就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这种事情,几率再小,不发生就没事,但是只要一发生了,发生在你身上那就是百分之百啊!”

    莫青莲一大串的话,桑枝当然听得明白,知道母亲这是为自己担心呢。

    心里也忍不住有些酸涩,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选择了门少庭,就知道会有可能遇到各种常人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意外事情,这些她自己心里早就有所准备的,不是吗?

    “妈,”桑枝反手握住母亲的手,笑着安慰道:“我一直都知道我老妈是个优秀的语文老师,没想到你数学也学的这么好啊!这么强难度的概率问题,被你两句话,诠释的这么到位。”

    莫青莲白了桑枝一眼,忍不住抱怨道:“去,看不出来你妈这替你担着心呢嘛,还有心思跟你妈开玩笑。”

    桑枝笑了笑,将头靠在莫青莲的胳膊上,撒娇道:“妈,我当然知道你是为我担心啊。不过呢,真的不用这样的,我现在这不是挺好的吗?你放心,要相信你女儿,我是福大命大造化大的福相,一定会遇事成吉,大吉大利的。”

    莫青莲看着桑枝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忍不住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但愿如此吧,不过就是妈现在担心也晚了,你跟少庭这孩子都快出来了,我还能怎么样呢?怎么也不可能狠心的学人家父母棒打鸳鸯吧,只能每天里默默的为你们祈祷平安了。”

    桑枝听得心里忍不住一阵酸涩,低声叫了句,“妈,女儿不孝,让你们跟着操心了。”

    莫青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桑枝的小手。就像小时候哄她睡觉时候的样子,无声的安慰着她。

    虽然医生多次劝说,最好再多留院观察一段时间,但是桑枝觉得自己身体没什么问题了,尤其住院期间,害的母亲和婆婆每天来回奔波,心里实在觉得过意不去。

    因此在她的一再坚持下,只在医院里待了十多天不到半个月就办了出院手续。

    门少庭部队上有任务,赶不及回来接她出院,出院这天,是门玥玮开着车,带着婆婆和桑枝母亲过来接她的。

    母亲和婆婆在病房里忙着帮她收拾的时候,桑枝心里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个为了保护她,弄得一身伤残的可怜人士白慕风。

    “枝枝姐,你有事情?”

    不得不说,同龄人之间就是好沟通,有时候,甚至不需要语言,只一个眼神儿,就能够心领神会了。

    看到桑枝有些犹豫的表情,门玥玮就知道她心里有事。

    桑枝点点头,拉着门玥玮来到一边,小声说道:“我想在出院前去看看白慕风。”

    “白慕风?”门玥玮听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眼眉挑了起来,声音陡然提高了几个分贝。

    “嘘,你小点声!”桑枝忍不住白了门玥玮一眼,伸手一把将她的嘴巴捂住,真不知道他们兄妹是怎么回事,一说到白慕风的名字就跟听到了传染病似的,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

    “怎么了?你们在说什么呢?我们马上收拾好,咱们就可以走了。”

    林雅然听到门玥玮的咋呼声,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嗯,好,知道了。”桑枝连忙答应着。

    门玥玮却拉着她,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小声问道:“你是说,白慕风也在这里住院呢?”

    桑枝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老实的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走,你不是想要去看看他吗,我跟你一起去。”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桑枝就往外走。

    “喂,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啊,马上就可以走了。”林雅然回头,正好看到门玥玮拉着桑枝出病房,忍不住蹙着眉问道。

    门玥玮嘿嘿笑着,和自己母亲打着马虎眼,“你们先慢慢收拾着,我跟枝枝姐先去外边院子里溜达溜达等你们,这里空气不好,孕妇要多呼吸些新鲜空气。”

    说着,不待林雅然和莫青莲反应,已经拉着桑枝一溜烟儿的走了。

    林雅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亲家母你别见怪啊,我这个女儿啊,就是被我们给宠坏了,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跟枝枝,她们姑嫂俩的感情是真的好的没话说,有她跟着枝枝,你就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的。”

    毕竟人家女儿嫁进自己家里,才一年多的时间,前后被绑架了两次,这次又是险些出事。

    不管从哪一方面说,林雅然还是觉得愧对桑家的,觉得是自己门家没有照顾好桑枝,才导致了这场意外的发生,虽说有惊无险,但不管怎么说,心里还是愧疚的,因此跟莫青莲说话,林雅然也是格外的陪着小心。

    莫青莲是个明白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林雅然心里的想法呢。

    伸手拉着林雅然的手说道:“我比你长几岁,你要是不嫌弃,我就不谦虚的自大一回,叫你一声妹子了。”

    林雅然笑着说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是我的好亲家母,我能有你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姐姐,是我的福气。”

    莫青莲笑了笑说道:“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也就不说两家话,那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呢?”

    一边说着,莫青莲竟然拉着林雅然的手坐了下来,说道:“我知道,桑枝自从嫁进门家,没少给你们添麻烦。你这个婆婆对她的好,真的是没的说,桑枝每次回家都各种夸你们的好,我们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心里也对你们存着感激。当父母的不就是希望自己女儿嫁个好人家,有个好婆家嘛,现在这些,都是你们给桑枝的,我们对你们真的是心里想着多亲多近的。”

    “嗯嗯,”林雅然听了莫青莲这番话,竟忍不住感动的有些想哭的冲动,其实这也是她心里的话。

    只是两家虽然成了亲家这么久,但一直以来走动却不是很多。

    要不是桑枝这次出事,估计两家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坐到一起,要说这次的事情,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却也有着好的一面。

    “那以后咱们两家要多走动,常来常往,咱们本就是一家人嘛。”

    听林雅然这么说,莫青莲也开心的笑了。

    如此,自己女儿过得幸福,她这个当妈妈的也就能彻底的放心了。

    对于门家,她信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