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看着雷刚,那是一脸不怀好意的奸笑啊。

    雷刚眉头拧的跟十八街麻花似的,一脸怪异的看着他,闷哼道:“想都别想,没那可能!”

    真有那种情况,要自己管门少庭改口叫二叔,管自己亲弟弟、弟媳妇叫姑父姑姑,这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好吗,所以,他是坚决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我只是把门边儿当小孩子,因为她救过我的命,所以才义务照顾她,对她,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雷刚心里默念着,一个念头儿顿时在脑海中产生了,以后没事一定要坚决杜绝和门边儿见面,必须坚持!

    看着雷刚一味逃避的眼神儿,门少庭忍不住想笑。

    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有什么呢?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反正早就乱套了,就干脆乱到底。放心,我们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较真儿的!”

    雷刚嘴角儿猛烈的抽了两下,狠狠的瞪了门少庭一眼,都懒得跟他搭话了,直接将头往后边墙壁上一靠,闭目养神去了。

    门边儿给雷刚打来电话的时候,雷刚心里正烦躁着,也就没什么好心情的跟她说话。

    只是淡淡的回了她两句,便速度的挂了电话。

    门边儿望着嘟嘟忙音的手机,郁闷了半天,真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是哪根儿筋搭错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晴一阵阴一阵的。

    清晨的时候,雷刚拍了拍正在半睡半醒之间的门少庭,沉声说道:“我先回部队了,门边儿这边,你照顾着点,别让她有什么意外。检验报告应该最快也得三天后才能出来吧,到时候先别跟她说,先告诉我,我想还是让我来跟她讲,比较好一些。”

    这是雷刚一晚上深思熟虑的结果,毕竟目前来讲,门边儿心里最信任和最依赖的人怎么说都是自己,所以这种事情,还是由他亲口跟她讲,或许她能更容易接受一些。

    门少庭看着,嘴角儿忍不住抽了抽,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雷刚走后,门少庭伸了个懒腰,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四肢。

    特种兵出身的他,这种走哪儿睡哪儿的事,几乎是家常便饭。

    在医院里能有个椅子靠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还算是好的。

    比这再辛苦百倍的环境,不也一样挺过来了,只一宿熬夜,于他来说,根本不叫个事。

    轻轻推开门少轩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里边,门少轩依旧如才出手术室时一样,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体上插着各种管子,心脏监测仪依旧如故的滴滴的响着,一切都和昨晚时候一般无二。

    特护护士见门少庭进来,赶紧站起身来恭敬的站在一边等着他的问话。

    对于这个男人,特护有着莫名其妙的敬畏感。

    从主治医师对他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这男人身份不一般。

    毕竟这是军区总医院,能在这里将一个主治医师使唤的顺水顺风的人,身份自然不能小觑。

    特护是位有着十多年医护经验的资深护士,在这军区医院里浸淫了这么多年,早就学会察言观色识人身份了。

    门少庭看了看依旧双目紧闭的门少轩,微微蹙了蹙眉,问道:“情况怎么样,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吗?”

    护士小心翼翼的回答:“各项身体指标都很正常,伤口情况也很好,应该会比一般人恢复的要快一些,没有感染的迹象。只是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门少庭皱着眉头,微微点了点头,看着一脸疲惫的护士,心里突然有些不忍。

    自己在外边虽说辛苦,至少也是眯了一会儿的,看这大姐国宝似的黑眼圈,估计应该是一宿都没敢合眼吧。

    “辛苦你了。”

    特护没有想到面前这位严肃的堪比包公脸的男人,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

    扯了扯嘴角儿,腼腆的笑了笑,“不辛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门少庭没在说什么,淡淡的转身出了病房。

    特护在吗,门少庭转身离开的瞬间,紧绷的神经才得以释放,浑身瘫软的差点就坐在地上。

    还在睡梦中的李旭,被一阵讨厌的手机铃声吵醒,能在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的,除了医院没有别的谁。

    还以为哪个病人突发意外情况了呢,李旭不敢耽误,吓得立马儿清醒,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也不看的就按下了接听键。

    直到听到手机里传来门少庭的声音,李旭气得差点摔手机。

    最终却不得不忍着心里的怒火,不情不愿的从床上下来,起床梳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

    李旭刚到医院见到门少庭,桑枝和门边儿便也退了宾馆的房间,来到了医院。

    手里还拎着给门少庭从外边捎来的早点。

    李旭看着门边儿,忍不住的扯了扯嘴,“你没吃吧?”

    门边儿瞪了他一眼,说道:“吃了,不光吃了还喝了酒,你信不信?”

