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躺在床上,静静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门边儿的话让她有些莫名的慌乱,那时候,看着门边儿望着自己玩笑似的眼神儿,桑枝心里却没来由的感觉一阵阵的酸涩。

    对于门边儿的问题,桑枝选择了沉默以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当玩笑听,然后很随意的说道:“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回房休息吧,晚安。”

    说完,桑枝几乎是逃也似的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看也不看看门边儿一眼,反手关了房门。

    明明困得眼皮直打架,可是现在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失眠,对于一个孕妇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桑枝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事情,使劲闭着眼睛想要让自己赶紧睡着。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你越是想睡着,却偏偏就是睡不着。

    尽管已经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大脑不要去想,但是大脑就是不受控制的一遍一遍过电影似的过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当然主要还是关于门少轩的事情。

    门少轩到底还能不能醒过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如果检验报告出来,门边儿真的是门少轩的女儿,别人或许还好说,门边儿能接受吗?门玥玮能接受吗?还有雷刚,雷刚会不会因此更加逃避自己对门边儿的感情?他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

    门边儿是那么的喜欢雷刚,会不会因为担心雷刚更加逃避对自己的感情,而固执的不肯认门少轩这个亲生父亲?

    门边儿的童年已经很不幸了,桑枝真不愿意再看到她在感情上受到太多的挫折。

    越想越觉得头疼,越想越觉得没有一片混乱没有头绪。

    桑枝抱着枕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正自无聊发愁之际,突然感觉到肚子被轻轻的踢了一下。

    莫名的一阵惊喜,一阵感动。

    自己的宝宝这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吗?

    伸手轻轻抚着肚子,轻声说道:“宝宝,是不是妈妈睡不着,你也睡不着啊?还是你也感觉到了妈妈的烦躁情绪,也跟着不舒服了?对不起哦,妈妈不是故意的。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妈妈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感觉到肚子又被轻轻的碰了下,桑枝心里莫名的狂喜。

    这次宝宝只是很轻柔的碰了下自己,就好像刚刚自己的话,宝宝都听懂了一样,这是可以跟自己互动的节奏了吗?

    “宝宝,你听懂妈妈的话了是不是?你在安慰妈妈,让妈妈不要担心是不是?其实你爸爸也说过了,不要杞人忧天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顺其自然。看来你跟你爸还真的比妈妈看得开多了。”

    桑枝抚着自己的肚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宝宝轻声说着话,就好像两个人,一个在听,一个在讲。

    不知不觉的,跟自言自语的啰嗦了好半天,直到眼皮越来越沉,才终于忍不住的睡着了。

    一夜好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桑枝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忍不住勾了勾唇,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宝宝,谢谢你,你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的肚子又被踢了一下。

    桑枝忍不住撇嘴,赶紧说道:“对不起,妈妈错了,女儿才是贴心小棉袄,你一定是儿子,听到妈妈当你女儿比喻,心里不爽了是不是。好啦,别气了,饿了吧,妈妈这就带你下楼吃饭去!”

    梳洗完毕,换了身衣服,这才出了房间。

    来到门边儿房门前,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儿,不见里边有人答应,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轻轻推了推房门,没想到门应声而开。

    “门边儿,在吗?”

    桑枝一边轻声的叫着门边儿的名字,一边缓步走了进来。

    房间内空空如也,根本没有门边儿的身影。

    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床单也平整的仿佛根本没有人睡过一样。

    桑枝蹙了蹙眉,这姑娘,不会是不习惯住在这里,晚上趁着大家都休息了,然后自己一个人跑回去了吧?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得心里一紧。

    要知道,大院所处的位置可是京城的郊区,并不是繁华闹市。

    别说深更半夜的,就算是白天,都不好打车。

    万一不幸被自己猜中,那么门边儿一个姑娘家,三更半夜的万一遇上点什么事……

    桑枝不敢再想下去,心里只希望自己多心了。

    忍不住跑去衣橱,打开衣橱看了看,见门边儿带来的衣物都还在,心里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转身出了房间,下楼。

    一楼饭厅里,终于看到了正在帮着林雅然拿碗盛饭的门边儿。

    看见桑枝下来,门边儿一脸灿烂的笑道:“枝枝姐,早!”

    “早。”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看着一脸神采飞扬的门边儿,心里忍不住抱怨,刚刚自己还担心她住在这里不习惯呢,可是明显的,人家比自己睡眠质量好多了。

    看看门边儿精神头儿十足的样子,再看看自己两只国宝眼,桑枝就忍不住的觉得自己真心是操心的命。

    没事瞎操心!

