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心里也是有些难受,自己拉下脸过来求他,就算他不能完全的告诉自己关于门少轩所有的事情,但至少可以稍微透露一些无关紧要的吧?他可倒好,这表情,摆明了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让她真的有些骑虎难下。

    说完,桑枝将剥好的桔子放在床头柜上,起身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白慕风说了一句:“告诉老爷子,门少轩没给门家人丢脸。”

    桑枝有些愕然的转身,看着白慕风半晌,才缓缓的说道:“谢谢。”

    虽然白慕风只是简单的说了那么一句话,却让桑枝心里瞬间释然了很多,也突然觉得轻松了。

    白慕风的那句话里包含了太多的意思,好的意思。她想,爷爷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白慕风嘴角儿扯了扯,有些别扭的看着她说道:“别这么一脸感激的看着我,我什么都没说。”

    “对,对,你什么都没说。那我先走了,你好好养伤。”

    说完才又转身要走,白慕风却又幽幽的说道:“告诉门少庭,让他小心点王二。”

    “王二?”

    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白慕风,这个名字她好像听说过。

    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想起来就是自己被白慕风和门少轩绑架时候,那个要拿自己做交易的肥胖的男人。

    “他……”

    桑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就算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那天他们几个人的对话里,也能明白,这个叫王二的跟门少庭有仇,所以才会想着拿自己出气,用自己来折磨门少庭。

    现在白慕风告诉自己,让自己告诉门少庭要小心王二,就说明这个王二那天并没有被抓住,极有可能会采取报复行动,所以门少庭和门家人都有可能成为他报复的目标,处在危险当中。

    虽然心里骇然,但桑枝面上还是表现出极度的镇定,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我会跟他说的。”

    看着桑枝离去的背影,白慕风不由得幽幽叹了一口气,“这女人果然不一般,知道自己时刻身处危险当中,还能这么镇定的,真的不多,是个稀罕的女人!”

    门玥玮的婚礼准备时间虽然短暂,但在桑枝这个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和“丽缘”苏珊珊刘同等人的全力以赴的张罗下,也算的上是面面俱到细致且精致。

    婚礼如期顺利的举行着,本想着简单一点,没有请太多的人来,但是最后还是弄了将近百桌的排场。

    确实如门边儿所愿,当伴郎雷刚看到新娘身边站着的伴娘是她的时候,那表情真的可以用震惊怪异来形容了。

    说不上是什么表情,可能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反正表现的很复杂,也很有喜感。

    门边儿心里一口恶气终于是出了,看着淡紫色得体大方的西装的雷刚,门边儿不由得得意的翘了翘嘴角儿,好像示威似的一脸浅笑的看着他。

    雷刚气得干瞪眼却也无法发作,而一直关注着大儿子的雷妈妈,看到雷刚和伴娘眉来眼去的,心里则是忍不住的窃喜着,看来刚子对这个伴娘有感觉啊,没准真的两人有戏,等会儿婚礼结束,一定要让小玮把伴娘留下,自己好好跟她聊聊。

    这边雷妈妈心里打着小九九,再看门边儿,就越发觉得这姑娘可爱漂亮讨人喜欢了。

    婚礼温馨浪漫又不是热闹,门家和雷家两家人都沉浸在无比的幸福欢乐中。

    身为嫂子的桑枝,原本应该帮着林雅然照顾来宾的,因为挺着个大肚子不方便,在门老爷子的千叮万嘱下,就剩下坐在主人家饭桌上吃喝的权利了。

    身为亲家的莫青莲和桑梓,当然少不了要来祝贺。

    也正好自己父母来了,能陪着桑枝一起吃饭说话,倒也不觉得孤单。

    门少庭是门玥玮唯一的哥哥,这种场合少不了要帮着照顾来宾的,此时正端着酒杯周旋于各个饭桌之间。

    桑枝边吃饭,边和父母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眼睛却不时的追着门少庭的身影看。

    莫青莲见女儿总是用眼睛瞄着门少庭的身影,不由得笑道:“这才多一会儿见不到啊,就舍不得了?”

    桑枝囧了囧,知道母亲误会自己了。

    她哪里是舍不得门少庭,而是突然想起了白慕风跟她说过的话,要门少庭小心点王二,可是一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来得及跟门少庭说呢,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可是这些话,她又不能对自己父母说,因为不想他们担心。

    “妈,不是啦,你想太多了。”

    桑枝红了红脸,低头开始往嘴里塞着菜。

    莫青莲见自己女儿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忍不住笑道:“这都快当孩子妈的人的,脸皮儿还这么薄,真是的。”

    门正夫妇过来敬酒,桑梓本不胜酒力,但经不住门正鼓劝,居然一口气喝了三杯,瞬间有些上头,从脸一直红到了脖根。

    莫青莲笑着跟林雅然夫妇道歉,“他就不会喝酒,喝点就多,让你们见笑了。”

