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了桑枝的话,门边儿忍不住笑道:“不用麻烦枝枝姐了,一路上回来的时候,爷爷已经教会我怎么认路了,相信以后在这大院里我再也不会迷路了。”

    门老爷子喝了口牛奶,笑着说:“嗯,这丫头真聪明,一点就透,真适合当兵,说不定还能被选进女子特种部队呢。”

    得,老爷子又来了。

    真是看好了门边儿是棵当兵的好苗子了,三句话离不开当兵这个话题了。

    桑枝心里倒是有些不以为然,不知道如果老爷子知道门边儿是门少轩的女儿之后,他还会不会让门边儿当兵了。

    林雅然坐下边吃着早餐,边说道:“你爸一早就去机场了,早餐也没来得及吃。”

    “爸去机场了?又要出差吗?”桑枝随口问道。

    “不是,去接人。接你方芳阿姨,她们处理了一些事情,赶得今天最早一班航机过来,说是早晨就到了。”

    “哦。”

    桑枝了然的点点头,心里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又莫名的觉得有些恐慌。

    方芳阿姨过来,那么方媛媛也一定跟着过来了吧!

    “方芳阿姨她们来的还真快,她们来了就好了,有她们经常和堂兄说说话,没准能更早一些让堂兄醒过来。”

    “是啊,所以我刚才才说,你今天就不要去医院了,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还是在家休息吧。我估计,你爸接上方芳阿姨她们之后,应该会直接去医院吧。”

    林雅然说着,又叹了口气,说道:“要说也真是苦了媛媛那孩子了,找了少轩这么多年,等了他这么多年,如今却要以这种方式见面,真是想想都让人心里觉得难受。”

    桑枝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到底门少轩弄成现在这样子,还不都是因为救自己的缘故。

    这也是她听到说方芳和方媛媛过来,心里有些慌乱的原因。

    不知道如果方媛媛知道了门少庭是为了救自己,奋不顾身不惜中枪的话,她心里会怎么想,会不会怨恨自己?

    “妈,我还是去医院吧,方芳阿姨她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也一定很累了,到医院看一下,还是先劝她们去休息的好。”

    桑枝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医院一趟的。

    就算方芳和方媛媛过去了,也总需要有个门家的人在旁边陪着才像样子。

    而门正不可能一整天都在医院陪着她们,毕竟公司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

    “去,爷爷跟你一起去。”

    没想到门光荣会这么说,桑枝和林雅然都不约而同的有些诧异的抬起头。

    “爸,您就别去了吧,您身体不好,还是在家里等消息的好。”

    林雅然本能的劝阻。

    门光荣摇摇头,说道:“你们谁也别劝我,劝也没用,我得去。我得去见见方芳那孩子,给那孩子道个歉陪个不是。”

    想到当年自己那么说她,而人家却给门家养大了门少轩这个孩子,还至今未嫁。门光荣这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就觉得对不起方芳。现在方芳也来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过去见见她,跟她说声对不起。

    “那好,我也一起去。”

    林雅然见公公如此坚持,自己又岂能独自在家里待着,自然也要陪着一起去。

    吃完早餐,临出门的时候,门光荣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住脚步,转身看着林雅然,问道:“方芳她们一行几个人啊?”

    他知道方芳和方媛媛一起过来,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

    “听门正说,就方芳和侄女方媛媛两个人,她父亲身体也不好,一直住院中,家里的事业都是方芳哥哥一个人在忙活着,本来说也想过来的,但实在走不开,就没有一起来。”

    林雅然这么说着,其实门正跟她说的原话可不是这样的。

    对于门少轩,方芳的哥哥方坤,心里一直存着气的。

    气这小子害了自己女儿,将近二十年了,一直杳无音讯的,这终于有了消息了,却又躺在医院里不死不活的。

    这让自己女儿将来可怎么着啊,偏偏女儿跟她姑姑又都是一个脾气秉性的,认准了一个男人,就是死也不会再找别的男人。

    方坤就方媛媛这么一个女儿,真是有疼又气。

    用他自己的话说,要不是实在走不开,他一定也一起过来,过来揪着门少轩这个混球暴打一通,以解心头之恨!

    林雅然当然不敢全盘跟门老爷子说这些话,只是婉转的说了一下,就方芳和方媛媛两个人过来的。

    “哦,这样啊。”

    门光荣听了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抬头看着林雅然,又问道:“她们说了要过来待多久了吗?”

    林雅然摇摇头,说道:“这个倒没说。不过我想,既然来了,一定不会太早离开的,至少也要等着少轩醒过来,还要把他和方媛媛的事情确定了之后才会离开吧,应该时间短不了的。”

    门光荣点点头,用征求的语气说道:“既然这样,那时间短了住酒店还好,时间长了一直住酒店总归是不方便的,要是让她们搬来家里住,你觉得怎么样?”

