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才出了门光荣书房的门,桑枝便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

    “啊……”随着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叫,桑枝吓得瞪大了眼睛扭头看向背后。

    见是门少庭,这才心有余悸的拍着扑扑乱跳的胸脯儿,嘟着嘴抱怨道:“你干嘛啊,吓死我了!”

    门少庭无辜的耸耸肩,抱着她的双手却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大白天的,又是在一楼,尤其还是在爷爷书房门前,这样真的好吗?

    桑枝囧的小脸儿泛着红晕,扁了扁嘴,双手轻推着他的肩头,小声哀求道:“先放我下来啦。”

    “不放!”

    门少庭轻声拒绝着,一脸坏笑的看着她,抱着她就要往楼上走。

    虽说不过几日未见,但却感觉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似的,就连执行任务的时候,心里都像长了草似的,恨不得赶紧飞回到她的身边。

    门少庭承认,自己是真的陷进去了,陷进了这女人从不造作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

    “喂……”

    桑枝还红着一张脸害羞着,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到门光荣书房里传出一声问话声:“是少庭回来了吗?”

    门老爷子的一句话,倒是给桑枝解了围。

    只见门少庭脸色有些微垮,忍不住尴尬了一下,手上却依旧紧抱着桑枝。

    “是,爷爷,是我回来了。”嘴上却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着。

    “进来吧,爷爷有话跟你说。”

    看到门少庭一脸的无奈表情,桑枝忍不住坏坏的笑了。

    伸手轻轻戳了戳门少庭的肩膀,小声说道:“快去吧,爷爷还等着你呢!”

    门少庭微微挑眉,回来的时候,见她从爷爷书房里出来,就知道她一定跟爷爷说了什么。

    自己回来必定免不了被爷爷一通询问了,忍不住伸手宠溺的刮了桑枝娇俏的鼻子一下,拧巴着声音说道:“都是拜你所赐!”

    桑枝当然明白他话里有话的意思,顽皮的扮了个鬼脸,又主动献上香吻,才得以从门少庭手里脱身。

    “乖乖回房间休息,不许乱跑,知道吗?”

    见她转身不管不顾的就要跑,门少庭忍不住蹙眉。

    肚子都那么大了,自己还不知道在意,真是让人操心。

    “哦,知道了。”

    桑枝转身,顽皮的朝他吐吐舌头,这才摸着肚子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往楼上走。

    看着她如企鹅般蹒跚挪步的可爱样子,门少庭忍俊不禁无声的笑了。

    转身推开老爷子书房门的瞬间,却又恢复了以往的淡定自若。

    桑枝小心翼翼的回到楼上自己房间,想着门玥玮马上就要结婚了,自己这个当嫂子还没有准备什么贺礼,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但是送点什么好呢?

    桑枝心里不由得有些犯难。

    自己本身没什么值钱又拿得出手的好东西可以送,唯一值钱的就是……想着,一只手便忍不住的摸上了脖子上戴的那条红宝石项链。

    “玥心”,要是自己自作主张的把这个送给门玥玮,不知道门少庭会不会气得一把把自己掐死。

    “不行,不行,这个可是关键时刻保命的东西呢,不能送人的。”

    桑枝不是个爱财如命的女人,尽管“玥心”价值不菲,如果可以她也还是愿意送给门玥玮的,门玥玮又不是别人,这本来就是门家的东西。

    不管是不是门家的,反正被门少庭买来送给了自己就是门家的了。

    这就是桑枝的理论,简单而纯粹。

    并不会因为什么是自己,什么是别人的分的很清楚。

    在她的骨子里,自己都已经是门家的人了,何况自己的东西呢!

    “送什么好呢?”

    将自己能拿得出手的物件统统翻了出来,翻了个遍地开花,也没找到一件能用来当结婚礼物送给门玥玮的。

    正歪着脑袋想,要不要找个机会出去帮她选个礼物什么的,门就被人从外边推开了。

    桑枝以为进来的会是门少庭,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想给小玮买个礼物去,结婚的礼物,你有时间陪我一起去吗?”

    “枝枝姐,是我啦,不是我哥!”

    听到门玥玮的声音,桑枝才愕然回头。

    “天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翻箱倒柜的。”

    看到桑枝床上铺了一床的东西,门玥玮忍不住挑了挑眉,手里托着的一只硕大的盒子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了。

    “哦,我在给你选礼物呢。”

    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将东西一股脑儿的堆到一边,看着门玥玮手里托着的盒子,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啊?”

    门玥玮笑逐颜开道:“我订制的婚纱,才拿到,就迫不及待的带回来让你先睹为快,怎么样,我够仗义的吧?”

    桑枝笑着道:“够仗义,快放下让我看看。”

    门玥玮瞅着虽然被桑枝划拉到一边,但仍旧半张床处在混乱不堪的状态下的大床,忍不住蹙了蹙眉,说道:“还是去我房间换吧,你这些太杂乱了。”

    桑枝自己也忍不住笑道:“是啊,走,走,去你房间。”

    说话间,姑嫂二人一起出了房间,来到隔壁门玥玮的卧室。

    当门玥玮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把一件完美的婚纱礼服展现在桑枝面前的时候,桑枝的双眼忍不住的有些惊呆了。

    虽然她不懂,但是只看做工就知道这礼服一定出自名家之手。

    “怎么样?”

