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门边儿一脸纠结的表情,桑枝心里忍不住想笑。

    伸手拉着她的小手,说道:“放心,你现在可是门家的大恩人,更何况,你又这么可爱讨人喜欢的,爷爷、公婆一定会很欢迎你来小住的。再说了,你来这儿住,也是为了陪我去医院方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别扭呢!”

    “真的会吗?”

    门边儿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桑枝。

    桑枝笑了笑,见计程车已经按照自己的指引,到了门宅,便付了车钱,拉着门边儿下了车。

    林雅然见桑枝回来,赶紧将她和门边儿迎了进来。

    “妈,这是门边儿,在医院,你们见过面的。”

    林雅然笑着点点头,对着门边儿说道:“谢谢你救了少轩,你是我们门家的大恩人呢。”

    一边说着,一边吩咐吴妈赶紧沏茶拿水果。

    门边儿见林雅然对自己这么客气,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边嘿嘿干笑着,一边红着脸说道:“阿姨你太客气了,其实没什么的。”

    林雅然见门边儿这姑娘挺随和,又实在的,心里也是忍不住的一阵喜欢。

    在客厅沙发上坐下,几人随便聊了几句闲话,桑枝便转入了正题。

    拉着林雅然的手说道:“妈,现在堂兄的情况有些复杂,手术十分成功,但是迟迟不见醒转的迹象。”

    林雅然听得也是一脸的担心,“那怎么办呢?要是少轩就这么一直醒不过来,妈真担心你爷爷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桑枝点点头,说道:“我和少庭也主要是担心爷爷会受不了,所以咨询了专家,专家的意思说,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真的成为植物人,但这种几率不是很大,另一种可能是门少轩他本身因为某种原因拒绝醒过来,就是说,是他自己潜意识里不想醒过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医生建议我们,多跟他说说话,讲讲之前的事情,或许能够刺激到他,让他清醒过来。”

    林雅然无奈的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妈,我今天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少庭晚上今天就要回部队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而目前看来,对门少轩了解比较多的,对他的事情知道的比较清楚的,就只有我了。我跟少庭商量过了,明天开始,我就每天抽出时间去医院陪堂兄说话,希望能起到一些作用。”

    桑枝没有隐瞒,将事实真相一股脑儿的告诉了林雅然。

    林雅然听后心里不由得一阵唏嘘,感叹门少轩这孩子苦命的同时,也有些替桑枝担心。

    “可是你现在这样,挺着大肚子,况且身体本身又不是很好,每天这么往医院跑也确实不好吧。”

    林雅然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吧,明天起,妈陪着你一起去,对你也有个照应,你一个人,妈实在不放心。”

    桑枝笑了笑,说道:“就知道妈不放心我一个人过去,所以才请了门边儿陪着我。放心吧,有门边儿跟着,我不会有事的。”

    林雅然有些吃惊的看着门边儿,说道:“真的吗?可是这样方便吗?”

    “方便,放心吧阿姨,我会好好照顾好枝枝姐的。”

    门边儿笑得一脸和气。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想,门边儿在旁边,自己跟门少轩讲话好歹还自在点,要是婆婆守在旁边,恐怕自己对着昏迷的门少轩只有干瞪眼的份,根本不好意思说话了。

    “放心吧妈,不过,这段时间,我想让门边儿住过来,主要是方便她每天跟我一起去医院,你看可以吗?”

    桑枝打着商量的语气问林雅然,但是她心里笃定林雅然不会反对的。

    婆婆是个通情达理的优雅的女人,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人家门边儿帮忙来着,她又怎么会不同意门边儿在这儿住呢!

    “可以啊,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这就让吴妈去给门姑娘收拾一间客房出来。就在三楼,小玮房间隔壁吧,这样也方便你们说话聊天,而且跟你住的近,相信门姑娘也会更自在一点。”

    林雅然想得很周到,桑枝和门边儿都挺感动的。

    “谢谢阿姨。”

    桑枝没有耽搁,让司机张师傅开车带着门边儿回去拿了些换洗的衣物和一些平时用的东西过来,就直接在门家住了下来。

    下午时候,门玥玮和雷明拎着大兜小兜许多东西回门来了。

    这是有讲究的,嫁出去的闺女第二天要带着新姑爷回娘家,这叫回门。

    在娘家吃过晚饭后,在一起回去婆家那边。

    虽然雷明跟门家很熟了,也经常来门家吃饭。

    但是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这是雷明第一次以门家女婿的身份过来,所以林雅然为了迎接新女婿上门,这顿饭着实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和吴妈从中午吃过饭后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着晚上迎接新人的这顿丰盛的晚餐。

    门玥玮见门边儿也在,心里不由的一阵高兴。

    因为门边儿毫不犹豫的献血救了门少轩的关系,门玥玮对她的好感直线攀升,简直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拉着门边儿聊起来没完了,别说,虽然两人年纪上有着一定的差距,门边儿要比门玥玮小差不多五六岁的样子,但是两人聊起天来,似乎完全没有障碍,倒是十分投机的样子。

