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僻静处,门少庭抽出一支烟扔给雷刚,“来一支吧,我知道你现在需要这个。”

    雷刚毫不客气的接住,掏出打火机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拿着打火机打开关上,打开关上,如此反复的玩着。

    “看得出来,你现在心情很烦躁啊!”

    门少庭的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雷刚瞪了他一眼,又吸了一口烟,才淡定的悠悠说道:“落井下石可不是兄弟所为,别忘了,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上的,关键时刻,看你表现了,不然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门少庭挑了挑眉,他当然知道雷刚口中所谓的自己的把柄是什么,还不就是自己和桑枝假戏真做的那场婚礼视频风靡网络的那件事嘛。

    没错,就是门少庭让雷刚暗地里传到网上去,并大肆转发的。

    “威胁这种事,好像也不是兄弟所为吧?”

    门少庭语气倒是满不在乎,但是雷刚看得出来,别看他嘴上说的轻松,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似的,但是其实心里也是纠结和担心的。

    说到底,当初是他门少庭设计了桑枝,桑枝才在没有任何感情的情况,稀里糊涂的跟他领了证。

    这事要是让桑枝知道了,她究竟会是什么反应,门少庭心里没有底。

    他一直瞒着桑枝,瞒着所有人,其实就是因为心里不确定,不知道桑枝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跟他翻脸。

    所以,雷刚就是看中了门少庭这处软肋,才敢跟他如此放肆的。

    雷刚扯了扯嘴角儿,“把你放心,只要你够意思不落井下石,我就绝对够意思,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带进骨灰盒里。”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拍在雷刚肩头上,“我说,其实门边儿除了岁数小点,你娶了有可能会被人嘲笑说老牛吃嫩草之外,别的怎么看你都是赚到了。”

    雷刚蹙了蹙眉,“你还说?非得要落井下石吗?”

    他就知道,门少庭这个男人,自从结婚之后就变成了妻奴。

    桑枝摆明了是想着帮门边儿的,不然也不会请门边儿来当门玥玮的伴娘了。

    雷明他不知道,但是门玥玮也一定是心里默认了的,不然怎么会帮着门边儿瞒着自己,要是他早知道门边儿会来当伴娘,别说伴郎了,他一定会找个借口让自己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雷明和门玥玮的婚礼上,这样一来就避免了今天的尴尬了。

    可是,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有要是,如果,这些假设都已经不可能成立了。

    现在的情况,雷刚想想就觉得头大。

    就他那对活宝父母,今天见到了门边儿,又都对她十分喜欢,以后还不定怎么逼迫自己呢!

    看着雷刚一筹莫展的样子,门少庭忍不住想笑。

    印象当中,跟雷刚认识二十多年来,他人前人后总是一副处事不惊镇定自若的表情,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如此的苦恼,居然还是因为儿女私情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他想不笑都难。

    “我说,你真的就对门边儿那姑娘一点好感都没有吗?可我看着你对她的事情可是在意的很,不想对她没感情的啊。”

    门少庭适时的提醒着雷刚,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尤其感情这种事情,往往当事者自己反倒明白的更晚一些。

    “说什么呢?她还是个小孩子,我一直当她是晚辈,或者妹妹看待,你别没事跟着你媳妇她们瞎起哄行吗?”

    雷刚瞪了门少庭一眼,门少庭自己刚才都说了,要是他跟门边儿在一起了,都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自己怎么可能笨到落人话柄呢,以后还要不要在部队上混了!

    “真的吗?”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抽了抽嘴角,“其实算算你不过也就比她大八岁,比起那些大个十几二十岁的差太远了,严格来说,也算不得老牛吃嫩草,你放心,我保证队部的首长、兄弟们不会因为这个笑话你,他们最多对你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

    雷刚鼻腔里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你想太多了,我对她的感情绝对不是爱情!”

    可是至于自己对门边儿是什么感觉,雷刚自己心里其实也糊涂着。

    他一直认为,门边儿救过自己的命,对自己就是救命恩人。

    那时候,自己看她不过就是一个大人看待一个孩子的感觉。

    之后,虽然没过多久,门边儿相依为命的爷爷奶奶相继辞世,门边儿无依无靠,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找到了自己。

    自己也就想也没想的收留了她,那也是因为她当初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原因,他就觉得,自己现在有义务好好照顾她,让她受到良好的教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其他的,他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

    可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门边儿会对比她大八岁的自己产生感情,还那么笃定,她对自己的感情就是爱情。

    其实就连雷刚自己都怀疑,门边儿对自己的感情怎么可能是爱情呢?那不过是一个孤单无依的小女孩儿,在看到生的希望时候,对自己产生的依赖的感觉罢了。

    雷刚一直认为,等门边儿长大一点,再长大一点,等她有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接触了更多的人之后,就会遇到那个让她真正动心,真正想组成家庭过一辈子的男人。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所以,尽管门边儿对雷刚一直表现出很明显的追求愿望,也明里暗里的跟他表白无数,但是雷刚还是坚守着自己内心那道防线,不可逾越。

    “是吗?”门少庭的语气明显的怀疑,在他看来,眼前这货根本就是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深陷进对门边儿爱情,但是直到现在还不自知。

    不知道要不要他这个做兄弟的来好心的提醒一下呢。

    “我问你,你现在几岁了?”