    门玥玮一脸得意的看着婚纱,兀自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太漂亮了,快,快穿上给我看看。”

    桑枝都开始忍不住欢呼雀跃了,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尤其这种带着无比喜气的美,更让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门玥玮从善如流的换衣服,穿婚纱,反正拿回来就是要试的,哪里不合适还能来得及修改。

    当门玥玮换了一袭曳地白纱站在桑枝面前的时候,桑枝看得竟忍不住有些感动的想哭。

    原来美丽和幸福交织在一起也可以创造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感动的。

    “小玮,你太美了。”

    桑枝由衷的赞叹着。

    “你等着,站着别动,别动啊!”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往外走。

    “喂,枝枝姐,你干什么去?”

    看到她火急火燎的样子,门玥玮心里又好笑又觉得奇怪,甚至还隐隐的有些担心。

    自己这个嫂子,接触时间越久,对她了解越深,才越知道她其实本不像她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软糯好捏,但也不像她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成熟。

    想想也不过是比自己大没几天的,又能比自己成熟多少呢!

    “枝枝姐,你慢点,慢点啊,别摔着我大侄子!”

    正抬腿迈步往外走的桑枝,听到背后门玥玮幽幽传来的一句叮嘱的话,忍不住脚下一顿,差点一个踉跄就撞在房门上。

    忍不住蹙着眉头,转身幽怨的瞪了一脸无辜浅笑的门玥玮一眼,“你怎么知道就是大侄子,没准是大侄女呢!”

    说完,看也不看门玥玮使劲儿憋笑的表情,转身朝楼下走去。

    二楼,桑枝站在公婆房门前,犹豫了一下,才轻轻敲了敲房门。

    里边传来林雅然优雅闲淡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桑枝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林雅然正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相册翻看着。

    窗外明媚的阳光懒洋洋的撒在房间里,撒在林雅然一头已经有些泛白的青丝上,温暖舒服。

    “妈……”

    桑枝轻轻的唤了一声。

    林雅然抬起头,她明显的看到在她的眼角儿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妈,你怎么哭了?”

    桑枝心里忍不住一紧,女儿就要出嫁了,做母亲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吧?那种幸福快乐并难舍痛苦的复杂感觉,不为人母是无法深切体会的。

    “枝枝啊,来,快来坐。”

    林雅然一边下意识的擦拭着眼角儿,一边让桑枝坐下。

    “妈没哭,妈是看着他们兄妹小时候的照片,想着现在他们都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幸福,妈是替他们高兴的。”

    桑枝的目光看向林雅然手边的那本相册。

    那是门少庭和门玥玮成长照片的集结册,之前没事的时候闲聊天,桑枝也和林雅然一起翻看过,还对着一些照片评头论足的笑上半天。

    那时候,桑枝从林雅然脸上看到的只有快乐和满足,而现在快乐和满足的背后,却多了一丝的失落和寂寞。

    年纪大了,人的心就忍不住窄了,想的事情反而多了,以前看得开的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很有可能也变成了她敏感的话题。

    “妈,舍不得小玮嫁出去啊?”

    桑枝伸手从林雅然手里接过相册,阖上放在一边,一脸真诚的看着她。

    “嗐,也没什么舍得舍不得的,女儿大了总要嫁人的,妈明白的。”

    尽管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想想自己辛辛苦苦一把把拉扯大的女儿,马上就要嫁到别人家,给人家当媳妇了,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

    “妈,小玮嫁的又不远,雷明父母不就在咱们大院住吗?这么近,几步路,想见面分分钟就过来了。再说,就算他们不跟雷家爸妈一起住,小玮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啊,到时候肯定一周几趟的往家跑,跟没结婚时候不会有什么区别的。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多了一个管你叫妈的女婿。”

    桑枝不是一个很会开导人的人,但是自从跟门少庭结婚之后,好像自己经常无意中就会充当一下政委的角色,给人做做心理疏导什么的。

    “妈明白,明白的,放心吧,妈没事的,真的是高兴的。”

    林雅然不想让孩子们担心,伸手拍着桑枝的手背,问道:“对了,你过来找妈是有什么事吗?”

    “哦,对哦,妈,跟我来。”

    桑枝这才想起自己来找林雅然的目的,不由分说的一把将林雅然拉起来就往外走。

    女儿最美丽的时刻怎么能不第一时间跟母亲分享呢!

    林雅然出现在门玥玮房间的刹那,看到女儿如此美丽的一面,竟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妈……”

    见母亲流泪,门玥玮也忍不住鼻子一酸眼里闪着泪花儿颤声叫了一声。

    “小玮,你好漂亮,我的女儿好美。”

    看着母女俩相拥而泣,桑枝的心底仿佛被一团棉花柔柔的撞击着,说不出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