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李旭下午还有手术,要早点回来做准备,不方便离开太久。

    所以几人便在医院附近找了家饭店,边吃边聊着。

    李旭将门少轩的检查报告递给门少庭,说道:“从报告上,身体各项指标均是正常的,脑部,心脏也没什么异常情况。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的话,就是他背部的伤,距离心脏太近,一定要注意小心护理,千万不要感染了,否则一旦感染,就可能会危及生命。”

    门少庭听着,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忍不住看了一眼桑枝。

    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扯了扯嘴角儿,说道:“枝枝,你想说什么?”

    桑枝看了一眼门少庭,又看了看李旭,这才说道:“李医生,我想问一下,像他这种情况迟迟不见醒转算是正常的吗?那如果不是正常情况,又有可能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他一直醒不过来呢?”

    李旭看了看桑枝,又看了看门少庭,略一沉思,说道:“最有可能的是两种情况。”

    “哪两种?”桑枝心里一紧,莫不是被自己父亲说中了!

    “一种是可能你们听过的,术后一直没有醒转,而且醒过来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的,也就是医学上所说的植物人。”李旭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如果门少轩真的是这种情况,只能说他太不幸了。”

    桑枝的心不由的沉了沉,希望不是这种情况。

    “那另外一种情况呢?”

    桑枝几乎是颤着声音追问了一句。

    李旭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有些犹豫的说道:“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患者自己因为某种原因,不愿意清醒过来,是他自身在抗拒苏醒。”

    桑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果然和自己父亲猜测的结果是一样的。

    “那你觉得是那种的可能性会大一些呢?”

    桑枝心里莫名的希望是第二种情况,这样至少将他唤醒的几率还大一些。

    李旭解释说:“这目前还不好说,如果一直找不到他不醒过来的原因的话,我们当然都宁可相信是由于第二种情况造成的。因为至少这样,他清醒的几率还大一些。”

    “那我们该怎么办?就这么无止境的等下去什么都做不了吗?”

    桑枝急的都快哭了。

    李旭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门少庭。

    他不了解桑枝和门少轩之间的事情,更不知道门少轩是因为救桑枝才中枪受伤的。

    心里还纳闷儿着,她不是门少庭的老婆吗?怎么对另外一个男人如此上心?就算这个男人是门少庭的堂兄,她的大伯子,她现在的表现似乎也超出了正常关心范围吧?

    门少庭自然明白李旭那一眼的意思,却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们能做些什么,能帮助他尽快清醒的?”

    李旭耸了耸肩肩膀,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人家正牌老公都不觉得有啥,自己瞎操心的什么劲儿。

    “你们可以试着跟他多说说话,说一些能够刺激到他脑部神经,感染他的话题,看看这样,能不能唤醒他的意识。”

    李旭说完,不再多说什么,快速的吃了几口饭,然后拍拍屁股起身,“我得走了,下午还有手术,要提前做准备,你们慢吃。”

    说着又朝着桑枝和门边儿笑了笑,“谢谢你们的午餐,真的挺好吃的,走了哈,医院见。”

    说完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真的就转身走了。

    门少庭心里这个气啊,他不就是求了他这么一回,用了他这么一次吗?

    至于这么拽吗?

    看我回头不收拾死你!

    正潇洒走路的李旭,突然觉得后背飕飕的直蹿凉风,心里忍不住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

    没什么啊,虽说已经过了夏天最炎热的季节,但京城的秋天向来是不甘败于夏天的,要不怎么会有秋老虎热死人这么一说呢!

    不自觉的摇摇头,自己不会感觉失误了吧?为毛觉得突然这么冷!

    桑枝看着门少庭,一脸的纠结,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

    门少庭则表现的很豁达淡定,轻声说道:“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闷在心里对身体不好。”

    桑枝突然觉得很感动,无论什么时候,门少庭都是那么纵容自己,宠着自己。

    真担心,自己会被他宠坏。

    犹豫了一下,桑枝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我想,接下来就由我守在医院里陪他说话吧,你部队上还有那么多事情,一定没有太多时间留在医院的。更何况……”

    说了半截,桑枝犹豫着停了下来,一脸真诚的看着门少庭。

    “更何况什么?”

