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最终在一家珠宝首饰专柜精挑细选了一只紫玉翡翠的镯子。

    “小玮皮肤白,戴这个一定好看。”

    小心翼翼的用白棉布托着镯子,在灯光下左看右看看个不停。

    “老公,好看吗?”

    一边看着,一边随口问旁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的门少庭。

    “还行吧。”

    门少庭毫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那镯子,他对这种东西没有研究过,也不知道什么质地好坏的,但是只要她觉得好,就随便她买下来就好了,他反正是无所谓的。

    “那就买这个送小玮好吗?”

    桑枝还在征求着门少庭的意见,旁边导购小姐很有眼力的卖力的介绍着。

    门少庭点点头,“好,随你。”

    说着又伸手去掏卡。

    老婆大人终于相中了一样东西,他只盼着赶紧买下来,然后架着老婆打道回府。

    桑枝一把将他的手按住,一脸浅笑的看着他,说道:“这个礼物我要自己买,这是我送小玮的礼物,你想送什么,要自己选哦。”

    门少庭挑眉,“什么意思?”

    什么她的他的,她和他之间,还有必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桑枝笑道:“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想着说这钱我自己掏。”

    “为什么?”

    门少庭明显的有些不悦了,“你我之间有必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说着,眼神儿不由得瞟了瞟她隆起的很显眼的肚子。

    孩子都这么大了,居然想起跟他生分来了,是不是太晚了点?

    知道门少庭生气了,桑枝撇了撇嘴儿,笑道:“不是那个意思啦,我只是想说,我送小玮的礼物,当然要用我自己的钱,这样才显得有诚意嘛!”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轻轻松开她的手,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塞进她的手里,说道:“随便你用不用。”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桑枝看着旁边有些尴尬的导购小姐,抱歉的笑了笑,将门少庭的卡放进包里,然后又从包里掏出自己的信誉卡,递给导购小姐:“麻烦你,帮我包起来,谢谢。”

    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桑枝看到门少庭正百无聊赖的站在人家店门口,眼巴巴的朝里边望着。

    看到她出来,门少庭才收了目光,假装漠然的转向别处,好像根本不是故意留下来等她似的。

    桑枝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儿,无声的笑了。

    她就知道,他就是心里再生气,也舍不得就这么丢下她自己走掉。

    明明心里就是惦记着自己,面上却还死要面子的硬撑着,真是个别扭的男人。

    桑枝快步走上前去,伸手,亲昵的挽住门少庭的胳膊,将头轻靠在他的肩上,小声道:“老公,不生气了好不好?”

    看着她不带一丝诚意的嬉笑表情,门少庭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生气你在意吗?”

    桑枝抬头,双手捧住他的脸,就那么大庭广众之下,丝毫不怕被别人看笑话,一脸认真的说道:“当然在意啊,老公生气,老婆也会不开心的。”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顽皮的朝门少庭眨了眨眼。

    门少庭终于被她的天真打败了,伸手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拥着她就往外走,“快走吧,这么多人看着呢,喜欢被人当猴看啊。”

    “哪有被人家当猴看,他们那时羡慕嫉妒呢,羡慕你有我这么一个温柔美丽又善解人意的好老婆。”

    窝在门少庭怀里,被他带着一路飞快的出了商场,还忍不住一路的自夸着。

    门少庭真的是有种被打败的感觉,直到现在,他才觉得自己娶了个活宝老婆。

    不仅会撒娇卖萌,还会装傻充愣,尤其脸皮为什么也越来越厚了呢?

    “亲爱的门太太,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最近有什么变化呢?”

    门少庭依旧紧紧的搂着她,不紧不慢的出了商场,走在人潮如流的步行街上。还腾出一只手来体贴的帮她遮挡着头上的太阳。

    “有吗?哪里有变化了?”

    桑枝不明所以,不知道门少庭话里的意思是什么,还以为自己体态上发生的变化。

    忍不住上下打量着自己越来越圆滚的身体,不由得有些蹙眉,委屈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身材越来越难看了?我身材走样了,你嫌弃我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忍不住的撅着嘴儿,眼睛里开始酝酿着晶莹。

    门少庭被她没来由的一阵胡搅蛮缠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忍不住扶了扶额,无奈的叹息一声,“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因为你怀孕身材走样就嫌弃你呢,你心里,你老公就是这么肤浅的男人吗?”

    “当然不是,你才不肤浅,但是你还不是说了我身材走样了这种话嘛!”

    桑枝皱巴着一张小脸儿,打定了主意要跟他胡搅蛮缠到底。

    门少庭伸手捏了捏她滑腻柔嫩的脸颊,叹了口气,说道:“我说的变化是这里,这里知道不,难道你自己没觉得,你脸皮越来越厚了吗?”

    说完,看着一脸窘迫的桑枝,门少庭心里终于敞亮的开怀的大笑了起来。

    “门少庭!”

