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有些别扭的说道:“没,没什么。”

    头一次看到他如此吃瘪的表情,雷刚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门少庭瞪了雷刚一眼,刚要说什么,却见手术室的门呼啦一声被人从里边拉开了。

    桑枝第一个冲了过去,门少庭担心她发生意外,后边紧紧跟着。

    “医生,怎么样了?里边的人,怎么样了?”

    桑枝几乎是颤着声音问道。

    护士看了看着呼啦一下围拢过来的一群人,不由得皱了皱眉。

    她在医院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阵势,看来里边的人来头不小啊!

    “病人失血过多,需要大量输血,但是他血型特殊,属rh阴性a型血,目前我们医院血库这种血型不多,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有符合的血型的,赶紧去验血室化验,准备献血吧。”

    护士说完,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便转身匆匆的返回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大家才从刚刚的震惊中苏醒过来。

    rh阴性a型血,罕见的熊猫血,门少轩居然是熊猫血,这是老天开的玩笑吗?

    桑枝不由得感到一阵绝望,这个时候上哪里找他的亲人,真正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早已不在人世了。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和他没什么关系,虽然他姓门,但却和门家人没定点的血缘关系。

    这是老天不给门少轩生的机会了吗?

    桑枝忍不住仰天长叹,“怎么办?怎么办?门少轩,你为什么要冲出来挡那一枪,为什么?”

    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哗哗的落了下来,门少庭的心不由得沉了又沉。

    “刚子,打电话回部队,问问有没有符合血型的人,让他们都给我过来献血!”

    门少庭的声音低沉而严肃,雷刚的心也不由的一阵揪紧。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掏出手机,去一边打电话了。

    这时候,谁都没有在意的门边儿走了出来,淡然的说道:“我是rh阴性a型血,我可以先给他输血。”

    说完,又看了看桑枝,伸手拉住她的手说道:“枝枝姐,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然后又转头看了一眼雷刚,只见雷刚也正一脸惊愕的看着她,淡淡的朝他笑了笑,说道:“雷刚,你陪我去验血吧,我一个人有点怕。”

    毕竟献血这种事,不像验血,只需要一点点,这可是真正的从身体里往外抽血,门边儿就是再勇敢,想到自己血管里的血被不断抽出来的样子,还是有些胆怯的。

    “小姑娘,谢谢你。”

    门光荣有些动容的看着门边儿,虽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虽然才第一次见她,但是她的义举,却让老爷子十分欣赏。

    这年头儿,这么勇敢又善良的姑娘不多了,更何况,她看上去一个还不足二十岁的小姑娘呢!

    门边儿看了看老爷子,笑道:“爷爷客气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只不过是献点血罢了,多吃点就又补回来了,没什么的。”

    说着,挽起雷刚的胳膊,拽着他往采血室走去。

    门玥玮和雷明有些不放心的跟了过去。

    化验的结果,门边儿的血符合捐献标准,开始准备鲜血了,门边儿将胳膊伸出去,下意识的将头扭向一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雷刚。

    雷刚被她盯得有些发毛,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别逞强,要是盯不住就说话,没人会怪你的。”

    门边儿淡淡的笑了笑,点点头,没有说话。

    门少庭联系了部队,找到了几个符合捐献条件的战士,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来。

    听到这个消息,桑枝和门老爷子同时松了口气。

    血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看手术情况和门少轩自己的造化了。

    老天保佑,让门少轩千万挺过这一关吧!

    门边儿献完血,原本红润的小脸儿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因为坚持献了超过她自身负荷的过量的血,门边儿在站起来的瞬间,觉得眼前一黑,便晕倒在雷刚的怀里。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打着点滴。

    身边是一脸担心的雷刚,还有将来很有可能是自己弟妹实际年龄却比自己大的门玥玮。

    “你醒了,头还晕不晕,饿不饿,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没有?”

    雷刚一脸关切的问道。

    真是个傻姑娘,一次献那么多的血,她以为自己是铁打的身子吗?

    门边儿笑着摇摇头,有些虚弱的说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别担心。”

    门玥玮看着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感激,更有敬佩,反正挺复杂的。

    “门边儿,谢谢你,我替我们全家谢谢你。”

    “说这干什么,什么谢不谢的,又不是什么大事。”门边儿满不在乎的挥挥手,她最怕的就是别人跟她客气,别人跟她一客气,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了,那个门少什么的,手术做完了吗,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吗?”

    她可是下了老本,输了那么多血给他,要是还没把他救回来,那她那些血不是白流了,不是亏大发了!

