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桑枝和门玥玮的请求,门边儿几乎是没有考虑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俗话说,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更何况这个人还很有可能会是自己将来的妯娌呢,现在当然要抓住一切机会搞好关系嘛。

    更加重要的是,雷刚要当雷明的伴郎啊,他居然都瞒着自己,不跟自己说,是怕自己跑去捣乱吧?

    “好,我答应你们做伴娘,保证扮演好伴娘的角色,不过……”

    门边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不过什么?”

    没想到她会答应的这么痛快,桑枝心里才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是搞定了,没想到门边儿还有后话,不由得心里又犯起了嘀咕。

    “不过,你们要答应我,我做伴娘这件事,要对雷刚保密,不要让他知道,至少玥玮姐婚礼前不能让他知道。”

    门边儿心里想,雷刚之所以不告诉自己要当雷明的伴郎,一是有可能根本没太拿这事当回事,觉得没必要跟自己说,二是,有可能他根本就没拿自己当回事,根本还没把自己当成一家人,觉得他们雷家的事情,没必要跟自己这个外人提起。

    但是不管出于那种原因,雷刚故意对自己隐瞒了这件事,却是事实。

    这事实让她心里很不爽,非常不爽,让她有种自己被雷刚抛弃的感觉,这感觉让她非常的郁闷,沮丧。

    虽然表面上跟桑枝她们嘻嘻哈哈没所谓的样子,但其实当听到桑枝说,雷刚要做伴郎的时候,门边儿的心里就已经苦涩一片,仿佛吃了黄连似的苦的难受了。

    所以,当桑枝提出请求帮忙,她才会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她就是想看看,自己以伴娘的身份出现在门玥玮和雷明婚礼上,和雷刚这个伴郎见面四目相对时候,他作何反应。

    应该会很震惊吧?

    门边儿心里忍不住意淫,想着雷刚看到她一袭礼服,温婉漂亮的出现在他面前时候,他吃惊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表情,门边儿心里就忍不住的得意的想笑。

    “就这要求?”

    门玥玮有些吃惊的看着门边儿,没想到她的要求这么简单,她还以为她会要求自己给她买什么礼物或者包多少的红包之类的,却没想到这姑娘只是要求暂时瞒着雷刚,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好吧。

    “嗯,就这要求。”

    门边儿点头,脸上洋溢着自信的骄傲。

    “没问题,这太简单了。”

    确实没问题,自己找谁当伴娘,那是自己的事情,雷刚虽然是伴郎,但绝对不会关心伴娘的事情的,所以门玥玮根本不用担心雷刚会来问自己,他不问,自己也就不用跟他说,他自然也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不会关心的。

    而至于雷明,有可能会问起,到时候自己就说是桑枝的一个朋友就好了,反正只要不告诉他是门边儿,他是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找门边儿当伴娘的,他不知道,雷刚也就不会知道了。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门边儿笑得一脸灿烂,桑枝却从中看出了某种阴谋的味道。

    心里不由得替雷刚捏了把汗,这姑娘看似单纯,实则心思却缜密周到,绝对不像她的外表这么简单,雷刚是个实心眼儿的男人,不会跟人耍什么弯弯绕,以后绝对会被她吃的死死的。

    门玥玮婚礼的前一天,桑枝找了个借口独自一个人来到医院,白慕风的病房内。

    不得不说,白慕风的身体素质是极好的,才短短几天的功夫,再看他,整个人精神状况已经好了很多,而且身上很多地方的绷带也拆除了,只是腿上依旧打着石膏,下地走路还是有些困难。

    “你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出院了吧。”

    桑枝将手里的水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又找来一只花瓶,装了水,将自己带来的一束鲜花插了进去摆好。

    白慕风看着一瓶盛开娇艳的鲜花,轻声笑了笑,说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收到女生送的鲜花,我真的感谢这次受伤,不然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听了他的话,桑枝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笑道:“你这话说的,第一次收到女生送的鲜花,难不成以前收到过男生送的花?”

    原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没想到白慕风却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错,还真被你猜对了,确实收到过男生送的花。”

    见他说的一本正经,完全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儿,“不会是传说中的同性恋吧?”

    “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没错,就是传说中的同性恋。”

    白慕风说着,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丰富了很多,好像夹杂着各种复杂的情绪,让人看不透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不会吧,你是同性恋?”

    桑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倒不是说她歧视同性恋,现在这年头儿,这种事情已经不足为奇,她就算无法完全接受,却也不至于说歧视。

    她只是不敢相信,也无法理解,一向表现轻浮又喜欢拈花惹草的白慕风会是一个同性恋者。

    “你可真会联想。”

    听了桑枝的话,白慕风嘴角儿不由得抽了两下,“你觉得我像吗?”

