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再次回到大院的桑枝,看着自己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大床,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虽然才不过半个来月的功夫,但是想想真的就差一点回不来了,若说是后怕,还不如说是现世怕,现在想起那天子弹就在自己身边杂夹着风声乱飞的情景,桑枝心里就会一阵阵的忍不住的哆嗦,祈祷以后自己再也不要遇见那种可怕的情况了,甚至暗自发誓,以后坚决不看枪战片了。

    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个抱枕,眼睁睁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门玥玮将她的东西悉数拎进来,一脸浅笑的看着兀自发呆的桑枝,忍不住皱了皱鼻子,一屁股坐在她床边,伸手轻轻在她脑门儿拍了一下。

    桑枝吓了一跳,回神儿一脸怔愣的望着她,一把拍掉她的咸猪爪,“你干嘛啊?欺负孕妇!”

    一边说着,一边抱着抱枕坐了起来。

    门玥玮很有眼力界儿的拿了一只枕头给她垫在身后。

    “你现在可是我们家重点保护对象,我欺负你不是找死吗?”

    一边说着,一边又忍不住换了一副揶揄的表情,一脸贼兮兮的看着桑枝。

    桑枝被她瞅的浑身直发毛,忍不住蹙了蹙眉,伸手推了她一把,说道:“你到底什么事啊?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花?”

    门玥玮依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半晌才幽幽说道:“你跟白慕风是怎么认识的?他好像对你有点不一样哦?”

    “嗯?”桑枝皱了皱眉,歪着脑袋想了想门玥玮这似乎话里带着话的意思,“你这话几个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明白,他对我怎么就不一样了?”

    白慕风对自己不一样?

    她怎么就没觉出来呢?

    那个人对谁不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泼皮无赖样吗?反正就是没一点正形。

    门玥玮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点点头,又摇摇头,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说不上为什么,今天我见到他,他给我的感觉似乎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尤其是他对你的表现,甚至一度让我不敢相信那会是他。这不正常,也不科学好吧?”

    桑枝忍不住的扶额望了望天花板。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和你哥跟白慕风到底有什么过节,你们好像对他都很有敌意。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啊?嗯?”

    既然门玥玮又一次主动的提到了白慕风,桑枝当然会抓住一切机会,弄明白自己心里的疑惑。

    “枝枝姐,你了解白慕风这个人吗?”

    门玥玮突然没来由的问了这么一句。

    桑枝侧脸望着她,陷入的沉思。

    半晌才摇摇头,说道:“不了解,但是他救过我。”

    就是这次,如果不是白慕风拼死保护自己,自己不可能这么囫囵着回来,即便不死也一定会受伤,甚至很可能会连累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不管怎么说,自己和孩子的安全,是白慕风拼了命换回来的,就这一点来说,不管她了不了解他,都不会影响他在桑枝心目中是个“好人”的这一形象了。

    虽然这个好人的形象,说起来确实有些牵强,但桑枝始终认为,白慕风骨子里是好人,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罢了。

    但是其实,桑枝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白慕风真实的一面。

    或许,他在自己面前所有的表现,也不过都是他的伪装罢了。

    这么想着,桑枝才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了解不了解他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确实救过我们母子的命,而且对我没有任何的敌意和伤害。”

    说着,桑枝抬起头,正视着门玥玮,表情有些严肃的看着她,又继续说道:“从你的话里,我听得出,你跟你哥应该对他很了解的,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呢?说来听听呗。”

    门玥玮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拉着桑枝的手,揶揄道:“枝枝姐,你知道你这算什么吗?”

    “算什么?”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她问道。

    “你居然这么快就对一个男人,除了你男人以外的另一个男人产生了兴趣,还明目张胆的跟你男人唯一的亲妹妹打听另一个男人的事情,这叫啥?”

    门玥玮笑得有些乐不可支。

    桑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啐了她一口道:“呸,你这是歪理,明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门玥玮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其实白慕风也没跟我们有过什么过节,不过是对他的一些行为处事看不惯罢了。”

    门玥玮的一句话,将桑枝的好奇心彻底的勾了起来。

    到底白慕风多恶劣的行径,才能让门家兄妹俩像对待阶级敌人似的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啊!

    “我说白慕风明明是我们长辈的时候,你心里一定很奇怪吧?”

    门玥玮干脆脱了鞋,将两条修长匀称的腿直接蹬上了桑枝的床上,跟她肩并肩的靠坐在床上,美其名曰:便于聊天。

    “有点。”

    桑枝点点头,在医院的时候,无意中听到门玥玮这么说,自己心里确实有些奇怪。

    但后来仔细想了想,便也释然了。

    如果她推测的没错的话,白慕风应该和白慕远,也就是白小梦的父亲是哥俩吧。

    虽然两人岁数差异悬殊,甚至他们走在一起,不知道的人很可能会误会他们是父子关系,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这年头儿,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能发生啊?不是总有爆料儿,说儿子都三十岁了,父母又给他添了个弟弟或者妹妹之类的消息吗?这根本不足为奇!