    “快坐下吧,可以开饭了,我去叫爷爷。”

    门边儿一边说着,转身朝门老爷子的书房跑去。

    桑枝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的背影,这姑娘昨天还对门老爷子各种意见呢,怎么睡了一觉性情大变了?居然主动去喊老爷子吃饭!

    正自疑惑着,林雅然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桑枝,笑着将一大碗浓稠的牛奶燕麦粥给她端了过来,“来,趁热吃。”

    说完坐在她旁边,看着眼圈有些发黑的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有些心疼的说:“这两天都没休息好吧?不然今天就别去医院了,妈过去守着,你在家再多歇一天吧。”

    桑枝笑了笑说道:“妈,我没事,昨天睡得挺好的,这不,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你们饭都做好了。”

    桑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说自从自己怀孕后,在家里林雅然基本上什么都不让她做,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米虫般的日子。

    但是像今天起这么晚,还真的是头一回。

    “妈,对不起啊,今天起太晚了,早餐也没帮你们。”

    林雅然拍了拍桑枝的肩膀,笑道:“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的,你是孕妇,妈是过来人,知道的。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多多休息才对,放心,大家都理解你,不会有人对你有意见的。”

    桑枝觉得很感动,忍不住张开胳膊,伸手轻轻抱了抱林雅然,有些像女儿跟妈妈撒娇似的说道:“妈,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就跟我亲妈似的。”

    “傻孩子,你不就跟我女儿一样。虽说是儿媳妇,但是妈从来都没当你是儿媳妇看,都当你跟小玮一样看待。”

    林雅然伸手拍着桑枝的胳膊,一脸慈祥的看着她。

    是啊,自从自己进了门家,门家人,尤其是林雅然就对自己很照顾。

    如果一开始,不是林雅然对自己那么好,说真的,桑枝真心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快就融入门家这个家庭里。

    跟不可能这么快适应人家媳妇,儿媳妇,孙媳妇这个角色。

    都说婆媳关系最难处,可是拍着良心想想,婆婆是不是真的把儿媳妇当自己家里人看待,儿媳妇又是不是真的把婆婆当妈对待,如果双方都将对方当亲人看待了,又有什么难处的呢?

    桑枝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有些稀里糊涂的进了门家的门儿,但是却很幸运的遇上一个好老公,一个好婆婆,一家子好人。女人如此,一生何求!

    婆媳俩正边说着话,门边儿便和老爷子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看见门边儿和老爷子好像亲爷孙似的谈笑风生的样子,桑枝不由得啧了啧舌。

    这是什么情况啊?只不过一宿觉的功夫,门边儿就对老爷子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这也太让人跌破眼镜了吧!

    “爷爷,没想到你一把年纪这速度还这么快,真是让人佩服啊!”

    门边儿扶着门老爷子坐下,还忍不住的称赞道。

    门光荣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说道:“你也不错啊,丫头,没看出来,小小年纪,居然一直坚持晨练,耐力不错,身体素质也很好。说实话,你要是我孙女,我一定让你当兵去!”

    “是吧,我也觉得我应该当兵,或者考个军校什么的。可是雷刚不让啊,就为这,差点跟我翻脸,最后还是我妥协了,报了个交通管理专业。”

    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的叹息摇头,一脸为自己惋惜的表情。

    桑枝听了这话,差点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心说,老爷子真有意思,门边儿要是他孙女就让门边儿当兵去,门玥玮也是他孙女啊,身体素质也不差啊,还是跆拳道高手呢,不是也没当兵嘛!

    想到这儿,不由得又开始深深的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担心了。

    虽说之前自己跟老爷子聊过,就算将来自己生了男孩子,也不会逼着他一定要去当兵,要看孩子自己的意愿。

    但是现在看老爷子对部队这种忠贞不渝的情怀,再看看老爷子为了让门少庭当军人,宁可忍心的毁了他对艺术的追求可热爱。

    真的怀疑,老爷子到时候能不能说话算话。

    “爷爷,门边儿,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速度耐力什么的聊得这么高兴,是不是去跑步去了?”

    桑枝想到了门少庭的话,顺其自然,车到山前必有路,于是轻轻的甩了甩头,将自己心里的担心暂时的放在一边。

    “你猜得还真没错,他们是去跑步去了。没想到门边儿也有晨练的习惯,跑步的时候遇上了爷爷。也幸亏遇上了爷爷,不然,她一个人估计就在这大院里绕圈圈绕不出来了。”

    林雅然一边帮老爷子倒了杯牛奶,一边笑着说道。

    “哦,这样啊。忘了跟门边儿说了,大院的路不好认,以后我慢慢教你认。对了,爸呢?”

    往常这个时候,门正差不多已经吃完早餐了,可是今天却不见他人影,桑枝觉得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