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被门玥玮拉着,来到白慕风的住院楼。

    站在门口,桑枝有些犹豫着没有立马儿进去,而是看着门玥玮,一脸疑惑的问道:“你知道白慕风?你也认识他?”

    门玥玮撇了撇嘴,说道:“当然认识啊,用我哥的话说,他就是个坏蛋里的极品,好人里的人渣儿。”

    “好人里的人渣儿?”

    “噗……”

    桑枝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没错,上次在白慕风病房里,门少庭也是这么说他的。

    “你们兄妹对白慕风的印象好像都不怎么样啊?他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们了?”

    桑枝憋着笑,看着门玥玮,这是她心里一直奇怪的问题,之前也试着问过门少庭,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桑枝希望,今天能够从门玥玮的嘴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消息。

    门玥玮扯了扯嘴角儿,说道:“其实也不算得罪我们什么的吧,怎么说呢,有种印象叫做先入为主,反正一开始跟他认识,就不是一个好的开始,就注定了跟他绝缘。”

    几句话,桑枝的好奇心更加大了。

    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究竟是什么原因?”

    门玥玮看着桑枝,忍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她,半晌才一脸恍然的说道:“枝枝姐,你这是故意跟我套话呢吧?你是不是也问过我哥同样的问题?他没告诉你吧?”

    桑枝忍不住嘟了嘟嘴,有些丧气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们兄妹跟我隔着心,不跟我交心,有什么事也不跟我说。”

    “唉,人心不古啊,我对你们就算是再怎么掏心掏肺的,也终究是个外姓人。”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偷偷的观察着门玥玮的反应。

    门玥玮大概没有想到桑枝会说出这么一大番感慨之词,一时间被她的感慨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枝枝姐,你说什么呢?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你进了门家的门,就是门家人,怎么能说我们当你是外姓人,跟你不交心呢。”

    说完,才发觉,自己被桑枝阴了一道,忍不住蹙着眉头抱怨道:“你故意的,这叫什么,苦肉计!枝枝姐,你跟我哥学的越来越狡猾了!”

    桑枝笑着说道:“还不是被你识破了,算了,不愿意说,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不过我也不会告诉过多的关于门少轩的事情哦!”

    这叫什么,刚刚用完了苦肉计,又来欲擒故纵!

    门玥玮忍不住白眼狂翻,以前怎么没有发觉,这个嫂子原来竟然是个这么难以对付的女人啊,从来不像她的外表那样柔软好捏。

    但是说到门少轩,门玥玮却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她知道桑枝这次意外,见到了门少轩,自然也就应该知道了门少轩的更多情况。

    她不想说,门玥玮还想着找机会好好问问她呢,现在桑枝居然主动提到了门少轩,她岂有放过的道理。

    桑枝见门玥玮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明显的心里有了活动。

    便不再多说什么,伸手推开了白慕风的病房门,走了进去。

    门玥玮蹙着眉头,苦哈哈着一张脸,慢吞吞的跟着进来。

    “嗨,美女,又背着你男人偷偷跑来看我了,我就知道我魅力足够大!”

    一见到桑枝,白慕风就忍不住扬起他犯贱的嘴脸,嘻哈着跟她打诨。

    桑枝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说白慕风,明明挺招人待见的一副皮囊,能不能别动不动的整出一副欠揍的贱样儿,难怪门少庭会看不起你。在这样,我都觉得你活该被人轻视了!”

    “啧啧,才几天没见啊,这毒舌的功夫真是日渐长进啊,果然是门少庭千挑万选出来的好老婆,可造之材啊!”

    对于桑枝的讽刺批评,白慕风丝毫不以为意,反倒依旧是一副我早就习惯了的表情。

    “他一直就这样,自己都从来不尊重自己,又怎么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呢!”

    门玥玮蹙着眉头看着面前浑身上下裹得跟标本似的,让她差点认不出来的白慕风。

    如果不是他一开口就还是以前那副千年不变的贱样儿,门玥玮还真的不敢相信,此时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看上去没几处好地方的“标本”会是白慕风。

    “呦,小玮啊,好久不见,长得越发标致了。”

    白慕风听到声音,才顺着声音聚目看过去,见到是门玥玮,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儿,笑得越发荡漾了。

    “今儿是那阵香风把你吹来了,是不是良心发现的想起哥哥来了,才拉着你嫂子过来看哥哥的?”

    门玥玮一脸嫌弃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病床前,用好不遮掩的鄙夷表情,上下打量着他。

    “呸,不要脸,明明是人家长辈,却天天喊着是人家哥哥,要脸不,白叔叔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兄弟啊!”

    白叔叔?

    桑枝丝毫没有放过门玥玮口中无意间流露出来的信息。

    门玥玮口中的白叔叔,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白小梦的父亲,白慕远吧?

