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原本门少庭是心急火燎的想要回家的,可是吃完午饭,两人溜达着出来走在大街上的时候,门少庭的眼球却被一家书店吸引了过去。

    天热,加上已经逛了大半天时间,桑枝感觉有些乏累困觉,反倒十分渴望赶紧回家,躺在自己舒服的大床上饱睡一觉。

    有些奇怪的跟着门少庭走进书店,看着门少庭在一对妇幼孕婴的书籍里翻来翻去的,桑枝忍不住有些好笑:“你翻什么呢?怎么想起看这些书来了?”

    门少庭一边翻看着一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突然发现,自己对这方面的知识缺乏的厉害,急需恶补一下。”

    挑了几本自认为比较有用的书,结了帐,带着桑枝出了书店,看着她一脸怪异的表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头,奇怪的问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长花了?”

    桑枝没有被他的玩笑逗笑,反而一脸感动的看着他,“你是为了我和孩子才要学习这些的吗?”

    很难想象,像门少庭这种钢铁般的汉子,居然会捧着一本孕婴书籍学习,不知道这画面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违和感。

    门少庭抽了抽嘴角儿,打开车门,将书随手扔在车上,然后手搭在桑枝头顶,小心的将她扶到车上坐好,转身上了驾驶座。

    直到车子稳稳的开动起来,桑枝还是不死心的巴巴的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你是为了我和孩子才要看这种书的吗?”

    门少庭忍不住心里叹息着,这女人,这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一定非得要他一个大男人亲口承认才罢休吗?

    “不是,就突然对这些感兴趣了。”

    她要他亲口承认,他还就偏不如她愿。

    桑枝扁了扁嘴,“还死鸭子嘴硬,你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能怎么样呢?又不丢人!”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专心的开着车。

    桑枝见门少庭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也觉得自己有些无聊,伸手随意的拿起一本书胡乱的翻看着,不觉打了个哈欠,将头往椅背上一靠,把书往脸上一盖,闭眼眯觉去了。

    门少庭见她睡着了,将车速放缓慢一些,让车子开得更平稳一些,然后轻轻的将她头上的书拿开,看着她一脸柔和的睡颜,忍不住无声的笑了。

    桑枝一觉睡到天黑,睁开眼睛的时候,见自己正躺在枫林苑家里的大床上,吓得一咕噜就爬了起来。

    嘴上还忍不住的惊叫着:“好久没回来住了,之前也没有打扫过,床上说不定好多尘土的,怎么就睡在上边了呢?”

    门少庭腰间系着围裙端了一杯牛奶进来的时候,看到桑枝正一脸疑惑的坐在床上发呆着。

    “醒了,来,先喝点牛奶,一会儿饭就好了。”

    桑枝看着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说道:“怎么就回来了呢,我都还没来得及打扫。”

    原来她是在纠结这个,门少庭心里忍不住想笑。

    将牛奶递到她手里,说道:“傻瓜,你当你男人是傻子啊,我早就让家政阿姨来打扫过了,没见床单被罩都是新换的吗?”

    桑枝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下的床单是新的。

    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说道:“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

    桑枝心里必须承认,自己原本没有什么洁癖的,只是跟门少庭生活久了,不知不自觉被他传染了些小小的洁癖。

    尤其是怀孕之后,对卫生清洁的要求,似乎是没道理的严苛了。

    “老公,你说我是不是心理不正常了?”

    门少庭被她的话说的一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他丝毫没有觉得她有哪里不正常,就算有,也是怀孕导致的吧,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桑枝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怀孕之后跟之前有了很多的不同,比如我以前不会太在意这些的,我又没有洁癖,但是现在好像看哪里都担心不干净,甚至有时候吃东西也是。”

    不想不觉得,一想到这些,桑枝不由得有些隐隐的担心了。

    有些人,怀孕之后会发生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的变化,还有严重的甚至得什么怀孕综合症,忧郁症之类的,桑枝想到这些就不由得有些害怕,她可不想自己也忧郁了。

    “傻瓜,别瞎想了,你老是这么瞎想才容易有问题。”

    一边说着,一边催促着她把牛奶喝完。

    “不想睡了就起来吧,起来活动一下,书上说了适当的运动对孕妇有好处。”

    门少庭伸手将桑枝搀扶着下了床,带着她走到客厅。

    桑枝忍不住笑道:“这么快就已经学以致用了啊!”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看了她一眼,“去,乖乖坐沙发上吃点水果,看会电视去,马上就开饭了。”

    说完将她搀着坐在沙发上,自己则转身去了厨房。

    抬头,看到阳台外边已经渐黑的天色,桑枝才恍然发觉,原来天已经黑了,自己竟然一觉睡到了天黑。

    想着,忍不住伸手摸着自己圆滚凸起的肚子,心里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妈妈加宝宝,现在怎么也得有一百二三十斤沉呢,真难为你老爸是怎么把咱们娘俩抱进来的,一定费了很大的力气吧。”

    一边想着,忍不住起身慢慢的朝厨房走去。

    厨房里,门少庭身上系着围裙,正在忙碌着,锅里传来阵阵诱人的香味。

    “老公,做什么饭呢,好香啊!”

