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是啊,枝枝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林雅然也是有些担心桑枝,极力劝说桑枝回家等消息。

    桑枝摇摇头,说道:“爷爷,妈,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堂兄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他现在躺在医院里还没醒过来,我就是回到家里也是坐立难安的,还是让我跟少庭一起在这里等吧。放心,我不会委屈了自己的,累了就去门边儿的病房里躺一会儿。”

    桑枝说着,还偷偷的用手抻了抻门少庭的衣角,那意思让他站在自己这一边,帮着她留下来。

    门少庭心里其实也想桑枝回去的,但是既然桑枝都这么说了,他又不忍心让她失望,也只好配合她。

    “是啊,爷爷,爸妈,你们放心吧,有我在,会照顾好枝枝的,她不会有事的,你们就放心回家里等消息好了。”

    终于将三位长辈劝的离开了,桑枝坐在椅子上,依偎在门少庭怀里,幽幽的说道:“你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要伤害我呢?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

    门少庭有些抱歉的将她紧紧搂着,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吻,抱歉的说道:“老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你不断的受惊吓。”

    桑枝摇摇头,说道:“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有些担心,替你担心,也替门家人担心。”

    她确实没有怪门少庭的意思,门少庭职业的特殊性,注定了他会树敌无数,而且还都是些亡命徒,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

    这些从一开始跟他结婚,真正打算跟他过一辈子开始,桑枝心里就很清楚。

    现在她只是有些担心,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也好,门家人也好,凡是跟门少庭关系密切,能够成为他的软肋的人,生命可能都会受到威胁。

    想想都觉得害怕,每天要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真心不好受。

    “有没有后悔嫁给我?”

    门少庭捧起她的脸颊,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桑枝坚定的摇摇头,目光清澈如水,丝毫没有犹豫的说道:“没有,从来没有。”

    嫁给他,她从不后悔,纵使每天提心吊胆,只要想到跟他在一起,心里还是甜蜜的。

    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吧!

    门少庭深吸了一口气,一把将她紧紧抱住,动情的说道:“老婆,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小心的守护着你,守护着咱们的亲人,再也不让你们受到伤害了。”

    对于这次的枪击事件,门少庭嘴上不说,心里却十分的自责。

    在他看来,替桑枝挡这一枪的应该是自己。

    如果自己没有让他们在酒店门口等着,将他们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深深的后悔,自己就应该让他们跟着自己去停车场才对!

    可是后悔是没有用的,吃一堑长一智,他发誓以后他会更加小心的保护自己的家人,不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而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门少轩不要有事,否则他真的觉得自己无脸面对爷爷了。

    门边儿输完了液,一伸手将被子掀开,一骨碌便从床上跳了下来。

    拍了拍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说道:“走吧,回家吧。”

    雷刚看着她,忍不住笑道:“你倒猴急,行了,去跟门少庭他们说一声,就可以走了。”

    说着,拉着门边儿就往外走。

    才走到门口,却被一位年轻的医生堵住。

    “你还不能走。”

    门边儿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位长相英俊的年轻医生,一脸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我不能走?”

    雷刚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一个医生拦住他们的去路,蹙着眉头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拦住我们?”

    年轻医生手里拿着一个病历夹,低头看也不看他们,例行公事般的说道:“那叫门边儿没错吧?”

    “没错啊,怎么了?”门边儿下意识的点点头。

    “刚给特护病房一个叫门少轩的男人输过打量的血晕了过去的,对吗?”

    “……”门边儿再次点头。

    “这就对了,”医生这才抬起头,一脸正经的看着他们,说道:“我叫李旭,心脑科的主任医师。门少庭给你交了钱,你要在这里住一宿,明天早晨起来,不要喝水,不要吃任何东西,做全面体检,然后才能离开。”

    李旭说的义正言辞的,仿佛在嘱咐很重要的事情一般,其实心里早就快绷不住要笑场了。

    都是门少庭那货惹的祸,害的自己还得演这么一场戏。

    早怎么不说,早说的话,直接在她输血的时候,直接做不就成了吗?真是马后炮害死人啊!

    门边儿一听,不由的蹙眉,“我又没病,做什么全面的检查啊,我不做。”

    说着,拉着雷刚就要走。

    李旭单手挡在门框上,说道:“这可不行,你要是不做也行,去找门少庭,让他来跟我解释清楚,不然不能离开。”

    门边儿气得跺脚,转身跟雷刚说:“门少庭搞什么乌龙啊,没事干嘛要给我做身体检查,他才有病!”