    开玩笑,天下那么多的美女他都还喜欢不过来呢,哪有功夫和闲心去喜欢脱光了跟自己一样的大男人,更何况,就自己这身材,能有几个男人比的过,他又不是受虐狂,没事喜欢个大老爷们儿玩!

    “不像。”

    桑枝老实的回答,确实不像嘛,要说叶晨泽像,到比较容易让人相信。

    突然就想到了叶晨泽,桑枝不由得挑了挑眉,也不知道那货和秦小白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

    “可是不像不代表就不是,说不定你掩藏的比较好呢。”

    桑枝心里虽然不相信,但嘴上却故意气白慕风。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是同性恋呢,不过是被同性恋男人爱慕过罢了。”

    白慕风见桑枝不相信,不禁有些着急。

    这种事情攸关自己名声,可不能被误会。

    “被同性恋男人爱慕过!哈,哈哈……”

    见他一脸着急的不打自招的样子,桑枝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白慕风知道自己被她耍了,不由得挑了挑眉,瞪了她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很好笑吗?我怎么一点不觉得。”

    “那后来呢?你拒绝了他?”

    桑枝忍不住好奇心大起,伸手拿了只桔子边剥着皮边问道。

    白慕风的眼神儿倏地幽暗了下去,仿佛桑枝的问题触到了他内心不愿触及的一角。

    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桑枝忍不住问道:“怎么了?他对你死缠烂打,因爱生恨?”

    她的想象力实在有限,平时又几乎不怎么看小说,尤其耽美更是看都没有看过,所以能想到的结局最多也就这样了。

    可尽管如此,还是被白慕风鄙视了,嘴角儿忍不住抽了两下,说道:“你小说看多了吧?”

    说完,叹了口气,半天才又说道:“那是我大学快毕业时候的事情了,就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情,我当时吓坏了,才连毕业都等不及就参了军。”

    桑枝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慕风,虽然已经知道白慕风也是个军人,但是却没想到他参军的理由竟是这么的奇葩。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也追着我参了军,还和我分配到了一个部队。”

    “……”桑枝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没想到一个男人为了爱情也会如此疯狂。

    “之后呢?”桑枝现在突然很希望两人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结局来结尾的,但是显然不可能,否则白慕风怎么会是现在这样子。

    “后来,他死了,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替我挡了子弹……”

    桑枝看到白慕风的眼角儿淌下一滴清泪,心里忍不住一阵抽紧,没想到结尾却是这么的凄美。

    “所以你至今不肯认真的谈恋爱结婚,就是因为那个人?”

    好像听门玥玮说过,白慕风是个花花公子,从来对感情不会认真对待的,女人对他来说就像衣服,换来换去,却没有一件能穿的长久的。

    白慕风点点头,又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或许是还没有真正遇到那个能让我改变,彻底踏实下来的女人吧。”

    看着白慕风嘴角儿扬起的那么无奈的苦笑,桑枝心里深深的替这个男人感到难过。

    表面上那么不可一世的他,心里却是千疮百孔,脆弱的要命。

    “你今天来看我是什么事?总不会是特意过来看我这个病号的吧?”

    才转眼工夫,白慕风已经恢复了他平时的痞性,仰着一脸欠揍的表情看着桑枝,让桑枝下意识的蹙了蹙眉,这男人真不值得同情。

    桑枝淡定了一下,说道:“明天小玮就要结婚了,趁着今天还有时间,我过来看看,顺便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哦,门玥玮要结婚了,可惜我这个样子也不能去参加她的婚礼了,你替我跟她说声新婚快乐吧,礼物就算了,反正她也不稀罕我送什么礼物。”

    白慕风说的不以为然,心里其实挺替门玥玮和雷明高兴的,两个人打打闹闹这么多年,终于走到一起了,有情人终成眷属,挺好!

    “嗯,我会把你的祝福带到的。白慕风,我想知道关于门少轩的事情,你知道的,爷爷年纪大了,门少轩是他的心病。”

    桑枝终于切入了正题,一脸恳切的看着他。

    白慕风抬起头,同样一脸正经的看着她,说道:“对于你这个问题,门少庭也来问过我,我的回答同样是抱歉,无可奉告。”

    桑枝囧了囧,她知道白慕风再表面上看上去多么的不正经,其实他骨子里还是一个正经的男人,一个正经的军人。

    军人有保密守则,不能说的,他是绝对不会跟自己透露半分的。

    这也是她一直犹豫着没找白慕风的原因,只是看着门老爷子每天对门少轩的事记挂着,郁郁寡欢的样子,她是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才抱着侥幸的心理过来试试看。

    事实证明,侥幸心理是不能有的,有了也没用。

    “我不是要你违反纪律,如果你真的一点都不方便跟我说,那就当我没来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