    门少庭一脸的气定神闲。

    “擦,我几岁你不知道吗?”

    雷刚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又狠狠的吸了两口烟,然后狠狠的掐灭,扔进了垃圾箱里。因为他忽然想到了,门边儿不喜欢他抽烟,不喜欢闻到他身上有烟的味道。

    她说,讨厌男人身上有烟的味道,刺鼻的臭,难闻死了。那些说什么男人身上有烟草香味的男人才叫男人的女人,根本就是变态!

    想到门边儿,雷刚的嘴角儿不由自主的抽了抽,无声的笑了笑。

    这一细微的表情变化,丝毫没有逃过门少庭一双锐利的眸子。

    “二十七,二十七岁的大龄未婚男青年,你有没有想过,自从遇见门边儿,或者说门边儿来京城找到你之后,你对别的女人可曾有动心过?可曾想过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你这个年龄的大男人,对别的女人没有欲望是不正常的一件事?”

    门少庭一脸浅笑的耐心的给他分析着。

    雷刚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少庭,被他脸上的笑容,笑得有些毛骨悚然。

    “你别跟我笑了行吗?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笑面虎,不笑还好,一笑,谁知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门少庭没别的能耐,就只整人的招数让人防不胜防,一个不留神儿就着了他的道儿。

    所以大家平时是宁可得罪神仙,都不愿意得罪这位看似一脸和气的少爷。

    门少庭无辜的耸耸肩,“没什么,就是给你分析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别说做兄弟的不关心你,现在要想断了门边儿的念头儿,同时又封住叔叔阿姨的嘴巴,唯一的办法,就是你赶紧找个女朋。”

    “找个女朋友?”

    雷刚显然被门少庭的话吓到了。

    他还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就连当初去参加桑枝他们公司的什么军民欢乐会,也是被门少庭赶鸭子上架,逼着硬着头皮才去的。

    而且去了也不是为了相亲,不过就是凑个人数,结果还被门边儿给搅和了。

    “对啊,唯有如此,你才能让门边儿彻底对你死心,也才能让你父母认为门边儿是你女朋友的事情,不攻自破。”

    门少庭越想越觉得这事情很有意思,不由得笑了,拍着雷刚的肩膀说道:“怎么样,要不要兄弟帮你物色一些女朋友的人选啊?”

    雷刚伸手一把将门少庭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甩开,闷声哼了一声,有些不悦的说道:“谢了,不用。”

    不知道为什么,雷刚只是心里本能的排斥门少庭的馊主意。

    “为什么不用?我的主意不好吗?”

    门少庭继续不动声色的察言观色。

    自己这兄弟的表现更加让他笃定,他对门边儿根本就是有感情的,他之所以迟迟不肯面对自己的问题,不找女朋友,不谈恋爱,不提及婚事,根本就是脑子里下意识的在等着门边儿长大。

    “什么狗屁馊主意,不可能的,门边儿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前,我不会考虑个人问题!”

    雷刚丝毫不带犹豫的坚决的说道。

    “为什么?”

    门少庭追问着。

    “我不想我的事,影响到她的学业。”

    雷刚说的理所当然。

    门少庭不由得摇头,长叹了口气,“算了,随便你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我觉得你是没救了。”

    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婚宴厅走去。

    雷刚不明所以的跟在后边,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没救了!”

    回来的时候,婚宴已经接近了尾声,雷明和门玥玮,以及门正夫妇和雷家父母,都已经站在门口谢礼送客。

    客人们正在陆续的离开,桑枝和父母还在聊着天,想着等宾客们走得差不多了,他们再走。

    门少庭走过来和自己岳父母打着招呼,“爸妈,你们吃好了吗?我这儿一忙活,也没顾得上照顾你们,你们别见怪啊!”

    “这说得什么话,你妹妹结婚,你这当哥哥的忙活也是应该的。我们都是自家人,跟我们还客气什么!”

    莫青莲见到门少庭,就忍不住的打心里喜欢。

    桑枝笑了笑,说道:“少庭,你一会儿还有事吗?我想去爸妈那住两天,正巧中药也吃完了,想着让爸爸再给配几副。你要是没事,就开车送我们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