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车窗微开着,初秋的微风吹来,打在脸上,如一道轻柔的纱幔轻抚在脸颊上,让人烦躁的心情,竟奇迹般的沉静下来。

    桑枝看着门边儿有些纠结的小脸儿,忍不住笑了笑,“你是真的觉得这事情不可能,还是从心里抗拒它,拒绝承认它的可能性啊?”

    “我……”被桑枝这么一问,门边儿自己也迷惑了。

    是啊,她是真的觉得这事情不可能呢,还是本能的心里抗拒呢?

    门边儿心里不由得问着自己。

    转过头去,不敢看桑枝探究的目光,车子在市区拥挤的马路上艰难的爬行着,门边儿忽然觉得,自己就犹如人海中一粒不起眼的沙砾,从来不被人重视,也没有人会记得自己。

    可是突然有一天,这颗沙砾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一颗抢眼的宝石,一时间竟很多人开始竞相探寻自己的身世,备受瞩目。

    这种从地上到天上的差距,让她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可能,她真的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自己还是那个每天屁颠儿跟在雷刚旁边,一门心思想着成为雷太太的那个没心没肺的门边儿。

    不过才两天的时间,怎么事情就发生了改变了呢?

    桑枝对昏迷的门少轩讲得话,她一字不落的听进了心里。

    而有那么一瞬间,她脑海里也曾闪现过一个念头儿,自己就是那个他们失散多年遗落在外的女儿,因为,那孩子的情况跟自己实在是太像了。

    但是这念头儿瞬间便被她否定了。

    为什么要否定,门边儿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直觉的,下意识的否定。

    转头看着窗外,微风吹来,吹开了她一头柔顺的长发,也吹散了她的一些思绪。

    猛地转过头来,看着桑枝,很自信的说道:“当然有证据的。你说过,他们失散的女儿是在门中曾经住的那个小村子里,那里地属昆城。而我,从小到大就没有去过那地方,我爷爷奶奶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我们那座大山,更别说千里之外的昆城那边的小村子了!”

    “你确定?”

    桑枝怀疑的眼光看着门边儿。

    这姑娘这是多着急的想要证明自己跟门少轩,跟门家没有关系啊!

    心里忍着笑,“你这么着急的否认,这么不想跟门家沾上关系,是因为雷刚吧?”

    “才不是,我只是讲事实而已。”

    门边儿嘴硬的否认。

    之后,两人便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桑枝若有所思的看着门边儿,而门边儿却“专心致志”的欣赏着车窗外的景致。

    出了市区,上了京郊快速路,车子终于飞快的开了起来。

    这时候,门边儿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仿佛一只压抑着的喘不上来气的憋闷感觉,随着吹散的飞扬的青丝,也一起散落在了风中。

    “枝枝姐,咱们能不说那件事了吗?我觉得好无聊。”

    总不能一直沉默,一直不说话吧。

    所以门边儿很适时的跟桑枝提出了要求。

    桑枝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好,咱们不说那个了,说点别的。”

    “枝枝姐……”

    “门边儿……”

    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随即相视一笑,门边儿下意识的搔了搔头,说道:“还是你先说吧。”

    桑枝笑了笑,“我想说,明天你就安心的上学校上课去吧,至于你的体检报告,我会帮你一起带回来,完完整整的交到你手上,你觉得怎么样?”

    门边儿有些不好意的笑了笑,说道:“我其实正要跟你说这个呢。我突然想到,明天有堂很重要的课,我得去上,恐怕不能陪你去医院了。”

    门边儿说的很抱歉,桑枝却很明白她心里的想法。

    她这是在逃避,不想见到方媛媛吧!

    “嗯,好的,你好好去上课,我自己到时候先让张师傅送你去学校,然后我再去医院就好了。”

    桑枝表现的很善解人意,反倒让门边儿觉得有些心虚了。

    “那你不会怪我吧?”

    桑枝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说道:“怎么会?我干嘛要怪你啊,你是学生,当然以学业为重!”

    回到大院,门边儿像平时那样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便借口说自己有些累了,上楼去了自己房间。

    林雅然将一大碗鸡汤端过来,放在桑枝面前的茶几上,抬头看着楼上,有些疑惑的问道:“门边儿这是怎么了?你都还没嚷累,她这么年纪轻轻的怎么倒累到了?你是让她做什么了?我还想说厨房里还有鸡汤,给她盛一碗来喝呢。”

    桑枝笑了笑,说道:“妈,没什么,估计是在医院里呆的无聊了,也不能随便上网什么的,估计这会儿是跑回自己房间上网聊天去了,现在的小姑娘不都这样嘛,离开网络一会儿就觉得浑身难受。”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在林雅然关注的目光下,喝干了一碗鸡汤,“真好喝,喝得好饱。”

    喝完还忍不住的称赞婆婆的手艺高超,说的林雅然脸上乐开了花。

    “还喝吗,锅里还有,我再给你盛一碗?”

