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顿饭吃的,虽说表面上其乐融融,可每个人心里都揣着自己的心事,有些不尴不尬的。

    饭后,回到医院,门少庭和桑枝先去门少轩的特护病房看了看,门少轩还没有醒来。

    这让桑枝和门少庭不禁有些担心,按照医生的理论说法,三四个小时应该可以醒过来,现在早已经过了时间,为什么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是不是说明,情况不妙!

    门少庭让桑枝坐在椅子上等着,自己去找了医生询问情况。

    在门少庭的要求下,医生跟着他来到门少轩的病房,帮他做了检查。

    “医生,怎么样?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桑枝一脸担心的问道。

    主治医师摇摇头,沉思了片刻说道:“身体各项指标已经趋于正常,没什么异常表现。可能是脑部受了什么刺激,导致他现在还没有醒来。建议你们还是找心脑科医生来给看看。”

    心脑科医生?

    李旭不就是心脑科的主任!

    门少庭急忙去了李旭的办公室。

    可是扑了个空,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没什么事情,又不是李旭值班,人家早已经回家了。

    “怎么样,他人呢?”

    看着门少庭一个人回来,桑枝的心不由得沉了沉。

    门少庭摇摇头,“下班回家了。”

    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李旭的电话。

    就算他回家了,门少庭一个电话也得把他叫回来。

    可怜的李旭,正和女朋友约会吃晚饭呢,打算饭后一起去看电影来着,接到门少庭的电话,一脸纠结的跟女朋友赔礼道歉,说了半天好话,才勉强将女朋友哄高兴了,这才放他离开。

    满头大汗的跑来见门少庭,劈头就是一通抱怨:“我说,你感情是有了老婆了,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知不知道,打扰人家和女朋友约会是本世纪最不道德的行为!”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少废话,谁让你是个医生的,这是你的职责。”

    李旭认命的进了门少轩的病房,做了一番繁复的检查后,让门少庭跟着他去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李旭不急不慢的倒了杯水,喝了口,然后看了一眼门少庭,举了举杯子:“茶水还是白开水?”

    门少庭挑眉乜了他一眼,说道:“到底什么情况?”

    李旭耸耸肩,说道:“不知道,应该不是脑部的问题,这种大手术之后,每个人的反应情况不一样的,清醒的时间也不能一概而论,再等等看,说不定明天就醒过来了。”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抽了抽嘴角儿,不屑的说道:“屁话,他的身体素质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一般人三四个小时都能清醒,他却没有,不是有问题又是什么?”

    李旭扯了扯嘴角儿,没好气的瞪着他,“我跟你这种非专业人士说不清楚,不是说谁的身体素质好,就一定会清醒的早。医学上的事情,很复杂的一时半会儿跟你解释不清,就算解释了,你也听不懂。”

    门少庭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他真的没事?”

    李旭点点头,又喝了口水,才说道:“从各项指标来看,是没什么问题的,现在大家能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我建议等到明天再看看,如果还没醒过来,就再做一次彻底的检查,如果还检查不出问题所在,那么可能就是几率很低,但却偏偏不幸被他中枪的,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当然,这种情况很少见的,几率很小。”

    见门少庭有些要急的样子,李旭赶紧安慰他。

    “你说了半天,等于没说一样!”

    门少庭气呼呼的出了李旭的办公室,扔给李旭一个不屑的背影。

    李旭觉得自己很委屈的,委屈的要命,无辜的独自舔着内心的创伤。

    他招谁惹谁了,约个会被莫名其妙的叫回医院,然后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结果还被这哥们儿鄙视,还有天理吗?

    门少庭对于桑枝没有隐瞒,将李旭的话,一五一十的讲给她听。

    桑枝听后,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本来原有的希望,在一点点的被残酷的现实蚕食着,越来越渺茫了。

    “怎么会这样?这也太让人接受不了了。”

    桑枝嘴上喃喃着。

    如果门少轩真的就这么躺着,一直醒不过来,她又该如何面对门老爷子,面对方家的人。

    林雅然已经打电话联系了方芳,跟她讲了门少轩的情况,相信方芳和方媛媛应该会坐最近的航班赶过来吧。

    到时候,她要以何种表情面对人家?

    不管怎么说,门少轩是为了救自己才弄成这样的,要不是因为自己,他也不会……

    “他不能有事,老公,求你,想想办法救救他,一定要让他醒过来,求你!”

