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窗外夕阳无限,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边的云彩,照耀的室内一片暖昧的橘红。

    门边儿被雷刚质问的有些词穷,瞪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干脆将被子往头上一蒙,赌气的说道:“不知道!”

    她其实很想说,他是自己的男朋友,但是门边儿知道,真的这么说了,雷刚会更加恼火。

    反正说了还不如不说,干脆保持沉默吧!

    看着她将自己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的,雷刚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将她的头从被子里揪出来:“不怕把自己捂死啊!”

    “我死了不是正好,正好你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去找女人谈恋爱,然后结婚生子过日子了。”

    门边儿说着眼里不由得就充盈着泪水,感觉好委屈啊!

    自己自从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后,就开始了漫长的追夫行动。

    直到现在,算算时间,追了他也有差不多三年多了,前后明着暗着表白无数,都被他装傻充愣的蒙混了过去。

    从来没有给过自己明确的答复,既不说答应,也从未否认,却一直在逃避。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瞎说什么呢?”

    雷刚一脸黑线,感觉自己现在真的不能在这种问题上跟她较真儿,这孩子真是越来越难沟通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不是要吃苹果吗,坐起来,我给你削。”

    雷刚有些认命的将门边儿扶着坐起来,然后拿了只苹果,低着头专心的帮她削着。

    门边儿就那么傻呆呆的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门边儿来看,就算是古代的美男潘安宋玉也不及雷刚万分之一,没办法,她就是爱他,爱的深入骨髓无法自拔。

    门内两人默默无语着,谁都没有注意到门外徘徊已久的桑枝。

    桑枝很小心的听着里边的对话,内心颇为纠结和犹豫。

    思考了半天,决定还是先不说的好。

    默默的转身离开,回到门少轩的特护病房外。

    门少庭看到她一脸的纠结,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门少轩手术很成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而医生的理论是,正常情况下,三四个小时后,病人应该会醒过来,但也不排除有个别情况发生。

    对于医生这种话,大家都是见怪不怪的,医生嘛,从来不说非常肯定或者否定的话,一般都是说这种模棱两可可进可退的话,这是正常的。

    所以现在,大家都在外边等着,等着门少轩醒过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门正有些担心门老爷子的身体,劝慰道:“爸,这里我们在这守着就好了,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他一醒过来,我就给您打电话,然后您再过来也来得及的。”

    门光荣看了看门正,摇摇头,“我还是再等等看吧。”

    说到底,老爷子心里还是担心,担心门少轩万一有个意外可怎么办?

    其实说真的,真的要有个意外的话,就算他在这儿也是于事无补的,根本帮不上任何的忙,只会让大家担心门少轩的同时,还要担心着他罢了。

    桑枝看了众人一眼,有些犹豫的小声跟门少庭说道:“咱们去那边说吧。”

    说着指了指楼道尽头的拐角处。

    门少庭明白桑枝这是有话想要单独跟自己说,便点点头,拉着她走到了僻静处。

    “怎么了?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桑枝的父母见没什么事,已经告辞离开回家去了,而雷明和门玥玮,也在林雅然和门正的劝说下离开了。

    毕竟今天是人家两个人大喜的日子,怎么也不好要他们两个人在医院里一直待着吧。

    现在守在特护病房门口的就只有门光荣和门正夫妇了。

    桑枝有些纠结的又朝门口那边看了一眼,见爷爷和公婆丝毫没有在意这边,这才放了心。

    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你还记得方芳阿姨曾经说过,门少轩有一个遗落在外的女儿吗?”

    “嗯,之前听你说过,怎么了?”

    门少庭点点头,他没见过桑枝口中那个方芳阿姨。

    方芳来京城的时候,他正在外边执行任务,是门玥玮和桑枝为了捉父亲的奸才跟踪他到了酒店,然后见到了方芳。

    之前听到桑枝说起这段的时候,门少庭还忍不住的嘲笑她们,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居然还学人家玩跟踪,幸亏方芳不是什么坏人,否则她们两个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为此,门少庭还警告过桑枝,以后不准再干这种蠢事了!

    桑枝看着门少庭,表情还是如开始时候的纠结。

    “之前,小玮就怀疑过,门边儿会不会就是门少轩遗落在外的那个女儿。我因为她没有证据,只是凭空猜测,还嘲笑过她。”

    一边说着,桑枝抬手轻轻的拢了拢自己的额前的头发,才又说道:“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有所联想了。我记得我第一次见门边儿的时候,就总觉得这姑娘有些面熟,但是我肯定之前没有见过她,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门少轩的关系。仔细想想,门边儿有些地方真的跟他很像。”

    说着,一拍脑门儿,有些后悔的道:“哎呀,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门少庭一把将她的手抓住,说道:“你干什么啊?没事打自己玩!”

