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看身后跟着的方芳和门正,不用问,现在抱着门少轩痛哭的一定是方媛媛了。

    门光荣坐在距离门少轩最近的床边上,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失声痛哭的女人,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老爷子活了一把年纪,什么场面没见过啊,只是现在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趴在自己孙子身上嚎啕大哭,却真的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尴尬的咳了两声,慢慢的站起身来,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门正。

    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门正旁边同样抹着眼泪的方芳。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门光荣的记忆里,方芳还停留在二十出头时候,一脸稚嫩骄傲的时候。

    现在再看这女人,虽然风华依旧,但岁月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烙印在了她的脸上。

    将近三十年没见了,如果就这么走在大街上,说不定大家谁也不会认出谁来,就这么擦肩而过了呢。

    门正见老爷子看着自己,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犯浑时候发生的那些事,不禁有些尴尬。

    咳咳两声,说道:“爸,这是方芳,那个……是方芳的侄女,方媛媛。”

    “老爷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您身体还好吧?”

    方芳擦了擦眼泪,勉强扯出一道笑容,礼貌的跟门光荣打着招呼。

    门光荣点点头,笑了笑,说道:“嗯,是好久不见了,快三十年了吧?”

    “嗯,二十九年半了。”

    确实,说话就三十年了,真的是好久了。

    方芳笑了笑,探头对着林雅然和桑枝笑了笑,“又见面了,大家都还好吧?”

    尽管心里很难受,难过将近二十年未见面的门少轩,如今躺在病床上,不死不活的样子。

    可是出于礼貌,方芳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客气的和大家打着招呼。

    眼睛瞟到桑枝明显隆起的肚子,笑着说道:“桑枝怀孕了啊,恭喜,看上去得有五六个月了吧?”

    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笑着点头,“嗯,方阿姨好,许久不见了。”

    林雅然也是很客气又热情的和方芳打了招呼,方芳这才有些不好意的走到门少轩病床前,伸手一把将仍旧趴在门少轩身上不停抽泣的方媛媛拽了起来。

    “媛媛,别哭了,哭有什么用,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想办法让他尽快醒过来才是正事。”

    被方芳这么一说,方媛媛这才慢慢的止住哭声,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一脸悲戚的看着姑姑。

    “姑姑,你说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在座的没有哪个是医生的,医生都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们能有什么办法呢?

    “有办法的,医生说,只要每天在他面前,跟他多讲话,或许会有助于他早日清醒过来。”

    桑枝看着一进门就不管不顾扑倒门少轩身上失声痛哭的方媛媛,心里有些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难过。

    这个女人对门少轩绝对是真爱!

    王宝钏等薛仁贵不过是苦守寒窑十八载吧,而她已经痴痴等了门少轩十九年。

    如果从方媛媛对门少轩暗生情愫开始算起,恐怕至少也要二十几年了吧?

    二十几年啊,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

    一个女人,将她一辈子的青春都毫无怨言的奉献在一个男人身上,这得是多么深厚浓重的感情,多么深沉的爱啊!

    此时看着方媛媛,桑枝心里完全没有一丝的不自在,相反的,她倒是对这个女人充满敬意。

    桑枝想,如果是换做自己,恐怕自己没有方媛媛这般的恒心和耐力,根本不会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就这么消耗在一个很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在见面的男人身上。

    这个女人,值得自己钦佩!

    “你是?”

    方媛媛抬起头,有些审视的上下打量着桑枝。

    方芳这才拉着她走到众人面前,一一给她做了介绍。

    指着门光荣说道:“这是爷爷,少轩的爷爷,你也应该跟着少轩叫一声爷爷的。”

    然后又指了指门正和林雅然说道:“这是二叔和二婶。”

    方媛媛有些拘谨的看着大家,对着老爷子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爷爷。”

    然后又见过了二叔和二婶。

    虽说她和门少轩并没有结婚,但是毕竟有了夫妻之实,方芳让她跟着门少轩这么叫人,是没有错的。

    门光荣也是想到这姑娘十几年如一日的苦等着门少轩不容易,要不是因为爱,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会不顾家人的反对,硬是将孩子生了下来,又不顾家人的感受,苦苦等着门少轩十九年?

    就冲这,这孩子也是个重情义的,这孙媳妇,他门光荣认下了!

    “好好,今天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见面礼,等回头,爷爷给你补上。”

    门光荣一边点着头,一边笑道。

    门正和林雅然也是频频点头,他们的想法跟门老爷子一样,不冲别的,就冲这孩子对门少轩的一往情深,这侄媳妇得认!

