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人家哪有手拉手,根本没有好吧!”

    门边儿自己也笑了:“我这不是比喻嘛!”

    “门边儿,跟枝枝姐说说你吧。认识你这么久了,还从来没听你说起过自己的家人呢。”

    桑枝给她倒了杯茶,很随意的说道。

    听到桑枝这么说,门边儿的脸色不由得黯了黯,低沉着声音道:“我没有家人。”

    “怎么会呢?那你……”

    桑枝看着门边儿,面对情绪如此低沉的她,一时间,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我是个孤儿,从小被父母遗弃,是爷爷奶奶捡到了我,把我养大的。”

    门边儿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

    但是透过她额前的碎发,桑枝还是发现,门边儿的眼睛有些红。

    她知道,这是因为触及到了她的心里的痛处,这孩子有些忍不住想哭了。

    桑枝心里也有些难过。

    如果门边儿真的是门少轩的女儿,对于门边儿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吧。

    她不光是有了父母,还有了太爷爷,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姑姑等等一大家子亲人。

    可是,这样大的变化,她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小姑娘能够接受的了吗?

    这才是桑枝真正担心的问题所在!

    “哦,这样啊!”

    桑枝忍不住叹息着,“那捡到你的爷爷也是姓门吗?好巧哦,姓门的可是不多见的。”

    门姓,确实不多见。在认识门少轩之前,桑枝从未见过有姓门的人。

    而现在,也不过是认识门少庭一家姓门的。

    其实桑枝心里知道那家人不是姓门的,不过是为了让门边儿自己说出来,才这么说罢了。

    桑枝觉得,自己这么套门边儿的话,其实有些可耻的,她完全可以直截了当的问门边儿,可是担心门边儿心里会有什么想法,所以才这么迂回着来问的。

    都是跟门少庭学的,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己跟门少庭一起生活时间久了,不知不觉就被他传染了。

    门边儿不知道桑枝在故意套自己话,老实的摇摇头,说道:“不是,爷爷说,他和奶奶都没什么文化,我是奶奶在门边儿捡到的,所以就直接给我起了名字叫门边儿。”

    桑枝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曾经说过,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桑枝心里多少有些酸楚,越说,越觉得门边儿就是方媛媛和门少轩遗落在外的女儿了。

    门边儿这孩子的童年可想而知,生活的一定不是很幸福。

    毕竟在农村,又不是很有钱的人家,即便两个老人对孩子再好,该有的教育什么的也都会跟不上的。

    说到底,还是方媛媛当初一个错误的决定,害苦了这孩子。

    要是当初她没有草率的决定将孩子留在那家人家门口,说不定门边儿就会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

    不过,说不定那样的话,也就不会遇到雷刚了。

    唉,一切都是命啊!

    桑枝心里五味杂陈,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只是看着门边儿的眼神儿越发的柔和了。

    “那你是怎么认识雷刚的啊?”

    虽然桑枝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跟她闲聊着。

    门边儿对桑枝不设防,一股脑儿的将心里的话都倒了出来。

    门少庭洗完手,慢悠悠的用纸巾擦拭着,一边看着旁边一直沉默着的雷刚。

    “有什么话,现在问吧。”

    他知道,雷刚心里有很多疑问。

    关于门边儿的,也关于门少轩的。

    门少庭觉得,雷刚是自己的兄弟,这些事,他不应该瞒着他,该跟他坦白的时候,他自然会对他全盘托出,现在正是时候。

    雷刚甩了甩手上的水,一脸淡然的看着门少庭,说道:“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门少庭耸耸肩,说道:“让门边儿体检,不是老爷子的意思。我不过是打着老爷子的旗号打掩护罢了。”

    雷刚听了这话,不由的抽了抽嘴角儿,他就知道,就知道不可能是老爷子的意思。

    就算老爷子担心门边儿,惦记着她对门少轩的救命之恩,也不会做到这么周全。

    如此说来,门少庭让门边儿体检也不过是为了别的目的罢了。

    “说说吧,为什么要让门边儿体检,你的目的呢?”

    雷刚表面上依旧淡定自若,心里却已经开始有些慌乱了。

    隐约的,他觉得门边儿和这个门少轩一定有着某种关系。

    熊猫血啊,多罕见啊!

    怎么就那么巧合,门边儿也是呢?

    就好像是老天爷安排好了,故意要让门边儿来救门少轩的命一样。

    但是这种感觉,让雷刚并不舒服,甚至有些难受,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觉得难受。

    或许打从心里,他就不希望门边儿和门家沾上什么关系吧!