    门玥玮点点头,“手术很成功,子弹被取出来了。大夫说,幸亏送来的及时,抢救及时,子弹穿过后背就离心脏紧紧不到半公分的距离,还好偏差了那么一点,不然,他真的就没救了。”

    门玥玮说着,忍不住的又对门边儿连声道谢:“说到底,要是没有你那些血,他的命还说不定能不能救回来,你是他的救命恩人,我们门家全家上下对你都是感激不尽的。”

    门边儿听着忍不住的一阵白眼儿狂翻,“行了行了,又来了,你没事吧,没事就赶紧回去吧,别忘了今天可是你的大好日子,人家新郎官还等着跟你洞房花烛呢!”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揶揄的看了一眼才赶过来,正在门口一只刚迈进来的雷明。

    门边儿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刚好飘到雷明耳朵里,雷明听了,纵然活了二十七年的一个大老爷们儿,也忍不住的有些害羞的红了脸。

    “新郎官来了,呦,新郎官害羞了呢!”

    门边儿是那种比较喜欢开玩笑也开得起的姑娘,不像有些女孩子似的,装模作样喜欢扮演淑女玩矜持。

    她和桑枝一个共同点,就是活的真实,喜欢将自己的真性情表现出来,不会拿捏造作。

    雷明腼腆的朝她笑了笑,这个小姑娘,将来可是极有可能成为自己嫂子的女人,得罪不得。

    “没事就快回去吧。”

    门边儿催促着门玥玮和雷明,这话说的也够直接的,怎么听都觉得像是在轰人的节奏。

    门玥玮扯了扯嘴角儿,看了一眼雷刚,又看了看门边儿,笑道:“你是想着把我们赶走了,然后跟大哥过二人世界吧。得,理解,雷明咱们得识趣,人家都轰咱们了,咱们再待下去可就显得没意思了。”

    说着拉着雷明就要走,走到门口,又忍不住转过头来,跟门边儿说道:“好好休息,养好身子,别像现在这样是的,看上去一阵风就能把你吹倒了,好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

    门边儿挥了挥手,“快走吧,啰嗦!”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很高兴的,她知道,通过这件事,门玥玮应该已经从心里接受了自己。

    误打误撞的,这件事倒成全了她的好事了!

    心里想着,不由得偷眼看了看雷刚,见他也正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望着自己,不由得挑了挑眉,顽皮的笑了:“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是rh阴性血,我怎么不知道?”

    雷刚心里是有些生气的,门边儿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差不多快五年了,以前只知道她是a型血,却不知道她是rh阴性a型血。如果不是这次门少轩受伤,她献血救人,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他很难想象,万一有一天,门边儿发生什么事情,需要输血救治的时候,却发现她是罕见的熊猫血,因为找不到血源而耽误了救治,那该怎么办?

    “呃……呵呵,我想吃苹果,能帮我削个苹果吗?”

    门边儿眼睛看着桌上的苹果,自己不过是输个液,也不知道是谁买了水果送过来。

    她猜想,一定不会是雷刚,应该是桑枝吧,这些人里,就属她最细心了。

    雷刚没有理会门边儿转移话题的话,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门边儿心虚的嘿嘿傻笑着,不告诉你还不是不想你担心嘛,笨蛋!

    “我以前也不知道啊,还是前不久学校刚刚组织的一次体检时候才知道的。那啥,你不是忙嘛,没机会跟你说。”

    “没机会?才知道?你长这么大就体检过这一回吗?”

    这姑娘,根本不会说谎话好不好,她自己难道不知道她说谎话的时候会脸红吗,还有那双眼睛,闪烁的厉害,这些都是她说谎的表现。

    门边儿自觉谎言被当面戳破,没脸再继续编下去,也根本编不下去了。

    头一歪,靠在枕头上,闭上眼睛说道:“困了,先睡会儿。”

    “为什么不告诉我?”

    雷刚加重了语气,最讨厌她这样,有什么事不说,闷在心里,跟他之间究竟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门边儿被追问的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睁开眼,瞪视着雷刚,说道:“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我什么人?”

    一句话,把雷刚噎了个正着。

    好像喉咙了卡了一团毛线似的,咽不下去吐不出来,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是啊,自己是她什么人,凭什么要求她事无巨细的跟自己汇报?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现在怎么说,也算她半个监护人吧?

    虽然没有上升到法律程序,但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自己,自己怎么说也该是有权利也有责任知道了解她的一切的。

    这一切,不光包括她的学习,生活,还有感情,甚至交往的朋友等等,当然这个罕见的熊猫血也一定是包括在内的。

    为什么呢?因为她是熊猫血,因为这血型罕见,因为万一发生了意外,这血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必须要做到未雨绸缪!

    “你说我是你什么人?”

    雷刚的脸黑了又黑,有些生气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