    “少庭,你相信我的直觉。之前的感觉,加上今天的事情,偏偏门少轩是熊猫血,而门边儿也是。难道这只是巧合吗?我觉得这巧合的也未免太戏剧化了吧?说不定门边儿真的就是门少轩和方媛媛遗落在外边的那个女儿呢!”

    桑枝双手紧紧的抓着门少庭的胳膊,一脸急切的看着他。

    门少庭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你的猜测或许有些道理,但是这种事情,还是要讲证据的。”

    “那怎么办,能不能让医院给他们做个亲子鉴定什么的?”

    桑枝急切的问道。

    她清楚,这种事情,只要门少庭肯帮忙,就一定不是问题。

    门少庭点点头,“跟我来。”

    说完拉着桑枝就往医生办公室走去。

    门少庭带着桑枝来到一个主任医师的办公室,敲门进去。

    李旭见到是门少庭,赶紧站了起来,笑道:“呦,那阵风把你吹来了?”

    说着将目光移向桑枝,“这是嫂子吧?你好,我叫李旭,你们结婚那会儿,我还在国外进修,也没赶得上参加你们婚礼。不过还好,一定能赶上参加你们宝宝的满月礼,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信啊。”

    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打量了一下桑枝隆起的肚子。

    看得桑枝囧的脸颊烧烫的难受,有些不自然的朝他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门少庭一把将李旭推开,瞪了他一眼说道:“少废话,满月酒自然少不了你的。现在哥们儿有事找你帮忙,你先办了这事再说。”

    一边说着,门少庭将李旭拉到一边,低声说道:“有两个人的dna比对,请你帮忙给做一下,但是要秘密的做,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李旭有些古怪的看了门少庭一眼,说道:“老大,你这不符合程序啊!”

    这不是让他为难嘛!

    俩人是多年的哥们儿了,李旭自然知道门少庭的脾气,不是万不得已,不会找到自己帮忙。

    以门少庭的身份关系,想要拿到哪个人的dna比对,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既然找到他,就说明这事真的不想让别人知道。

    “少废话,就说帮不帮吧?”

    门少庭挑了挑眉,一脸张扬的看着他。那意思,他要是敢说不帮,他真的就死定了!

    李旭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点头道:“行,帮,我帮还不行吗?”

    门少庭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跟李旭说了是谁之后,转身拉着桑枝就往外走。

    李旭气得后边直瞪眼,“我说,你就连个谢字都懒得说,是不是太过分了!”

    桑枝也觉得门少庭确实有些过分了,赶紧转头对着李旭笑道:“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李旭这才笑了笑,“还是嫂子识大体,我帮忙完全是冲嫂子的面子!”

    门少庭和桑枝回到特护病房门口,见到爷爷和父母,也并没有打算开口说些什么。

    还是林雅然有些纳闷儿的问道:“你们俩刚才干什么去了?是不是枝枝哪里不舒服?”

    桑枝赶紧摇头,说道:“没有,不是的妈,你别担心,我没有不舒服,我们刚才是去……”

    话没说完,便被门少庭抢了过去,说道:“我们刚才是去看门边儿去了,她给堂兄输了那么多血,不是都晕过去了嘛,正在输液呢,我跟桑枝就过去看看她有没有事。”

    听到门少庭这么说,门光荣才恍然道:“对啊,那姑娘怎么样,没事吧?真是好孩子啊,给素不相识的人输了那么的血,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你们真的得好好谢谢人家,多买点营养品给送过去,好好给人家补补身子。”

    “放心吧爷爷,我们会的。”

    对于门老爷子,门少庭说话向来恭恭敬敬的。

    “爷爷,您身体也不好,还是不要跟我们一起在这里等着了。让爸妈陪您回家歇着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等堂兄醒了,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还不行吗?”

    门少轩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桑枝觉得真心没必要这么多人在这里等着,尤其老爷子,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更不能累着了,待在这里有害无益。

    门少庭也符合着桑枝劝说门老爷子回家等消息。

    门光荣也知道自己在这儿,只会让大家担心。

    好在门少轩手术很成功,自己也总算是见着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孙子了,跟门中长得还真的很像。

    于是点点头,“也好,那我就先回去了。枝枝是不是也一起回去,这里让少庭照顾着就行了,你挺着个肚子,也不方便。”

    门光荣这时候才想起桑枝还挺着个肚子,肚子里可是自己的重孙呢,可不能累着了,万一重孙有个好歹,也一样会要了他的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