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边儿对上这位看上去一脸严肃,但实则也还算和蔼可亲的老爷子,心里就忍不住的想起他强横的要自己检查身体这档子事,就忍不住的一阵别扭。

    她不知道,那其实不过是门少庭冒用了老爷子的名,老爷子才是没事中枪的无辜者。

    虽然门边儿心里也清楚,老爷子那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但是想到自己才给门少轩输了那么多血,第二天一早,没吃没喝的情况下,又被拉去医院虐了一通,心里就忍不住的觉得冤屈的慌。

    现在看着老爷子,想笑,想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一些,可怎么也笑不自然,怎么看都是一脸的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门光荣倒是没怎么多想,以为是门边儿初次来到自己家里,有些不习惯,拘谨,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孩子,在这儿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不要拘谨,千万别客气,知道吗?”

    看着门光荣一脸热情的对自己,门边儿心里倒是自然了很多,点点头,乖巧的说道:“是,我知道了爷爷。”

    她想跟着桑枝和门玥玮叫他爷爷,应该没错吧。

    正和雷明聊天的门少庭,下意识的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门边儿。

    门边儿还是觉得有些不习惯,起身朝厨房走去,还不忘笑着说道:“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大院里的人看着神秘,其实接触起来,也不过和平常人一样嘛!

    也一样要吃饭睡觉,休息什么的!

    门边儿突然觉得,其实这些人也没什么好羡慕的了!

    有些索然无味的到了厨房,很热情的帮着林雅然往饭厅里端着菜。

    林雅然看着门边儿,也觉得这姑娘很不错,笑着说道:“你是客人,就不要忙活了,去坐一会儿,马上开饭了。”

    “阿姨,你还是让我干点什么吧,不然我会觉得心里不好意思的。”

    门边儿说着,帮着桑枝端了饭碗出来。

    桑枝也笑着对林雅然说:“妈,你就别管她了,都不是外人,由着她去吧。”

    她这话里有话啊,林雅然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而门边儿听了,则是脸上不自觉地一红,她是误以为桑枝这句话是冲着她和门玥玮说的了,毕竟将来如果自己真的和雷刚在一起了,那和门玥玮可就是实打实的妯娌,这么算起来,确实,自己也不算是外人了。

    饭桌上,大家边吃边聊着,倒也是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

    桑枝生怕门边儿会觉得拘谨不自在,一直在和她聊着天,不断的给她碗里添着菜。

    而林雅然和门玥玮也很热情的招呼着她。

    看着眼前热情的主人家,门边儿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客人真是备受欢迎,备受重视啊。

    当然,她心里也明白,这些都是因为自己给门少轩无偿献血的缘故。

    饭后,门少庭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和大家打了招呼,便要回部队去了。

    桑枝拿着他的外套,颠颠儿的跟了出来,俨然一个乖巧懂事的好妻子形象。

    门少庭伸手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挑了挑眉笑道:“说吧,有什么事情?”

    这么贴心的送他出门,一定是别有目的的。

    她那点小心眼儿,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讨厌,”桑枝一拳轻轻捶在门少庭的胸前,撒娇道:“人家哪有什么事情,不过是想出来送送你罢了。”

    门少庭勾了勾唇,低头,毫无预兆的吻上她诱人的甜美。

    辗转缠绵,半天,两人才气喘吁吁依依不舍的分开。

    “真的没事?那我可走了!”

    门少庭揶揄的眼神看着她。

    桑枝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所有的心思都很明显的写在她脸上呢,他又岂会看不出来!

    可是欲擒故纵这一招,却是门少庭惯用的伎俩,可即便如此,用在桑枝身上,也是屡试不爽。

    “别,等一下,就一两分钟。”

    桑枝囧了囧,她不是想拉门少庭的后腿,但始终觉得那件事,还是应该跟他说一下。

    “那个,小玮跟我说,她结婚,你就只给她包了一千块的红包,是不是太抠门了点啊!”

    门少庭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没想到她居然是要说这个事情,他还以为,她要跟自己说门少轩的事情来着。看来又是他多想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明知道桑枝跟门少轩之间是清白的,但只要一想起桑枝曾经暗恋门少轩的事情,他心里就莫名的不爽。

    挑眉道:“她又不缺钱,她老公更是有钱人,还在乎这个红包吗?”

    这个门玥玮也真够可以的,又不是真的在乎红包的薄厚,有必要跑去桑枝这来抱怨吗,这简直是故意损坏自己在老婆大人心目中的大好形象。

    “可是……”

    桑枝不知道怎么说,可是再怎么说,给一千块也实在太少了啊!

    “别可是了,我的钱还要留着养老婆孩子,将来孩子奶粉钱,尿不湿什么的,都不少花钱呢!”

    “……”桑枝一脸线黑,这跟门玥玮跟自己告状说的话还真的是一模一样。

    门少庭不是从来不关心钱的吗?不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工资卡里是几位数的吗?怎么突然间转性了,变得这么在乎钱了?

