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原本以为门少庭给自己打电话要自己等他回来再说门边儿的事情,他会很快回来的,结果一等就是十多天。

    这十多天里,桑枝感觉自己每天面对门边儿都是度日如年的感觉,尤其还要隔上几天就去医院帮着林雅然给方芳姑侄送饭送汤的,面对方媛媛一双求知欲很深的眸子,桑枝深深的觉得自责。

    “桑枝,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不想告诉我门边儿的事情?”

    这天,桑枝又过来医院送饭,在过来之前她就早已经想好了一个开溜的借口,准备将汤交给她们,自己就用这个借口开溜的。

    可是还没等她说话,方媛媛就趁着方芳出去的功夫,一把将她拽住,开口问道。

    “哪有,怎么会……我干嘛躲着你。”桑枝尴尬的笑了笑,明显的底气不足。

    “你这些天,每次来都是来去匆匆的,都尽量避免和我说话,不是躲着我又是什么?如果不是我把你拽住,恐怕你又要找借口离开了吧?”

    方媛媛眼睛紧紧盯着桑枝,眼神儿太过犀利,看着的桑枝心里一阵阵的发毛。

    “没有,我是真的有事。”

    桑枝还想解释,但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很理亏,很词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不愿意跟我说门边儿的事情?是不是你知道些什么?还是门边儿不愿意你跟我讲她的事情?”

    方媛媛说着,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坐在仍旧昏迷的门少轩的身边,伸手轻轻抓起他的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

    “少轩,我感觉,门边儿就是咱们的女儿,你说呢?你要是清醒着的,也一定会跟我一样有同样的感觉的。听说还是她献血救了你呢,你这么罕见的血型,如果不是咱们的女儿,怎么可能这么凑巧跟你血型一样,又长相有那么几分相似呢?”

    “可是好像门边儿并不喜欢我,甚至有些抗拒我的亲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你快点醒过来吧,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办的对不对?”

    方媛媛一边说着,眼泪就忍不住的簌簌的落了下来。

    桑枝心里也忍不住一阵难过,同情心泛滥,差点就冲动的脱口而出,告诉她,门边儿就是他们的女儿,她有dna鉴定。

    “嫂子,其实……”

    才张口,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候适时的响了起来。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掏出手机,见是门少庭打来的,不由得一喜。

    “其实什么?”

    方媛媛捕捉到桑枝眼神儿中一闪而过的犹豫,不由得追问道。

    “对不起,嫂子,我先去接个电话。”

    桑枝说着,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少庭,你总算是来电话了,怎么样,快回来了吗?”

    桑枝一脸急切的问道。

    手机里传来门少庭略显疲惫的声音,有些沙哑,却依旧温柔的让她安心。

    “嗯,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估计半个小时到家,还在医院吗?什么时候能回来?”

    “嗯,这就回去了。”桑枝有些犹豫的说道,“很累吧,听你声音都沙哑了,回去先好好休息一会儿,我这个点儿往回走,到家怎么也得一个半多小时了。”

    听得出门少庭声音里的疲惫,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

    最近这段时间,家里的事,部队的事,门少庭家里外边的忙活着,也确实够累的了。

    只可惜,自己现在这样的身子,也帮不上他什么忙,甚至就连门边儿这么点小事,都要他回来搞定。

    这时候,桑枝觉得自己真的挺没用的。

    “好,你路上慢点,告诉小张开车慢点,不要着急。”

    门少庭还不忘苦口婆心的嘱咐着,桑枝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门少庭绝对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也只有对上自己的时候,才会表现的如此唠叨。

    “行了,知道了,瞧你婆婆妈妈的,跟我妈一样了,也不怕你战友们笑话你!”

    “他们敢!我对我自己媳妇婆妈管他们屁事!”

    门少庭说的理直气壮的,正专心开车的司机小赵,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心说,我们是管不着您跟您媳妇婆妈,但是大队长您也没必要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吧!

    “行了,你也收敛点吧,注意点影响!”

    坐在旁边的雷刚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因为门边儿的事,本来心里就烦躁,现在听门少庭没事跟自己媳妇磨牙磕,就更不由自主的羡慕嫉妒恨了。

    门少庭瞪了他一眼,又跟桑枝磨叽了几句,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我说,你小子这一连阶级敌人的表情是甩给谁看呢?老子可没欠你钱,你不用给我甩脸子看。再说了,以后你还得管我叫一声二叔呢,你就这么对待你长辈啊!”

    “滚!”

    雷刚一拳碓在门少庭肩头上,一连不爽的扭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得,这哥们儿真的生气了!

