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满心雀跃的回到门少轩病房,正对上方媛媛一双询问的眸子。

    不由得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说道:“那个,嫂子,我家里打电话说有事要我赶紧回去一趟,你放心,等我回头找个时间,一定好好的跟你谈谈,我保证到时候,知无不言,言无不祥。那个……堂兄就拜托你了,我先走了啊,拜拜。”

    桑枝几乎是落荒而逃,出了医院直到坐到车上,还忍不住小心脏扑扑乱跳着。

    等门少庭和雷刚搞定了门边儿,她保证,一定把门边儿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方媛媛,让她们母女相认。

    想想方媛媛也真的是可怜呢!

    雷刚没有回家,也没有回父母家,而是跟着门少庭直接来到了门家。

    他知道门边儿这几天都是住在门家的,所以过来等着门边儿下课回来,好找个机会跟她讲她的身世。

    门光荣从外边遛弯回来,见到雷刚和门少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天,走过来笑道:“雷家老大,来了,你可是有好久没过来看看爷爷了。”

    “爷爷。”

    雷刚站起来,笑道:“部队上一直忙,所以没得空过来看您老,您老别见怪啊!”

    门光荣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说得什么话,爷爷还不知道你忙吗?开玩笑的,我怎么会怪你呢。”

    门少庭有些装傻充愣的说道:“门边儿呢?不在家吗?”

    林雅然和吴妈端着茶水水果过来,听见门少庭这么问,笑着说道:“没在,上课还没回来呢。”

    门少庭想了想,让自己母亲也坐下,表情有些凝重的看着门老爷子,说道:“爷爷,有件事,我必须要跟您坦白。”

    门光荣鲜少见门少庭如此认真的神情,不由得心里一紧。

    他知道,能让门少庭这么跟自己说话的事情,只有关于门少轩的事情。

    门少庭知道,门少轩是老爷子的一块心病。

    但凡和门少轩有关系的人和事,都牵动着门老爷子的心。

    现在虽然门少轩是找到了,尽管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但毕竟是见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想办法让他尽快清醒过来。

    而除此之外,还让门光荣心里难安的就是门少轩和方媛媛那个遗落在外不知死活的女儿了。

    “是关于少轩的事情?”

    门光荣收敛了神色,看着门少庭一字一顿的问道。

    门少庭不敢有所隐瞒,点点头,说道:“是,也是有关他们女儿的事情,爷爷,我实话实说了,你听了课别太激动,有个心理准备。”

    门少庭不怕别的,就怕老爷子受不了刺激。

    所以,但凡要跟老爷子说什么重大的事情之前,门少庭都会先给老爷子打个预防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是有那孩子的下落了吗?”

    林雅然听自己儿子这么说,也忍不住问道。

    门少庭点点,回答道:“是。”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看着门老爷子的表情变化。

    半晌,门光荣才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吧,爷爷没事。”

    有了门少轩孩子的下落,这是好事,门光荣想不出自己有什么能受刺激的。不管怎么样,找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总算有些眉目了,这总是好事。

    门少庭又看了一眼雷刚,见他表情一直紧绷着,让人看不出此刻心里真正的想法。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而看着自己母亲和爷爷,这才缓缓说道:“其实,那孩子你们都见过,就在京城。”

    “谁?”

    门少庭话音刚落,门光荣就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而自己儿子这句话,着实让林雅然吃了一惊。

    脑海里已经不自觉地开始搜寻自己认识的能和门少轩的女儿相貌年龄相仿的人。

    大脑像电脑搜索软件似的,闪电办的过滤着。

    最后,一个身影闯进脑海,基本上锁定了目标。

    “门边儿,你说的不会是门边儿吧?”

    门少庭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母亲,没想到母亲居然也会有如此洞察力,简直可以当半个侦探了。

    “是吗?”

    听林雅然这么一问,门光荣也不由得神色一凛,忙问道。

    “是,妈猜的没错,确实就是门边儿。”

    说完这句话,门少庭眼睛没有再看门老爷子,而是转而看着雷刚。

    只见雷刚双唇紧紧抿着,仿佛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货回来的路上还一直跟自己强调他对门边儿没有别的意思呢,看现在这样子,哪里像是没别的想法的,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雷家大小子,你怎么了?不舒服啊?”门光荣也察觉到了雷刚的不对劲儿,不由得开口问道。

    “没事,我没事,爷爷。”

    雷刚边说着,边让自己表情放松了一些,刚刚听到门少庭说门边儿的时候,他就觉得心脏砰的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重重击了一下似的,隐隐发痛。

    听到门老爷子喊自己,雷刚才恍然,是自己神经绷得太紧了。

    门少庭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门边儿跟你最熟,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你了。”

    门光荣有些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说门边儿就是少轩的女儿,证据呢?”