    林雅然拉着她的手,笑道:“这是什么话啊,说这个就见外了,咱们一家人,有什么笑话不笑话的,你们多吃点,千万别客气,枝枝啊,帮我们照顾好你爸妈。”

    寒暄完毕,林雅然和门正又去了别桌敬酒,门老爷子原本和桑枝父母一桌的,结果被几个老战友连拉带拽的拉去了别的桌上。

    桑枝倒也不觉得有什么,这样更好,自己这桌上都是跟自己熟识的人,加上自己父母,吃起来反倒觉得自在了很多。

    典礼完毕,新郎新娘就一直端着酒杯在敬酒。

    身为伴郎和伴娘的雷刚和门边儿,也很尽责的跟在他们身后伺候着。

    门边儿倒还好,虽然是第一次当伴娘,但是十分有眼力见,把门玥玮照顾的很到位。

    反倒是雷刚,虽然也是第一次当伴郎,而且还是给自己一奶同胞的弟弟当伴郎,但却显得非常的尴尬窘迫。

    总觉得自己好像猴子似的,被人们架在舞台上,帅猴戏给大家看似的。

    门边儿多了解雷刚啊,看他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就知道这货心里不爽着呢。

    找个机会,凑到他身边小声说道:“怎么了,不高兴了?”

    雷刚瞪了她一眼,心说,要是没有她在这儿掺合,估计自己会自在很多。

    累个半死,终于陪着一对新人逐桌的走了个遍,门边儿拖着一双踩着细高跟又酸又累的脚,躲进洗手间里脱下来轻轻的揉捏着。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穿着这么高的跟鞋站这么久,我可怜的脚啊,辛苦你们了。”

    一边揉捏着,还一边忍不住的自言自语的可怜着自己。

    才又换了一身礼服的门玥玮走了进来,见门边儿正自抱着脚坐在地上揉捏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门边儿,对不起,都是我把你累成这样了,待会儿你多吃点,我多敬你几杯好不好?”

    门边儿抬起头,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门玥玮,“不用跟我那么客气啦,应该的,应该的。”

    “要不,回头,我请你和枝枝姐,咱们一起去做足疗吧,不行,要做全身按摩,好好放松一下,怎么样?”

    门玥玮越说越来劲儿,俨然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今天的女主角,身为新娘的一点矜持都没有了。

    “呃……”门边儿没想到门玥玮这么豪爽,对她的印象分瞬间飙升。

    心里想着,和她做妯娌应该错不了吧,至少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多乱七八糟的事吧?

    “可是你有时间吗?新婚燕尔的,不是还要度蜜月去吗?哪有时间陪我们这些闲杂人等啊!”

    门边儿高兴归高兴,可还是不忘好心的提醒门玥玮今天是她结婚的大好日子这个事实。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怎么没时间啊,再没时间,做个按摩足疗的时间还是有的,你等我电话哈。”

    正说着,听见外边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门玥玮便答应着跑了出去。

    门边儿收拾利索自己,从洗手间里出来,正要去桑枝那桌准备填肚子,却被人从背后一把揪住脖领子,拎小鸡似的拎到了僻静之处。

    “唔……雷刚,你干什么啊?”

    大庭广众的,他不是很怕别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吗?怎么这会儿倒不知道避嫌了?看来是真的被气糊涂了!

    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从雷刚手里逃脱下来。

    掐着腰,一脸光火的怒目瞪视着雷刚。

    雷刚黑着一张脸,低沉着声音问道:“你怎么过来的?为什么会成了伴娘?”

    门边儿小脸儿一仰,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更有气势一些。

    没想到……雷刚的目光不经意间触及到她柔软高耸的两团处,整个人瞬间就像着了火的黑炭一样,红中透着黑。

    “兴你当伴郎为什么就不兴我当伴娘?”

    门边儿丝毫没有注意到雷刚表情的变化,还兀自沉浸在雷刚不可理喻的问题里,生着气。

    雷刚眸子中冒着火,伸手一把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不由分说的给门边儿裹上。

    “穿上!”

    “不要,我又不冷!”

    大夏天的,没事让她穿什么西装啊,见过有穿着一身露膝小礼服,外边还搭着一件男人的西装的穿法吗?出去不会让人笑掉大牙才怪。

    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一把将雷刚裹在自己身上的西装扯掉,随手扔给他,“热的话脱下来就好了,最多我帮你拿着,也不用裹在我身上这么夸张吧!”

    “门边儿,我再说一遍,你给我穿上!”

    雷刚语气生硬着,眼睛里的火苗已经还是突突直窜了。

    门边儿还是第一次见到雷刚这样的表情,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心里有些发虚,但还是努力的给自己壮着胆子,嘴硬道:“没有这种穿法好吧,这样出去,会被别人笑话死的!”

    她甚至不敢想象,自己真的裹着雷刚的西装出去的时候,别人那种异样的目光,根本没脸见人好吧!

    “啊……你干嘛?放我下来!”

    下一秒,门边儿已经整个人悬空被雷刚扛起,扛麻袋包似的扛在肩头上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