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饭后,桑枝回到家里,因为确实感觉到累了,便跟公婆、爷爷问了声晚安,就上楼上自己房间准备休息了。

    洗完澡,换了睡衣,正要上床休息,听见轻轻的敲门声,桑枝愣了愣,随即想到,应该是门边儿,自己回来后也没有去她房间看,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床走过去,开了房门。

    猜得没错,敲门的果然是门边儿。

    看这姑娘还穿着之前出去的那套衣服,就知道她是才回来。

    笑着将她让进自己房间,然后很不客气的转身上了床,拉过被子给自己盖好,就那么躺在床上,看着坐在床边的门边儿,等着她开口。

    门边儿一脸兴奋,“枝枝姐,雷刚妈妈人真的好好哦,很好相处的样子,而且说话很随和,还很幽默。”

    看着她高兴的小脸儿红扑扑的,桑枝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们婆媳俩感情培养的很好啦。”

    “枝枝姐,你又笑话我!”

    门边儿轻轻的捅了捅桑枝的被子,继续说道:“你都不知道,这大半天的时间,我们都聊了什么。太搞笑了,雷妈妈把雷刚小时候的事都跟我讲了,太好玩了。我没想到,雷刚平常看上去一脸严肃呆板的样子,小时候居然那么搞笑,那么可爱。”

    一说到雷刚,门边儿的两只眼睛就莫名的闪着耀眼的光芒,那话匣子一开,就根本停不下来。

    桑枝困得眼皮直打架,却又不忍心破坏了她的好心情,只得硬撑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搭着话,其实大多时候还是门边儿在那儿嘴巴吧嗒吧嗒不停的讲,桑枝昏昏欲睡的听着。

    “枝枝姐,枝枝姐……”

    自己说得天花乱坠无比热闹的,没想到这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居然都能睡着了。

    门边儿望着桑枝深深的无力感,扶额望了望天花板,然后认命的帮她将滑落下来的被子轻轻的盖好,叹了口气,起身轻轻出了房间顺便把门帮她带上。

    一夜无话,桑枝伸着懒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看了看窗外高照的秋阳,桑枝揉了揉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速度的洗漱完毕,下楼,随便吃了两口早点,就让张师傅送她去医院。

    “对啦,妈,待会儿要是门边儿下来,你帮我跟她说一声,让她放心,她的体检报告我今天就会给她拿回来的。”

    临走前,桑枝才想起门边儿,饭厅里没见到她,以为她还在呼呼大睡着,便让林雅然转告她。

    林雅然笑了笑说道:“门边儿一早就走了,说是去学校上课,还让我告诉你,别忘了帮她拿体检报告呢!”

    “哦!”

    桑枝悻悻的答应着,心里忍不住一阵感慨,年轻就是好啊。

    看看自己,稍微累点就趴那儿起不来的节奏,再看看人家,别管晚上多晚睡觉,第二天照样神采奕奕精神百倍的。

    这就是差距啊!

    “等等,把这早餐和鸡汤带上,给方芳那么娘俩儿喝的。她们晚上守在医院,一定没有休息好,让她吃了好好补补。”

    “哦好,还是妈想的周到。”

    桑枝顺从的从林雅然手里接过保温桶,带着上车去了。

    到了医院,果然,方芳和方媛媛都在门少轩的病房里守着呢。

    方芳正将窗帘拉开,打开窗户透透气。

    而方媛媛则体贴的帮门少轩刷牙擦脸,洗漱着。

    一边忙活着,嘴里还不停的跟他说着什么。

    看着方媛媛看门少轩满脸柔情的样子,桑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感动。

    这样的女人才配的上门少轩这样的男人吧!

    而自己对于门少轩来说,不过是匆匆人生路上的一个擦肩而过的过客,他对于自己却是青春时期一段抹不去的青葱却美好的回忆。

    方芳转身,看见正站在门口发呆的桑枝,笑着说道:“桑枝来了,快进来啊!”

    “呃……”桑枝尴尬的笑了笑,将手里的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说道:“这是我妈妈让我带来的早餐还有鸡汤,说是你们一宿守在医院里,一定没有休息好,让你们好好补补。”

    “真是麻烦你妈妈了。”

    方芳说着打开保温桶,开始盛菜装饭,“别说,我还真的有些饿了,媛媛也饿了吧,先别忙了,先吃饭。”

    方媛媛点点头,乖顺的坐到椅子上,看了看桑枝说道:“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跟你多了解一些门边儿的情况,可以吗?”

    桑枝看着她,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道:“你们先吃饭,我先去找下李医生,一会回来咱们再聊。”

    见方媛媛点头,桑枝这才出了病房。

    叹了口气,才转身朝李旭的办公室走去。

    敲门进去,李旭仿佛知道是她来了似的,头也不抬的将一张化验单递了过来。

    “dna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桑枝看着化验报告,嘴巴不由的张的很大,这结果是她意料之中的,但真的看到这结果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吃惊。

    “这就是说,他们,他们是父女关系?”

