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光荣看着他们,无声的叹了口气,眼神儿有些迷离,半天才说道:“爷爷老了,精神一天不如一天了,想着能在脑子清楚的时候,看着你们都幸福了,爷爷也就没有遗憾了。”

    一向果断强硬的老爷子突然之间说出这么感伤的话来,让所有人的都有些不是适应,一时之间,饭桌上竟没人开口,因为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

    还是桑枝率先反应了过来,伸手夹了一筷子菜放进门老爷子碗里,笑着说道:“爷爷,您一点也不老,精神也好着呢,您看上去,最多像六十出头的,精神矍铄,可不兴说什么丧气的话。”

    门光荣看着她笑了笑,说道:“你这丫头,爷爷知道你们孝顺,可是爷爷的身体,爷爷自己知道。爷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少轩一面了,唉……”

    感情老爷子这是突然想起了门少轩,感慨呢。

    “爷爷,我们听您的。”

    雷明看了门玥玮一眼,伸手从桌子底下一把将她的手紧紧抓住。

    老爷子年纪大了,有时候难免容易情绪化,他们做小辈的能让老人家多开心就是孝顺了。

    门玥玮从雷明的眼神里看到了孝顺两个字,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

    “嗯,爷爷,我们听您的。”

    门玥玮从善如流的跟着雷明说道。

    看到孩子们都这么孝顺懂事,林雅然竟忍不住的偷偷抹起眼泪来了。

    “妈,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门玥玮看着自己母亲,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抹眼泪,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泛着酸涩。

    “妈没事,妈是高兴,高兴的。”

    林雅然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大家赶紧吃饭。

    饭桌上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门玥玮和雷明的订婚直接改成结婚,当然结婚要比订婚程序复杂的多了,而且还要做更多的准备。

    门家和雷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就算再不想张扬,这婚礼场面也小不了。

    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确实很赶,桑枝和“丽缘”专门负责门玥玮婚礼策划的苏珊珊也是一起加了好几个班才赶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方案来。

    接下来一切都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就等着时间一到水到渠成了。

    好事将近,门家整个宅子都笼罩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之中。

    但是在大家都高兴喜气的时候,桑枝却几次注意到门光荣老爷子独自有些落寞寂寥的身影。

    在门光荣书房门前徘徊了很久,桑枝才终于鼓足勇气,伸手轻轻敲了敲房门。

    “进来。”

    屋里传来老爷子一向浑厚有力的声音。

    桑枝推开门,轻轻走了进去。

    书桌上摆放着老爷子才写好的一幅字,墨迹未干,笔墨还在一边搁着,房间里透着一股浓浓的墨汁的味道。

    “爷爷。”

    桑枝进来,轻轻的叫了一声。

    门光荣正负手而立,望着窗外发呆。

    听见身后的叫声,转过身来,见到桑枝,淡淡的挑了挑眉,说道:“枝枝啊,怎么有事找爷爷?”

    “爷爷……”桑枝犹豫着开口,道:“爷爷是不是在担心堂兄?”

    门少轩的事情,在门家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尤其这次桑枝发生意外,又和门少轩有关系,而且她还见到了门少轩。

    所以,对于门光荣也好,对于门家所有人,桑枝都已经没有必要隐瞒自己认识门少轩的事实了。

    “嗯……”

    门光荣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桑枝坐下说话。

    桑枝老实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门光荣一脸褶皱的岁月印痕,心里忍不住有些不是滋味。

    门少轩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如果真的还有些良心,还惦记着门家,还当自己是门家人,再怎么也应该回来,或者哪怕给家里来个信,让家里人放心呢!

    “枝枝,你说你上次见到他,他真的就没跟你说什么吗?关于门家他也什么都没说吗?”

    提到门少轩,老爷子的表情便不由自主的有些凝重。

    这个从未谋面的孙子,一直是他的牵挂。

    桑枝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他没说什么,不过……”

    桑枝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跟老爷子说,又该怎么说起。

    “不过什么?”

    老爷子似乎来了精神,只要有关门少轩的事情,都能引起老爷子的兴趣。

    桑枝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不过,他说他都知道。”

    说完,桑枝一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老爷子的表情。

    见老爷子没有发生什么异样,才又说道:“爷爷,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我能感觉的到,他心里很在意门家人的,也跟关心门家的情况。”

    “为什么这么说?”

    老爷子不放过一切可以了解门少轩的信息,眼睛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看着桑枝。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总觉得他离得咱们并不远,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一直不方面露面似的。”

    桑枝犹豫着说出自己心里的猜测。

    没错,这些都是她的感觉,她的猜测,她知道,猜测,感觉,都不能作数的,自己之所以敢这么跟老爷子说,也不过是为了安慰他,让他宽心罢了。

    “哦……”

    果然,老爷子并没将桑枝的话太放在心上,也了解了,孩子的一片好心,是不希望自己担心罢了。

    “爷爷,堂兄还有个女儿的事,不知道少庭有没有跟你说起过?”

