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边儿觉得门少庭这个男人吧,实在有些不知好歹。

    自己毛遂自荐的要帮他照顾他老婆,他非但不感激,还拎着一桶冰水往她头上浇,这不是不知好歹是什么!

    “我反正最近学校的课程也不多,逃几次课没所谓的,反正会有人帮我打掩护,老师也发现不了的。”

    门边儿丝毫不以为意,这年头儿,哪个学生不逃课,不逃课的学生绝对不是好学生!

    “好了,就这么定了,要是门边儿课程不紧张,就让她来陪我待会儿就好了。”

    桑枝说着,伸手抻了抻门少庭的衣角,又说道:“你放心吧,我保证不会有事的。”

    门少庭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想想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黑着脸点了点头。

    回到医院,门少庭劝桑枝先回去休息,这里自己守着就可以了。

    “你今天不用回部队吗?”

    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门少庭,门玥玮结婚,他是请了几天假,可是也该回去了吧。他平时都那么忙的,总不至于因为门少轩的事情,就不工作吧,这不是他的风格。

    “回,我晚上回去就行,明天一早有行动,所以你今天不用在医院守着,明天早饭后过来就可以了。”

    门少庭的语气依旧有些生硬,说到底他心里对桑枝过来陪着门少轩聊天这件事,多少还是有些芥蒂的,虽然明知道只是桑枝讲话,门少轩根本不会跟她搭腔。

    但即便如此,上校先生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爽。

    想想那情景,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含情脉脉的对着别的男人说情话似的,搁谁心里能爽快的了!

    桑枝点点头,一晚上没回家,不说别的,衣服也该换换的。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顺便把门边儿送回去。”

    门少庭说着,拉着桑枝就打算往外走。

    门边儿一见,连忙说道:“不用了,我送枝枝姐回去吧,反正打车也挺方便的,你放心,我保证把她安全的送到家,人格保证。”

    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还煞有介事的跟门少庭打了个敬礼,好像发誓的样子。

    门少庭忍不住蹙了蹙眉,这姑娘,跟谁学的这么贫,真没个姑娘家的矜持。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姓门的女人,也就是说自己的亲妹妹门玥玮,不一样也没点女人家的矜持吗,看来门边儿果然有门家人的那么点风范。

    这么想着,门少庭心里突然对门边儿就莫名其妙的产生了那么一丝丝的亲情。

    三天以后,说不定,这姑娘就真的成了门家的人,那么就是自己的侄女,他这个做叔叔的要不要提前准备个见面礼什么的?

    门少庭心里思讨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桑枝,征求她的意见。

    桑枝也正想着多跟门边儿接触接触,最好让她跟门家的人也多接触一下,减少陌生感,这样,等真的成为一家人的时候,她才更容易接受些。

    “你别管了,我跟门边儿打车回去,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说着转头又看向门边儿,“你自己说的啊,把我送回家,顺便到我家里看看,方便以后去做客。”

    说完又朝着门少庭眨了眨眼,门少庭当然会意她是什么意思,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嘱咐她们路上小心。

    然后将她们送出医院,看着她们上了计程车,这才转身回到医院。

    车上,桑枝看着门边儿,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门边儿,你是真的课程不多,不上课也没关系吗?”

    她以为,门边儿不过是为了帮自己解围,才这么说的。

    如果不是这样,她当然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人家的学业啊。

    门边儿不假思索的点点头,“真的啊,我们这学期本来课程就不是很多,还有几门可上可不上的。我想着,估计你也不用天天来医院报道吧,而且又不是必须一待就是一整天的,所以我应该有时间过来陪你的。就你现在这样子,自己来医院,别说你家门先生了,就是我也觉得不放心的,所以舍命陪知己,我就权当在学校憋得难受,出来透气来了。”

    听门边儿这么说,桑枝其实心里很感动的。

    尤其,门边儿说自己是她的知己,这着实让桑枝心里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门边儿,你这么说,让我都觉得有些无地自容了。”

    桑枝小声的说着,低着头,有些不太敢直视门边儿一双清凌凌的眸子。

    “啊?不是吧?为什么啊?”

    门边儿丝毫不知道桑枝所指的是什么意思,一脸顽皮的看着她,“枝枝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

    桑枝摇摇头,扯了扯嘴角儿,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门边儿,我觉得咱俩真的很有缘,也觉得你跟门家也很有缘。昨天,你又救了门少轩,我不仅代表我自己,也代表门家和门少轩谢谢你。”

    门边儿向来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一向粗枝大叶惯了,对待自己的朋友,也都是实打实的实心眼儿,从来不会玩虚的。

    现在见桑枝跟自己这么客气,忽然有些不太适应。

    下意识的搔了搔头,嘿嘿笑道:“枝枝姐,你跟我客气什么啊,不过就是输了点血给那个大哥,也不是给了金子银子,不用对我这么千恩万谢的吧,你这么着,我可是有点不适应了。”

    “噗……”桑枝忍不住一口喷笑出来,“大哥?你说门少轩是大哥?”

