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想着,自己公婆和老爷子是有司机的,不用回家不用门少庭操心,要是他没事,正好可以送自己父母回家。

    “我没事,待会儿我送你们回去,正好也好久没去爸妈那边看看了,有点怀念爸爸的手艺了呢。”

    门少庭说的一脸灿烂,那表情真是乐意之至。

    又陪着桑枝父母聊了会儿天,见自己父母已经送走了宾客回来,这才起身,说道:“爸妈,咱们这会儿走还是再等等?”

    莫青莲和桑梓见亲家回来了,便又说了些道喜的话,唠了几句家常,便告辞要走。

    门老爷子看了眼门少庭,说道:“少庭现在也没什么事,就让他送你们回去。”

    老爷子多精明的人啊,不用门少庭说,他也看得出来,桑枝想要回娘家住几天,正好,他就做个顺水人情了。

    莫青莲和桑梓谢过门老爷子,和桑枝一家人出了酒店。

    “爸妈,枝枝,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开车过来。”

    酒店门口,门少庭笑着说道。

    桑枝挽着母亲的胳膊,点点头,“快点哈!”

    桑枝和父母边闲聊着边等着门少庭开车过来。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不知不觉的停在了酒店门口,车窗玻璃无声的降落下来,一支黑洞洞的枪口,瞬间对准了正一脸兴高采烈的桑枝的心脏。

    不觉危险靠近的桑枝,正面正对着枪口,将自己完全的置于人家的射击范围内。

    几乎是一瞬间,只听砰地一声,一颗子弹速度的朝着桑枝的心脏方向飞射而来。

    与此同时,也几乎是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扑过一个人影,一把将桑枝抱住,却将他自己的后背扔给了那颗子弹。

    “嗯……”伴随着一声闷哼,桑枝感觉搂住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僵直迟钝。

    瞬间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桑枝马上大声的哭喊着:“门少轩,门少轩,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啊!”

    桑梓和莫青莲也从刚才的突变中终于缓过神来,一起跑向桑枝,将她从门少轩的怀里拉出来。

    “枝枝,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莫青莲一脸担心的看着桑枝,上下打量着她,“啊,血,你流血了!”

    见到桑枝胸前一抹刺眼的鲜红,莫青莲以为桑枝受了伤,吓得眼泪瞬间淌了下来。

    “妈,我没事,我没受伤,血是门少轩的。”

    桑枝起身,推开母亲,转头又奔向门少轩。

    桑梓正帮着他做紧急止血。

    “枝枝,快,打急救电话,中枪位置太危险,血暂时止住了,但是维持不了太长时间。”

    桑枝慌乱中居然找不到电话,正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门少庭开着车过来了。

    “怎么回事?”

    虽然那支枪是带了消,音器的,但是敏感的门少庭还是隐约触及到了一丝的不对劲儿。

    急忙开了车过来,见到一片混乱的现场,也是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拉过桑枝,急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桑枝慌乱的摇着头,哭喊着,“我没事,快就门少轩,他中枪了!”

    “门少轩?”

    门少庭这才注意到岳父怀里搂着的那个男人。

    两步走过去,从桑梓手里接过受伤的门少庭,说道:“你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酒店门口发生枪击事件,顿时便乱作了一团。

    门家人和雷家人忙活完,正从里边走出来。

    门老爷子看到有些混乱的现场,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桑枝哭的泪人似的说不出话,桑梓还算镇定,说道:“有人对枝枝放暗枪,被一个叫门少轩的男子救了,但是那男子中枪了,少庭已经背着他上车去了,要送他去医院抢救。”

    桑梓说完,顾不得多说什么,转身对莫青莲和桑枝说道:“你们自己打车回去,小心点,我跟少庭一起去医院,路上有什么紧急情况我还能帮下忙。”

    说着朝门家人点点头,便追着门少庭停车的方向过去了。

    门老爷子听见门少轩三个字,整个人的神情就已经呆滞了。

    桑枝担心的上前扶住老爷子,哭着问道:“爷爷,你没事吧?”

    门正和林雅然也是一脸的担心,上前搀着老爷子,问道:“爸,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半晌,门光荣才缓过神儿来,拍了拍桑枝的手,说道:“没事,爷爷没事。”

    然后又转头看着门正,说道:“开车,去医院。”

    门正不敢耽误,让司机张师傅赶紧将车开了过来。

    “妈,我也陪爷爷去医院。”

    她不放心,门少轩万一有个什么,自己可怎么有脸在待在门家,怎么有脸面对门老爷子。

    她甚至希望,门少轩没有跑出来替自己挡那一枪,希望中枪倒下的是自己。

    莫青莲了解女儿的脾气,现在人家因为救她身上中了枪,生死未卜的,她心里一定不安心的,去医院也是应该的。

    “妈陪你一起去。”

    说着伸手握住桑枝的小手,转而对门老爷子说道:“爷爷,您也别太担心了,那孩子吉人天相,不会有什么事的。”

