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爸对儿子雷刚对自己的态度大为光火,不由分说的朝他一同怒吼。

    雷刚一脸无辜的看着父亲,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自己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惹着他了。

    “臭小子!”

    雷爸也是军人出身,脾气出了名的火爆,只除了在自己老婆面前是只温顺的小绵羊,在外人和两个儿子面前,从来都是扮演严厉且苛刻的角色。

    见雷刚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更加火大了,伸手啪的一下狠狠的拍在雷刚后脑勺上,“我说你小子反应怎么这么迟钝,吃错药了!”

    “爸!”

    还是头一次,被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自己,尤其还是当着门边儿的面,雷刚脸上明显的有些挂不住了,不由得黑了黑。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门边儿,只见门边儿正一脸揶揄的表情看着自己,心里有火又无法发作,只得郁闷的端了酒杯独自喝闷酒。

    雷妈妈担心雷爸再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把儿子面子都给丢进了,赶紧伸手捅了捅自己老公,指着门边儿说道:“老雷,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漂亮姑娘叫门边儿,是刚子的女朋友。”

    门边儿听见雷妈妈这么跟雷爸介绍自己,心里美的冒泡了。

    面上还是装的很镇定,很自然的对着雷爸爸笑道:“伯父好,我叫门边儿。”

    “门边儿?”雷爸上下打量着门边儿,“你不是刚才明子婚礼上的伴娘吗?你跟刚子认识多久了,也是姓门的,跟老门家什么关系啊?”

    雷爸是个心直口快的男人,心里有什么疑问就一股脑儿的问了出来。

    雷妈妈脸上觉得有些挂不住,这些问题本来应该是她来问的,只是才见面,又是在这种场合,实在不太适合问这些问题。可是没想到倒被自己老公问了出来,这着实有些不合时宜啊!

    “咳咳……”

    不待门边儿说话,雷妈妈就兀自轻咳了两声,将话题接了过来,“老雷,哪有你这样的,你调查户口呢?要不要人家姑娘把祖宗八代都跟你汇报一下啊?才见面,又是在你小儿子婚礼上,你觉得谈这些合适吗?”

    说着瞪了雷爸爸一眼,又转过脸笑着对门边儿说道:“你别在意啊,你伯父就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别跟他一般见识。”

    “没事的伯母,我倒觉得伯父人很豪爽,很真实。”门边儿说着,又转身对雷爸说道:“我虽然姓门叫门边儿,但是我跟那边的门家没任何关系,不过是碰巧同姓罢了。我跟雷刚,我们认识应该差不多快五年了吧?是吧,雷刚?”

    说着还忍不住的朝雷刚看了一眼。

    雷刚一脸阴沉着,瞪了她一眼,心说不说话没人会拿你当哑巴吧?

    “刚子,你们认识都五年了?这么久了?”

    雷爸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儿子,这小子藏得够深的啊,交女朋友五年了,家里人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雷刚气得额上青筋直跳,这种时候却也无法否认。

    门边儿的话没有错,要是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算起,到现在确实差不多快五年了。

    可是事实根本不是她说的那个样好吧,她这话里明显有误导爸妈的嫌疑。

    “小子,老子问你呢,你今天怎么回事,脑子被门挤了,反应怎么这么迟钝?”

    雷爸看着雷刚,不由的皱了皱眉。

    雷刚今天的表现实在太让他失望了,身为一个优秀的侦察兵,又是特种部队大队副队长,这种反应速度,实在太给他丢人了。

    “嗯!”

    雷刚闷声哼了一声以示回答。

    “嗯什么嗯,是说你跟这姑娘认识已经五年了,还是说你脑子被门挤了?”

    雷爸气得吹胡子瞪眼。

    雷刚心里觉得压抑的不行,这种场合实在让他有些呆不下去了。

    “爸,有完没完了!”

    雷刚也是个急脾气的男人,从一开始坐下,就被雷爸一直训斥到现在,心里一直强压着怒火,现在雷爸更是变本加厉,让他实在忍不住了。

    “你小子,胆肥了是吧,敢顶撞你老子了!”

    雷爸啪的一拍桌子,人已经站了起来。

    雷妈一看两父子要急眼,赶紧站起来打圆场,一把将雷爸拉住重新坐下,“老雷,你干什么啊,有什么事回家再说,这是什么地方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是要让明子和小玮两个人这婚结不痛快是吗?”

    几句话,把雷爸冲上脑门儿的怒火压了下去,也让他冷静了下来。

    坐在那儿也不再说话了,看着雷刚直运气。

    门边儿桌子底下,伸手偷偷的拉了拉雷刚的衣角,小声道:“别生气了,笑一个,今天可是你弟弟结婚的大好日子,别给人家添堵。”

    雷刚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心说还不都是你惹的祸,你要是不胡闹的跑来当什么伴娘,也不至于弄得我现在这么尴尬!