    看着她现在这种担心的表情,门少庭心里多少有些吃味。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么小气的,可是即便心里明白,却还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她究竟是因为门少轩救了她,还是因为对门少轩的旧情,才对他这么关心的?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门少庭伸手轻轻的将桑枝揽在怀里,他知道,自己这时候无论如何都该表现的大度一些。

    毕竟躺在病房里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堂兄,而且是因为救自己老婆才受伤的。

    尤其,在门少庭的心里,一直认为,替桑枝的当枪子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别的男人。

    门老爷子很少亲自打电话,有什么事一般都是让林雅然或者门正打电话给他们小辈的。

    但是今天,老爷子也是担心的坐立难安,回到家里,草草的吃了几口饭,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坐在书房里,心神不安的等了几个小时,见门少庭还没有打电话回来说门少轩的情况,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妙。

    终于按捺不住,给门少庭打了电话。

    “情况怎么样,是不是还没醒过来?医生怎么说的?”

    门老爷子的语气非常的低沉,显然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门少庭犹豫了片刻,才低声说道:“爷爷,你别担心,堂兄暂时是还没有醒过来,不过我们已经找医生来检查过了,医生说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应该会醒过来的。因为担心可能是脑部有问题,我们还特意找了心脑科专家来给做了检查,也没发现异常。医生建议再等等看,如果明天还没醒过来,再做个彻底的检查,然后再看看情况。”

    门光荣叹了口气,说道:“就算醒不过来,那也是他的命。有时候,人不能不认命!”

    说完这句话,老爷子便没在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门少庭因为担心爷爷的身体情况,便赶紧给母亲去了电话,要他们多留意爷爷的情况。

    林雅然电话里又嘱咐了门少庭一定要照顾好桑枝,说了些注意的事情,这才挂了电话。

    看着一脸疲惫的桑枝,门少庭有些心疼的说道:“累了吗?要不我去附近的宾馆给你开个房间,你和门边儿去宾馆好好休息一晚吧。这里有我盯着就行了,你不要担心。”

    桑枝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还是陪着你一起吧,不然你一个人多无聊啊。”

    其实就算他们在这儿,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也无事可做。

    之所以守在这儿,是希望门少轩醒过来的时候,他们能第一时间知道,也好让家人放心。

    “可是你……”

    门少庭想说,她现在挺着个大肚子,实在不应该太劳累,更不应该熬夜。

    可是话说到一半,终究还是忍着咽了回去。

    他了解桑枝的脾气,别说门少轩是她的初恋,虽然是她自己暗恋人家,但毕竟也是投入了感情的,现在又是因为救她,才受伤昏迷不醒,让她去休息睡觉,她也一定睡不着的。

    算了,由着她去吧,好在自己就陪在她身边,有什么事,自己可以照顾着。

    正说着话,雷刚和门边儿走了过来。

    桑枝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来了,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虽说是在医院里,可是门边儿的病房里有两张病床,足够他们休息用的。

    而且如果他们不愿意在医院,其实是可以回家休息的,明天一早再过来就是了。

    谁也没有规定说做体检的人要提前一天住院的。

    李旭那么跟门边儿说,完全是为了震慑他们,其实有些小题大做的嫌疑,但是为了尽快拿到dna检验报告,桑枝也只好配合着门少庭和李旭演好这出戏。

    说实话,面对门边儿,桑枝从心里,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毕竟自己隐瞒了她这些事,其实是有些不应该的。

    但是门少庭说的对,这种事情,也不知道门边儿能不能立马儿就接受,为了防止她反应过于激烈,或者他们自己弄错了,一切还是等做了检查,检验报告出来再说吧。

    “枝枝姐,我不喜欢待在医院里,雷刚在附近宾馆开了房间,咱们俩个去宾馆休息一晚吧。”

    门边儿笑着走上前,伸手拉住桑枝的手说道。

    桑枝囧了囧,没想到雷刚和门少庭倒是想到一块去了。

    “那个,我就不去了,你跟雷刚,你们去休息吧。好好休息,明天好做检查。”

    桑枝下意识婉拒道。

    “枝枝姐,你说什么呢?要我跟雷刚一间房里休息啊?我们可是很纯洁的同志关系好不好?”

    门边儿红着脸开玩笑。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窘迫的道:“我不是那意思,你别多想。”

    雷刚接过话茬儿说道:“我刚接到部队电话,有任务,要马上回去。我担心门边儿一个人住宾馆不习惯,所以想请桑枝一起过去。”

    说着看了一眼门少庭,又说道:“你没意见吧?”

    相信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他一定也不想自己老婆挺着个大肚子,跟他在这儿一起熬夜吧!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当然没意见。”

    说完,询问的表情看着桑枝。

    这种情况下,桑枝自然再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点点头,“好吧,那我们这就过去吧。”

    说完又转头看着门少庭,说道:“我手机会一直开着机,他一有什么情况,一定要赶紧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