    桑枝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兀自大踏步的往前边走去。

    臭男人,居然说自己脸皮厚!

    真的厚了吗?

    桑枝一边走,心里一边忍不住的想着,不自觉的伸手捏了自己脸颊两下。

    就算是脸皮厚了,也是被他传染的,他还好意思说自己!

    可是,真的脸皮厚了很多吗?

    最多只是在他面前才厚那么一点点好吧?

    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回头,见到门少庭正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后,桑枝才小小郁闷了一下的心,瞬间就亮堂了,开心的笑了。

    “老公,我就算是脸皮厚,也只对你一个人厚,好不好?”

    主动投怀送抱,门少庭从善如流的一把将她捞进怀里,紧紧的拥着。

    将头深埋在他宽厚坚实的胸膛里,桑枝闷声嘀咕着。

    “好。”

    女人软糯的声音如同糯米团似的柔腻到了他的心底,上校同志从心里涌起一阵阵的感动。

    轻轻揉着她乌黑芳香的秀发,低头轻吻着她光洁额头,沙哑着声音回了她一个好字。

    一派浪漫温柔的景象,却突然传来两声不合时宜的咕噜咕噜的叫声。

    “什么声音?”

    门少庭一脸揶揄的看着怀里羞红了一张小脸儿不敢抬头与他对视的女人。

    “老公,你儿子说他饿了,想吃东西。”

    将头更深的扎进男人的胸膛,桑枝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烧烫着。

    好丢人,这时候肚子跑来凑什么热闹!

    好在肚子里有宝宝,她可以用宝宝做挡箭牌。

    “哦?是吗?儿子,那你想吃什么,跟老爸说,老爸带你去吃。”

    门少庭倒也不揭穿她,从善如流的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可是桑枝怎么听怎么都觉得这男人话里话外都占着自己便宜的感觉。

    “我想吃火锅,吃火锅好不好?”

    桑枝几乎是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

    “火锅?大夏天的你确定要吃火锅?还有,你不能吃辣。”

    门少庭揽着她继续慢吞吞的走着。

    “我可以要清汤的,就吃火锅吧好不好?”

    桑枝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门少庭带到了套里,还一门心思的沉浸在盼望了很久的火锅之中。

    “嗯,我想宝宝饮食应该比较像他老子,偏清淡,不喜欢火锅这种油腻的东西。”

    门少庭继续循循善诱,逗她俨然已经成了上校同志茶余饭后不可或缺的休闲娱乐节目。

    “才不是,他像他妈,就是像我啦!”

    桑枝还是没能发觉门少庭的调侃,一门心思的努力想着火锅。

    “那是你想吃还是宝宝想吃?嗯?”

    带着她在步行街一家铜锅涮门前停了下来。

    桑枝抬头,看到老字号铜锅涮的招牌,忍不住眼前一亮,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拉着门少庭就往里走。

    “你先告诉我是你想吃还是宝宝想吃!”

    门少庭被她拉着不情愿的往里走,脸上却是满满的笑意。

    “宝宝想吃,不对,宝宝妈想吃,都一样啦,反正都是吃进我肚子里。”

    桑枝无所谓的小手一挥,看到一张靠窗的桌子,一溜小跑儿的跑了过去,一屁股坐下去。

    门少庭身后紧跟着她,生怕她一不小心把自己摔倒,直到看到她安稳的坐在坐位上,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说亲爱的门太太,你是不是以后走路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

    门少庭坐在桑枝对面,忍不住蹙着眉头看着她。

    “哦,好的,遵命门先生。”

    一边毫不在意的说着,一边伸手招呼来服务员点餐。

    门少庭对于火锅不是很热衷,所以基本上都是桑枝在点菜,而他最多配合着随便吃几口便是了。

    反正主要是陪她出来散心的,只要她开心就好。

    看着桑枝吃的不亦乐乎的样子,门少庭忍不住嘴角儿猛抽。

    很难想象,这么大热的天还能坐在吹着空调的房间里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这种两极端的生活模式跟他以前实在相去太远了。

    但是不经意间望了望四周,门少庭不得不认命的发现,原来像桑枝这样的女人还真的不是一点半点,多的不可计数。

    在他们周围,大多是像桑枝一样的或者比她还要小一些的女孩子们,吃得浑身香汗淋漓却乐不可支。

    在以前,门少庭很难理解这种生活,这种看似不合时宜的生活习惯,在他看来离他很遥远,几乎没有交集的可能。

    直到遇见她,面前这个吃得满嘴流油的女人,与她的结合,正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他的生活,甚至很多已经习以为常的习惯,也随着她而潜移默化的发生着改变。

    有人说,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久了,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应该是零点五加零点五等于一。

    两人相互影响下的相互改变,慢慢融合,才是一个完整的家,这才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