    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不由的蹙了蹙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在乎钱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门少庭挑眉道:“那什么是我的风格啊,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老婆孩子都有了,我能不精打细算嘛!”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桑枝的肩膀,说道:“乖,回去吧,早点休息,我真的要走了。”

    说着,门少庭已经转身,要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那个……”桑枝犹豫着开口,将门少庭叫住,伸手,将手里的外套递给他,“小玮问我们什么时候搬过别墅那边去住,他和雷明在旁边买了隔壁的一座,要和我们做一辈子的好邻居。”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说道:“让他们先搬进去吧,咱们不急,等宝宝出生以后再说不迟。”

    他早就料到门玥玮不会让自己清闲。

    不过是黑了她一套写真照的钱,她就这么和自己杠上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门玥玮说要和他们做邻居才不是主要目的。

    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方便过去蹭吃蹭喝外带骚扰他们才是真的!

    不过这倒也不错,自己平时不经常在家,有她陪着,到时候,桑枝也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嗯,还有……”

    桑枝有些更囧了,看着门少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什么?”

    “她还让雷明留了一套别墅给门边儿和雷刚当婚房。”

    “嗯,她还真够热心肠的!”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儿。

    “可是,你说,万一小玮知道了门边儿是门少轩的女儿,应该管她叫姑姑,她还会愿意跟门边儿当妯娌吗?我担心到时候她和门边儿还有雷明雷刚之间会出现问题。”

    这才是桑枝真正担心的,万一到时候真的是那种情况,这关系混乱不说,大家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信任和感情,估计也会随着关系的变化而发生变化吧!

    门少庭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有些心疼又无奈的说道:“你还真是天生操心的命,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再说了,检验报告还没出来,万一咱们的猜测不是真的呢?不是你担心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吗?退一万步说,即便是真的,你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到时候也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你又何必现在就开始忧国忧民杞人忧天呢!”

    桑枝看着门少庭,他倒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岂不知,她主要是不愿意看到家里任何一个人不开心。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赶紧回去休息,别弄的自己太累了,我真的得走了。”

    桑枝勉强笑了笑,点点头,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

    门少庭点头,又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才转身上了车。

    看着门少庭的车子开走,出了自己的视线范围,桑枝这才转身回来。

    客厅里,雷明和门正正坐在一边喝着茶闲聊着,门老爷子大概是累了,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林雅然和门边儿,正跟门玥玮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闲聊着。

    见桑枝进来,门玥玮笑着招呼她过来坐下,“枝枝姐,我明天就和雷明飞普罗旺斯度蜜月了,你有什么要带的吗,我给你捎回来。还有门边儿,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桑枝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没有,难不成让你带一大把薰衣草回来给我啊!”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说道:“又不是只有薰衣草,还有很多特色的东西好吧?”

    说着,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给大家介绍当地的特色产品。

    桑枝明显的提不起兴趣,打了个哈欠,本想着早早的上楼休息,但想到门玥玮和雷明今天是新婚回门,人家两个人还没走,她这个当嫂子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说先上楼休息。

    只好强撑着疲倦的身子硬着头皮陪着。

    林雅然看出了桑枝的疲倦,想想她挺着个大肚子,本身就容易乏累,昨晚又在医院没有休息好,今天回来也没好好休息,估计是累坏了。

    赶紧说道:“枝枝,我看你很累的样子,要不先回房间休息吧,小玮和雷明也不是外人,你不用跟他们客气,去吧,门边儿昨晚也一定没有休息好,要是累了,也回房间休息吧。”

    林雅然一说话,门玥玮这才注意到桑枝一脸的倦怠样子。

    忍不住有些自责的说道:“都怪我,一高兴就忘了枝枝姐还怀着孕呢。赶紧的,你跟门边儿不是明天还要去医院看堂兄吗?你们赶紧上去休息吧。我跟雷明这就回去了,明天一早的飞机,也得起大早呢!”

    说着站起身,叫了声雷明,这就要走。

    桑枝见这样,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点点头,“那我送送你们。”

    门玥玮一把将她按住,说道:“送什么啊,今晚我和雷明住大院公婆这边,就几步路就到了。门边儿你照顾着枝枝姐上楼休息吧,麻烦你了哈。”

    门边儿笑了笑,伸手扶着桑枝,“枝枝姐,咱们回去睡觉吧,确实困了呢!”

    桑枝无奈,这才和公婆到了晚安,又跟雷明和门玥玮说了几句蜜月快乐之类的祝福的话,这才和门边儿拉着手上楼去了。

    将桑枝送到房间门口,门边儿转身刚要去自己房间,却突然又转过身来,一脸浅笑的看着桑枝,说道:“枝枝姐,林阿姨说觉得我和医院里躺着的那个门少轩长得有点像呢,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