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可是白慕远没有想到,母亲的疯狂在见到白慕风的一霎瞬间爆发到了极点,居然伸手去跟他抢那孩子,扬言要掐死他,让他跟他不要脸的父母一起去下边团聚。”

    “太凄惨了!”

    桑枝觉得这绝对是自己听说过的最为惨烈悲壮却真实的事情了……

    “后来呢?”

    没想到白慕风和白慕远居然是这种关系,看似很简单,但实则很复杂。

    试想,姐姐一手将亲妹妹带大,当成自己女儿似的养着,到头来,妹妹却鸠占鹊巢抢了姐姐的男人,还背着姐姐生了孩子在外边养着。

    姐姐知道了,精神不崩溃才怪!

    要说白慕远的母亲发疯发狂,似乎也是情理之中可以理解的。

    “白叔叔为了保护白慕风和母亲发生了冲突,结果母亲一气之下,用同一把刀砍了自己……”

    门玥玮说的很沉重,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啊!”

    桑枝听了忍不住尖叫出声,“这……这……”

    这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世上凄惨的事情莫过如此了吧?

    同时失去三个至亲至爱的亲人,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难以接受的吧?

    桑枝的心忍不住开始同情起那个只听说却从未见过面的白叔叔白慕远来了。

    一个男人,同一时刻遭受如此惨烈的遭遇,换做别人一定崩溃了,而白慕远并没有,非但没有崩溃,还勇敢的承担起了照顾白慕风的责任。

    从门玥玮的话中,桑枝不难听出门家兄妹对白慕远的敬重之情。

    也难怪,这么一个心胸宽广的男人,也确实值得别人敬重。

    “确实很凄惨,但是这些不关白慕风的事啊,他是无辜的。”

    桑枝忍不住有些替白慕风抱打不平,不管上一代的恩怨是怎么样的,孩子都是无辜的。

    从来都不是孩子自己主动要求着来到这个世上的,是上一代的人将他带来了这世上,他没得选择。

    如果单单是因为白慕风母亲的关系,门家兄妹就这么对他有偏见,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说道:“是不关他的事,可是你知道吧,这世上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不知道感恩,还忘恩负义,大家管这种人叫做‘白眼狼’!”

    “白眼狼?你说白慕风是白眼狼?”

    桑枝听着忍不住轻笑出声,“白眼狼”这个词又是怎么来的呢?看来这个白慕风还真的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人啊!

    “对啊,事实证明,白叔叔一片好心,最后竟给自己身边养了一只狼,一只吃里爬外的白眼狼!”

    门玥玮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瞪得老大,语气恶狠狠的,好像白慕风若是在面前的话,她能张了嘴一口将他吞掉似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桑枝越来越好奇了。

    按理说,白慕远对白慕风这么好,两兄弟也算是相依为命的亲人,关系应该极为亲近有爱才对,怎么会弄得最后好像门玥玮说的,跟仇人似的呢?

    门玥玮叹了口气,说道:“我都懒得说,白慕风就是个混蛋。他心里一直记恨着白叔叔的母亲,觉得是他的母亲害的自己家破人亡,成了孤儿。虽然白叔叔对他一直很不错,但却也没能改变他心里的阴暗想法……”

    大学毕业之后的白慕风,终于在一干居心不良的所谓的朋友的撺掇下,暗地里整垮了白慕远的公司。

    直到后来,白慕风才明白,其实当时自己是被人利用了,但是后悔晚矣,惨剧已经酿成,再怎么努力也挽不回白慕远的公司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白慕远对这个弟弟的心,也就彻底的凉了,这才含恨带着全家举家移民到了国外,一直到现在都是在国外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说完,门玥玮一拍大腿,恨恨的说道:“你说,白慕风是不是白眼狼,是不是该死!他把白叔叔害的多惨啊,要我说,当初白叔叔就多余的管他,就应该让他被白叔叔母亲一顿乱刀砍死了,多省事!”

    桑枝听了不胜唏嘘,门玥玮说的很简单,就像是说邻家吃了什么饭似的简明快捷,但是桑枝心里知道,这中间一定存在着各种错综复杂的经历和故事,甚至有可能会有很多的误会。

    但是不管怎么说,从门玥玮的话里分析,所有的事情,白慕风应该是不占理的在多数。

    忘恩负义也许说不上,但确实伤害了白慕远,他唯一的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这一点是肯定的了。

    只是,尽管门玥玮将白慕风说的这么不堪,可是桑枝心里还是隐约觉得他并不像门玥玮说的这么糟糕。

    “枝枝姐,你想什么呢?”

