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晚上,桑枝正昏昏欲睡的时候,接到门玥玮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门玥玮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桑枝无声的扯了扯嘴角儿,笑道:“小玮,有什么事就说吧,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门玥玮这才犹豫的说道:“枝枝姐,我需要你的帮忙。”

    “什么事,说说看。”

    桑枝看了看旁边依旧捧着孕婴书籍在看的门少庭,唇角儿忍不住弯了弯。

    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今天终于和门少庭说了出来,现在心里虽然依旧担心着,但觉得轻松了很多。

    门少庭给她安慰了半天,还答应说回头约欧阳教授过来跟她聊聊。这让桑枝心里总算是淡定了一些,摸着自己圆滚的肚子,心里默默的和宝宝聊着天。

    现在听门玥玮电话里说有事情要自己帮忙,就忍不住的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能帮她什么呢?她总不至于要自己去当她的伴娘吧?

    这一念头儿在自己脑海里突然一闪,她自己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就自己现在这形象,别说当伴娘,就是当宾客恐怕人家都得担心人太多碰着自己吧。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笑什么呢?门玥玮这么晚打电话过来说什么了?”

    “嘘,还没说。”

    桑枝将一指手指放在唇边,小声的说道,示意门少庭不要出声。

    门少庭耸了耸眉,真的就不再说话,继续看他的书去了。

    桑枝想,门玥玮这么犹豫的迟迟不肯跟自己开口,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太想让门少庭知道的,所以自己当然要替她保密嘛,最好让她以为门少庭没在自己身边,她说话也就方便了。

    “我哥呢,不在你旁边吧?”

    听到门玥玮果然这么问,桑枝心里忍不住想笑,这姑娘不会也跟自己似的,得了结婚恐惧症脑子坏掉了吧,这都什么时间了,你哥不在我身边还能在哪儿?

    只是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她可没这么说,“没有,说吧,什么事,放心,他不会听到的。”

    说完还忍不住用眼睛偷瞄了一眼门少庭,见他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便讨好的笑了笑,朝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哦,枝枝姐,我还缺一个伴娘,你要是没怀孕就好了,可以给我当伴娘的。”

    听了门玥玮的话,桑枝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这姑娘想什么呢?果然想让自己当她伴娘,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瞎说吧,就算我没怀孕,也不可以当你伴娘的,伴娘都是没结婚的姑娘家才能当的好吧!”

    “那伴郎是谁啊?”

    桑枝猜想极大的可能是雷刚,虽然她知道雷刚一定很不情愿当自己弟弟的伴郎,但是雷家奇葩的父母一定会软硬兼施逼迫着雷刚就是硬着头皮也得做的。

    因为据门玥玮说,雷家父母其实一直有个愿望是希望自己两个儿子一起结婚举办婚礼的,因为他们觉得一对双胞胎儿子一起举行婚礼是一件非常自豪又有面子的事情。

    现在雷明这个弟弟到结婚到了哥哥前边,两个老人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是滋味的。

    所以为了逼迫雷刚早些找到女朋友,早点结婚,他们是想尽了办法让雷刚当雷明的伴郎,为的就是希望能在婚礼上,伴郎和伴娘凑成一对。

    虽然这想法实在尤其奇怪,但雷明母亲的话说了,万一呢,万一伴郎和伴娘就对上眼儿了呢?她还不遗余力的列举了n个现实中伴娘和伴郎走到一起的例子,所以最后对门玥玮千叮万嘱道:“小玮啊,你一定要选个才貌双全品行端庄的伴娘啊,要知道,说不定有可能你的伴娘就是你大哥将来的媳妇呢!”

    门玥玮听了准婆婆这话,瞬间就一个头两个大了。

    好像自己的伴娘已经升级成了她的妯娌嫂子了,这任务艰巨啊!

    这到底是她结婚还是为大伯子找对象啊!

    “枝枝姐,你知道的,我朋友不多,尤其女性朋友就更少的可怜,而且我婆婆发话了,这不光是给我找伴娘,还兼具着给雷刚找媳妇的重任,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合适了。”

    想到伴娘,门玥玮真心哭的心都有了。

    人家结婚愁婚礼,愁嫁妆什么的,她倒好,愁伴娘,这说出去会不会让人家笑掉大牙!

    “你是说门边儿?”

    桑枝当然知道门玥玮口中那个合适的人选是谁,现在想想,除了门边儿,也确实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了。

    “嗯,只有她了。”门玥玮满是无奈的语气。

    “所以,你是想让我跟门边儿说一下,让她当你的伴娘?”

    桑枝心里憋着笑,真没想到,门玥玮一场婚礼,居然也会变成雷刚的相亲大会,这雷刚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心里会是什么想法。

    不过门边儿应该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和雷家家长接触的好机会吧!

