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这才恍然,原来白慕风独自滑着轮椅出现在这里,是要去看门少轩。

    心里不由得一喜,有白慕风在,自己也就不用担心方媛媛会拉着自己继续追问关于门边儿的事情了吧。

    其实桑枝想了想,觉得关于门边儿的事情,还是暂时不要全盘跟方媛媛讲的好。

    在她看来,方媛媛现在对门边儿的感觉,就几乎已经从心里认定了门边儿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了。

    尤其门边儿的身世又和她失散的女儿身世那个的相仿,方媛媛应该很容易从门边儿的身世猜出她就是自己的女儿。

    依照方媛媛认女心切的急切心理,如果她现在知道了门边儿就是她的女儿,一定会迫不及待的要与她相认。

    而现在门边儿显然并没有心理准备去接受自己亲生父母的事实,这种情况下,太容易发生一些不可预估的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那种情况,显然不是桑枝一个人能够控制的了的。

    所以她必须听门少庭的,要等门少庭回来,最好雷刚也一起回来。

    因为只有雷刚能让门边儿冷静下来。

    桑枝推着白慕风来到门少轩的病房,方芳和方媛媛并不认识这么坐轮椅看上去却神采奕奕的男人,不由得有些诧异的看向桑枝。

    “这位是白慕风,是门少轩的……朋友。”

    桑枝犹豫了一下,才这么介绍白慕风。

    管他是不是朋友呢,反正不是敌人就对了。

    “哦,你好,你这是……”

    方芳上下打量着白慕风,眼睛在他一双坐轮椅的腿上停了下来,不由得有些好奇。

    “哦,这个啊,一次任务中受了点伤,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白慕风说的轻松写意,方芳心里却有些滴汗。

    看这样子,绝对不是几天就能好的吧?

    这朋友俩人还真是一对难兄难弟,一个坐轮椅,一个干脆病床上躺着挺尸。

    白慕风介绍完,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桑枝。

    就像方媛媛和方芳不认识他一样,他自然也不认识她们。

    门少轩从来没有跟他讲过自己的事情,所以白慕风并不知道门少轩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的存在。

    桑枝囧了囧,说实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白慕风介绍她们。

    方芳毕竟经历的事情要多些,见过大的世面。

    这种时候,表现的非常淡定,指着方媛媛说道:“这是门少轩的未婚妻方媛媛,我是她姑妈。”

    听到姑姑介绍自己的门少轩的未婚妻,方媛媛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桑枝。

    却正好跟桑枝四目相对,两人都不由得微微尴尬了一下,各怀心事的低下头去。

    “哦,原来是姑姑和嫂子啊,这家伙倒是从没跟我提起过,你们好。”

    白慕风自来熟的跟方芳打着招呼,眼睛却定定的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门少轩。

    轻轻地叹了口气,滑着轮椅过去,坐在他床前,说道:“喂,你媳妇和姑姑来看你了,别装了行不行,赶紧的,起来吧!”

    这话听着好像开玩笑似的,但却让人忍不住的觉得心酸。

    桑枝背过身去,眼睛已经开始泛红。

    而方媛媛则干脆偷偷抹起眼泪来。

    方芳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拍着方媛媛的后背。

    只有白慕风神色依旧淡然如初,就好像说这话的根本不是自己,而自己对这话也毫无感觉似的,只是眼睛却依旧死死的盯着门少轩。

    两人以前的事情就仿佛电影快进似的不断地在脑海中闪过。

    门少轩是白慕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可以为了对方上刀山下火的朋友。

    如果不是,门少轩也不会违背着自己的意愿,让白慕风将桑枝骗到度假村,变相绑架她。

    良久,见白慕风就那么默默的旁若无人的坐在门少轩病床前呆呆的望着他出神儿,不光是方芳和方媛媛觉得奇怪,就连桑枝都有些奇怪加尴尬了。

    白慕风,你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昏迷中的门少轩,真的合适吗?

    “咳咳……”桑枝尴尬的轻咳了两声,扯了扯嘴角儿,皮笑肉不笑的道:“那个……白慕风啊,你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出来时间不能太久,不如我送你回病房去吧,改天再过来看堂兄。”

    反正你们都在这家医院住院,可以常来的,很方便。

    白慕风这才回神儿,看了看方芳和方媛媛看自己一脸惊诧又暧昧的眼神儿,知道她们是误会自己了,低头轻轻扬了扬唇角儿,笑了笑,却也不做解释。

    “好,”答应着桑枝,又转而对方芳和方媛媛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了,改天我再过来看他。”

    说完,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下,从容的滑动着轮椅,转身朝桑枝走去。

    还来?白慕风你这是故意让她们误会你跟门少轩的节奏吗?