    门少庭下意识的问了句。

    “我想说,至少对于门少轩,我多少还算有些了解的,还有些话题可以和他说。”

    桑枝换了个说法,声音也小了很多。

    心里有些担心,门少庭会不会多想。

    毕竟自己曾经暗恋过门少轩,不知道这会不会让门少庭对自己有什么看法。

    可是这次,自己真的只是想帮着门少轩尽快的醒过来,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希望门少庭能懂自己!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她,表情有些严肃。

    纵然门边儿什么都不了解,也看出了两个人之间有些有些微妙的变化。

    看着眼前两人的表情,门边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拽过纸巾,擦了擦嘴,说道:“那个……我先去趟洗手间啊!”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桑枝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低着头,小声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吧。”

    桑枝这话多少有些赌气的成份,她就是觉得有些生气啊,自己真心没什么别的想法,门少庭应该可以相信自己的。

    可是他现在的表现,真的让她有些生气,又有些失望。

    “门少庭,你是信不过我对你的感情,还是不自信啊?”

    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

    门少庭挑了挑眉,伸手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她面前的味碟里,淡然的说道:“我说什么吗?是你自己心里多想了吧?”

    一句话,说的桑枝心里说不出的尴尬和别扭。

    抬头定定的看着他,真的是自己多想了吗?他真的心里什么都没有吗?

    “其实你不用跟我解释那么清楚的,我明白。”

    门少庭看也没看桑枝,继续淡然的说道。

    “你真的没事?”

    桑枝这才确定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人家根本没有因为这个多想,也没有因为这个吃醋。

    这么想着,桑枝心里又突然的又那么一点点的失落。

    指望门少庭吃自己的醋,她还真的是想太多了。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见他为自己吃过醋了!

    “你觉得我像有事的?”

    门少庭挑了挑眉,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守在医院可以,但是不可以是你一个人。这样,我让门玥玮过来医院陪你吧,总归有个照应。”

    桑枝现在挺着个大肚子,往往自己都没法照顾自己,又怎么可能照顾病人。

    虽说,门少轩在特护病房,根本也不需要她的照顾,但是即便就简单的坐那儿跟他说说话,门少庭也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必须要有人陪着才行。

    桑枝忍不住撇了撇嘴,说道:“你晕了吧?小玮和雷明昨天才刚刚结婚,人家新婚燕尔的,小夫妻俩要去度蜜月呢,你让小玮过来医院陪我,你好意思,我都不好意思。”

    “那怎么办?不然让妈过来陪着你,反正不能你一个人,而且只准白天在医院,晚上必须回家。就这么定了,就让妈过来陪你吧,我这就给妈打电话。”

    其实不用门少庭操心,像门少轩这种情况,门老爷子也不可能同意只让桑枝在医院的,而且白天肯定少不了来探望的人。

    虽然门少庭心里很明白,但还是不放心。

    “别,别打。”

    桑枝一把将门少庭的胳膊拽住,“因为这种事情给妈打电话实在不太好吧,毕竟妈是长辈,你让妈过来陪着,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啊!”

    如果不是林雅然自己愿意过来,而是被门少庭给叫过来的,让桑枝怎么面对她,难免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儿子胳膊肘往外拐,娶了媳妇忘了娘。居然为了媳妇,把老娘拉出来陪病人!

    虽然林雅然通情达理,不是爱计较的婆婆,但桑枝还是觉得这种事情,让她来不太好。

    “特护病房不是有特护吗,都是二十四小时陪床的,有护士在,你担心什么。我要是有什么事情,护士会帮忙的。”

    门少庭看着桑枝,一脸严肃的拒绝道:“不行!”

    “你……”

    桑枝被他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这男人,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好坚持的,又不是什么累活,她不过就是每天过来坐在旁边跟一个昏迷的人说说话而已,能有什么事呢!

    “你们在讨论什么问题啊,看上去还蛮激烈的嘛!”

    门边儿回来,听见两个人正在讨论要不要找人来医院陪桑枝的问题,门边儿心里就忍不住想笑。

    不知道上校先生,一定坚持要有人陪着桑枝在来医院,到底是出于关心桑枝的身体,还是担心别的什么,想要找个人来监视她。

    不过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总之看这架势,上校先生在这件事情是,是一定不会让步的。

    “没什么,门边儿,快坐下,赶紧吃,菜都凉了。”

    桑枝没好气的白了门少庭一眼,决定不再跟他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

    反正哥她心里是打定主意了,以后每天让张师傅开车送自己过来,然后跟门少轩说说话,直到他清醒过来为止。

    不过也许这种情况根本不会持续太久,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也就这一两天,方芳阿姨和侄女方媛媛应该就会过来了。

    到时候,估计就算自己想跟门少轩说话,都没什么机会的。

    其实这也是桑枝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找人陪自己的主要原因。

    “枝枝姐,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啊?”门边儿明知故问。

    “真的没什么,来,吃菜。”桑枝打着马虎眼,忙不迭的给门边儿夹着菜。

    “其实我可以帮忙的!”

    一边说着,门边儿一边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问道:“你每天不用上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