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别看门边儿平时大大咧咧好像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在学校里,她还算是个好学生。

    不抽烟,不喝酒,又不学人家搞个性专门跟老师作对,尤其从未有过恋爱的传闻。

    虽说大学里谈恋爱不是什么新鲜事,也是被学校默许了的,但是原则上还是不主张的。

    而门边儿在学校里,也一直以乖学生的形象著称。

    从来不滋事,很让老师省心的那种学生。

    今天这么灌酒,同学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都有些惊讶的同时,不由得起哄鼓掌给她加油鼓劲儿起来。

    “门边儿,厉害,加油,再来一瓶!”

    “门边儿,好样的,你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这是深藏不露啊!”

    “……”

    就这样在同学们一声高过一声的起哄声中,门边儿自己都不知道灌了多少瓶啤酒下去。

    她本就不会喝酒,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沾过酒,之前在乡下,跟着爷爷奶奶,家里穷,爷爷买瓶酒都是省着喝,一瓶酒能喝上大半年,门边儿别说沾酒了,最多只有闻闻酒味的份。

    来到雷刚身边这几年,雷刚一直当她小孩子看待,从来不让她喝酒,一起出去吃饭,每次她提出想要喝点酒的时候,都被雷刚一瞪眼毫不犹豫的拒绝,然后会直接给她叫个果汁。

    门边儿这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喝酒,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酒量,只是觉得越喝越想喝,越喝越有种停不下来的节奏。

    就这么一瓶一瓶的对瓶吹,门边儿也记不清自己到底吹干了多少瓶,反正最后,在同学们一声声的叫喊声中,华丽丽的倒了下去。

    雷刚来到蓝色火焰门口,看着满眼糜烂的五彩灯光不由得眉头紧皱。

    在他的认识里,这种地方,就不应该是学生们,尤其不应该是女学生们该来的地方。

    而现在,门边儿,他的门边儿,就正在这里边放纵着自己。

    他的门边儿?

    雷刚被自己心里这一称呼有些吓到了,不由得转身,迈出几步之后,又忽然停下身,霍然转头,眼睛如鹰隼般犀利的盯着酒吧门口出出进进的男男女女看了半天,最后一咬牙,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看着数不清的包间,雷刚不由得开始恨自己。

    之前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沉住气,问清楚门边儿在哪个包间呢?这么多包间难不成他要一个一个的找吗?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去!

    紧蹙着眉头,雷刚一脸黑线的掏出手机拨打门边儿的号码。

    酒吧的空气里到处都充斥着震耳的音乐声。

    嘈杂的让人头疼,根本听不到自己想听的声音。

    雷刚打了半天,门边儿都没有接电话,这让他原本就阴沉的脸上,更增添了几层阴云。

    偶尔从他旁边经过的服务生看到他一张阴云密布的脸,都忍不住下意识的躲着他,快速的溜边遁逃。一看这位爷就是个惹不起的主儿,不光惹不起,现在看这爷的神色还是一脸的不爽,说不定谁倒霉就被抓了当出气筒了,看见这样的主儿,还不三十六计更待何时!

    电话没人接,雷刚气得直咬牙,想着抓个服务生来问问吧,结果留意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旁边居然一个可以抓过来问一问的服务生的影子都见不到。

    “这什么酒吧,服务真差!”

    雷刚不由得更加郁闷了。

    雷刚自己已经记不清这是他推开的第多少扇包间的门了,推开的刹那,他就见到门边儿倒在一个男生的怀里,手里还死死的抓着一个酒瓶子。

    “放开她!”

    砰地一声撞开门,几乎健步如飞的窜到欧阳淼淼跟前,伸手一把将门边儿从他怀里抢了过来,然后大手一挥,可怜的欧阳淼淼就如同一张纸片似的飞了起来,还好沙发够大,够软,不然估计一张迷倒不少女生的帅脸就完蛋了。

    欧阳淼淼还来不及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直接脑袋朝下的栽了下来,扑通一声正好砸在沙发上。

    尽管沙发够大够软,欧阳淼淼还是被摔的七荤八素的有些头晕脑胀眼前火花四溅的。

    “啊……”

    玩的正嗨的十来个同学被突然闯进来发飙的男人华丽丽的吓呆住了,起初屋里突然就静了下来,静的只听到音响里穿出来的音乐声,和欧阳淼淼的闷哼声。

    半晌,不知道是谁率先回神儿,看着如神祗般降临的男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紧接着,不断有同学反应过来,发出各种或惊讶或害怕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醉眼迷离的门边儿努力的将自己一双沉重的眼睛撑开一道细缝儿,颇为好奇的打量着紧紧搂着自己的男人。

    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让她莫名的安心依赖。

    “雷……刚……”

    语气如蚊蝇叮咛几不可闻,却仍旧被耳力超强的雷刚听了个真切。

    不由得唇角儿轻扬,算她识相,还认得出是他,没叫错名字,否则……嗯哼!