    白慕风,白慕远,果然名字听上去就像是哥俩儿!

    桑枝心里疑惑着,忍不住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白慕风。

    他看上去比门少庭大不了几岁,也就是说,其实也并不比白小梦大多少。

    这么算下来,至少要比白小梦的父亲,白慕远小了二十岁不止吧?难怪看着怎么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将他和年过半百的白叔叔放到一个辈分上去。

    从门玥玮口中听到兄弟两个字,白慕风的眼神明显的变了变,却瞬间恢复他一如既往的无赖本质。

    笑着说道:“他们论他们的,咱们论咱们的,人生苦短,何必凡事这么较真儿呢,你说是不是?”

    门玥玮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你,我是来专程看看你到底够得上几级伤残,要不要我找人帮你弄个鉴定啥的,将来养老好有保证了。”

    面对门玥玮的明朝暗讽,白慕风却显得依旧平淡如初,嘿嘿嬉笑着,说道:“真的这么好啊,那可就有劳妹子多帮忙了,到时候哥哥养老有保证了,就不会舔着脸上门求资助了。”

    门玥玮大概没想到,多年未见,这货的脸皮竟会厚到如此地步,简直就是油盐不进嘛!

    忍不住嘴角儿猛抽了两下,最终都懒得跟他对话了,憋着气的瞪了他一眼,抓着椅子挪到窗台上看风景去了。

    桑枝嘴角儿也忍不住的抽动了两下,心里真的替白慕风的厚脸皮感到脸红。

    “白慕风,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一会就要出院了。也希望你能尽快痊愈,早点出院。”

    客气话,感谢的话,还是要说的,自己上次来,被门少庭撞见,也没好好的正儿八经的跟他说声谢谢,今天怎么也要弥补上的。

    “还有,就是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没想到白慕风听了她的话,却一反常态的收起了他的无赖表情,挺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其实你不用对我心存感激,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说过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的,说到了,自然就要做到。”

    “呦呦,今儿太阳这是打哪边升起来的啊?狗嘴里居然也能吐出象牙来了,真是奇了怪了!”

    门玥玮适时的将头探出窗户,眼睛煞有介事的往天空望着,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

    桑枝脸一红,为门玥玮的无礼感到有些抱歉。

    忍不住小声说了句:“小玮。”

    白慕风却丝毫不以为意,笑道:“没事的,习惯了。”

    “习惯了”这三个字,白慕风说的云淡风轻,桑枝却依旧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些许苦涩的味道。

    原来白慕风也并非像他表面上一样,凡事都能做到这么潇洒,好像什么事情都不在意似的。

    其实他的心里也有很多在意的人和事吧?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他只能默默的埋藏在心里,不想让别人发现罢了。

    想到这儿,桑枝忽然觉得白慕风这个人其实真的并没有门少庭兄妹说的那么讨厌。‘

    这个人,只是将自己隐藏的很好,你不了解他,就会轻易的被他的外表蒙骗过去。

    但是自己又了解他多少呢?

    桑枝忍不住心里苦笑摇头,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不知不觉的开始关心起本不关自己的事情了。

    用门少庭的话,就是自己多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

    “枝枝姐,对他这种人,你根本不必太客气的,说完了咱们就走吧,在这里多呆一分钟,都怕被他体内的病毒给传染了。”

    门玥玮不是个毒舌的人,但是面对白慕风,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似的,忍不住对他恶言相向。

    桑枝蹙了蹙眉头,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转而对着白慕风说道:“我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有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有些事情,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跟你聊一聊。”

    白慕风挑了挑眉,对着她轻轻吹了声口哨,说道:“美女愿意来看我,我当然高兴之至,求之不得,欢迎常来骚扰。”

    才说了一句正常人的话,又立马儿变得不正经起来。

    桑枝感觉自己都快被白慕风的不定性弄迷糊了。

    扯了扯嘴角儿,说道:“那我先走了,自己保重,再见。”

    说完也不看门玥玮一眼,抬步就往外走。

    “桑枝……”

    走到门口,却被白慕风开口叫住。

    桑枝停步转身,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只见白慕风轻轻抬了抬手,笑得一脸灿烂的说道:“这个……给你……”

    桑枝顺着他有些苍白的手看过去,只见他的掌心里托着一张手机卡。

    桑枝明白,这是自己那张手机卡,是白慕风趁着自己不注意,偷偷从自己手里卸下去,并用它分别给自己母亲和婆婆发过短信,报过平安的那张手机卡。

    “谢谢你。”

    桑枝笑了笑,转身走到白慕风身边,从他手里接过手机卡,然后拉着一旁一脸迷糊的门玥玮离开了,只留下一抹倩影,无声的撞击着白慕风一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