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看着桑枝的眼神儿说不出的温柔,点点头,“去吧,放心,我会的。”

    走了几步,桑枝又突然停下来,转身看着门少庭,关心的说道:“你自己找时间也抓紧睡一会儿,别真的就熬夜整宿的不睡,会累的。”

    门少庭嘴角儿微微扬起,笑了笑:“好,知道了,去吧。”

    门边儿拉着桑枝的手走在前边,雷刚深深的看了门少庭一眼,转身跟在她们身后走着。

    他要开车送她们去宾馆,虽然不远,就在医院马路对过不远处,但雷刚还是执意要开车送她们过去。

    这么晚了,两个女人走在路上,毕竟不安全的。

    雷刚很舍得花钱,给她们订的居然是豪华双人间。

    舒适柔软的大床上,桑枝抱着枕头坐着,眼睛盯着电视,心思却完全没在电视节目上。

    门边儿看着她,有些担心的问:“枝枝姐,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啊?”

    桑枝一脸不解的看着门边儿,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自己。

    门边儿扯了扯嘴角儿,说道:“没事就好。”

    一边说着,门边儿一边脱了外套,拿了宾馆准备的睡衣,指了指洗手间,说道:“你先还是我先?”

    桑枝笑了笑,伸手做出个请的姿势,“你先。”

    门边儿没说什么,拿着睡衣转身去了洗手间。

    桑枝的手机响起,是父亲桑梓打来的。

    这么晚了,没想到父亲还没睡,估计也是惦记着门少轩的情况吧,不管怎么说,他是因为救自己闺女才受伤的,是自己闺女的救命恩人,从这一点来说,他担心也是正常的。

    “喂,爸,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我妈呢,是不是也没睡?”

    桑枝接起电话,语气平淡的问道。

    电话里,桑梓直截了当的说道:“你不是一样还没睡,是不是还在医院呢?那个,门少轩情况怎么样?醒过来了吗?”

    桑枝突然想到,自己父亲也是医生啊,虽然是中医,但是自己跟他讲,或许会有些好的意见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桑枝突然又觉得有了一丝希望,忙说道:“还没有,但是各项指标都挺正常的,爸,你说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什么原因,导致他一直没有醒过来呢?”

    电话那头,桑梓沉思了片刻,才说道:“两种可能,一种是手术后有的人可能由于某种原因导致身体各项指标正常,却一直昏迷不幸,成为医学上所说的植物人,但这种几率一般很低的,相信门少轩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还有一种,就是,他自身的问题,有可能是他潜意识里拒绝清醒,所以一直昏迷着。”

    “潜意识里拒绝清醒?”

    桑枝喃喃的说着,又跟父亲聊了几句,桑梓的电话便被莫青莲抢了过去。

    当妈的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女儿的身体,尤其现在她还挺着大肚子,本来体质就不好,实在不应该熬夜。

    “枝枝啊,你听妈说,不管门少轩什么情况,你可不能把自己累着了,不能熬夜,就算是你要在医院守着,也不能整宿不睡觉。少庭呢,他在不在,你让他接电话。让他给你找个能睡觉的地方,必须睡一觉。”

    听着母亲不由分说的上来一通咆哮,桑枝忍不住想笑。

    憋了半天,才打断母亲的话,说道:“妈,你别担心了,我现在跟门边儿我们两个在宾馆里休息呢。门少庭让我们来宾馆睡觉,他一个人在医院守着呢。”

    莫青莲这才放心,松了口气说道:“还是少庭懂事,想的周到。行了,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别弄的太晚了,记住,千万不能熬夜,知道吗?”

    桑枝无奈的答应着,“知道了,母亲大人,晚安,跟我爸也说声晚安。”

    挂了电话,桑枝脑子里还在想着父亲说的两种可能性。

    希望不会是第一种,如果真的是第一种可能,那么门少轩醒来的几率就真的很小了。

    会是第二种吗?

    潜意识里自己不想醒过来?

    怎么会呢?他为什么不愿醒过来?

    “不,不可能的,他不可能不愿意醒过来的,这根本不可能的!”

    桑枝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着。

    门边儿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桑枝还一个姿势的抱着枕头坐在床上发呆着。

    轻轻的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在桑枝眼前晃了晃,“枝枝姐,回魂儿了!”

    “唔,你吓死我了!”

    被门边儿这么一闹,桑枝是回魂儿了,但也真的被她吓了一跳。

    忍不住拍着胸脯儿,抱怨道:“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噗,”门边儿忍不住笑道“不会吧,这也能把你吓到?我说是你自己想事情想得出神才对!你刚才自言自语的说什么呢?什么不可能?”

    门边儿一脸好奇的看着桑枝,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桑枝囧了囧,跟她打着马虎眼:“有吗?我什么也没说,你听错了。你这么快就洗好了,那换我去洗。”

    说着,一骨碌从床上下来,拿了睡衣进了洗手间,冲澡。

    门边儿撇了撇嘴儿,拿了电视遥控板不停的换台。

    随手又抓过自己的手机,给雷刚打了过去。

    很快,雷刚便接听了电话,“怎么了,怎么还没睡?”