    “不用了,喝不下了,肚子都喝撑了。待会儿我上去,给门边儿端一碗过去吧。”

    婆媳俩又随便聊了几句闲天,林雅然这才问道:“方芳阿姨那边都安顿好了吧?你明天就不要去医院了,那边有她们照顾着,你去了也没用。以后妈每天过去,顺便给她们带饭过去就好了。”

    林雅然觉得,既然方芳在医院,还是自己过去的好。

    毕竟两个人年纪差不多,也有话说。桑枝怀着身孕,总这么来回的跑,也实在不合适。

    “你还是听话的,多在家里休息。可别累着自己了,知道吗?”

    桑枝点点头,笑道:“好,我听妈的。不过明天我还是要过去一趟的,答应了门边儿帮她过去拿体检报告的,而且跟李医生约好了,一起谈一下堂兄的情况。”

    桑枝没敢跟林雅然说她和门少庭背着大家,私自让李旭给门边儿和门少轩做了dna比对的事情。

    这种得罪人的事,还是让门少庭来说吧,她才不会傻到自己抗雷呢!

    “哦,那好吧,明天你还过去,不过千万别累着自己,也别待太久时间,早点回来知道吗?”

    林雅然还是不放心的嘱咐着。

    桑枝只是笑着点头答应着,“好,妈放心吧。”

    “对了,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方媛媛看门边儿的眼神儿有些奇怪啊?”

    林雅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

    桑枝心里也感叹自己婆婆观察的细微,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察觉到了这一点呢?

    “嗯,大概方媛媛觉得门边儿长得和堂兄有些像,也有些像她,怀疑门边儿就是他们失散十九年的女儿。”

    关于这一点,桑枝没有隐瞒,老实的跟林雅然说道。

    林雅然点点头,“我也觉得门边儿有些像少轩呢,尤其那双眼睛,还有鼻子,都挺像的。你说会不会真的这么巧,门边儿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那个女儿呢?从岁数上来看,也是相符的。”

    桑枝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可不好说,不能光因为他们某些地方相像,就说他们是父女关系。这种事情还是要讲证据的,况且,我看门边儿对方媛媛的态度,好像有些抗拒。回来的路上,也拒绝跟我提起这件事情,我觉得她心里就不愿意自己是那女孩。”

    “为什么呢?”

    林雅然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桑枝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也不跟我说。”

    桑枝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妈,我也有些累了,想上楼休息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厨房的鸡汤,我端去给门边儿吧。”

    “好好,我这就给你盛一碗去。”

    林雅然说着,赶紧起身去了厨房。

    桑枝端着鸡汤上楼,轻轻的敲了敲门边儿的房门。

    见里边没有反应,伸手轻轻一推,没想到门应声而开。

    房间里,只见门边儿正抱着双膝坐在飘窗上,望着窗外发呆呢,她进来,都没有察觉到,看样子,也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敲门声。

    “门边儿,想什么呢,这么专注?”

    桑枝端着鸡汤走到她面前,轻声叫了她一声。

    门边儿这才转过头来,见是桑枝,赶紧起身,从她手里接过那碗鸡汤,说道:“枝枝姐,你怎么还不赶紧休息一下去,怎么找我有事吗?”

    “没事,妈炖的鸡汤,让我给你端一碗上来喝。”

    桑枝说着,指了指门边儿手里的鸡汤,说道:“趁热喝吧,喝了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咱们一起去吃饭。”

    边说着,边在门边儿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门边儿见她没有立马要离开的意思,不由得囧了囧,端起碗来几口将鸡汤喝完。

    “对了,你刚才想什么呢,这么专心致志的,我敲门你都没听见。”

    桑枝觉得,尽管门边儿心里排斥谈她身世和方媛媛,但是自己还是应该慢慢的跟她渗透,让她心里慢慢的接受方媛媛和门少轩。

    “哦,没什么,我没想什么,就是有些困,刚刚坐着就差点睡着了。”

    门边儿的眼神儿有些闪烁,明显的在说谎。

    可是桑枝却并不拆穿,只是笑着点了点头,“那你赶紧睡会吧,一会儿出门的时候,我来叫你。”

    说着起身就要离开。

    “枝枝姐……”

    门边儿犹豫的开口,将她叫住。

    “怎么了?”

    “那个……晚饭我就不一起去了,我比较嗜睡,睡着了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不睡到自然醒,就不舒服的。”

    “哦,这样啊……”

    桑枝有些审视的打量着门边儿,她心里明白,她哪里是嗜睡啊,根本就是不想看见方媛媛,所以才找借口不去吃晚饭。

    门边儿有些窘迫的看着桑枝,点点头,才要再说些什么,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门边儿吓了一跳,赶紧抓起床上扔着的手机,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犹豫了一下,接听。

    没想到,里边却传来雷妈妈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