    门光荣点点头,桑枝和莫青莲陪着老爷子坐了张师傅的车,直奔医院而去。

    门正和林雅然回头又和雷家爸妈说了几句抱歉的话,“亲家,对不住了,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也清楚的,少轩是门家的孩子,我们不能不管,必须去医院,咱们改天再聚吧。”

    本来两家说好的,晚上一起吃饭,好好聚聚,因为自从雷明和叶藜那件事之后,门家和雷家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在一起聚过了。

    雷家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自然了解,赶紧点头,“别说这种见外的话,你们快去忙你们的,以后咱们还有的是时间。”

    说完,雷家父母又嘱咐了雷明和门玥玮几句,便独自开车离去了。

    门玥玮因为听说堂兄中枪了,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她深知门少轩对于爷爷的重要性,心里也是十分担心,更何况,自己家里人都去了医院,她又怎么可以不去呢?便和雷明决定要一起去医院看看。

    “等等,我跟你们一起去。”

    雷刚叫住雷明,有些犹豫,但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毕竟门少庭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兄弟家里出了事,他不知道也就算了,这遇上了,怎么也要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

    “我也去。”

    见雷刚要去医院,门边儿自然也不会落下。

    于是雷刚兄弟一行四人也开车来到了医院。

    桑枝和门光荣赶到的时候,门少庭和桑梓正坐在楼道的椅子上,眼巴巴的盯着手术室亮起的红灯发呆着。

    门少庭和桑梓,因为都抱过或背过门少轩,衣服上都染了血渍,看上去有些瘆人。

    桑枝在母亲的搀扶下,和门光荣走了过来。

    后边紧接着,门正和林雅然也到了,相继赶来的就是雷刚兄弟和门玥玮还有门边儿。

    “情况怎么样了?”

    桑枝一脸担心的问道。

    门少庭瑶瑶头,说道:“不知道,还在手术中,情况可能不太乐观。”

    说这话的时候,门少庭一脸担心的看着爷爷,生怕他受不了这刺激,在发生什么意外。

    没想到门光荣却显得格外镇定,挥挥手说:“你不用看我,我没事。他也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他。”

    “爷爷,还是坐下再说吧。”

    桑枝扶着门老爷子坐下。

    雷刚走上前来,抻了抻门少庭的衣服,说道:“走,一边聊聊去。”

    门少庭看了他一眼,明白他要说什么,点点头,跟着他走到一边的角落。

    “知道是谁干的吗?”

    这会儿换做雷刚给门少庭递烟了。

    门少庭接过烟,看了一眼,又重新塞回雷刚的烟盒里,还给他,“这里是医院,禁止吸烟。”

    雷刚扯了扯嘴角儿,“你倒淡定,你没见桑枝和你家老爷子都担心的什么似的。”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看了那边一眼,说道:“担心有用的话,门少轩就不必躺在手术台上了。”

    雷刚点点头,也对,“知道凶手是谁吗?”

    门少庭的眸子慢慢眯起,透露出一丝危险的讯息。

    “还不清楚,也许有个人会知道。”

    “谁?”

    桑枝见门少庭和雷刚去了一边说话,突然想到白慕风跟自己说的话。

    有些追悔莫及的心里责备着自己,怎么就不想着早点告诉门少庭呢?如果早点告诉他,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悲剧发生了。

    慢慢的走过来,有些犹豫的看着门少庭。

    “枝枝,你怎么过来了,有事?”

    门少庭有些担心的看着她,终于和门少轩见面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门少轩为了她挡了一枪,他不知道桑枝现在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对他的爱又复燃了,这一念头儿,让他有些担心。

    见桑枝有些犹豫,雷刚以为是自己在她不方便说说话。

    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个,你们先聊,我先回避一下。”

    说着转身要走,却被桑枝一声叫住,“不用,雷刚,不用走,我就是有个事情,早该告诉少庭的,一直没顾得上跟他说,现在说,估计也有些晚了。”

    听他这么一说,门少庭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要跟我说什么?”

    有些担心的问道。

    雷刚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桑枝,不知道她是有什么事情要跟门少庭说,还说现在说已经晚了,究竟是什么事呢?

    桑枝看了门少庭一眼,说道:“白慕风之前让我提醒你,要你小心点一个叫王二的男人,他说那个人跟你有仇,发誓要报仇。上次门少轩和白慕风绑架我,为的就是要跟他做交易。”

    说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说道:“哦对了,那次你也去了,那个叫王二没有被抓是吗?”

    桑枝想,应该是的,没有抓住王二,不然白慕风也不会那么说,不知道今天这个枪击事件是不是和他有关?

    “你要跟我说的是这个?我还以为……”

    门少庭的嘴角儿不自觉地抽了两下,他还以为是关于门少轩的事情。

    “嗯,不然你以为我要说什么?”

    桑枝一脸疑惑的看着一脸奇怪表情的门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