    语气是一如往常的淡定,让人听不出丝毫情绪。

    门边儿扁了扁嘴,心里腹诽着,“吃晚饭的时候,还主动给我夹菜来着,这才多会儿功夫啊,就又变回去了。这男人,比女人还善变。”

    “快了,马上就睡了。”

    门边儿声音有些闷闷的道,“你真的是有任务吗?真的不能陪着我明天做检查了吗?”

    门边儿想到自己明天还要做各种讨厌的检查,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阵烦躁。

    真心觉得门家老爷子多此一举,没事找事。

    自己身体壮的像头牛,哪里像有问题的样子嘛!

    可是就连雷刚都不敢弗门老爷子的意思,自己就算说不,估计也是没用的。

    所以,只能乖乖的任人摆布了!

    “嗯,不能陪你做检查了,你自己保重吧。”雷刚的声音有些低沉,想到门少庭说的那种可能性,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阵的觉得不爽。

    但是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骨子里就是不希望门边儿和门家沾上什么关系。

    他们雷家因为雷明的关系,已经和门家扯不清的关系了,再来,真的感觉好混乱的感觉。

    想到这些,雷刚就觉得头大。

    尤其,自己老妈那儿还一个劲儿的跟着起哄。

    才晚饭后,居然打电话来问自己要门边儿的手机号码,这是要跟她单线联系的节奏啊!

    雷刚听到母亲的话,顿时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自己即将生活在水深火热的逼婚生活下了。

    真心没活路了!

    其实哪里是部队打电话叫他回去啊,那个电话根本就是他老妈打的!

    雷刚当然不会笨到真的把门边儿的手机号码给自己母亲,但是他也深深的明白,即便自己不给老妈门边儿的手机号。以老妈的本事,还是有一样能从别人那里弄到门边儿的联系方式的。

    比如,门玥玮,比如桑枝……

    这时候,雷刚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儿就躲,躲得远远的。

    躲开自己父母,也躲开门边儿。

    尤其现在见到门边儿,他都不知道自己要以何种表情去面对她了。

    所以,只能逃!

    虽然说逃避现实,不是大丈夫所为,但是雷刚觉得,自己眼下实在顾不得那么多了,能逃避多久是多久吧。

    但是雷刚终究还是逃不了!

    门少庭是谁啊,门少庭多精明啊,一看雷刚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撒谎,他说部队有任务叫他回去,根本就是扯淡,他就是不想面对现实!

    所以,桑枝和门边儿都不知道,就在雷刚送她们到宾馆离开后,却被门少庭堵在了宾馆门口。

    门少庭二话不说的,直接拉开车门,上了雷刚的车。

    “你干嘛?要跟我一起回部队吗?”

    雷刚继续强装淡定。

    “少跟我来这套,你以为能骗过单纯的门边儿,也能骗过我吗?”

    门少庭挑了挑眉,很随意的说道。

    “明人面前不说假话,知道骗不过你,你想怎么样?”

    雷刚很烦躁的抽出一支烟,点燃了,开了车窗,一口接一口的吸着。

    门少庭有些不敢苟同的看着他,“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就这点事,就把你烦成这样了,你平时的淡定都是装出来的!”

    雷刚不屑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别逞口舌之快,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心里也矛盾着呢吧?”

    “我矛盾什么?”

    门少庭不以为然的看着他。

    “你说呢?你敢说你心里一点都不担心?不担心门少轩醒过来,桑枝对他旧情复燃?他可是桑枝的救命恩人!”

    雷刚一句话,正戳中门少庭的肺管子。

    “你丫的少放屁,桑枝是我老婆,你说的那种可能根本不可能发生!”

    门少庭嘴硬着,但其实心里也是忐忑着。

    “给,抽一支吧,别端着了,我都替你累得慌!”

    雷刚成功逆袭,心里总算是比之前舒服了一些。

    伸手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门少庭。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伸手接了过去,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他不嗜烟,只是偶尔有时候烦躁或者太累的时候,才会抽上两口。

    自从和桑枝结婚之后,知道桑枝闻不了烟味,就几乎不怎么抽了。

    现在猛地一抽,突然觉得这烟的味道确实有些讨厌,忍不住呛了一口,低着头猛咳了起来。

    雷刚看着他,忍不住的摇头苦笑,“有一个被老婆改变了的男人!”

    门少庭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敢说,你自己没有因为门边儿而改变?”

    两个同病相怜的男人,不由得相视苦笑。

    雷刚最终还是没能离开医院,硬是被门少庭拖着回去陪他。

    用门少庭的话,“身为兄弟的,自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医院楼道的椅子上,门少庭手里不停的转动着手机,实在无聊,只能借此来做消遣了。

    似是随意的说道:“要是门边儿真的是门少轩的女儿,你以后是不是得改口,叫我二叔了?你说那你跟门玥玮和雷明这辈分又该怎么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