    大概方媛媛也没有想到自己才到京城,就见到这么多门家的人。

    而且现在看来,门家人对她的印象似乎还不错的样子,如此想着心里倒也放松了一些。

    只是想到病床上昏迷着的门少轩,又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起转转儿来。

    方芳安慰的拍着她的后背,又指了指桑枝说道:“这是桑枝,是门少庭,也就是二叔和二婶的儿子的老婆,按理说你应该称呼一声弟妹,不过你和少轩还没有结婚,就叫妹妹吧。”

    方芳一边说着,一边有意的看了一眼门光荣。

    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说,等着门少轩醒过来之后,希望老爷子能替他们做主,把婚事办了。

    门光荣眼光多老道啊,又岂会看不懂方芳眼神儿的意思,心里不由得对这女人又多了一份欣赏。

    门少轩这种情况,就算是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到底会不会醒过来。

    可是听方芳的口气,似乎很坚信门少轩能够醒过来,这女人的自信和坚定,真的挺让人佩服的。

    “就叫弟妹吧,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本来就是那么一回事嘛!”

    不待门光荣说话,林雅然已经替公公开了口。

    毕竟这种话,让老爷子亲自开口,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而她虽然只是个二婶,但是却也是门家现任女主人,由她来说,只要公公不开口反对,便算成了。

    正如林雅然所想,她这话确实说到门光荣心里去了。

    点点头,说道:“门正媳妇说得对,这是你弟妹桑枝,你还有个才出嫁的小姑子,叫门玥玮。门家人也不是很多,以后慢慢熟悉吧,都很好相处的。”

    门光荣这么说,算是承认了方媛媛和门少轩的事情。

    方芳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老爷子说的是,媛媛还不叫人。”

    方媛媛看着桑枝,确实,论年纪,自己绝对比她大。

    笑了笑,刚要开口,却被桑枝先开了口,说道:“嫂子千万别客气,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桑枝就好,弟妹弟妹的叫着,估计你也别扭,我听着也不习惯。大家都是年轻人,还是直接叫名字的好。”

    “好。”

    方媛媛正发愁这声弟妹叫的别扭不知道怎么开口呢,见桑枝这么善解人意的替她解围,心里倒也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最后,方芳的目光停留在了一直站在桑枝旁边没有开口的门边儿身上。

    乍一见门边儿,方芳心里就莫名的一紧。

    “这位是?”

    方芳没有见过门边儿,自然认识。

    听自己姑姑这么说着,方媛媛也下意识的抬头朝门边儿看去。

    只一眼,方媛媛就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差点就晕倒过去,幸好及时抓住了身边方芳的胳膊。

    “媛媛,你怎么了?”

    方芳一脸担心的问道。

    门老爷子在内的门家人这边,见到方媛媛这样,也都有些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

    过了片刻,方媛媛才站起身,勉强笑道:“不用,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事,就是有些低血糖。”

    边说着话,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在门边儿身上。

    众人都不明所以,只有桑枝心里明白,这大概是母亲见到亲生女儿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吧!

    尽管方媛媛现在还不敢确定站在她面前的门边儿就是自己遗落在外失散了十九年的女儿,但是血缘这种事情,真的很难说的。

    那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生生相惜关系。

    或者说,是亲缘之间的一种感应。

    “你……你是……”

    方媛媛看着门边儿的眼神儿不自觉地有些湿润,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我吗?”

    门边儿显然是被方媛媛对自己的态度吓到了。

    她不明白,才第一次见面,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儿为什么会这么的奇怪?

    “她啊,她叫门边儿,是我的一个好朋友。”

    桑枝见这种情况有些微妙,赶紧说道。

    在医院里,此时此地,确实不太适合说得太多,更何康,dna检验报告还没有出啦,现在一切都还不能下定论。

    “哦,”听桑枝这么一说,方媛媛明显的有些失落,“这么巧,也姓门啊?”

    不明所以的门边儿,听方媛媛这么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略有尴尬的笑了笑。

    又聊了几句,门正因为还有工作要忙,便提议道:“方芳,你们才下飞机也一定很累了,不如你和媛媛先去酒店休息,等晚上的时候,我请客咱们大家一起聚聚,再计划少轩的事情。”

    方芳看了看方媛媛,方媛媛转头,有些不舍的看着病床上的门少轩。

    “姑姑,你先去酒店休息吧,我不累,我想留下来照顾少轩。”

    “媛媛,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怎么可能不累呢?你跟姑姑一起回酒店休息,这里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少轩的,等你们休息好了,再过来不迟。”

    门正还是坚持让方媛媛和方芳一起去酒店休息。

    方媛媛的眼神儿有些哀求似的看着自己姑姑。

    方芳正要说话,门老爷子却开了口。

    “方家丫头,别固执了。听话,先去休息,把身体休息好才有精力照顾少轩。”

    说着,又看了一眼林雅然,继续说道:“我看,也别住酒店了,你们估计也要在京城待挺长时间,住酒店毕竟不如自己家里方便,还是住家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