    桑枝抬起头,一脸惊愕的看着李旭。

    李旭面色平静的点点头,“没错。”

    “谢谢。”

    桑枝捏着化验单的骨节都有些泛白,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从李旭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

    这个结果是早就意料之中的,她对结果并不感到意外。

    而现在让她纠结的反倒是,自己该如何面对方媛媛,要跟她说实话吗?

    那么门边儿呢?

    要告诉她吗?

    她能接受的了吗?

    桑枝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自己一点主意都没有了。

    “门少庭要是在的话就好了,就不用自己这么操心了。”

    心里想着,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桑枝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是门少庭打来的。

    心里一喜,赶紧接通了电话。

    “老公,那个化验报告出来了……”

    桑枝急急地说道。

    “我知道,我没时间跟你多说,结果我已经知道了,你先不要告诉任何人,一切等我回去再说,就这样,我先挂了。”

    门少庭的声音很急,甚至都不等桑枝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匆匆的交待了几句,在桑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已经挂了电话。

    桑枝望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张了张嘴,她其实还想问,方芳姑侄来了,她要不要把门边儿的情况如实的告诉方媛媛。

    本来还以为门少庭打来了电话,可以帮自己拿个主意什么的,现在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自己到底是要怎么跟方媛媛来说门边儿的事情呢?

    纠结啊,太纠结了!

    桑枝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拨出了门少庭的号码。

    方媛媛一直在请求自己多跟她讲讲门边儿的事情,至少要不要跟她讲,都怎么讲,这些她需要门少庭帮她把把关。

    电话打过去,毫无意外的,门少庭的手机又恢复了关机状态。

    桑枝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将化验报告收好放进包里,有些头疼的慢吞吞的往回走。

    “桑枝……”

    身后传来一声轻唤。

    桑枝愕然回头,正纳闷儿会是谁叫自己,却发现白慕风笑得一脸欠揍的滑着轮椅慢慢朝自己走过来。

    “白慕风!”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这家伙恢复的这么快,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已经可以下床,并自己滑着轮椅出来了。

    “你恢复的挺好啊,这都可以行动自如了。”桑枝看着他,有些打趣的笑道。

    白慕风不自觉的抽了抽嘴角儿,笑道:“如果你觉得坐轮椅也叫行动自如的话,那么就算是吧。”

    桑枝走过去,绕过轮椅来到他身后,伸手轻轻帮他推着轮椅往前走,边走边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出来了怎么没让护士帮你?”

    这几天忙着门少轩的事情,如果不是在这里正好碰见,桑枝都几乎忘记了白慕风也在这医院里住院呢!

    “我老远就看到背影像你,还想着你是不是又来看我了,估计我又自作多情了吧。”

    白慕风一边说着,一边嘿嘿干笑着,“这是来看门少轩的吧?”

    桑枝囧了囧,点点头,忽然又想到,自己站在他身后,他是看不到自己的动作的。

    于是轻声说道:“嗯,你知道他受伤住院了?”

    问完这个问题,桑枝就后悔了。

    白慕风是谁啊,军队上的人,自然部队上来看他的人不会少,消息什么的自然会很灵通。

    “听他们说的。”

    白慕风回答的很随意。

    桑枝当然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是什么人,当然是部队上的人。

    “你说我跟他都是因为救你受伤的,那你心里比较在意哪一个?”

    白慕风双手抓住轮椅轮子,示意桑枝停下来。

    桑枝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问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

    “拜托,你们两个受伤都不是我愿意的好吧,如果你一定要我说更在意哪一个,我只能说,你跟他不一样。”

    “哦?”白慕风的眼神儿明显的黯了黯,扯了扯嘴角儿,才又恢复了以往的癖性,笑道:“怎么个不一样法?”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无奈的望了望天花板。

    怎么个不一样法?门少轩曾经是自己暗恋很久的初恋加暗恋,你能比吗?

    “怎么,不想说?”

    白慕风眼神儿流盼,有些期许的看着她。

    轻轻摇了摇头,桑枝忍不住腹诽,这货真是典型的找虐型。

    “你真的想知道啊?”

    “嗯,很想!”

    白慕风加重了“很想”两个字的语气。

    “因为……你因为我受伤,是因为你绑架我在先,所以保护我是你的责任和义务,而门少轩不是……”

    桑枝说着,想到酒店门口,门少轩冲出来扑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心脏不由得一紧。

    如果那一枪打中的是自己,如果现在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是自己,或许没有如果,或许自己就不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是躺在冰冷的停尸房里了。

    白慕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仰头看着她一脸伤痛的表情,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一种从未有过的自己都说不清的情愫,在心里慢慢的滋长着。

    摇了摇头,甩掉一些莫须有的情绪,笑了笑,说道:“这么说倒也有些道理,走吧,推我去看看那哥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