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秋日午后的暖阳透过落地窗照进屋子,一派温暖祥和。

    方芳双眼定定的瞅着方媛媛,半天,才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乍见那孩子,也有些熟悉的感觉,现在想来,确实有些地方很像你和少轩。”

    “我一见她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心里就莫名的激动。姑姑,我有种感觉,她极有可能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儿。”

    方媛媛越说越激动,不由得伸手紧紧抓住方芳的胳膊,眼睛又忍不住的闪动着泪花。

    “别急,”方芳轻轻拍着方媛媛有些颤抖的后背,轻声说道:“现在咱们既然已经来到这儿了,又见到了门边儿这孩子,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的弄清楚她的身世,看看究竟是不是你们的孩子,要是的话,当然更好,不是的话,你也不要失望,姑姑相信,你们的孩子一定还活着的,只是暂时没有找到而已。振作点,不要灰心。”

    方芳知道,十九年的等待与寻找,方媛媛经历的多少苦难与煎熬。

    现在好不容易见到门少轩了,可他却如死人般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没有任何意识。

    方媛媛心里一定非常的难受,这种伤痛,不是用语言可以描述的。

    这时候,门边儿,这个看上去,似乎有着她和门少轩相貌遗传的孩子,便成了方媛媛心里的希望。

    不管门边儿是不是他们的孩子,方媛媛心里都会忍不住的想要跟她亲近。

    方媛媛擦擦眼泪,点点头,勉强打起精神,姑侄俩饭后稍作休息,便出了家门,打车前往医院。

    来到病房的时候,桑枝和特护正在帮门少轩做按摩。

    见到方媛媛和方芳进来,桑枝赶紧将按在门少轩小腿部的手撤了出来,有些尴尬的笑道:“护士说,每天要这样给他按按,防止肌肉萎缩。”

    方媛媛见到桑枝给门少轩做按摩,也不由的有些尴尬,勉强笑道:“谢谢你,还是我来吧。”

    说着,便接手了桑枝的工作。

    方芳拉着桑枝的手,笑道:“桑枝啊,你看你现在挺着个大肚子,还跑来医院照顾少轩,我们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说什么都不能表达我们内心的感谢之情,真是太谢谢了。”

    桑枝脸微微红了红,笑道:“方阿姨,你说这些就太客气了,咱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

    正低头削苹果的门边儿,不经意间抬头,却正对上方媛媛一双包含深意的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门边儿突然害怕看见方媛媛那双对着自己别有深意的眼睛。

    本能的低下头去,将头一再的压低,不敢和她对视。

    “你……叫门边儿是吗?也姓门?”

    门边儿依旧低着头,手里削着苹果,轻声嗯了一下,算是回答。

    她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一个才见过两面的陌生人交待自己姓氏的问题。

    “那你跟门家是什么关系?”

    方媛媛心里一喜,忍不住又问道。

    门边儿有些讨厌这么被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问话,就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被人提审的感觉。

    尽管她不久前才刚刚从桑枝嘴里得知这个女人的经历,心里对这女人也充满了敬佩和同情。

    但这不代表,她就愿意跟这个女人亲近,更不代表,这个女人有权利可以肆意的探寻自己的事情。

    说白了,她心里有些反感这样的情景,她不知道,自己的事情跟这女人有什么关系,她干嘛这么看着自己,又不断的问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没什么关系。”

    门边儿的语气明显的有些不耐烦了。

    方媛媛却依旧不肯放过她。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一直在京城生活的吗?老家是哪里的?”

    门边儿有些无力的抬头,看了方媛媛一眼,没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而对着桑枝说道:“枝枝姐,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了,你要不要一起走,反正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见门边儿说话这么直接,桑枝不由得囧了囧,有些抱歉的看着方媛媛和方芳说道:“你们别介意啊,她说话一向这么直白。”

    方媛媛没有说话,一边继续帮门少轩做着按摩,眼睛却始终没有从门边儿身上移开。

    门边儿终于被盯得有些烦躁了,起身,啃着削好的苹果,走到门口,回头对桑枝说道:“屋里太闷,我出去透透气,去院子里等你啊!”

