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门光荣称呼自己方家丫头,方媛媛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

    毕竟自己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在家里,自己爷爷都不会这么叫自己的,都是叫自己的名字。

    看出方媛媛的尴尬,方芳笑了笑,说道:“不用了,那样太麻烦你们了,我们还是住酒店好了。”

    林雅然知道公公的想法,遂说道:“去大院吧,大家一起住着也有个照应,毕竟你们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事情,还是大家一起想办法比较好。”

    方芳有些犹豫的看了看方媛媛,见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那意思还是不太愿意跟这么多陌生人住一起,总会觉得不方便的。

    方芳了解自己侄女的脾气,这姑娘从小性子就倔,打定的主意,一般很少有人能改变的了。

    就像她对门少轩的爱,就像她就算是负了所有家人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不了,我们过来已经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不能再麻烦你们了。更何况,大院在郊区,离市区有些远,我们每天来医院也不太方便的,还是住酒店吧。”

    方芳友善的看了一眼林雅然,她这番话出口,从林雅然的眼睛里,看到一丝释然划过。

    笑了笑,其实如果真的住在一个屋檐下,不光是林雅然,就连她自己也会觉得尴尬吧。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桑枝开口了。

    “方阿姨,我和少庭在市区离医院不远的一个小区里有一套房子,我们现在都在大院住,那里现在空着没忍住,你们要是不嫌弃,就住那边去吧,总归比酒店方便些的。”

    最终方芳和方媛媛被桑枝和门家人劝的终于答应了,去桑枝他们枫林苑的那套房子暂住。

    如此,门正便带着方芳姑侄和桑枝还有门边儿先去了枫林苑。

    因为公司还有个会要开,门正只是将她们送到地,便开车离开了。

    “方芳,有事给我打电话,别客气,我先走了,晚饭我已经在酒店订好了包间,到时候再见吧。”

    方芳看着门正笑了笑,由衷的表示感谢,“谢谢你。”

    桑枝将家里的门锁的密码告诉了方芳她们,然后带着大家一起进了家门。

    在门边儿的帮忙下,几个人很快的收拾好了行李,桑枝和门边儿还很仔细的帮忙将洗漱用品都换了新的,然后又将卧室的床单被罩全部换了新的,然后有些抱歉的跟方芳说道:“方阿姨,这虽然是两室一厅的房子,但是其中一间被用来当书房了,所以只有一间卧室。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习惯在一张床上睡,要是不习惯的话,我在去帮你们买一张单人床上来。”

    方芳看了看卧室内那张宽敞的大床,笑道:“不用麻烦了,这就很好了,媛媛小时候也是经常跟我一起睡的,我们在一起住挺习惯的,谢谢你们。”

    安顿好方芳姑侄,桑枝和门边儿很礼貌的告辞。

    “阿姨,嫂子,你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定很累了,先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再去医院吧。你们放心,今天我会在医院照顾堂兄,他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电话告诉你们的。”

    方芳和方媛媛又对桑枝说了一番感谢的话,桑枝和门边儿这才告辞离开。

    出了桑枝家门,门边儿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啦?好像看你很紧张的样子。”

    桑枝看着一脸放松的门边儿,忍不住笑着问道。

    门边儿点点头,老实的说道:“你有没有觉得那个方媛媛很奇怪啊?打从第一眼看见我,看我的眼神儿就一直不对劲儿,而且吧,我总觉得她的眼睛似乎从见到我就没在我身上离开过。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龄女人看着盯着看,真是别扭死了。”

    “哦?这我倒真的没注意。”

    桑枝说的这话自己都觉得违心。

    她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方媛媛看门边儿的眼神儿,甚至她都知道那是为什么。

    只是这时候,她对门边儿还不能全盘托出,一切都得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你真的没感觉她看我的眼神儿很奇怪吗?”

    门边儿还不死心的看着桑枝蹙着眉头问道。

    桑枝伸手抿了抿头发,嘿嘿干笑了两声,转移话题,“赶紧走吧,去医院。”

    一边说着,一边揽着一脸疑惑的门边儿的肩头,出了小区,伸手拦了辆计程车,上去。

    门少轩的病房里,林雅然和门光荣并没有走,还在病床前守着。

    见桑枝和门边儿进来,林雅然问道:“都安排好了?”

