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虽然门边儿依旧将头埋在胳膊里装睡,但桑枝知道,她耳朵一定支楞着仔细听着自己说话呢。

    桑枝不紧不慢的,将方芳之前跟林雅然讲过的关于方媛媛怀孕到长途跋涉找寻门少轩,又独自生下孩子,担心孩子跟着自己受罪,才狠心放在别人家门口,并留了纸条儿说一年后会过来接孩子的事情,仔细的讲了一遍。

    桑枝讲到动情处,自己都忍不住双眼含泪。

    她不知道自己这些话,昏迷中的门少轩是不是能听到一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门边儿一定是听了个仔细的。

    “门少轩,现在方芳阿姨和方媛媛知道你受伤住院,都赶了过来,她们都很盼望着你能赶紧苏醒过来,这么多年没见,再见却是以这种情况见面,你让她们心里多难受啊。所以,拜托你,求求你,赶紧醒过来吧。”

    说着,桑枝眼泪便忍不住的淌了下来,抽了抽鼻子,又说道:“你要是就这样一直躺着醒不过来了,那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一辈子心里难安。我会觉得愧对爷爷,愧对门家,更愧对方芳阿姨和一直深爱着你的方媛媛。”

    说完,桑枝透过泪眼朦胧的双眼,呆呆的望着病床上的门少轩愣神儿。

    门边儿双眼悄悄地透过指缝儿偷偷的看着桑枝,见她已经泪流满面,忍不住心里一紧。

    她知道,桑枝现在怀着身孕呢,情绪波动太大,对孕妇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她也知道,桑枝身体状况本就不适合怀孕,而自己跟着她来医院,不就是为了照顾她,担心她有个万一嘛。

    如此想着,她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假死下去了,起身轻轻走到桑枝面前,双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头。

    “枝枝姐,别难过了,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桑枝将头倚靠在门边儿身上,伸手轻轻拍了拍她搭在自己肩头的双手,微微点了点头。

    从门边儿的肚子里适时的传来两声咕咕的抗议声,门边儿有些窘迫的说道:“该吃午饭了,要不咱们先去吃点东西?”

    她都饿了,她相信孕妇桑枝更应该饿了才对。

    点点头,拿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起身,又看了一眼门少轩,说道:“走吧,咱们在附近找家饭店吃个饭,估计这会儿方芳阿姨她们也一定饿了,顺便给她们叫个外卖送过去吧。”

    两人轻轻出了病房,并交待了特护几句,然后慢慢的朝医院外走去。

    医院大厅里,桑枝和李旭不期而遇。

    看到她们,李旭嘴角儿不由的微微扬了扬,笑道:“嫂子,今天又过来看门少轩了?”

    桑枝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真是麻烦你了。”

    李旭摇摇头,“嫂子客气了。”

    说着,眼神不经意的瞥了门边儿一眼。

    门边儿被他看得心里有些不自在,瞪了他一眼,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李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带着明显嘲讽的意味说道:“美女倒是见过不少,但是像你这样长相一般,却天天自诩美女的女孩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门边儿气得瞪着眼睛,腮帮子鼓鼓的,忍不住双拳紧握,不是大厅里人太多,说不定她真的就挥拳朝一脸欠扁相的李旭揍过去了。

    “呦,小姑娘脾气还挺爆,拳头攥那么紧干嘛,还想打我不成!”

    李旭不怕死的继续激她。

    桑枝忍不住蹙眉,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李医生对门边儿的态度一直不是很友善,每次见面两人都不给对方好脸色看。

    “那个,你忙吧,我们先走了。”

    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桑枝真的担心门边儿会忍不住把拳头挥上去,赶紧出来打圆场,拉着门边儿就往外走。

    门边儿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好女不跟坏男逗!”

    “……”李旭望着她的背影半天无语,他堂堂玉树临风迷倒不知道医院一票小护士的大帅哥,怎么倒她眼里就成了坏男了?

    他究竟哪里坏了?

    李旭郁闷的转身,才忽然又想起什么,对着桑枝她们背影喊道:“嫂子,明天让门少庭来找我拿那个……”

    桑枝听到李旭的喊声,吓得赶紧转身,朝他点头,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了,我会过来的,放心。”

    见李旭了解的点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桑枝一颗悬起来的心这才放下。

    偷偷的看了一眼门边儿,见她并无异常反应,这才松了口气,拉着她继续走。

    “枝枝姐,你明天还过来啊,那我也过来。”

    门边儿很随意的说道。

    桑枝囧了囧,说道:“其实方芳阿姨和方媛媛过来了,估计明天开始她们会天天守在医院陪着门少轩的,咱们没必要天天过来了。我明天过来不过就是找李医生问些情况,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还是回学校上课吧,毕竟总缺课也不好,会影响你学业的。”

    桑枝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她明天过来找李旭是为了那门边儿和门少轩的dna检验报告的。目前来说,她一个人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门边儿,要怎么跟她来讲这件事情。

    所以桑枝想了想,觉得暂时还是不要让门边儿知道的好。处理这种事情,自己不在行,她还是要等着门少庭回来,看看他的意思再说。

    桑枝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凡事依赖门少庭,凡事主动听取他的意见了。

    “那我明天也得过来啊,你别忘了,我还得过来拿自己的体检报告呢。”

    门边儿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看着桑枝有些纠结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枝枝姐,你怎么了?不会是嫌我烦,不想让我陪你过来了吧?”