    “枝枝姐,我知道你跟门边儿关系好,这种事情,只能拜托你去说了。说实话,我一想到将来门边儿这么一个小屁孩儿,倒有可能成为我嫂子,我这心里就说不出的别扭,真的别扭啊!”

    桑枝可以想象那种场景,确实有些不尴不尬的。

    “行了,别想太多了,将来的事情还说不定的。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就去找门边儿,看看她愿不愿意过来凑这个热闹,估计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有雷刚当伴郎,她一定不愿意别人当伴娘的。”

    桑枝跟门玥玮下了保证,终于将门玥玮安抚好了,挂了电话,抬头,看到门少庭正一脸不敢苟同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怎么了?”

    门少庭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深深的替雷刚担心。”

    桑枝撇了撇嘴儿,“担心什么啊,他本来就跟门边儿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两情相悦好吧。”

    她们不过是帮他们早日促成好事,俗话说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你根本不了解情况,也许事情根本不像你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门少庭说着,将书阖上,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关了灯,打算睡觉。

    桑枝一把将他拽住,哀求道:“那你给我说说,他俩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想说,又不关我的事。”

    门少庭伸了个懒腰,一把将桑枝揽进怀里,“睡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确实有事情,她才刚刚答应了门玥玮要帮她搞定门边儿来当她的伴娘的,明天她的任务就是去找门边儿,并说服她帮忙。

    可是门少庭刚才的话,好像话里有话的样子,他一定是了解什么。

    桑枝难以压抑心里的好奇,窝在门少庭怀里不安分的扭来扭去,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别乱动,不然我可不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

    门少庭强忍着内心的冲动,黯哑着声音警告她。

    桑枝撇了撇嘴儿,会怎么样?能怎么样?姐现在是孕妇,孕妇知道不?你敢对我怎么样,不想活了!

    桑枝仗着自己孕妇的身份有恃无恐。

    “老公,说说嘛,雷刚和门边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就给我说说嘛!”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向门少庭伸出了魔抓。

    “呃……别弄了,痒!”

    门少庭被她搔的浑身酥痒难耐,最后迫不得已举手投降。

    搂着桑枝,幽幽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雷刚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身负重伤昏迷不醒,是被当时只有十三四岁的门边儿发现并救起的。换句话说,门边儿相当于雷刚的救命恩人。”

    “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门边儿对雷刚有情,雷刚也没有明白的拒绝人家,两人关系确实有些暧昧不清啊,而且还住在一起,这很难不让人遐想好吧?”

    以桑枝专业从事婚庆多年的经验来看,雷刚对门边儿其实也是有感觉的,不然,一个男人,不会纵容一个女人对自己那么放肆。

    门少庭叹了口气,伸手在桑枝脑袋上敲了一记,说道:“你们女人凡事就是喜欢往复杂里想。雷刚伤好以后,离开了门边儿所在的乡村,临走时候给她留了地址和联系方式,这不奇怪吧?”

    当然不奇怪,奇怪的是,后来他们又怎么走到一起的?

    桑枝一脸期冀的看着门少庭,听着他的下文。

    “门边儿本来和爷爷奶奶一起相依为命的,没多久,爷爷奶奶相继先后过世,就剩下她一个人了,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她才想起了雷刚,这才背井离乡一路投奔了过来。然后,雷刚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就一直管到了现在。”

    门少庭说完,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原来是这样啊!”

    桑枝了然的点点头,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感触。

    没想到表面看上去坚强乐观的门边儿,竟也有着这么凄惨的经历,世上一个亲人都没有了,现在的她,只剩下雷刚了。

    所以她才会将她全部的感情都投入在雷刚身上,整天粘着他,赶也赶不走吧?因为她知道,如果没有了雷刚,自己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得更加坚定了帮她追到雷刚的决心了!

    第二天,门少庭接到部队的电话,要求他立即赶回去参加一个专项行动的会议。

    门少庭将桑枝送回大院,又拎着耳朵嘱咐了一番,才开车离开。

    门玥玮见到桑枝,几乎是一溜小跑的过来,拉着她问情况。

    桑枝忍不住抚了抚额:“哪有这么快,我还没跟门边儿联系呢。”

    “那你还不赶紧的,哎呀,你不知道,我都快急死了。”

    在门玥玮的催促下,桑枝忙不迭的翻出手机通讯录,找出了门边儿的号码,拨了出去。

    和门边儿约定了地址时间,门玥玮就拉着桑枝风风火火的赶了过去。

    咖啡厅里,门边儿已经早一步赶到了,正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随手翻着一本时尚杂志。

    见到桑枝和门玥玮走过来,伸手朝她们招呼着,“枝枝姐,这边。”

    坐下,稍微寒暄了几句,桑枝就切入了正题。

    “门边儿,我和小玮找你来,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