    雷刚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可能他是担心你吧,毕竟抽血后,你昏迷了过去。不就是做个体检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做就做吧。”

    “不做,什么跟什么嘛,我昏迷是因为一次性抽血太多,又不是别的原因,回家你给我多做点好吃的,补回来不就成了,做什么体检,还不让我吃东西,这才是赤裸裸的虐待!”

    门边儿一脸忿忿。

    “谁虐待你了?”

    门少庭笑着和桑枝出现在门口,看了一眼李旭,笑道:“劳烦李主任亲自出马,真是麻烦你了。

    说着门少庭又转向雷刚,继续皮笑肉也笑道:“雷刚,我家老爷子担心门边儿身体,临回家前,千叮万嘱的,要我一定要给门边儿做个全方面的身体检查,确保她身体无恙才行。”

    说着又换了一副十分无辜又无奈的表情,说道:“你也知道,这军区医院里,到处都是老爷子的眼线,我不能跟他打马虎眼,所以只能请门边儿配合一下了。”

    雷刚一脸怪异的看着门少庭,他这种笑让他心里很没底。

    他知道,但凡门少庭表现出这种笑容的时候,一定有鬼,他认识他又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二十几年了,他什么人他能不知道吗?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信啊,不信你打电话问问老爷子,现在就打!”

    说着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递给了雷刚。

    见他这样,雷刚反倒犹豫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打电话跟门老爷子核实吗?打死他也没这个胆子,也不敢真的打这个电话啊!

    “你说的都是真的?”

    可是雷刚心里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总觉得门少庭一定别有目的。

    “门边儿,是真的啦。老爷子特地嘱咐的,要你留院观察一宿,明早做个体检再回去。你就别为难我们了,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这样,枝枝姐也留在医院里陪着你好不好?咱俩住这一间病房,刚好两张床,正好够睡。”

    桑枝拉着门边儿的手,也是一脸的恳切表情。

    门边儿有些犹豫了,一脸纠结的看着雷刚。

    “要不就听他们的吧,反正只是一晚,明天一早做完检查就可以走了。”

    雷刚有些无奈的劝着。

    门边儿一脸的郁闷相,很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可是我现在饿了,想吃东西,又不想在医院这种地方吃。”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晚饭时候,加上门玥玮婚宴上,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刚才又献了那么多的血,不饿才怪。

    “走,我们请你们吃大餐。”

    桑枝一把拉住门边的胳膊,边说笑着边往外走。

    雷刚和门少庭则很识趣的跟在两个女人身后。

    临经过李旭的时候,门少庭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儿。

    心说,哥们儿,行啊,这主意,也就你能想得出来。

    李旭当然明白他这眼神儿的意思,不置可否的瞪了他一眼,用眼神儿跟他交流,“没啥,记得回头也请我一顿大餐就好了。”

    门少庭笑了笑,跟着雷刚一起走了。

    “你跟那个李医生认识吧?”

    雷刚小声的问道。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嗯。”

    有些事,在雷刚面前,他还真的没法掩饰。

    雷刚又不是傻子,那可是他特种大队的副队长,自己的兄弟,凭他特种侦察兵出身的敏锐,想遮掩也遮掩不住的。

    几人出了医院,桑枝让门边儿选地。

    门边儿也不客气点了个韩国料理店,“我想吃烤肉。”

    雷刚蹙了蹙眉,“你明天体检的话,晚上最好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

    “我不管,我就想吃。”

    门边儿的小脾气一上来,也是挺火爆的,说准了吃韩国料理,就雷打不动坚决不换了。

    雷刚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姑娘是不是被自己宠坏了?

    “没事,想吃就吃呗,那咱们就去吃韩国料理好了。”

    桑枝拉着门边儿坐在了后座上,雷刚则很主动的坐到了副驾驶座上,门少庭开车。

    桑枝从后边拍了拍门少庭的肩头,说道:“咱们就听门边儿的吧。”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稳稳的发动了车子。

    到了地方,叫了个包间,几人进去坐下,门边儿毫不客气的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一通豪点,点了一桌子自己喜欢吃的菜品。

    然后将菜单递给桑枝,说道:“枝枝姐,换你点了。”

    桑枝拿着菜单,感觉直烫手。

    心说,你刚才点的恐怕已经足够六个人吃的份了吧,还点,确定吃得下吗?

    门少庭和雷刚都是偏清淡的,对于烤肉什么的不是很感冒,于是很默契的不参与点菜行列。

    “你们慢慢点着,我先去下洗手间。”

    门少庭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我也去一下。”

    雷刚追着门少庭走了出去。

    门边儿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儿,嘟囔道:“还头一次见两个男人手拉手一起上洗手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