    说完,也不管屋里几人或尴尬或惊讶的表情,径自走了。

    “对不起啊,你们真的别跟她一般见识,她就这性子,比较直。”

    桑枝有些尴尬的帮门边儿做着解释。

    方媛媛没有再说什么,直到门边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才有些幽怨的低下头去,专心的帮门少轩按腿。

    方芳笑了笑,说道:“没关系的,小姑娘嘛,都这样,我倒是挺喜欢她这性子的。”

    “对了,桑枝,”方芳看着她,又说道:“以后你就别挺着个肚子天天往医院跑了。我跟媛媛这次过来,就是为了照顾少轩的,这里有我们在,你就放心吧,也跟爷爷和你公婆说,让他们也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的。有什么情况,一定会及时电话告诉你们的。”

    桑枝想了想,点头说道:“也好,你们在这里住着什么需要就跟我说,我会帮忙解决的。”

    本来嘛,人家方媛媛怎么说都算是门少轩的正牌女人,既然她们来了,照顾门少轩的事情,自然就由她们来做了,自己再天天往这跑确实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

    现在这样倒也好,以后,只要隔三差五的过来看看就行了,倒也省事了。

    可是,关于门少轩为什么会受伤的实情,桑枝还是有些纠结要不要告诉她们。

    低头想了想,才又缓缓的说道:“堂兄受伤,是因为我,这件事我想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你们坦白。他是为了帮我挡子弹,才受伤的。本来那颗子弹是冲着我来的。”

    说完,桑枝微低下头去,有些不太敢直视方媛媛。

    她想,方媛媛听了这话,心里一定开始恨自己了。

    “哦,这个,你公公倒是没跟我们说起。”

    对于桑枝的坦白,方芳似乎也有些意外。

    她只知道门少轩受伤了,现在昏迷不醒。

    但是至于门少轩为什么会受伤,怎么受的伤,她却不知道,而门正也真的对她隐瞒了这一点。

    桑枝看方芳的反应,就知道公公没有完全对她坦白。

    公公之所以对她有所隐瞒,应该是为了自己吧?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不禁对门正有了些感激。

    这是自从她进了门家门,门正第一次这么帮自己。

    “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的。”

    方芳表现的很大度,也很有风范。

    没有对桑枝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与抱怨。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说道:“那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你们再给我打电话。明天我还要来趟医院的,到时候,我给阿姨和媛媛把午饭一起带过来。”

    说完,桑枝看也不敢看方媛媛一眼,便转身往门口走去。

    “你……跟他,应该认识很久了吧?”

    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方媛媛有些飘忽的声音。

    桑枝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本能的转回头,对上方媛媛一双幽深的黑眸。

    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他曾经是我的大学讲师,我听过他的课,可以说是他的学生。”

    桑枝没有刻意的要隐瞒,但是总觉得自己暗恋门少轩一事实在没有必要跟她们交待,反正这件事,只要她和门少庭知道。

    只要他们俩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包括门少轩。

    而且这件事本身,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哦……”方媛媛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门边儿今年多大了?”

    桑枝一双眼睛定定的瞅着方媛媛,她这是心里还在怀疑门边儿就是她遗失的孩子吧?这是要跟自己打听门边儿的情况!

    “十九岁。”桑枝很老实的回答。

    对于门边儿的事情,她觉得没有必要刻意的隐瞒。

    如果门边儿真的是方媛媛和门少轩的孩子的话,他们早晚会相认的。

    而她自己现在要做的不就是促成这件事吗?

    方媛媛的眼睛突然一亮,就仿佛绝望中的人突然看到了希望似的,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很多。

    “她家里还有什么人,老家是哪里的,能跟我说说她的情况吗?”

    桑枝才要开口,耳边便传来门边儿的叫喊声。

    “枝枝姐,可以走了吗?”

    她都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了,觉得实在无聊,就说回来看看桑枝到底要不要回去。

    没想到正好看到她才要出门口,这是要打道回府的节奏吗?

    门边儿立马儿来了精神,一溜小跑的过来,拉着桑枝的胳膊笑道。

    “可以了,咱们这就回去吧。”

    桑枝说着,又转头,抱歉的对方媛媛笑了笑,说道:“等哪天找机会咱们再慢慢聊吧,我们先回去了,晚饭时候,公公会过来接你们一起去酒店的。”

    说完,桑枝又跟方芳道了别,这才被门边儿拉着出了医院。

    计程车上,门边儿一脸郁闷的搔着头,看着桑枝:“你说那个方媛媛是不是有病啊?老是打听我的事情干什么啊?她不会是怀疑我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吧?”

    桑枝看着她一脸不爽的表情,忍不住的笑了笑,问道:“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当然没有!”

    门边儿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毫不犹豫的回答道,“绝对不可能!”

    “可是就连你林阿姨都说看你长得和门少轩有些像呢?难道你自己就一点没觉得吗?”

    听桑枝这么一说,门边儿神情明显的一凛,歪着脑袋想了想。

    自己初一见到门少轩的时候,确实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仔细想想,他的眼睛好像跟自己有些像,还有鼻子,难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门边儿想了想,又坚决的摇头道:“世上人长得像的多了去了,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模仿秀。就算我跟门少轩有些地方相像,那也是碰巧,绝对不可能是那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