    门光荣不愧是军人出身,说话办事都讲求一个证据。

    乍听门少庭这么说,门老爷子心里也是不由得一震。

    别说,他从见到门边儿第一眼起就觉得这姑娘亲切,没准就是因为她是门少轩的骨血。

    但是这认亲可非同小可,总不能就凭着感觉就说这孩子是门少轩女儿,她就是了吧,还得讲求一个证据。

    “证据在这儿。”

    桑枝风尘仆仆的进了门,正听见客厅里门老爷子和门少庭的对话。

    从包里掏出dna化验单,伸手递到门光荣手上,说道:“爷爷,我跟少庭要跟您坦白个事情。我们瞒着您,瞒着全家,当然也瞒着门边儿和方阿姨姑侄,偷偷的请人给堂兄和门边儿做了个亲子鉴定,这是结果。”

    门光荣双手有些颤巍巍的打开化验单,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了结果。

    门少庭都说了,自然也是知道了结果才会告诉自己的。

    “果然,门边儿那丫头,果然就是少轩的女儿。”

    门光荣没有发现,自己眼角儿不经意间已经湿润了,声音也有些颤抖。

    桑枝不自觉的看向雷刚,对他深表同情。

    “不过你说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刚子了,这话怎么说?难道说你们担心门边儿不愿意承认她的亲生父母?”

    “嗯,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门少庭如实的回答。

    “为什么呢?”

    门光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桑枝和门少庭。

    在老爷子的认识里,没有哪个孩子不愿意找到自己亲生父母的,就连福利院的孩子,长大了还都想要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呢。

    为什么门边儿那孩子就不愿意认自己爸妈呢?

    “爷爷,也不一定的,毕竟我们还没跟门边儿提起这件事。”

    桑枝见老爷子情绪有些激动,赶紧说道。

    “不过门边儿一直不愿意找她亲生父母,这倒是真的。”

    雷刚说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门少庭说的没错,接下来的事情,确实需要自己调和了。

    正说话间,桑枝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门边儿打来的。”

    桑枝看了看来点显示,有些奇怪的说道。

    门边儿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上课才对,给她打电话会是什么事呢?

    “接啊!”

    门少庭见桑枝有些发呆,轻轻抻了抻她的衣角儿,小声提醒道,“快接电话啊。”

    就这样,桑枝在一家人几双眼睛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的接听了门边儿的电话。

    电话里,门边儿告诉桑枝,自己今晚要和同学们出去玩,可能会很晚,所以就不回来住了,怕他们担心,所以跟她说一声。

    桑枝犹豫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嗯嗯的点头答应着,“嗯嗯,好,我知道了,没事,你好好玩吧,别太晚了。”

    说着正要挂断电话,雷刚却一把从桑枝手里将电话抢了过来,沉声问道:“你们去哪里玩?都跟谁?”

    门边儿没有想到雷刚会跟自己通过电话,明显的怔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学校旁边的蓝色火焰,就跟几个同学。”

    雷刚眉头微蹙着,没有再说话。

    门边儿也沉默了几秒钟,就好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虽然感觉到雷刚语气不善,好像很不高兴,但是却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爽。

    “那个……你回来了吗?今天是我同学生日,我答应了陪他们一起的,所以……”

    门边儿犹豫着开口试着解释,雷刚却沉声打断了她,“嗯。”简短的一个字之后,在门边儿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便速度的挂了电话。

    “爷爷,阿姨,少庭,你们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说完,雷刚看也不看众人一脸惊诧的表情,抄起旁边扔着的外套,直接走人了。

    “他是要去找门边儿吗?”

    桑枝望着雷刚的背影呆呆的说。

    “还用问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门少庭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坐在酒吧包间角落里的门边儿,手里拎着瓶啤酒,一边心不在焉的喝着,一边听着旁边的同学鬼嚎,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

    雷刚回来了,他心情不好,应该说很不好。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门边儿苦思冥想不得其解,自己不记得哪里又得罪他了啊?

    雷刚不在的这几天,自己都很乖乖的上课,或者陪桑枝,除了背着他去他家父母家里做了一次客……

    难道他是因为这事生气自己的气?

    想着想着,门边儿不由得一拍脑门儿,旁边的同学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奇怪的问道:“边儿,你怎么了?没事打自己干嘛?喝多了,脑袋疼?”

    门边儿歪着脑袋看了看旁边这个长相俊朗的男同学,撇了撇嘴,说道:“欧阳淼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喝多了?”

    欧阳淼淼蹙了蹙眉,“没喝多怎么打自己脑袋,到底哪里不舒服,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门边儿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用不着你管,我才没喝多!”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中的酒瓶就开始往嘴里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