    “喂,你谁啊,凭什么抢门边儿,给我放下她!”

    欧阳淼淼被摔得迷离马虎的,但是心里还是惦记着门边儿。

    强撑着快要散架的身子靠在沙发上站起来,正视着一脸黑线的雷刚,拼了全力的喊着。

    那架势还真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挺能唬人的。

    不由得,一起来的同学中,一些同学尤其一些女同学对他表现出了敬佩仰慕之情。

    可是,其实只有欧阳淼淼自己心里清楚,他之所以拼命大声的喊出来,完全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丫的这男人根本不是人,想想自己好歹也是身高一八零体重一五八的大个子,却被这男人如拎小鸡似的,轻松的拎了起来扔了出去,就想好自己在他手里一点分量都没有似的,这简直让他抓狂加惊惧。

    所以他那么大声的嚷嚷,完全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和害怕,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掩饰自己刚刚被人家当小鸡似的扔出去的尴尬。

    “放开她?就凭你?”

    雷刚不屑的哼了一声,冷冷的扫视了屋里十几个表情各异的男女,然后又转而等着欧阳淼淼,阴森森的说道:“你以后离她远点,别让我看到你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否则……”

    雷刚淡淡的看了看茶几上盛着果汁的玻璃杯,随手抓了一只起来,随着手指捻动,只见玻璃杯瞬间破裂,果汁溅了一地。

    “嘶……”

    “哇塞……”

    耳边又是一阵或恐惧,或震惊的声音。

    欧阳淼淼脸色铁青的望着茶几上破裂的杯子一时间竟没了反应。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门边儿已经被那个如冰雕般寒冷迫人的男人扛着出去了。

    没错,门边儿就是被雷刚像扛麻袋包似的,扛在肩头上大摇大摆走出酒吧的。

    来到车前,甩手毫不客气将醉的人事不知的门边儿扔进了车子的副驾驶座上,然后伸手给她系好安全带。

    转身刚要绕过车子去驾驶座,却被门边儿一把拽住,猛地用力往自己身上一拽,雷刚没有防备下,整个人毫不客气的压在了醉的一脸朦胧的门边儿身上。

    “……”原本就一脸黑线的雷刚,脸色越发黑的难看了。

    他碰到了哪里?那个……很柔软……很有弹性的地方是哪里!

    尴尬,烦躁,害怕中似乎还夹杂着那么一点点的害羞!

    害羞?

    雷刚瞬间被自己雷到了,他什么人啊,居然也会害羞?

    笑话!

    想着,使劲儿的甩了甩头,让自己头脑保持冷静。

    “门边儿,放手!”

    可是身下的小人儿,一双小手却是死死的抓着自己不放,丝毫没有要放松的意思。

    雷刚一双几乎喷火的眸子不由的黯了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伸手轻轻握住一双冰凉的小手,心里忍不住的一颤,声音也不知不觉的柔和很多,“门边儿,听话,放手。”

    两人此刻近在咫尺,几乎脸碰脸,一双炙热的眸子对上一双迷离的只剩下一道缝儿的小眼睛,两簇喷发而出的火苗瞬间噗的一下被一阵秋风吹灭,冒出一缕青烟,噗嗤噗嗤的响着。

    眼前的情景让他不由得一阵头大,无奈之下,只得双手用力的去掰紧紧抓着自己衣服的小手,试图将她的手掰开,好让自己重获自由。

    才一用力,雷刚就感觉到门边儿也跟着自己突然发力,又是狠狠的将自己一拽,砰,脸不受控制的,砰地一声砸在门边儿的脸上,而他一张紧张的有些发烫的唇,正好抵在她柔软香甜的菱唇上。

    全身不由得一震,雷刚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整个人就那么呆愣愣的趴在门边儿身上,没了反应。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们之间这么亲密无间的唇齿相依,以前虽然门边儿也会时不时趁他不注意,揩他的油,但那仅限于亲亲他的脸,摸摸他的手,总而言之还算是处在比较含蓄纯洁的层面上,而此时,他们的行为,是不是已经上升到那啥了……

    雷刚感觉自己脑子里好像有一万头神兽咆哮而过,心情乱乱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突突乱跳着,完全乱了的节奏。

    “门……门边儿!”

    咬着牙,强迫自己镇定,淡定。

    但是一张嘴才赫然发现,自己舌头居然开始打卷,声音沙哑的让人不忍直视。

    雷刚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尽量将头侧过去,不去看门边儿一张泛着诱人红晕的小脸儿,更尽量避开她轻吐在自己脸颊上弄得他有些心痒难耐的气息。

    深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才敢转头看向门边儿。

    “门边儿,放手!”

    几乎是憋着劲儿喊了一声,然后手上突然发力,终于将门边儿死拽着自己衣服的双手掰开了。才赫然发现,门边儿早已经睡着了。

    “呼!”

    雷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脱下外套轻轻的盖在门边儿身上,又轻轻的将她歪在一边的头扶正,这才关了车门,转身上了驾驶座,发动了车子。