    桑枝心里无力的翻着白眼儿,面上却不好表现出来。

    对着方芳和方媛媛抱歉的说道:“阿姨,嫂子,我先送白慕风回病房,之后就得回去了,今天我妈让我回家一趟,说是有事情要跟我说,所以就不能在医院里多留了,堂兄这边,就拜托你们了。”

    其实门少轩住的是特护病房,医护什么的都很周到,就算没有人陪床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桑枝之所以开始的时候要求自己每天过来,不过是为了过来跟他说说话,想试着唤起门少轩的意识。

    而现在,既然方媛媛来了,相信她跟门少轩的话,一定比自己多多了,所以她其实真的没有再来的必要了。

    加上本来就担心被方媛媛拉着追问门边儿的事情,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合理的借口做挡箭牌,桑枝岂有放着不用的道理。

    方芳点头,说道:“你有事就去忙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你自己也怀着孕呢,要多注意休息,没事就不要老往医院跑了。”

    桑枝点头答应着,不经意间看了方媛媛一眼,见她有些失落的表情,心里也有些不忍。

    但最终还是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推着白慕风离开了。

    “你有事的话,就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走廊里,白慕风双手抓住轮椅轮子,阻止了桑枝推着自己的动作。

    他看得出来,桑枝是有意要躲着方媛媛,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身为特情科的军官,这点看人的敏锐度还是有的。

    桑枝笑了笑,“不差这一会儿,把你一个伤残人士扔在半路,显得多不厚道啊!”

    说完,不顾白慕风的反对,自顾自的又推着他往前走。

    刚推着白慕风进了病房,就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小护士横眉竖目的冲了进来。

    一双白皙的小手往盈盈可握的小腰儿上一掐,冲着白慕风就吼道:“白慕风,你又偷跑出去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有什么事叫我,不能自己偷着跑出去,你这一身的伤刚好的有个人样了,万一再碰到哪里伤着自己怎么办!”

    小护士气得小脸儿通红,一双清澈的眸子狠狠的瞪着白慕风。

    那样子就好像小媳妇教训不听话的男人似的。

    桑枝看着忍不住的想笑,但总觉得就这么笑出来实在不合适,就努力的憋着,憋得她都快内伤了。

    白慕风才抬起脸,一脸无辜的看着小护士,说道:“我说小刘同志,你能不能不要天天的跟我这儿河东狮吼啊,我伤的是身体又不是耳朵,你老这么跟我吼,我身上的伤好了,估计耳朵就聋了!”

    “你……”被白慕风称作小刘的护士气得小脸儿越发的红了,忍不住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想不让我吼你,你就给我听话点!”

    一边说着,一边从桑枝手里接过白慕风,很仔细轻柔的将他扶坐到床上,然后拉过被子给他盖上,这才转头看着桑枝,一脸戒备的问道:“你是谁?”

    目光很直接的停留在桑枝隆起的肚子上,“这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是他的吧?”

    听她这么一问,桑枝不由得轻蹙了下眉头。

    这姑娘看着挺精明的样子,怎么说话这么不经大脑。

    不过桑枝心里却隐隐感觉到这个小刘对白慕风的特殊情谊,这姑娘该不会是喜欢白慕风吧!

    想到这儿,轻轻笑了笑,抚着肚子,一屁股坐在白慕风旁边,声音轻柔的问道:“风,你说将来孩子叫什么好呢?你倒是给起几个名字先预备着啊!”

    白慕风正从床头柜上端了水杯喝着水,听桑枝这么一叫自己,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下没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好巧不巧正喷在了站在他正面的小刘护士的身上。

    “喂,你……”小刘气结的瞪着自己洁白的护士服上一大片明显的湿渍直磨牙。

    看着她鼓着腮帮子又要开始吼的节奏,白慕风头疼的赶紧直接抓起自己身上的被子朝她挥去。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刘见白慕风抓着被子朝自己伸过来,吓得连连后退,大惊失色的叫道:“你……你干嘛?”

    白慕风见她一脸惊吓的样子,无辜的摊了摊手,说道:“帮你擦衣服啊!”

    “谢谢,不用!”

    小刘囧了囧,这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转过身去赌气的对桑枝说道:“既然你是他老婆,就该有个当人家老婆的样子,这多少天不来看他你觉得合适吗?”

    “噗……”桑枝终于没能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起身来到小刘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凑过去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他老婆,他目前还单着,好好把握机会哦!”

    说完还忍不住揶揄的朝小姑娘眨了眨眼睛,弄得人家小姑娘刚刚被吓得泛青的小脸儿顿时又绯红一片了。

    “白慕风,你好好养伤,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说着转过身又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小刘,说道:“不过估计小刘护士一定会像对待亲人一样的照顾好你,我也就放心了!”

    说完大步流星的朝门口走去,头也不回的挥挥手,说了句,“祝你们幸福啊!”

    弄得白慕风一脸的莫名其妙,再看向小刘,只见这姑娘的小脸蛋越发的红的滴血了,还头一次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不敢跟自己对视。

    哎呦喂,这是闹哪样啊,他就知道不应该让桑枝送自己回来的,遇见她准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