    本来门少轩就是门家人,虽然从小没和门家人见过面,也没进过门家的门儿,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门家的人。

    况且,门中的房间一直保留着,而方媛媛既然已经和门少轩有过夫妻之事,又有了孩子,即便那个孩子现在还下落不明,这方媛媛怎么也算是门家的媳妇了,住进来也是应当的。

    对于门光荣的提议,林雅然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别扭。

    毕竟方芳是门正年轻时候喜欢过的女人,虽说经过这么多年,早已从爱情转变成了友情,加上方芳上次来京城,林雅然和她已经解除了心里的芥蒂,但要是真的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每天见面,尤其中间还夹着一个门正,多少还是会有些尴尬的吧?

    桑枝看出来林雅然的犹豫和纠结,赶紧说道:“爷爷,我觉得住到家里来还是一样的不太方便。”

    门光荣抬头看着桑枝问道:“为什么?”

    “你想啊,咱们大院地处郊区,即便家里有车,怎么说交通也还是不太方便的,方芳阿姨她们难得来京城,有时间一定愿意多逛逛的,这出门不方便是第一。第二呢,咱们一大家子人,让她们住进来,咱们不觉得怎么样,她们也一定会不太习惯,甚至觉得麻烦咱们,心里会觉得过意不去,住着也不会像在自己家里那样自在了。”

    桑枝一边小心翼翼的说着,一边注意观察着门老爷子的表情变化。

    见他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反应,心里才松了口气,继续说道:“不过爷爷说的也有道理,长期住酒店也一样的不方便。不如这样,反正我们枫林苑的那套房子现在也闲呢,我和少庭也不回去住,不如就让芳芳阿姨和媛媛先住那里去。那边正好在市中心,交通便利,离医院也近,她们自己住着也比较自在点,你们觉得我这提议可行吗?”

    门光荣看了桑枝一眼,又深深的看了林雅然一眼,点点头,“如此就按你说的办吧,待会儿到了医院,见到方芳她们,就提议让她们住你们枫林苑那套房子去吧。”

    说完,门光荣又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林雅然,虽然眼神儿依旧柔和,却让林雅然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事似的,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烧烫的慌。

    “要不,还是让她们住大院这边吧,她们人生地不熟的,自己住也是让人不放心,住这边来,人多,有什么事,还能有些照应。”

    想想自己也真是有些小心眼儿了,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而且误会也都解除了,她还有什么好担心,有什么觉得好尴尬的。

    不是早在方芳上次来京城的时候,两人就已经以姐妹对待了吗?现在又犯的什么小心眼儿!

    林雅然心里不由得责骂着自己,在公公面前丢人了,公公一定以为自己心里还记恨着门正跟方芳那段往事,所以才小心眼的不愿意她们住过来。

    “算了,到时候看她们自己的意愿吧。”门光荣看着林雅然,眼神里倒是比之前多了一抹赞许。

    他相信自己的儿媳妇,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女人。

    毕竟在一起相处了几十年了,况且这个儿媳妇一直在门光荣心里,都是个通情达理识大体的女人。

    门边儿反正也没什么事,就一起跟着来到了医院。

    几个人来到医院的时候,并没有见到门正和方芳他们,应该是还没到。

    门光荣坐在门少轩病床前,一言不发的直愣愣的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门少轩。半天,眼角儿忍住不的淌下几滴泪来。

    “小子,爷爷来看你了。别说,你跟你爸长得还真像。”

    老爷子绝对不是一个感情细腻的老人,说出来的话,也是直来直去的,尽管心里难受心疼,可话里却一点都不表现出来。

    尽管如此,那几滴泪,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情感。

    “爷爷,你别太难过了,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桑枝鼻子一酸,眼睛也有些微红,差点落泪。

    想想自己曾经暗恋门少轩四年之多,虽然最终也没能找到机会跟他表白,而且一直有些自卑的觉得,门少轩的眼里根本没有自己。

    可是没想到,自己性命攸关的时候,他居然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帮自己挡了一枪。

    他当时明明在暗处的,就算不出来,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在现场。

    想想当时的情况,他应该原本也是没想出来,将自己暴露在门家人的面前的吧。

    不然的话,早就出来了。又何必等到自己差点中枪的时候,才飞奔出来帮自己挡了那么一枪呢!

    只是不知道,他帮自己挡这一枪,是因为自己是门少庭的媳妇,还是因为自己曾经是一个暗恋过他的学生?

    “少轩……”

    一声带着哭腔的惊叫声之后,一个娇弱的身影在众人还来不及看清的时候,便已经飞扑到门少轩的身上,抱着他失声痛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