    门边儿当然明白雷刚那眼神儿的意思,只是她才不后悔自己来当这个伴娘呢。

    相反的,亏得她来了,不然雷家的人,还一直都不知道她的存在,现在好了,她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这个丑媳妇也终于在雷家家长面前露脸了。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当她是透明人!

    “伯父,你别生雷刚的气,他刚刚更跟我生气的,心情不好,对你态度就差了点,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别跟他计较了。”

    门边儿说着,主动的端起一杯酒来,站起身,朝着雷爸举过去:“我敬伯父一杯,算是替雷刚向你赔不是了,你就别生气,原谅他吧。”

    雷爸本来也不是一个死较真的人,不过是一时气不过雷刚对自己的态度,现在看到门边儿这么懂事的给父子俩从中调解,当然懂得就坡下驴的道理。

    立马儿换了张笑脸,说道:“这姑娘真懂事,比刚子强多了。伯父给你面子,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说着举起酒杯一仰脖喝了下去。

    门边儿见雷爸爸干了,自己也一口干了杯中白酒,因为喝得太急,酒又辣又呛,一口被呛住,忍不住的猛咳起来。

    雷刚看得有气又疼,下意识的伸手拍打着她的后背,嘴上还忍不住的抱怨着:“你会喝酒吗?喝什么喝,显你本事是吗?以后不许喝酒了,听到没!”

    语气虽然听上去恶狠狠的,但字里行间流露着对门边儿的关心和担心。

    门边儿不由得脸一红,默默的点了点头,朝他顽皮的吐了吐舌头,老实的回答:“知道了。”

    雷妈妈见自己儿子如此表现,心里乐得都开了花,看来自己大儿子的好事也不远了。

    只是门边儿才十九岁,距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有一年,就算再快,也还要等一年。

    哎呦,好煎熬哦,本来想着两兄弟一起办婚礼的,结果还是有早有晚了。

    雷爸也被自己儿子刚才对门边儿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关心给惊着了,瞪大一双眼睛,一脸诧异的看着雷刚,震惊的已经不会说话了。

    门玥玮和雷明过来的时候,门边儿刚刚喝完了一杯酒,雷刚正在给她拍打着后背。

    看到两人这一幕,门玥玮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看来自己将来真的得管比自己小好几岁的门边儿叫嫂子了。

    真不知道这究竟是自己的幸运呢还是不幸!

    “爸妈,”门玥玮笑着看着自己公婆,甜甜的叫了声。

    刚才典礼的时候,其实已经叫过了,美其名曰改口,雷家二老还一人给了她一个厚厚的改口费的红包。

    反正两家一直都有交往,门玥玮从小就跟雷家人都熟悉,现在只不过是改了个称呼而已,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别扭的。

    雷爸和雷妈,对门玥玮那也是从小看到大的,心里一直喜欢这姑娘,现在小儿子终于和她结婚了,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心里自然都是高兴的不行。

    “小玮,来了,坐这儿,坐妈旁边来。”

    雷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个位子,让门玥玮坐下。

    现在雷妈左边是门玥玮,右边是门边儿,雷妈左看看右看看,看着一个儿媳妇和一个认定了的准儿媳妇,心里别提多美了。

    门玥玮看着门边儿,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尴尬。

    看婆婆的意思,心里已经同意了门边儿和雷刚的事情,看来门边儿将来也是一定要嫁进雷家,和自己做妯娌了。

    虽然心理上早就有所准备,但是看到比自己小五六岁的还是个小屁孩儿的门边儿,想着将来得管她叫嫂子,这种事情怎么都无法让人高兴起来。

    “门边儿能来当小玮的伴娘,你俩关系也一定很好吧?”

    雷妈妈还沉浸在两个漂亮儿媳妇的幻想当中,想着两个人都那么漂亮,又本来就是关系很好的姐妹,将来做妯娌一定也错不了。

    自己家两个儿媳妇和和气气的,就真的能做到家和万事兴了,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嗯,是啊,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不光跟小玮姐是好朋友,跟她嫂子桑枝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门边儿说的一脸诚恳,让门玥玮都不忍心说自己跟她其实并不是很熟悉。

    “是吗?那真是缘分啊,你跟我们雷家,那也是注定了缘分啊!”

    雷妈妈一听,更高兴了,看着门玥玮和门边儿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门玥玮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只好配合着一张笑脸,嘿嘿傻笑着。

    雷刚见到门边儿和自己母亲聊得如此投机,忍不住头大。

    看母亲这样子,心里已经认定了门边儿是自己女朋友了。

    现在这种场合,自己站出来否认,无疑是不明智的,也只好保持着沉默,等以后找机会再跟自己父母解释清楚了。

    雷刚这儿正闹心着,门少庭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先是跟雷家父母道了喜,然后看着雷刚,只一眼就看出他心里的烦恼来了。

    兄弟就是兄弟,兄弟有难他岂有不帮的道理。

    伸手拍了拍雷刚的肩头,说道:“刚子,有点事想跟你说一下,借一步说话。”

    说着抱歉的朝雷家父母点了点头,不由分说,一把将雷刚拉了起来,拽着他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