    看着桑枝想什么想的出神儿,门玥玮忍不住蹙着眉头看着她。

    “我可提醒你啊,以后真的离那个白慕风远一点,见着他最好都绕着他走,他绝对是个不吉利的人,要不是他,白叔叔这辈子也不会背井离乡,过得这么惨兮兮的。”

    “唉,”桑枝幽幽的叹了口气,“没想到白家还有这么惨烈的一段经历,白慕风看上去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似的,其实说不定心里早就对哥哥愧疚的不行了呢。”

    “他?”门玥玮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桑枝,“枝枝姐,你不会是被他蛊惑了吧?就他这种丧良心的白眼狼,你居然还同情他!”

    “好了,好了,不说了,”自己不过是替白慕风说了句好听的话罢了,门玥玮就差点将自己当仇人了,桑枝心里好笑的吐了吐舌头,赶紧转移话题,“唔……有点困了,我想睡一觉,你要跟我一起吗?”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捅了捅门玥玮的腰眼。

    门玥玮被痒的咯咯直笑,左右翻滚着躲闪着桑枝,竟一不小心从床上滚了下来。

    坐在地上捂着摔的生疼的屁股哀嚎了半天,才郁闷的起身,瞪了桑枝一眼说道:“不理你了,你这是典型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我闪人了,你自己睡吧!”

    说完朝着桑枝吐了吐舌头,闪人了。

    桑枝望着门玥玮的背影,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苦笑了一下。

    跟门玥玮聊了这么半天,信息量实在太大,她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桑枝伸手打开床头灯,伸个懒腰下了床,来到卫生间胡乱划拉了两把脸,便换了身衣服下楼。

    虽说现在怀孕在身,什么事情都不用她干,但是桑枝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太懒了,总不能真的就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奶奶似的奢靡生活了吧,她会不习惯的,也担心自己会被惯坏了。

    楼下客厅里,不知道雷明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门玥玮和雷明正坐在沙发上边说笑着,边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电视节目。

    “雷明过来了?”

    桑枝端着水杯笑嘻嘻的走了过去打着招呼。

    雷明见到桑枝,很礼貌的问好,“嫂子好。”

    现在雷明也算是门家的准女婿了,都是一家人了,说话见面也比以前显得自然多了。

    林雅然从厨房出来,看到桑枝一脸笑意融融的问道:“睡醒了?饿不饿,要是饿,我现在就让吴妈先给你盛碗鸡汤先喝着,一会儿饭就好了。”

    见婆婆对自己这么照顾体贴,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温暖,忙笑着摇摇头,说道:“妈,不急,我不饿,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我给你帮忙吧?”

    虽然知道婆婆不会让自己帮忙,但是桑枝还是不好意思的忍不住说要帮忙,身这是身为人家儿媳妇的本分。

    林雅然笑着一把将她按座在沙发上,看着她圆滚滚凸起的肚子,笑得脸上都开花了,“不用,不用,马上就好,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吃现成的就好,等将来你孩子生出来了,有的你忙的呢!”

    一句话,说的桑枝忍不住弄了个大红脸。

    门玥玮和雷明旁边也跟着善意的笑着。

    林雅然瞪了门玥玮一眼,说道:“傻笑什么,陪着雷明和你嫂子好好呆着,妈厨房里还有两道菜就可以开饭了。”

    晚饭的时候,门正因为有应酬并没有回来吃,门光荣看了看雷明,放下筷子,说道:“我说雷家小子,你和小玮也快要订婚了,是不是找个时间,把你家父母约上,咱们两家家长见个面,再好好研究一下结婚的事情啊?”

    一句话,说的雷明和门玥玮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订婚的事情,早就说过了的,虽然两边家长并没有见面,但是他们自己已经都商量好了,而且也跟家长说过,征求了双方的同意了的,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又突然说起这个来。

    “爷爷,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父母这边去准备的吗?您看什么时候合适,我估计我父母那边时间没问题的。”

    雷明对门光荣一向敬重有加,而且两家一直交好,父母对门光荣老爷子也是十分敬重的。所以老爷子说话,在他们那儿好使。

    门光荣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我说的不是订婚,是结婚的事情。”

    门玥玮和雷明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奇怪的表情看向门光荣。

    “爷爷,结婚的事情还不着急吧,还没订婚呢。”

    门玥玮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爷子最近身体有些不大好,加上前段时间桑枝发生意外,老爷子跟着担心受怕的,精神状态不像以前那么好了,所以大家跟老爷子说话都很小心,生怕刺激到他。

    “我的意思是,你们干脆不要订婚了,直接结婚吧。”

    门光荣看了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锁定在门玥玮和雷明身上,语气凿凿的说道。

    “什么?订婚改成结婚?”

    门玥玮忍不住的嘟囔了一句,“为什么啊?”

    订婚都没有特意的做什么准备,而且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现在临时把订婚礼改成结婚礼真的合适吗?

    根本来不及好吧!

    “爷爷,您没事吧?为什么要我们直接结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