    桑枝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她想,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门少轩还活着,而且自己都已经见过他了,说不定哪一天他真的就能活生生的出现在门家人面前。

    那么现在,对于老爷子,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是时候把她知道的关于门少轩的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老爷子了。

    “嗯?什么,他还有个女儿?”

    桑枝的话无疑让老爷子吃了一惊。

    他一直都觉得门少庭知道的门少轩的消息,不会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少的可怜。

    虽然老爷子一直不急着追问,但是他心里清楚,门少庭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如果他觉得哪些是自己应该知道的,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个一直引以为傲的孙子,口风居然这么紧,紧到全家人都知道的事情,就只瞒着他老头儿一个人。

    见老爷子表情微动,桑枝心里明白,门少庭真的没跟老爷子说起过那个女孩的事情。

    想了想,反正已经开口了,便毫不保留的跟老爷子全盘托出吧。

    “爷爷,其实我们一直瞒着您,没敢告诉您,门少轩失踪之后的很多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是一个叫方芳的阿姨告诉我们的。”

    “方芳?”

    门光荣嘴上念着这个名字,眼睛里流露出一抹诧异。

    “方芳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啊?”

    门光荣有些自言自语道。

    瞬间,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陡然一亮,看着桑枝问道:“方芳,你说她跟你说了很多关于门少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快点跟爷爷说说。”

    桑枝没有再犹豫,便一股脑的将方芳之前来京城找门少轩时候跟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讲给了门光荣听。

    门老爷子听了之后,也是一阵的感慨,叹了口气说道:“当初爷爷坚决反对你公公和方芳在一起,却没想到这个方芳居然对你大伯一见钟情,还不远千里的跑去找他,最后收留照顾了你大伯的孩子,看来这女人也是个讲仁义的姑娘啊,当初爷爷错怪她了。”

    想到方芳为了门中,居然一辈子都没有嫁人,这种事情,就是他老头子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了,居然真的发生在了一个姑娘身上。‘

    而且,这么看来,自己这么从没见过面的孙子,也是人家给帮忙养大的,虽然十八岁那年,门少轩便偷跑了出去,自此杳无音讯,但不管怎么说,方芳对于门家来说,都算得上是大恩人了。

    “唉,也不知道爷爷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那姑娘了,如果能看到她,爷爷一定要跟她说句对不起,这是爷爷欠她的。”

    听着老爷子难得一句软话,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苦涩。

    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爷爷,一定有机会的。方芳阿姨和爸妈现在都是好朋友,他们应该有联系的,如果您想要知道什么事情,或许可以让爸妈试着跟她联系试试看。”

    自从上次方芳来京城找门少轩,见过林雅然和门正之后,三个人之间看不见摸不着却清楚存在了几十年的心结终于得到了化解,而林雅然和方芳竟也从昔日的情敌,成了真正的朋友。

    方芳因为父亲身体出现状况,不得已提前回去了,但是林雅然和方芳却一直有着联系。

    桑枝想,如果老爷子想要了解什么,完全可以通过林雅然和方芳联系的,这不是什么问题。

    好像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虽然门少轩只露了一面便又没了音讯,但至少让大家都知道他还活着,好好的活着,还有希望再见到。

    而桑枝跟老爷子讲得一番话,无疑也给门光荣的心里打开了一扇亮窗。

    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不光是说自己那个没见过面的孙子还有希望见面,还让他知道了,在这世上,自己还有个从没见过面的重孙女,已经长大成人的重孙女。

    现在老爷子不光盼着能找到孙子了,同时也盼着能够快一点找到那个重孙女。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闭上眼的时候,到了那边也好跟门中和我的老战友交待了。”

    老爷子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便闭上了眼睛闭幕眼神。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为了能够帮爷爷早日达成心愿,看来自己还得去找白慕风。

    不知道为什么,桑枝总有种感觉,白慕风一定知道门少轩更多的事情,甚至是他的行踪。

    “爷爷……”

    犹豫了一下,桑枝心里其实有些希望,希望老爷子通过自己的关系撬开白慕风的口,从白慕风口中得到更多关于门少轩的情况。

    但是想到这似乎有些让老爷子滥用职权的嫌疑,老爷子一辈子清廉,到头来反倒落人口舌就不好了,所以想了想,便又闭了嘴。

    “怎么了?”

    老爷子没有睁开眼睛,依旧闭着眼睛问道。

    “没什么了,您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桑枝有些心虚的拍着胸脯儿,出了老爷子书房。

    “啊……你干嘛?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