    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门少庭一本正经的看着雷刚,眼神里流露出部队以外,从未有过的严肃和认真。

    “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看着我,我会觉得毛骨悚然。”

    雷刚很想开个玩笑,缓和一下眼下有些尴尬又紧张的气氛。

    可是话一出口,他自己才发觉,自己这话一点都不好笑,甚至有些凄楚。

    “刚子,那我就实话实说了。”

    门少庭决定不再兜圈子了,还是如实的告诉他的好。

    “好,你说。”

    雷刚暗自吸了一口气,准备接受他不愿接受的事实。

    “门少轩和一个名叫方媛媛的女人,曾经有过一个女儿。门少轩自己并不知道,而因为种种原因,这个女儿被遗落在了外面,方媛媛一直没有找到她。而现在,我们怀疑,门边儿就是门少轩和方媛媛遗落在外的女儿。”

    门少庭几乎是不加停顿的一口气说完,然后淡淡的看着雷刚。

    雷刚的拳头不自觉地有些握紧,眼神儿变得有些犀利,紧紧的盯着门少庭。

    “你们凭什么这么怀疑?就因为门边儿碰巧和门少轩的血型一样,碰巧救了他?”

    虽然雷刚心里也忍不住的想要同意门少庭的猜测,但嘴上却还是忍不住的嘴硬的跟他对着干。

    门少庭蹙了蹙眉,说道:“你了解我,当然不会因为巧合这种事就妄加臆断。我们怀疑的理由,当然也不止血型这么一件事。门边儿的身世,和她的年龄,都和遗失的那个女孩儿相似,尤其年龄,如果门少轩和方媛媛的女儿还活着的话,今年正好也是十九岁。”

    “而且,捡到门边儿的老人不姓门,却给她起了个名字叫门边儿,你不觉得奇怪吗?”

    门少庭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

    雷刚的嘴角儿猛烈的抽动着,喉结一动一动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反驳的话,却终于觉得无力反驳,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我知道,你肯定想说,门边儿的解释是,老人家在门口捡到了她,又没什么文化,就随便起了个名字给她,叫门边儿。”

    门少庭一脸自信的看着雷刚,他了解雷刚,他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但是你要明白,正常情况下,即便是再没文化的人,捡到一个孩子,也会让孩子跟自己的姓。而据方媛媛的姑姑方芳讲,当时方媛媛不得已的情况下,把孩子留在那家门口的时候,曾经在孩子的襁褓里留下一张纸条儿,说明了孩子姓门。”

    门少庭淡淡的看着雷刚,注意到他的眼眉不自觉地在跳动着,说明他心里极度的挣扎和纠结。

    他太了解雷刚了,以至于,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都表现了他什么样的心理,门少庭都十分清楚。

    “根据这些,可以推断,老人家心里对方媛媛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他们自私的将孩子带离了原住处,为了弥补他们内心的愧疚,他们才给孩子取了门边儿这个名字,其实就是让她认祖归宗的意思。”

    说完,门少庭挑了挑眉,伸手拍了拍雷刚的肩膀,“你觉得我推断的有道理吗?”

    雷刚看着他,不置可否的轻哼了一声,“哼。”

    “你不用急着否定,一切等dna坚定结果出来便见分晓了。”

    说完,看也不看雷刚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走了几步,见雷刚并没有跟上来,忍不住转头说道:“走吧,她们还在等着我们吃饭,耽误时间太久了,门边儿会起疑心的。”

    雷刚这才叹了口气,跟了上来。

    包间里,菜已经陆续的上来了。

    桑枝和门边儿正一边有说有笑的聊着天,一边烤着肉。

    一阵阵肉香扑鼻而来,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你们上个厕所怎么这么半天啊,我还以为你们掉茅坑里了呢,正准备跟饭店里老板借个漏勺什么的去捞你们呢!”

    门边儿见他们进来,忍不住朝他们开玩笑道。

    门少庭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雷刚自从在门少庭嘴里证实了自己猜测之后,心里就说不出的别扭。

    也只是黑着脸瞪了门边儿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默不作声的坐在门边儿旁边,伸手从门边儿手里接过夹子,将烤盘的上烤的滋滋作响的五花肉一一翻了个身。

    “咦,你们怎么了?雷刚,你没事吧?”

    注意到雷刚的情绪不佳,门边儿忍不住问道。

    “没事,吃吧,熟了。”

    雷刚闷声说着,夹了一筷子肉放在门边儿的味碟里,催促道。

    “不对,一定有事。”

    门边儿多精的一个姑娘啊,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有什么事情。

    见雷刚不说,不由得抬头看着门少庭,嘟着嘴,质问道:“门上校,是不是你欺负我们家雷刚了,你可别仗着级别比他高就欺负他,我可不干!”

    那表情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护犊子样,让门少庭和桑枝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觉得我会欺负他?我们可是兄弟。他心情不佳,可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

    “是吗?雷刚,我没惹你生气啊,到底怎么了?”

    门边儿还是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雷刚瞪了门少庭一眼,又忍不住瞪了门边儿一眼,说道:“别听他瞎说,我心情好的很。赶紧的,吃肉,都凉了!”

    说着夹起一筷子肉,不由分说的塞进了门边儿的嘴里。

    “……”门边儿张大嘴巴有些受宠若惊的吓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