    “嗯,放心吧,都安排好了,两人都挺累的,估计这会儿正在睡觉倒时差呢。”

    桑枝边说着,边看了看门光荣。

    只见门光荣正坐在床边,一脸深沉的看着门少轩,眼睛里闪烁着说不出的复杂的情愫。

    “爷爷,不如你跟我妈先回家休息吧,这里有我和门边儿照顾着就行了。”

    老爷子一大早的跟了过来,眼看着都快中午了,估计也累了。

    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更何况他待在这里,看着昏迷的门少轩,心里又一定会忍不住的难受。

    半晌,门光荣才缓缓的点点头,叹了口气,起身,说了句,“那行,你也别累着自己,累的话就也早点回家休息,别硬撑着,毕竟怀着孩子,不比平时。”

    桑枝乖巧的点头答应着,“放心吧,这不是还有门边儿吗,我不会有事的。”

    听她这么说,门边儿也赶紧打着包票,说道:“爷爷,阿姨,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枝枝姐的。”

    门光荣看了看门边儿,笑了笑,点点头,“麻烦你了,丫头。”

    林雅然也对门边儿表示了谢意:“门姑娘,谢谢你。”

    门边儿笑了笑,朝他们挥了挥手,说道:“别客气,这没什么的。”

    送走了老爷子和林雅然,桑枝和门边儿重新回到门少轩的病房,拉了把椅子,坐在病床前,而门边儿则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脸好奇的看着桑枝。

    桑枝正思考着要跟门少轩说些什么,感觉到来自门边儿的注视,不由的抬起头看向她,问道:“你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

    门边儿吐了吐舌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你忙你的,当我不存在就好。”

    边说着,边将胳膊往沙发扶手上一搭,脑袋往上一放,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可是耳朵却精神的竖了起来,倒不是她有意要偷听什么,只是纯粹的好奇心作怪而已。

    见门边儿这样,桑枝不由得囧了囧。

    可是想到李旭的话,心想既然来了,总得做点什么吧。

    于是轻咳了两声,清了清桑枝,同时也让自己镇定了一下,然后努力维持着一颗平常心,看向门少轩有些苍白的脸和一双紧闭的眸子。

    酝酿了半天,才缓缓说道:“门少轩,请允许我这么叫你的名字,其实我应该称呼你堂兄的,不过我觉得还是叫你的名字比较顺口一些。”

    “噗……”

    一边假寐的门边儿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桑枝才酝酿好的心情瞬间被打乱了,转过头,有些微恼的瞪着门边儿。

    门边儿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憋着笑,抱歉的说道:“当我不存在,你继续,继续……”只是,枝枝姐,你难道不觉得你这开场白太没新意了吗?

    门边儿继续趴在沙发上装死,心里却忍不住的对桑枝的开场白大翻白眼儿。

    桑枝囧了囧,听着门边儿的话,怎么都一点都不真诚呢?相反的,反倒像是充满了鄙夷的感觉。

    “门边儿,你要是觉得好笑,就干脆点笑个痛快吧,别憋在心里憋出病来。”桑枝一脸同情的看着门边儿暴露在外边的半个脑袋,她甚至可以想象,门边儿埋在胳膊里的那张脸,此时不定笑成什么样了呢!

    深深的后悔,自己就不该让她也一起留下来,有她在,自己说什么,都觉得不自然。

    可是人家是好心过来陪自己的,她又不能无情的把门边儿赶出去。

    真是纠结啊!

    半晌,门边儿终于露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状似无辜的看着她,“枝枝姐,冤枉啊,我真的没有要笑话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开场白,好有特色。”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觉得违心。

    “咳咳,那个……要不我回避一下?”

    门边儿见桑枝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不由的尴尬了一下,闷闷的说道。

    开玩笑,这句话绝非出自她的真心。

    好奇心极重的她,还想着偷听点什么有价值有意思的八卦呢!

    “算了,你继续睡,我假装你不存在好了。”

    桑枝蹙了蹙眉,让她出去真的好吗?当然不好,那显得自己多不仗义,而且还有让人误会的嫌疑。

    万一门边儿回头跟雷刚说自己跟门少轩说话,还避着她,让她回避什么的,雷刚在把这话传到门少庭耳朵里,多容易引起误会啊!

    “你还是在这里比较好一点。”

    况且,桑枝也有自己的打算,她想着将门少轩和方媛媛有了孩子的事情就这么对着昏迷中的门少轩说一下,当然,不止是说给门少轩听的,同时也是说给门边儿听的。

    倒不是指望门边儿听了那些话,能想象力丰富的将那遗落在外的女儿跟自己的身世联想在一起,但至少也让她心里有个印象,到时候她的身份真的真相大白的时候,也不至于觉得太突兀吧。

    “哦,好。”门边儿正巴不得桑枝这么说呢,赶紧从善如流的点头,立马进入假死模式。

    桑枝看着她,叹了口气,才又转头看着门少轩,继续说道:“你可能对我没什么印象,但是其实我是你的学生,听过你的心理学呢。”

    说到这儿,桑枝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大学时候,总是躲在他经常经过的小树林边,无数次默默的看着他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的情景。

    “哦,对了,这些你都知道了,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说不说的都无所谓。”

    桑枝拍了拍有些烧烫的脸颊,腼腆的笑了笑,“但是有一件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你和方媛媛,你们有了一个女儿,但是不幸的,遗失了。如果现在那孩子还活着的话,应该差不多有十九岁了,也应该是个大姑娘了呢!”

    说着,桑枝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门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