    桑枝已经过了害喜期,现在特别能吃,有时候门少庭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好像不知道饱似的往嘴里塞东西,都会忍不住替她担心,担心这么吃下去,会不会把她的肚皮撑破了。

    “鸡肉蘑菇粥,还有你爱吃的鲜肉包,一会儿多吃点啊。”

    其实真的不用门少庭嘱咐,多吃点,岂止是多吃点啊,她现在一人绝对能吃三人份。

    “好啊,说的我都饿了。”

    桑枝说着,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慢慢的偷偷溜到门少庭身后,伸手从背后一把将他搂住。

    没想到她会如此主动热情,门少庭身体明显的一僵,本能的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转身一把将她搂住,低头毫不犹豫的吻上她诱人的香甜。

    辗转缠绵,直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冲进鼻腔,门少庭才赫然惊觉自己锅里还烧着排骨!

    赶紧伸手一把关掉了煤气,轻轻的将一脸艳红的桑枝推开,“排骨,糊了。”

    桑枝转头看着锅里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的团黑乎乎的东西,不由得吐了吐舌头,顽皮的笑了。

    “那今晚可没有排骨吃了,炒个西红柿鸡蛋怎么样?”

    门少庭已经从刚才的激情中清醒过来,伸手端起锅,麻利的将锅里烧糊的排骨倒掉,飞快熟练的刷锅重新起燥。

    “好。”

    桑枝从善如流的回答着,她其实很想说,只要他做的,什么她都喜欢。

    吃过饭,门少庭很主动的收拾了残局,桑枝则双手掌柜似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

    “老公,你过来陪我一起看电视呗。”

    反正门少庭说了,两天的时间,都是属于她的,她怎么支配都可以。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她当然不能干那种过期作废吃亏又不讨好的事情。

    门少庭端着一杯果汁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本他白天才从书店买来的孕婴知识的书籍。

    “来,把果汁喝了。”

    说着,伸手将她扶起来,看着她大腹便便的样子,门少庭就忍不住想笑。

    尤其她走路时候,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憨态,实在是可爱,如果可能,他真的希望,他们能多生几个,但是他知道,现在这个孩子都是来之不易的,所以才会倍加珍惜。

    喝完果汁,桑枝窝在门少庭的怀里看着电视,而门少庭则当着她的面,大大方方的翻看学习妇幼孕婴知识。

    “老公,你说我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去咨询一下,现在距离预产期越来越近了,可是我的心里却越来越紧张害怕了,你说万一……”

    桑枝突然想起了前些天自己和林雅然去医院做产检时候,听到说一个平时检查都正常的产妇,临盆时突然发生意外,导致母子双亡的事情,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阵害怕。

    桑枝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就是从那时候起,她心里就总是忍不住隐隐的担心。

    担心万一将来自己也发生意外状况,万一孩子……她不敢想下去,也经常心里对自己说,自己不会那么倒霉,一定会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的。

    但是每每一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就没来由的又开始担心,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淡定平静下来。

    只是这些话,桑枝不敢跟婆家人说,也不敢跟自己父母说,怕他们担心。

    而且桑枝觉得,自己就算跟他们说了,他们也不过就是安慰自己一番,让自己放宽心,其实起不到什么切实的作用,反倒徒增大家的担心罢了。

    但是不说,不等于心里就没事了。

    现在门少庭难得的回来一趟,她本来也是不想跟门少庭说的,不想他担心,可是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憋在心里的担心,总要有个地方一吐为快,不然会憋死她的。

    门少庭原本并未将桑枝的话当回事,但是现在再次听她提起心理问题,便有些担心了。

    放下手里的书,搂着她,问道:“你告诉我,你究竟担心的是什么,嗯?”

    桑枝没有隐瞒,将自己在医院里听到的一些关于分娩时候骇人听闻的事件讲给门少庭听,仰着小脸儿,幽幽的说道:“我害怕,你知道的,我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我担心咱们的孩子将来不健康,或者万一到时候发生意外,孩子……”

    “傻瓜,别瞎想,不会有那种情况发生的,相信我!”

    门少庭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从桑枝的话里,他能听得出她深深的担心和忧虑。

    这让他非常担心和紧张,看来真的有必要帮她做做心理疏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