    门边儿对桑枝的好感源自最早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候。

    她突然冲出来,害的桑枝紧急刹车追尾,桑枝不但没有怪罪她,甚至连修车费都没有让她掏。

    门边儿觉得,在现在这个唯利是图利益至上的时代,还能遇见桑枝这么一个凡事不计较的人,真的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随着两人的逐步了解,门边儿是真的打从心里将桑枝当成了自己的姐姐看待。

    “我在这京城,出了雷刚,没有别的什么熟人,认识了你,我真的是把你当姐姐了,你要是嫌弃我,我会很难过的。”

    桑枝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一把揽住她的肩头,说道:“傻丫头,我怎么会嫌弃你呢?能有你这么一个可爱懂事的……妹妹,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

    “我只是担心影响你学习,毕竟你现在还是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马路上,从附近找了一家看上去还挺干净的饭店,走了进去。

    找了张桌子坐下,点了几个菜,门边儿这才又嘟着嘴儿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桑枝掏出手机,在网上找了家枫林苑附近的饭店,点了几个菜和饭,说了地址,让饭店一会给方芳和方媛媛送过去。

    听到门边儿这么问自己,忍不住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自信了?我骗你干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又给方芳打了电话。

    本以为方芳还在休息,没想到电话很快被接通了。

    “方芳阿姨,我是桑枝。中午了,我担心你们会饿,所以叫了外卖,一会会有人给送过去,我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就随便点了点,你们先凑合着吃点。晚上咱们再好好聚聚,给你们接风。”

    电话里,方芳和方媛媛对桑枝谢了又谢的,反倒弄的桑枝有些不好意思了。

    挂了电话,见门边儿还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己,不由的撇了撇嘴,说道:“对了,晚上你也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啊,还有,你们学校是不是在郊区,离大院不远的那所啊?”

    “是啊,怎么了?”

    菜上来,两人边吃边聊着。

    “我就说我记得好像是嘛。我是想说,反正雷刚也不经常在家,你又平时不愿意住学校,不如雷刚不在家的时候,你就住我家里好了,正好跟我做个伴,你觉得怎么样?”

    桑枝这么做,主要还是希望门边儿能尽快融入门家这个家庭,跟门家人相处的熟悉些。

    尽管dna检验报告还没出来,但是从上午方媛媛看门边儿的眼神儿里,让桑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门边儿一定就是方媛媛和门少轩遗失在外的那个女儿,错不了。

    “你要是不嫌弃,我当然愿意啊。”

    反正已经在门家住过来,再多住些天,她当然没什么意见。

    而且最重要的是,雷刚父母也在那个大院住啊,所谓近水楼台,自己没事常在院子里逛逛,说不定哪天就能碰见他父母呢!

    方便她提前和雷刚父母沟通感情,嘿嘿,门边儿心里打着小算盘,不由的一阵得意。

    “对了,枝枝姐,你刚才在医院里跟门少轩说得关于方媛媛那个孩子的事情,是真的吗?我怎么听着感觉好像听小说似的。”

    桑枝点点头,说道:“什么听小说似的,我看你是看小说看多了。真的都被你怀疑成是假的了,难道我对于一个昏迷中的人,还会用假话来骗他吗?都是真的!”

    “哦,”门边儿一边吃着菜,一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要这么说来,那个方媛媛还真是个重情义的好女人,那孩子也真是可怜。可惜,现在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到底在哪里。不过说真的,按你说的,她应该跟我一样大吧?”

    这边桑枝和门边儿在议论着方媛媛和孩子的事情,而枫林苑桑枝的家里,方媛媛和方芳却在说着门边儿。

    “桑枝这孩子真是懂事,考虑事情也周到,你看,怕咱们饿着,还帮忙叫了外卖。”

    方芳和方媛媛边吃边聊着。

    方媛媛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着头,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门边儿的身影。

    “快点吃,吃完了去医院看少轩。”

    方芳看着自己侄女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得蹙了蹙眉,“你想什么呢?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米饭都扒拉到桌子上了!”

    “啊?”方媛媛这才回神儿,“姑姑,你绝不觉得那个门边儿,长得有点像我和少轩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