    太搞笑了,女儿居然管自己父亲叫大哥,这简直是太滑稽搞笑的事情了。

    可是桑枝心里这么想着,却不敢表现出来。

    “对啊,我叫他大哥没错吧?他不是你男人的堂兄吗?你们不是应该叫他大哥的吗?这么算的话,我跟着你叫他一声大哥,这没错啊?”

    “嗯嗯,没错,你说的对。”

    桑枝不置可否的点着头。

    “不过你的血,虽然不是金子银子,可是却比金子银子贵重稀有多了。你是熊猫血啊,以后千万好好保重自己,别弄伤了什么的,知道吗?”

    桑枝郑重其事的嘱咐着门边儿。

    门边儿反倒觉得没什么,不管是什么血型,不过都是娘生父母给的,都是流淌在自己血管里,维系自己生命的血液罢了。

    血型再稀有,它的作用却也和一般的血型一般无二,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门边儿很负责任的现将桑枝送回了大院门家,车子在大院门口被警卫拦了下来。

    桑枝从车里探出头来,对警卫笑道:“同志,是我,回家,门首长家的。我现在身子不方便,请你通融一下,就让司机师傅帮我送进去吧。”

    从大院门口到门家距离不算近,如果走着,怎么也得走二十来分钟,桑枝现在挺着个大肚子,确实不方便。

    警卫认识桑枝,知道她是门家的媳妇。

    赶紧打了敬礼,叫了声嫂子,然后放行,让计程车开了进去。

    “啧啧,住这里真是威风啊!”

    虽说雷刚父母家也是在大院住,可是门边儿还是第一次来大院。

    看到这阵势,心里不由得一阵羡慕。

    “枝枝姐,你说当军官是不是很威风啊?可惜,雷刚死活不让我报考军校,最后才妥协让我学了交通管理学。不然,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我也能住到这里来了。”

    “你很想住这里来吗?”

    桑枝看着门边儿,一脸好笑的问道。

    门边儿下意识的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对这里的一草一木,这种看上去严肃又呆板的建筑很感兴趣。

    门边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猎奇心理在作怪,她忽然就想着住进这个大院里,看看这里的人每天都是怎么样生活的。

    反正就是对这种军区大院没来由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那你愿不愿意,你陪我的这几天直接住到我家来呢?”

    桑枝看着门边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门边儿显然没有想到桑枝会这么说,不由得愣了愣。

    片刻才反应过来,眨巴了几下眼睛,不确定的问道:“你说真的?可是为什么啊,这样不太方便吧?”

    长这么大,门边儿只在三个地方住过,一个是捡到自己收养自己的爷爷奶奶家,那个家,家徒四壁,冬天冷,夏天热,下雨的时候,外边大雨,屋里小雨,外边雨停了,屋里还滴答。

    对于那个家,门边儿有着最多的回忆,却多数是苦涩酸楚的记忆。

    再一个地方就是雷刚自己的公寓。

    自从门边儿爷爷奶奶相继辞世,她一个人千里迢迢的跑来京城,找到雷刚那天起,门边儿就永远的结束了小破屋的居住生活,搬进了雷刚在市中心不算豪华,但绝对舒服的公寓。

    在这里,门边儿拥有的是无数美好的回忆,只属于她和雷刚的幸福的回忆。而现在,这幸福还在延续着,也将永远延续下去。

    第三个地方,就是学校的学生宿舍。

    对于宿舍,门边儿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那里不过是雷刚不在家,自己偶尔无聊时候,才偶尔过去小住一下的场所,对于她来说,就像行宫,或者度假村一样,入学两年多的时间,也没住过几次。所以门边儿和宿舍的同学,其实混的都不熟。

    现在桑枝邀请她来大院门家住几天,这里会是她第四个住过的地方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反正这几天雷刚也不会回家的,你一个人住家里多无聊啊。而我呢,门少庭也不在家,门玥玮如今也结婚出去了。你住进来,没事还能陪我聊聊天解解闷什么的。再说了,你不是还要陪我一起去医院的吗,这样住一块也方便不是吗?”

    桑枝竭力的劝说着门边儿。

    门边儿果然就有些心动了,可是还是有些犹豫的看着桑枝。

    “不用犹豫了,就这么定了。你放心,门家房间多的事,我不会要求你跟我睡一个房间一张床的。”

    “可是,你家里又不只是你一个人,还有你公公婆婆,和那个看上去古怪又呆板的门老爷子吧?我住过去,他们会不会不喜欢,会不会觉得别扭啊?”

    门边儿心里还在做着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