    门少庭了解雷刚,也知道自从自己将门边儿和门少轩的dna鉴定结果告诉他那刻起,他心里就开始烦躁了。

    不然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会不要命似的往前冲,那劲头儿,就好像对方跟他有杀父之仇似的,当然这比喻不恰当,人家雷刚老爸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呢。

    但是他那完全不顾个人安危的拼命三郎似的打法,真的着实吓坏了所有的作战队员,要不是自己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强行将他拖了下去,没准这会儿,他真的就英勇就义成了烈士了。

    “唉,真的生气了?”

    门少庭有些恬不知耻的凑上来,笑着用手肘碰了碰雷刚。

    雷刚看也不看他一眼,没好气的哼道:“干什么?”

    “你打算怎么跟门边儿说这事啊?你觉得她能接受吗?听桑枝的意思,好像门边儿从心里挺抗拒这事的。”

    说到这儿,门少庭也是不由得有些担心。

    门边儿毕竟还是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小姑娘,虽然经历过两次失去亲人的痛苦,但是从真正意义上讲,她还不能算是完全成熟,尤其一直以来,雷刚又将她保护的过分的好,基本上自从来到京城,找到雷刚之后,就没受过什么挫折。

    当然除了在苦追雷刚这件事上,小小的受了些挫折,但这不过是小事,并不会真的伤害到门边儿,因为门边儿很自信雷刚对自己的感情。

    “不知道。”

    半天,雷刚才叹了口气,说道:“在门边儿十九年的生命里,从来没有父母的概念,更没有想过去找她自己的亲生父母。我曾经试着问过她,问她想不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如果想的话,我会帮她。可是她想也不想的就告诉我,不想找。”

    雷刚记得,当初自己受伤被门边儿救起的时候,了解了门边儿的身世之后,就问过她,想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在哪里,想不想找到他们。

    当时只有十三四岁大的小姑娘,就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不想。”

    雷刚有些诧异,一般来说,哪个孩子不愿意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的。而她,却是个例外。

    “为什么?”雷刚诧异的问道。

    门边儿给他的回答完全颠覆了他对一个十三四岁大的孩子的看法。

    “既然他们选择了抛弃,我为什么还要找他们。我有爷爷奶奶,就够了!”

    那一刻,雷刚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小大人似的,一脸不苟言笑的小姑娘,内心被深深的震撼了。

    不久之后门边儿爷爷奶奶相继去世,门边儿根据雷刚给留的联系方式,一个小姑娘,不远千里的来到京城,找到他。

    那时候,雷刚看着风尘仆仆的门边儿,心里便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不会让她再受任何苦,也绝不让她再受一点的委屈。

    安顿好门边儿,帮她联系了学校,入学前,雷刚又一次试探她,“现在爷爷奶奶也不在了,你有没有想过找你的亲生父母,如果他们活着,你就不是孤儿,不然……”

    不然,依门边儿现在的状况,她就是个孤儿。

    “不找,我还有你!”

    门边儿的回答让雷刚再一次的震惊了。

    那刻起,雷刚才知道,自己在门边儿心里的重要性。

    她是有多么的依赖自己,多么的信任自己。

    “你不会嫌弃我,不要我吧?要真的那样,我就真的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门边儿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清澈的眸子仿佛一眼望进雷刚的内心深处。

    雷刚轻轻的将她揽在怀里,坚定的摇摇头,对一个十几岁还什么都懵懂的小姑娘,庄重的许下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诺言。

    “不会,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不让你受委屈。”

    可是现在,自己却要告诉她,她的亲生父母还活着,而且已经跟她见过很多次面,甚至她还献了血救了自己的爸爸。

    雷刚心里也没底,如果门边儿知道了这事情,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却是打从心里不愿意这件事成为事实的。

    可是事实终究是事实,事实总是要去面对的,即便很痛苦!

    “唉!”

    门少庭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方芳和方媛媛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女儿,居然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门边儿,这件事确实太戏剧化了。

    别说门边儿,就连他自己一时间都觉得这事很诡异,巧合的诡异。

    “你相不相信命?你说这是不是命?”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一脸无奈的看着雷刚。

    雷刚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门少庭,半晌才说道:“你信?”

    “不信!”

    门少庭坚决的摇了摇头,开玩笑,他们是谁?

    军人!

    会信命?

    命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所以,你也没必要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至于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放心,咱们这么多年的哥们儿,我一定会帮你的。而且我们家老爷子,看似呆板,其实在男女感情这事上,很看得开的。绝对不会因为什么辈分之类的理由,来阻止你和门边儿。我想你爸妈也都是开通人,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反对你们在一起的。就是门玥玮和雷明,开始可能会觉得别扭儿,不过,不用管他们,年轻人嘛,慢慢就想开了,没事,放心吧!”

    “门少庭,什么乱七八糟的!”雷刚听门少庭这么说,不由得气得眉毛倒立的炸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