    没事检查毛的身体啊,她根本一点都不想做这个完全没有必要的体检。

    李旭嘴角儿猛抽了两下,这姑娘,性格还真辣。

    要是她知道,即便她吃了早点喝了酒,自己照样给她做体检,不知道她会不会怀疑。

    其实做dna检查,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只需要她头上的几根头发就可以了。

    之所以弄得这么玄乎,还不是为了找个合理的借口嘛!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不靠谱的事,这些全都拜门少庭所赐。

    遇人不淑啊,怎么就交了他这么一个无良的损友呢!

    看着面前相貌俊朗的年轻医生,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自己,门边儿以为他被自己的话气到了,心里不由得一阵得意。

    桑枝赶紧说道:“没有,没有,她没吃和没喝,别听她瞎说。门边儿,你正经点,人家医生都是为你好。”

    门边儿这才悻悻的闪到了一边。

    李旭收敛了笑容,拿了一张单子递给门边儿,一本正经的道:“你拿着这张单子,按照上边的体检项目,去一项项的检查吧。”

    门边儿一个人不想去,所以拉着桑枝陪她一起去了。

    待她们走后,李旭才一脸不满的看着门少庭,抱怨道:“我说大哥,你也有些同情心好不好,毁了我的约会也就算了,还不让我睡个饱觉,你知不知道,我今天还有三台手术要做,我要是休息不好,手术发生意外,那可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嘛!”

    门少庭挑了挑眉,上下打量着他,幽幽的说道:“少来,我怎么看着你一副精力充沛没地方发泄的样子,哪里像是没休息好了!”

    李旭这才忍不住笑道:“说吧,这么早叫我来,又是为了什么啊?”

    “你说呢?他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你不是说今天给他做个彻底的检查看看嘛,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门少庭双手抱胸,说得云淡风轻。

    李旭差点一个趔趄栽倒。

    “你真会给我找麻烦,nda检验报告,三天后会出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给门少庭一个后脑勺,还嚣张的朝他挥了挥手。

    门少庭难得的有求于他,这时候不嚣张一下,以后很难再逮到这种机会了!

    桑枝陪着门边儿一套检查做下来,也是累的不轻。

    尤其为了表示自己仗义,桑枝早晨也是没吃饭的,说好了等门边儿体检完了,自己请她大餐的。

    结果没想到,这个李旭也真够小题大做的,居然全套的检查啊,不光是常规的,就连妇科什么的检查也一项不落的让她做了。

    只做的门边儿叫苦连天,悔恨不已啊!

    “枝枝姐,你家老爷子也太奇葩了吧,我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居然还要我做这些检查,亏你们家老爷子想得出来。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你家奇葩老爷子了!”

    门边儿挎着一张脸抱怨道。

    桑枝忍不住心里一阵唏嘘,门少庭这一弄,可是把老爷子坑苦了。

    得,现在这还没认祖归宗呢,门边儿就已经开始对太爷爷有意见了,以后还能友好的相处吗?

    “老爷子也是为了你好,多做了几项检查而已,不用这么记恨老爷子吧。”

    桑枝努力的帮着门光荣争取在门边儿心里的印象分。

    “走吧,检查完了,有些结果要等到明天或者后天才出来的,现在也没什么事了,马上中午了,咱们吃饭去。”

    说着桑枝拉着门边儿就走,却没想到自己突然眼前一黑,一个恍惚就朝地上栽了下去。

    幸好门边儿反应快,及时将她扶住。

    “枝枝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门边儿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现在又是挺着个大肚子,身怀有孕的人,不由得有些担心害怕。

    扶在门边儿身上,缓了半天劲儿,桑枝才缓了过来。

    摆摆手说道:“没事,我刚才就是突然感觉有些头晕,现在没事了,咱们走吧,去找门少庭,跟他说一下,然后一起去吃饭。”

    门少庭看着脸色苍白的桑枝,忍不住担心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说道:“可能是饿得,刚才有些头晕,现在好多了,没事了。”

    “饿得?你早晨也没吃早餐?”

    门少庭不由得皱眉,一脸询问的看着她。

    桑枝囧了囧,说道:“早晨不饿嘛。”

    “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吗?还敢不吃早餐!”

    门少庭真的有些生气了,声音都忍不住的高了几个分贝。

    门边儿还是第一次见到门少庭对桑枝这么说话,忍不住替桑枝抱打不平,“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枝枝姐都已经不舒服了,你还吼她。吼她有用吗?现在还不赶紧带她去吃东西!”

    门少庭瞪了门边儿一眼,真想连她一起吼,但是想了想,还是强压下心里的怒火,伸手一把将桑枝扶了起来。“走吧,咱们去吃饭。”

    “等等,看看李旭有没有时间,叫上他一起吧,顺便问问门少轩的情况。”

    桑枝突然想到了父亲昨晚电话里跟她讲得话,心里想着,是不是该跟李旭说一下,看看他的意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