    “你知道的,白家,也就是白小梦家,和我们家一直是世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就算现在白家举家移民到了国外,和我们门家的关系,那也是没话说的。”

    门玥玮有些担心的看着桑枝,毕竟提到白家,就免不了要说起白小梦。

    白小梦是谁?那绝对是老哥的铁粉,那是一门心思想要嫁给老哥的女人。

    虽然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是白小梦对门少庭爱的执着和狂热,那可是有目共睹的,桑枝也是心里明白的。

    “这些我都知道,那又怎么样呢?”

    桑枝忍不住有些奇怪的问道。

    正因为这样,门家和白家的关系这么好,白慕风又是白家的人,那么门家人跟白慕风的关系才更应该好才对啊?而不是现在的见面就跟仇人似的,嫌弃的不行。

    门玥玮苦笑了一声,才又说道:“你知道我老哥对白慕远白叔叔一向是敬重有加的吧?”

    桑枝又忍不住的点点头,“这个我也知道的,门少庭跟我说过,他很敬重白小梦的父亲。”

    不然,依照门少庭的性格,当初也不会那么放纵白小梦对自己的无礼和胡闹了,还不都是看在白慕远的面子上。

    “你知道白叔叔为什么要居家移民国外吗?你知道白慕风和白叔叔究竟是什么关系吗?”

    门玥玮莫名其妙的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桑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忍不住蹙着眉头看着她说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才问你的,我要是都知道了,还用得着问你吗?”

    门玥玮嘿嘿傻笑了两声,“也对哦!”

    桑枝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这姑娘平时看着跟个人精似的,怎么关键时候智商老是掉链子啊!

    “唉,世事难料啊!”

    门玥玮忍不住发出这么一声跟她这个身份年龄仿佛相去甚远的感慨,让桑枝更加疑惑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

    看着桑枝一脸热切的渴望表情,门玥玮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枝枝姐,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可笑吗?”

    桑枝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红着脸讷讷道:“很可笑吗?”

    “嗯嗯,有点儿。”

    门玥玮从善如流的点头回答。

    “还不快说,卖什么关子!”

    桑枝忍不住瞪了她一眼,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白慕风的母亲,是白慕远的小姨,亲小姨。”

    门玥玮一句话,让桑枝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你的意思是……白慕风的父亲和自己的小姨子……”

    门玥玮看着她,表情有些凝重的点点头,“嗯,然后有了白慕风,然后白叔叔的母亲得知了这个事情,最后气疯了,整个人疯狂到不行,最后用一把菜刀杀死了自己的男人和亲妹子……”

    “啊……”

    桑枝忍不住的惊叫一声,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

    “怎么会这样?”

    门玥玮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是不是很惨,这还不是最惨的。”

    “什么意思?”

    桑枝忍不住的瞪大了双眼,还不是最惨的?那更惨的还能是什么?她甚至不敢想象,也想象不出来。

    门玥玮表情显得更加凝重了,沉思了片刻才又缓缓说道:“要知道,白叔叔的小姨是母亲家里最小的一个孩子,岁数本来就比白叔叔母亲小很多,甚至白叔叔的母亲一直当自己这个小妹妹当自己的女儿看待。母亲死得早,这个妹妹就一直跟着姐姐姐夫一起生活的。可是到头来,却没想到自己的亲妹妹居然和自己的男人勾搭成奸,她心里当然想不开,也气不过了。”

    门玥玮说着,叹了口气,继续道:“但是白叔叔的母亲为了家庭的和睦,还是努力的隐忍着,直到有一次被她捉奸在床,捉了两人的现形,终于忍不了了,拿了菜刀将两个人剁了。”

    听到这里,桑枝已经吓得有些不太敢再听下去了,整个身体都吓得忍不住的轻颤着。

    “只是,这不算完。白叔叔那时候刚刚结婚生了白小梦这个女儿,其实他早就知道父亲和小姨的事情,只不过一直装作不知道,甚至有意帮着瞒着自己的母亲,因为他知道,即便是告诉了母亲也是改变不了什么的,为了家庭的和睦幸福,他同样选择了隐忍。”

    门玥玮说着,伸手掏了掏耳朵,叹了口气,“只是他不知道,最后事情还是演变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当他抱着被偷偷寄养在外边的已经几岁大的白慕风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满屋的血渍,就知道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