    雷明被门玥玮甩在一边,独自一个人觉得有些无聊。

    而现在时间还早,门正还没有回来,门老爷子也因为门少轩的事情去了部队,同样还没有回来。

    现在客厅里就他一个男人,确实觉得有些无聊。

    桑枝见雷明实在待得没意思,强拖着有些困倦的身子,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傍晚的时候,门正下班回来了,不久,老爷子也回来。

    雷明和爷爷,岳父终于有得聊了,桑枝这才得以脱身。

    拖着有些疲倦的身子,上楼,准备休息一下,再下来吃晚饭。

    回到自己房间,桑枝想了想,给门少庭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桑枝问了问门少轩的情况,答案和想象的一样,还是昏迷着,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虽然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桑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老公,小玮和雷明回来了,你来得及赶回来一起吃了晚饭再去部队吗?”

    桑枝心里明白,虽然林雅然嘴上没说什么,今天这样举家团圆的喜庆日子,哪个当妈的不愿意自己儿子回来一起吃个团圆饭呢。

    门少轩略一沉思,说道:“也好,不过我回去也待不了多长时间,也就吃了饭就得走了。而且,晚上可能会有行动,也不能喝酒,不会扫了大家的兴吗?”

    桑枝对门少庭细腻的心思真的是折服了。

    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大家都知道你职业的特殊性,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怎么会呢?”

    “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了,门边儿这几天也会住在咱们家,我主要是想她能提前和家里人多接触接触,以后要是认祖归宗了,也不会觉得太尴尬,你说呢?”

    门少庭听了忍不住赞赏的笑了笑,“还是我老婆想得周到。”

    听到门玥玮在外边叫门的声音,桑枝这才和门少庭挂了电话,“你早点回来吧,小玮叫我了,我先挂了。”

    桑枝起身去开门,只见门玥玮手里拎着两个几个袋子,和门边儿走了进来。

    “枝枝姐,这是我和雷明给你跟我哥,还有我们没见面的小侄子买的一点礼物,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一边说着,门玥玮将手里的袋子一股脑的塞进了桑枝的手里,然后拉着门边儿很不客气的坐在了桑枝的床上。

    桑枝看着手里的几个袋子,忍不住笑道:“果然是出嫁了,长大了。懂礼数了,想得真周到。不过这也买的太多了吧?”

    一边说着,一边逐一拆开了袋子。

    一件很漂亮的孕妇装,还有一件防辐射孕妇服,这一看就知道是给自己买的。

    “好漂亮的孕妇装,我还正发愁说,这肚子越来越大,都不知道要穿什么了呢,你就给我送来了,真是知我者小玮也。”

    桑枝一边拿着孕妇装在自己身上比量着,一边笑着说道。

    门玥玮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最近缺衣服了,我哥个笨蛋,也不知道给你买,所以只好我这个温柔贴心的小姑子帮你买了。”

    桑枝看着她一脸自我陶醉的表情,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儿。

    这姑娘,真会顺杆往上爬,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不行啊!

    再拆开另外的袋子,一个是给门少庭买的领带,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领带夹。

    另一个袋子里是婴儿衣服,不用说,当然是给她肚子里的宝宝买的。

    “怎么还买了好几套啊,还男女都有。”

    桑枝拿着几套风格款式差不多,只是颜色不同的婴儿服,忍不住嘴角儿猛抽。

    门玥玮无辜的耸耸肩,说道:“雷明的主意,他说了,也不知道是男是女,索性都买上几套,男孩就穿男款,女孩就穿女款。”

    说着看了一眼门边儿,朝她眨巴眨巴眼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些衣服男女都一样穿的,反正小孩子嘛,也不懂的挑剔,还不是给他穿什么是什么,你说是不是?”

    门边儿无声的笑了笑,低着头,有些苦涩的说道:“现在的孩子真幸福,我小的时候,穿的衣服都是爷爷奶奶从亲戚邻居家里要来的别的孩子穿过的旧衣服,直到我十岁的时候,才第一次穿上完全属于自己的新衣服。”

    想到自己有些酸涩的童年,门边儿不由得心里一阵苦涩。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拉着门边儿的手,说道:“以前真是难为你了,你爷爷奶奶对你还好吗?”

    门边儿点点头,说起爷爷奶奶,门边儿的脸上还是洋溢着一股幸福感,说道:“爷爷奶奶对我还是很好的,虽然家里穷,还经常吃不饱,但是爷爷奶奶有好吃的,总是都留给我吃,也尽量的不让我挨饿。我小时候就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赚很多钱,让爷爷奶奶好好享福,只是他们走的太早了,还没等我来得及报答他们,他们就……”

    想到自己的爷爷奶奶,门边儿不由得悲从中来,眼泪忍不住的就顺着眼角儿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